《君要臣娶,臣不得不娶》完本[GL百合]—— by:吃了木鱼的猫

《说谎的神明》完本[GL百:第1章 说谎的神明自嘉州上船,江入湍流两岸连山。凌云佛临江危坐,依山远眺。瞿塘虽短,却最为雄奇动魄。少女颓坐船中听着拍岸惊涛,船夫立于舟尾竭力挥动木楫。滟滪堆丛生,老者靠着水位和露石把持着方向。断峰壁立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公主爱上青梅竹马,可惜那青梅竹马迟钝得很,各种暗示勾引不成

分开两年再遇,小将军猛烈追求,公主开始傲娇不应,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火速沉陷

以爱情为主线,小打小闹文,种田文,还是生子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微君,梁依芸 ┃ 配角:所有其他人 ┃ 其它: 第 1 章 梁国上下,谁不知京城霍家

霍家自开国以来,世代为将,异姓封王,一家独大

历代皇上并不是没有动过心思削了霍家的兵权,奈何北方匈奴虎视眈眈,西方突厥猖獗,皆仰仗霍家子弟保家卫国,手下将士却皆不如霍家子弟,导致霍家更得民心

如今霍家上下全都在边疆大战,因着先皇意图换将导致连失城池,先皇御驾亲征也死在了阵前,梁皇登基立刻命霍家上阵,这才追回几座城池,梁国上下无不为霍家叫好,先皇的所作所为,虽不敢非议,但皇家自是清楚有些失了民心

梁皇清楚霍家忠心为国,实力雄厚,却不清楚霍家到底是谁派系,若他日回朝,要扶他人上位,自己却是抵抗不过,若贸然惹恼了霍家,逼人家造反,没准民心所向,便要改朝换代了

梁皇一直头疼霍家的事,于政事兢兢业业,只怕落人口实

这日后宫传来喜讯,道皇后诞下公主,梁皇前往探望时,脑中灵光一闪,连忙叫来大太监,“松子,霍家夫人可是也有喜了?” 松光赶紧上前,“回圣上,霍家夫人前不久因着身上有喜回了京,如今在将军府静养

” 梁皇大笑两声,“好!好!我儿生得正是时候

赐封端宁长公主,着人拟旨,赐婚霍夫人腹中子

” 松光正领命,却是想到什么,提醒道,“圣上,若霍夫人腹中的是个小姐呢?” 梁皇略一思索,“是男是女又如何,如今霍家连连立功,便另赐腹中子为梁宁候,年满十八,迎娶端宁长公主

” 此旨一下,百姓只觉梁皇英明,霍家除了世袭的武威王外,又多了梁宁候,还赐婚长公主,这是多大的荣耀!鲜少有人想起,圣旨最后一句“不论男女”,文武百官自是明白这是梁皇为了捆绑霍家的手段,亦是折服梁皇的气魄,竟是不怕因此惹怒霍家

霍夫人接了旨止不住叹息,“我夫君儿子尚还在外上阵,如今又看上了我未出世的孩子

未出世就封侯,岂有安宁

” 一旁张姨娘是霍夫人自小的贴身丫鬟,忍不住劝到,“或许圣上看在长公主的份上,不忍小侯爷上阵

” “如今不知男女便赐了婚,哪儿还有父女情分可言

若肚中果真是个小侯爷便也罢了,若是个女娃,可就苦了

亏得老爷盼着要个女儿,如今我还是盼着是个儿郎吧

” 远在边疆的霍勇听闻旨意,却是哈哈大笑,“一早我便说这小子是个福星,能为我霍家为我朝带来福气,你瞧,还没出来就封侯了,可比他老爹老哥本事多了

” 霍君年却不大高兴,“我还想有个妹妹呢!” 霍勇倒是想得开,“这还未出世,我瞧你娘那反应,或许真是个妹妹

你莫要失望

” 霍君年依旧皱着眉头,“听着旨意,纵是个妹妹也要封侯当驸马了,哪儿有这样的妹妹

” 霍君庭拍了霍君年一掌,“欸!二哥,我霍家女子定是不凡的

你还想我霍家出个坐在阁楼里缝缝补补的女子吗?纵是你想,怕是娘也教不出来呢!哈哈哈哈哈!” 原来霍夫人也是武将之女,手脚功夫亦是不凡,就是霍家三兄弟儿时的手脚功夫也是霍夫人亲自教导的,只是霍夫人英勇无比,在女红上却是愚笨得很,怎么也学不会,在战场上,破了的衣服,还都是霍勇自己缝补的,是故,一家人经常调笑她

