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释手————sakida

第1章
如果那时候他没有喊她,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每个周末,小留总会带着卓云去一家很有格调的书屋,然而卓云多半是不太愿意但是又不得不去。
祝小留是卓云从高中开始交往的女朋友,算起来今年已经是他们在一起3周年了。
他们彼此都不是彼此的初恋,但如今他们眼中真的只有彼此。

小留非常喜欢书屋的感觉,卓云虽然内心不愿意,但也没有多说。
然后他习惯了带上自己的PSP窝在书屋的角落,沉迷在自己的游戏世界。
书屋的布局很温馨,这点卓云也十分赞同。
坐垫是麻绳编的,坐上去一陷,甚至可以找了舒服的角度入睡。
而且这个角度正好是面对大门,如果小留准备离开的话也可以第一时间跟上。
然后有一点不太好,就是那个非常对不起观众的书屋的主人,卓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么有情调的地方是出自那人之手。
所以在路上的时候,卓云就想好了,今天一定要选择一个好角度。

卓云牵着小留的手进了书屋,习惯性地找到自己的风水宝地,说也奇怪,以前这个位置都没坐,今天这么冒出一个女孩了。
卓云觉得有些堵,站在一边就这样干等着,女孩翻了个白眼,手里的书完全是摆设,鬼鬼祟祟从书上头露出小眼睛。卓云第一次见识到了所谓的色女。
女孩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身边站着一个一米八高大的帅小伙是非常有压迫感的,但是这有如何呢,又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
女孩泄了气似的走开了,坐垫比平时要陷得更深了,然后一点一点恢复原状。
卓云没让那坐垫完全恢复就一屁股坐下了,有些赌气地拿出自己的PSP疯狂地打击着敌人。
可是今天的确背啊,打什么输什么。
卓云仰着头寻找小留,却看见小留抱着书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卓云支着下巴,无聊地寻寻觅觅。
所以在卓云看到年泽鸣的时候他被吓到了。
难道书屋的主人在自己的诅咒之下做了整容手术?
一直忽略着前面事物的卓云把视线停留在年泽鸣身上。
因为他一直惯性般的以为坐在收银台的是屋主,所以完全是吓了一跳。
不过第二秒卓云便警惕起来了。
这家伙居然比我帅。卓云从来对比自己美好的事物有着强烈的排斥,前提是双方都不能共存的时候。
记得追小留的时候,卓云记得自己是如何把小留从她男朋友身边夺走,原因很简单,小留的初恋是一个IQ180的天外飞物。
不过样子有些普通,完全是死读书优等生的架势,还有可怜的黑框眼镜当佩饰。所以卓云已经彻底忘了那人长什么样子。
当然这与自己年少轻狂也有很大关系,现在卓云已经做不出高中时代如此疯狂的事情了。
但是单看着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某种威胁。

卓云重新拿出PSP玩起来,可是心却很难再静下来。
卓云用PSP挡住自己的脸,从边缘处露出自己的眼睛,然后再也无法移开。
年泽鸣对每一位拿书结帐的人都愉快地回笑。
连每次微笑的弧度都是相同的,但即便是相同也总是一下子便抓住了过往的人心。
眼眉之间如弯月般展开,柔和到一触既碎。
年泽鸣的帅气是那种见过一眼就不会忘记,那种气质仿佛是天赐般的宁静,让人舒服到迷失了自己。