霍君年一听果然就淡然了,“也是,如今她还带了个娇滴滴的妹妹来,你我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 霍勇一旁听着,“你们这就断言是个妹妹了?瞧你们这样子,若生出个弟弟来,不得被你们嫌弃死

” 霍君庭扁了扁嘴,“明明是爹最嫌弃我们这些儿子,怕这梁国上下,也就我们几个盼着娘生个妹妹

也不知大哥在北边收到旨意会说什么

” 霍家父子又说笑了一会儿,才回到正事,聊起这战事来

也不知是霍家上下殷殷期盼打动了上天或是其他,霍夫人还真就诞下个小姐来,因着特殊身份,霍夫人便自作主张起了名“霍微君”

原本还一筹莫展的霍夫人,过不了几日便收到了边疆的两份加急信件,无非是高兴终于有了妹妹,霍夫人想着自家老爷和三个儿子乐呵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

再低头看看怀里的霍微君,既然生来不凡,那便多疼一些吧

梁皇听霍家生了小姐,亦是高兴不已

他虽下了旨封侯赐婚,到底有些舍不得霍家越来越强盛,若是个小姐,想来叫人放心许多

其次,这孩子安然诞下便是喜事了,不然自己这一棋又是走空了

霍勇父子退了突厥回朝的时候,霍微君都已经会颤颤巍巍地走了

将军府突然便热闹起来,霍微君的身边也顿时充满了大汉的味道,这个抱完那个抱的,差点就将走路又忘回去了

梁皇见霍家并没什么动作,便放下心来,便常常宣霍夫人带着霍微君入宫玩耍,皇后自然知晓梁皇的意思,每每都尽心陪着,从没有皇后的架子,后宫里哪个不把霍微君当成真正的小侯爷,当成未来的驸马爷

梁依芸也只比霍微君大上几月,并不懂这些,只觉这妹妹憨憨的,甚是可爱,又难得有个同龄的,便也亲热得很,常常拿糕点去喂,霍微君正是出牙的时候,恨不得什么都放嘴里咬,自然也不会拒绝梁依芸递来的东西

梁依芸见霍微君乖乖地吃,越发有喂食的兴致,只是霍微君有时候急了些,会抓着梁依芸的手啃,也幸好还不曾出牙,梁依芸也只觉得痒痒的,并不疼,旁边的嬷嬷见了赶紧将梁依芸的手从霍微君的嘴里解救出来,两个小儿也不知为何,咯咯直笑

皇后与霍夫人的年纪相仿,平日里也只顾自己聊着,并不大管一旁的孩子如何玩,如今听到两个孩子的笑声,虽不明白缘由,也跟着笑了两声

霍君年很快便又回了西边,霍勇与霍君庭虽说留在京里,却也不得闲

霍君庭自己还要学习,又要在军营里操练,半月也不着家一次,霍勇好了许多,每日纵是在军营里忙到再晚,也是要回府看看霍微君睡得怎样,再问问宝贝女儿白日里做了什么

霍微君这般大还能做什么,无非是昨日多走了两步,今日喊了“啊啊”两句,也亏霍勇不嫌烦,每日都要问上几句

梁皇体恤霍家,特赐了霍微君金牌一枚,令霍夫人随时带着她入宫去耍

只是孩子自来长得快,待梁依芸咿呀学语,便将课程提上了日程,霍微君也没有多玩几日,才会跑上几步,便被拉着习武了

这般一来,霍微君入宫玩耍的时间便少了许多,却也算是皇宫里的常客了

梁依芸既然作为长公主,功课上自然丝毫不能懈怠,又因着与霍微君结亲的事,梁皇与皇后多少有些愧疚,宠她宠得紧,纵是太子也比不上

太子是她嫡亲的哥哥,竟是也不争宠,与其父皇母后一般,将妹妹捧在手心,这长公主才五六岁便颇有风范了

霍微君虽自娘胎里便封了候,又是个女儿家,可霍家丝毫不敢放纵,教导的时候,严厉起来丝毫不输儿子,只想着“虎父无犬女”,再者她如此身份立世定是十分不易的,只想她多学一些,在兵法计谋的指导上更比儿子用心些