不知道这样注视了多久,卓云才猛地发现自己身边站了一个女孩。
就是刚才那个色女!!!
"大叔,这是我的位置。"女孩摇晃着腿说。
大叔?!卓云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称呼他。不禁有些激动。
"我的样子很老吗?"卓云低声说,毕竟这里是书屋,还有许多人在安静地看书。
"本来我也不觉得你老,可是你的行为的确是大叔的行为!"
"什么行为?"卓云沉着声音。
"偷窥的行为啊。"女孩哈哈大笑几声,扶到卓云耳边说道,"今天你已经是第15个男人了"
"什么第15个啊?"卓云更为奇怪了。
"看年择鸣的男人。"女孩跺着脚大声笑出声音来。引来周围的白眼。
年泽鸣。f
卓云记住了,那个男孩的名字。
"卓云。我看完拉。"小留贴上卓云的身上,挽上他的手臂。
女孩止住笑声,斜着眼睛看小留。
"卓云。你的朋友?"小留问。
"不是。"女孩坐在坐垫上,安静地看起了书。
小留更为奇怪了,明明刚才还说说笑笑的,怎么自己一来气氛就变的这么奇怪。
"那我们走吧?"小留轻摇着卓云的手臂。
卓云点点头,像掉了魂一样走出书屋,还不忘最后看一眼年泽鸣。
"小留。"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卓云身边的人回过头,同时卓云也回过头。

第2章 半分钟
小留转过身去,一再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当她发现是年泽鸣叫她的时候她更加确信了。
我应该不认识这个人,小留这样想着。
"小留,你忘了?我。泽鸣。"这个人这么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卓云这样想着。
"泽鸣?"小留张大她的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忘了我了吗?"年泽鸣悲伤的声音传到卓云耳朵里,流淌开来。
小留看向卓云,而卓云看着泽鸣,而泽鸣的视线在小留和卓云紧握的双手。
"卓云,泽鸣是我的朋友。那个。。。。。你自己先回去好吗?我们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小留眼中是万分的抱歉,还是挺真诚的。
卓云倒是挺想留下的,因为他发现正面看泽鸣更为惊艳。
要是平常,卓云绝不会表现的如此善解人意,要是自己的女朋友被搭讪的话他肯定是第一个冲上去把某个不食相的人海扁一番。
可是今天很特别,主要是卓云觉得年泽鸣这个人很特别。

就这样走出书屋,路上是柏油树长的郁郁葱葱,卓云也到觉得自己心情挺平静。
如果说小留认识年泽鸣的话,那以后肯定有更有见面的机会了。
卓云也到没有觉得任何异样,因为任何人都会对美有一种莫名的追求,前提是他认为二者可以共存的时候。

然后当第二天卓云提起年泽鸣的时候,小留的神情却突然变的紧张起来。
"那个。他只是我的一个小学弟而已。"小留说。
"那岂不也是我的小学弟?"卓云问地更欢了。
"那个。他高中在我们学校挺低调的,所以你未必还记得他。"小留瞧卓云好象没有发脾气的前兆,放心地说着。
"怪不得呢。好象在哪里见过,但是无论如何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卓云你不生气?"小留小心翼翼地问。
"生什么气?"卓云疑惑地问着小留。
"没。。没什么。。。。。"

所以当新一个周末来临的时候,卓云找就迫不及待地抓着小留的手奔向书屋。
"以前怎么没看你这么积极。"小留开心地笑着。
"谁知道。"卓云一踏进书屋就朝收银台望去。不过事情没有卓云所期待的那样发展。
屋主已经一脸福相的坐在收音台了。
"我们的小学弟呢?"卓云问小留。
"谁知道。他只是暂时在这里工作吧。"
是吗。卓云还以为年泽鸣是长期在这里工作呢。
难免有些小失望,也许正如常言道,美丽的东西总是消逝的飞快。
卓云无力的坐在坐垫上,侧着脸看到一排一排书架,会让人产生错觉。
好奇怪,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居然再取这么高的书。
看着心里有些纠结,卓云大步上前去,站在书架前,帮轮椅上的人取下他想要的书。
"不是这本书。"轮椅上的人笑着,看着手里《孕妇必修》。
卓云猛地低下头,望着轮椅上的人犯了傻。
一个女孩从角落里跑出来,嘴里道着,"19个。"
卓云没有发现,他听着泽鸣发出的笑声莫名的心疼。
那个高级轮椅就是卓云心疼的缘由。
"豆豆,别闹。"年泽鸣半抬着头,却在看到卓云的那瞬间僵住了表情。
没有人知道,那半分钟的沉默究竟代表什么。
"谢谢,不用了。"泽鸣推着轮椅面无表情地从卓云身边擦过,而卓云还没有发现其实泽鸣已经离去。