难得休息一日,能够进宫玩耍,霍微君便特别开心

她只想四处跑一跑野一野,并不想跟梁依芸一起下棋

她原本就心不在焉的,一有小郡主来找她去放纸鸢,她立马就答应了,拉着那小郡主的手就要去跑出去,却被梁依芸拦了下来

“这棋都不曾下完,你就弃之而去?”梁依芸板着脸皱着眉,面上尽是不快

霍微君回头看了眼那枯燥的棋盘,哪儿肯回去下完,“这局就算我输了

我们去玩别的罢!”霍微君还算仗义,想带着梁依芸一起去玩别的

只是梁依芸听她的话更是不肯,“怎么叫算你输的?你倒是去下赢那盘棋!” 霍微君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认错,“是我下不过你,我们去放纸鸢吧

” 梁依芸只是哼了一声,并不同意

梁玉是康王府上的郡主,岁数比霍微君还小上一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因王妃与皇后是嫡亲姐妹的关系,常来宫里玩

她见梁依芸并不同意,可自己与霍微君又实在想放纸鸢,霍微君放纸鸢着实厉害,倘若这次不玩,下次碰上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就忍不住帮霍微君求情,“皇姐你就让她跟我去玩罢,她也陪你下了很久的棋了

” 梁依芸却是一甩袖子,不以为然,“她是本宫的驸马,自然是要陪本宫的,哪儿有陪你的道理

” 梁玉哪儿还有什么话说

霍微君赶紧上前拉过梁依芸,“我不是陪她玩,我还是陪你玩

我们一起去放纸鸢,下棋我下不过你,放纸鸢我可厉害着呢,我等会儿帮你放得高高的,皇宫外的人都能瞧见你的纸鸢

” 梁依芸一听,也有些心动,梁玉见了赶紧也去拉她,“皇姐皇姐,你就陪我们一起玩吧

母妃说你的纸鸢做得可漂亮了,我还没见过呢!” 梁依芸本就是孩子,不肖两人如何劝说便很是心动,随着两人到了御花园

第 2 章 霍微君果然于放纸鸢上颇有本事,才五六岁的人,脚下生风,竟是连边上的丫头内侍也跟不上,那纸鸢自然就呼呼地往上蹿,梁依芸与梁玉两个便在边上为她叫好,她将纸鸢放上去后,便将纸鸢递给了梁玉,梁玉高高兴兴地拽着手中的线,哪儿来顾得上另外两人

梁依芸却是不大乐意的,心里想着,这是我的驸马放的纸鸢,凭什么要给你,你要纸鸢,就该让你的郡马给你放去,只是不曾说出口

霍微君却是瞧出她不大高兴了,忙过去宽解,“她是妹妹,先把纸鸢给她

等会儿我把你的纸鸢放得比她的还高,你那纸鸢那么好看,我都不舍得放呢!” 梁依芸果然被转了注意力,“我这纸鸢父皇都夸好看呢!你可得小心点,别弄坏了

”转念一想,又改了口,“纵是放坏了也没事,我再做一个更牢些的

”霍微君知道她是想让自己放得高些,自然一口应下,捉着纸鸢卖力地跑了起来,不过一会儿功夫,那纸鸢便高高挂在空中,霍微君便小心翼翼地拉扯着线,另一手递给了梁依芸

梁依芸小心接过,却见霍微君在一旁站着,又将一只手上的线递了过去,“我们一起玩吧

”两人便一起放着一只纸鸢,只是线用尽了两人也不曾察觉,一个不小心便叫纸鸢脱手而去

两人又赶紧追着纸鸢寻去

那纸鸢晃晃悠悠却是掉在了宫外,两个人站在宫墙边不知如何是好,梁依芸眼角竟是染了泪意,霍微君平日里哪儿见过人流泪,连声哄道,“你别急,我等会儿出宫帮你去寻

我定是会帮你寻回来的

”说着就叫来内侍,要他待她出宫

那内侍连忙叫人抬来轿子,先将公主送回了轻芸宫,又抬着小侯爷出宫去了

几日后,待梁依芸都快忘了这纸鸢的时候,霍微君却是带着纸鸢入宫来了,“你看,我就说我找得到的!”霍微君满是得意,直等着梁依芸夸赞,梁依芸抱着纸鸢雀跃,“我还道找不回来了呢!你真厉害!” 梁依芸从不曾夸过人,霍微君一听更是得意,“那是!我以后可是要当大将军的!这纸鸢挂在树上,可是我自己爬上去取下来的