这天,卓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书屋的,他还是无法相信泽鸣是坐在轮椅上的人,原来本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这个世界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而那时候其实小留正在旁边胆战心惊地看着,她一直以为那半分钟会爆发什么战争。

卓云发现了,其实自己是不怎么讨择鸣喜欢的,至于原因,卓云胡思乱想了很多。
难道是嫉妒我比他有男人味,卓云大笑。

第3章
然而生活还要继续,虽然卓云觉得一点美感都没有。
然而今年的开学比去年要热闹很多,卓云看到陆陆续续的新生,突然觉得自己老了的感觉。

卓云向来是悠游自在,虽然开学没有什么扶贫的任务,当面对一头雾水的新生他还是很热情地帮忙。但是这样的场景少之又少。

卓云和小留早早地在食堂占下位置,因为今天的食堂会格外热闹。
食堂里总会上演人挤人的戏码,所以此时的卓云和小留就有些自命天才的感觉了。
当然偷笑是难以避免的,汤汁疯狂地洒在地上,跑地快的人难免要摔一大跤。卓云和小留二人连下巴都笑到餐桌子上了。
所以当这二个臭味相同的人看到那架高级轮椅出现的时候,连表情都是一样的。
惊乍。
泽鸣出现的时候,有些人只是看了一眼。不要问我如果当帅哥和面包同时摆在眼前时你会选择什么,绝对是面包,因为大家都饿慌了。
显然泽鸣在面对这样的场景也是头痛的,所以他转方向离开也是难免的。
但是意外总是发生在你意料之外,只能说泽鸣来到这个食堂是绝对的错误。
我不知道是不是谁惹了汤汁,今天它显得格外兴奋,毫无章法地到处乱喷。

那滚烫的汤就这样朝泽鸣地下半身袭来,连正常人都难以逃避的速度何况是泽鸣。

卓云推开桌子惊慌地站起身,可是冲到泽鸣身边的时候,那热汤已经一滴不剩地全倒在泽鸣的身上了。
"谁TM没长眼睛的啊!这么多人干吗就倒他身上啊!谁!给我站出来!"卓云大吼一身,小心触碰一下泽鸣的腿他吓慌了,这火热的温度肯定难受极了。
也没有多罗嗦,卓云推着泽鸣的轮椅朝学校的医务室冲去,甚至忘了瞪着大眼含着筷子还在就餐的小留。

卓云没想到泽鸣烧伤如此严重,卓云红着眼睛瞪着伤口,而这一切泽鸣都看在眼里。
"谢谢你。"泽鸣的嘴唇因为剧痛而咬的发白,卓云看着眼睛更红了。
"那个畜生!"卓云低吼一声,转而继续悲伤地看着那发红的伤口,"客气什么,你是我的学弟啊。"卓云自己都觉得这话的逻辑性不强,毕竟他的学弟成千上万,怎么不见他每一个都像帮助泽鸣那么热心呢。
泽鸣笑的很轻,可是卓云收到就行。r
"你也许是好人。"泽鸣的疼痛逝去,说话已经不那么吃力了。
"你之前认为我不是?"卓云红着眼睛,好象刚才是他受伤一样。
泽鸣没有回答,挣扎一番说道,"高中的时候,你给人的感觉很强悍,我以为你是没良心的。"
听了这话卓云居然没有发彪,然后‘没良心'三 个字出奇地像妻子骂丈夫的专用语,卓云笑着说,"我本没良心,可是一看到你,我就没办法没良心了。"虽然是用玩笑的语气,却的确是卓云的真心话。
泽鸣绷紧的神经放开了一些,"这话其实有矛盾,你再仔细想想。"
卓云仰着脸,战战惊惊问到,"难道我在高中欺负过你?"
泽鸣摇头,脸上是讥笑。
"还是你喜欢小留?"卓云不笨,这几次他多少有点感觉。
泽鸣望着卓云的眼睛,这一次表情很认真。
卓云摇摇头说,"不可能的,小留已经认定我了。"
泽鸣哈地一笑,"如今像你这么自信的人已经很少了。"
二人说说笑笑,在外人看来也是非常和睦愉快的,但是这气氛一点都不轻松。