” 梁依芸一听,却是有些担心,“你爹娘不会骂你吗?” 霍微君很是不屑,“他们才不会骂我

只是打了我几棍而已,你看,连印子都没有

”说着便将裤子往下拉,露出小半屁股给梁依芸看

梁依芸还没仔细看,一旁的嬷嬷连忙将霍微君的裤子提上,“我的小祖宗,这裤子怎是说解就解的

” 霍微君确实有些不解,“娘说过,屁股不能给夫君妻子以外的人看,芸姐姐以后是我的妻子,自然是能看的

我又没给别人看,怎么说我乱解

” 嬷嬷听了连连摇头,“那也等成了亲以后才行的

况且,这屋里还有这么多人站着,你怎知不会有别人偷看

”霍微君煞有其事地想了想,“嬷嬷说得有理,是我不对

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 梁依芸于这些学得比霍微君多些,自然知道得多些,当下就轻轻挠了挠霍微君的脸颊,“羞羞

”霍微君伸出舌头扮了个鬼脸,“总之你放心好了,以后你的纸鸢丢了,尽管找我,我帮你找

” 梁依芸点了点头,问道,“宫外好玩吗?”霍微君想了想,回答得颇为认真,“也就比宫里大一些,街上倒是挺热闹的,只是逛得多了也没什么意思

不如我去求皇后娘娘,让你跟我出去看看?” 这正合梁依芸的意,只是梁皇和皇后却是不准,只说,“如今年纪尚小,出宫太过危险,待你们大一些了,微儿能够护着你了,你再出宫也不迟

”如此,梁依芸只好天天督促霍微君好好习武,好早日带她出宫看看

这出宫的事,一念就是六年

霍微君在梁依芸天天催促下,练武的进展可谓是神速

年方十二,便能与两名禁卫军同时过招而不吃亏,梁皇既然自己放出了话,自然就应了梁依芸出宫的要求,只定了她要出门定要霍微君作陪的规定,暗地里自是会再派暗卫跟着

梁依芸才不管到底有没有暗卫跟着,总算能出宫了,便要霍微君好好带她在京城里逛逛

平日在宫里走不了几步便要坐轿子的人,如今在街巷里逛了多时也不觉得累

当朝民风开化,街上多是女子走动,只是霍微君二人相貌不俗,依旧引得众人注目

不过见二人衣着言行皆像贵家女,自是不敢上前唐突,可这又怎么拦得住李有

李有是当朝丞相之子,年方十六,生得风流倜傥,远远一见梁依芸,便倾心得很,自觉身份不俗,岂是一般的凡夫俗子可以比的,当下轻摇纸扇就走了过来,“我瞧二位姑娘走了许久也是累了,这正是日头大的时候,不如去茶馆里躲一躲日头听一听曲

” 霍微君当下拉过梁依芸,将她挡在身后“若要歇息,我们自会歇息,不劳公子操心

” 李有只是轻声笑笑,“是小生唐突了

小生是丞相府上的,并不是什么恶人

只是方才见二位姑娘言吐不凡,心下有意结交罢了,还望姑娘赏个脸

” 谁料霍微君丝毫不卖丞相府的面子,“我若是不赏脸呢?”她见李有的眼睛一直往自己身后瞟,便上前了一步,将李有的目光挡得严严实实

梁依芸躲在身后满心欢喜,她以为霍微君那贪玩的性子,别人邀请定是会前去的,如今却是将自己护得这么好

又低头看她握着自己的手,更觉安心不少,根本没有去听李有在说什么

李有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纠缠

只是霍微君二人几次出宫皆被他撞上,甚至备了金钗玉佩,皆是精致的上品

只是梁依芸作为长公主,别的见识不多,对这些奇珍异宝见识得最多,对李有准备的东西更是不屑一顾,连正眼也不瞧一眼,冷声道,“我与微儿早已言明,并无结交之意,还望李公子不要再打扰我们了

” 李有一听梁依芸那清脆冷冽的声音,越发上了心,哪儿肯罢休,“你们不给我一个机会,怎知我不是个好友呢?”说着竟是向梁依芸走近了一步,梁依芸不曾后退,霍微君更是不会,只抓住李有伸出的手腕用力一摔,将李有摔倒在地

李有才摔倒,他身后的小厮立马就冲了过来

这几个小厮也只是有点皮毛功夫罢了,却是连霍微君的身也近不了,霍微君几招便将他们放倒,拉着梁依芸要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若你们还摔得不过瘾,可到将军府寻我,霍微君奉陪到底
《是你女儿先叫我爸爸的!:苏祁碰上了车祸,只是没死成,魂穿到一个同名的男人身上。原主死的不甘心,非得让她把家产夺回来,可是她一个才工作3年的人怎么抢?更可怕的是才一下楼就碰上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直接抱了大腿眨巴大眼睛委屈巴巴地叫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