那天卓云还是挺仁至义尽地送年泽鸣回他的宿舍,年泽鸣也一脸假笑的答应。
这世界上没有比这二个人更虚伪了。

卓云走出年泽鸣宿舍的时候知了已经爬上枝头了,卓云站在楼下望着二楼泽鸣的宿舍的灯一直亮着。
刚才泽鸣说自己要睡了,把卓云请了出去。
可是那灯却没有暗下来,谎言不攻自破。
卓云还是不甘心,他坐在花坛上,手机里是小留满满的短信和未接通话。
"卓云。你亲爱的学弟应该没事了吧。。。。。。。。"
"卓云。如果没事了赶快给我回话。。。。。。"
抬头,那灯还亮着,已经半个小时了。
卓云毕竟不是初恋中的男孩,早就已经过了在漫漫等待中睡去的年纪了。
"晚安。"卓云对着未拨出的号码说着。
那是泽鸣胡乱给他的手机号码。

第4章
漫步在宁静地校园小径,曲曲折折。
就算手机号码是骗人的,我也可以找到你。卓云这样想着笑了。有些傻。
泽鸣为自己一大清早就看见卓云满头大汗的站在自己宿舍门口有些不满,这个人泽鸣不喜欢。
"不想发生类似昨天中午的事情就快点。"卓云站在门口,不停地看手表。
不就是吃个早餐吗,泽鸣真的不在乎,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揣出这栋楼,想归想,他的腿可是什么力气都提不上。

"起驾咯。"卓云一声欢呼,几乎是盛着清晨的风,校园里鲜活的生机。
泽鸣的轮椅从他坐上去的那天起,就没有这样飞驰过,他曾经希望有个人可以这样带着他和他的轮椅跑,怎么会是这个叫卓云的男人,美好幻想破灭!
其实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叫卓云的男人会如此乐此不疲每天随时起驾。

停下的时候,泽鸣的眼睛被吹的涩涩的,多希望永远会有个人在身后推着,累了困了也不会总把自己弄丢。
那天早餐泽鸣闷声吃着,叫卓云的男人感到很是挫败。

当清晨的风送来小留,卓云的挫败感更是加深不少。
"泽鸣。昨天有没有怎么样?"小留坐在靠近卓云的位置边。
泽鸣看到小留当然是招牌微笑,你说卓云能不挫败吗。性别歧视啊!凭什么对着小留笑,对着我苦瓜恶心脸啊!
"没什么大问题。学长真是个大好人啊。"这话让卓云听的很不是滋味。真TM虚伪。二个人独处的时候怎么不听你说这么甜腻的话啊。
"好人?"小留对着卓云笑,她也认为这词形容卓云严重不适合。
"怎么,我看上去不像好人么?"卓云斜着眼,一脸稀奇古怪。
"泽鸣你觉得呢?"小留反问泽鸣。
"他没良心。"
"年泽鸣。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请你告诉我好吗?"卓云郑重其实地说道。
"所以说你没良心,连伤害到别人都不知道。"泽鸣手扶车轮,卓云知道他要准备逃了。
卓云知道自己这样很卑鄙,但是他不允许泽鸣这样走开。
"卓云。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名就给我让开。你这样挡着一个没腿的人的路有意思吗?"泽鸣斜着脑袋,一副鄙夷的神情。
"年泽鸣,你知道我不是那种意思。我真瞧你这拐弯抹角的样子不爽!有什么不爽你给爷说!
"说?"泽鸣轻浮地笑着说,"然后你就同情心泛滥可怜可怜我?不必了!谢谢。"泽鸣单手推开卓云的身体,卓云差点因为不平衡而跌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