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奸后》完结 —— 作者:老仙

《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她是一只狐狸,在不过就是一个妖狐?好吧,她是一只九尾狐。看见过白娘子传奇,一条蛇报恩,见过一只九尾狐来报恩的么?小狐狸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顺手“拿”点东西。 “老板,安好小姐把钻石项链给拿了”,“

书名:重生之奸后
作者:老仙

云白鹭作为霖国国母的一生可谓是杀伐无数,戎马倥偬,玩弄权术,无恶不作。
皇上老公被她祸害得英年早逝,儿子被她逼得当了皇帝,霖国被她祸害得乌七八糟。
活到六十六岁,突然觉得自己作得太狠,没享过几年清福,反而落得一世骂名。
死后却莫名其妙重生,她发誓:
这辈子哀家再也不要当奸后。
实际情况是:老太太重生完虐少年老公。
老公的后宫一点点被老太太拆得精光。
当贤后没当成,又当了一辈子奸后,但她当得很受用。
女主穿越后重生,略有商业头脑,开始为第一人称,
不喜欢第一人称的宝宝们可以直接去19章哦~
皇上:皇后,你把朕的第十二个贵人弄哪去了?
云白鹭:臣妾让她刷马桶去了。
皇上:皇后,你把朕的第二十三个婕妤发配到哪去了?
云白鹭:她自愿为皇帝祈福,如今在甘露寺清修呢。
皇上:妒妇……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白鹭,永淳帝 ┃ 配角:晋逡,晋越,郦世南 ┃ 其它:哀家,老年痴呆,拆后宫,养成

☆﹀╮=========================================================
【由腐书网耽美文库danmeiwenku.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 ☆〆


☆、楔子

?  人家重生都是英年早逝,轮到哀家,寿终正寝。
人家重生都是记忆犹新,轮到哀家,老年痴呆。
哀家我叫云白鹭,说起哀家的一生,当然是前生,真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响当当一枚铁娘子,作为霖国皇后,一朝持权,便杀伐果断,连哀家的老公先皇都甘拜下风,连连退让,最后大权都交到哀家一人手上,明明是为皇上分忧解难,在外人眼里,哀家偏偏是一个奸后,一个实实在在的恶人。
就是这样的恶人,死的即便是寿终正寝也该阴魂不散,正是应了因果轮回的报应。
那日我卧病在床,自以为时日无多,于是虚弱地让宫娥把我儿祗钦唤来,他如今四十有五,男儿如花的年纪,他父皇却正是在这个年纪病逝的,对于我俩爱情的结晶祗钦,哀家又糊涂了,哀家和先皇并不曾有过真爱,深陷家国权谋,我们之间全是一场戏罢了。 对我儿哀家是呵护有加,丝毫不敢懈怠,为了他,愣是逆着他的心意逼着他当上了皇帝,他了解哀家的苦心之后,也是十分感激,治理江山那也是丝毫不敢含糊。
祗钦这个儿子,文治武功,无不受百姓爱戴,他如今的治理,哀家看着甚好,在这一点上,哀家是一万个放心。
只是有一事,让哀家死也不能瞑目,就是祗钦如何也不肯立后,尽管妃子贵人一大堆,儿子都快比他高了,就是不立后。
他和哀家说:“朕怕立了后,朕的皇后也像母后一样专政,落得骂名。”
哀家真不知道他是心疼哀家劳苦一世却落得骂名,还是意指哀家摄政太深。总之祗钦立后这件事可能到哀家死后也没个结果。所以临终之时,哀家也自然不会傻到给自己添堵,故意绕开立后一事不谈,宫娥将虚弱地哀家扶起,哀家一手握住祗钦我儿的手,深情款款地嘱咐道:“祗钦,看到你家事国事都十分顺心,哀家也就心满意足,能够见先皇去了。”
“母后是要朕昭告天下,母后将不久于人世?”
哀家心满意足点点头,不愧是我儿,能将哀家所想一眼看透。
却见他有些为难:“虽然母后生病是大事,但朕不容许母后说什么见先皇不见先皇的。”
祗钦从小就是个恭顺的孩子,哀家说东他不会说西,哀家说南他不会说北。今次哀家病重,他便理所当然地以为哀家依旧会痊愈。
折腾了大半辈子,和先皇虽说谈不上什么爱不爱的,总归一辈子就跟了这么一个人,为他心力交瘁提心吊胆,生儿育女管理家业,最后却只落了一个骂名。活到六十六,也够了,该和这个世界告别一下了。
“这次母后真的怕不行了,就例行公事,昭告天下吧。”哀家说得就是字面意思,偏偏祗钦不往那方面想。
“你是要朕做那个不肖之人吗?以后天下谁还信服朕这个皇帝?”看他情绪有些激动,许是被哀家吓坏了,哀家本来很平静,但儿子不平静,于是也跟着不平静了。哀家咳嗽起来,咳声一浪高出一浪,咳的肺也要跟着出来,小宫娥替哀家把被子向上拽了一拽,用手轻柔地抚着哀家胸口,却依旧咳个不停。
“既然母后不舒服,朕也不打扰了,朕明早再来请安。”
哀家双目微闭,点点头。
另一天哀家才晓得祗钦情绪激动下的另一层原因。
昭告天下哀家病重,实际上等于告示天下——一代奸后终于玩不动了,要挂了,大家快来鼓掌。
于是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让天下人庆祝哀家病重,在祗钦看来是不忠不孝。
次日早晨,祗钦并没有如期来看哀家,哀家理解,听老太监周童讲述告示张贴之后普天同庆的盛况,哀家点点头,这便是天下同心,这便是大治,这都是祗钦的功劳,也有哀家的功劳。
于是对祗钦不来一事,哀家已然表示理解,此时他正扶案处理所有有关哀家的文告奏章才无暇过来的吧。
但是他总会来的,他是哀家的好儿子祗钦。那就等着吧,顺便也等等明天的日出,也不知能见个几回了。
哀家就像个将要熄灭的蜡烛,在风里晃来晃去,就是不肯熄灭,坐在静心亭,靠着软软的椅背,内心静极而定,生死早已勘破,至于那糟糕的名声,就那样放着吧。
想着想着,竟然听到一声叹息,这声音倒不似从哀家的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回头一瞧,周童还立在那里,什么时候开始抹起了眼泪来。
看着怪心酸,许是怕哀家一个人孤单着,便在身后默默地陪着了。
哀家前几年经常忘事,却也总忘不了初入宫时周总管的百般照拂,虽说是长安侯之女,名门闺秀,家中有权有势,但初初入宫总免不了吃上许多苦,但周公公虽然收了家父不少好处,但办起事来丝毫不含糊。哀家能坐上皇后的宝座也少不了他在先皇那里吹的耳边风。
前尘往事搁下不提,周童的忠心日月可鉴,连哀家都感念在心,只是哀家时日无多,也无以为报,只能托付我儿给他一个安逸的晚年。
“老周何必挂心,生死由命,我只不过早你几年去而已。”
周童点点头,继续抹眼泪。
“你的好,哀家都记得,定会让祗钦给你一个安稳的晚年。”
周童点点头,还在抹眼泪。
“老周还有什么请求,趁哀家还在,一并说出来吧。”
周童摇摇头,依旧抹眼泪。
“那你……”一头雾水笼罩在哀家头上,枉哀家一世英名,还有猜不准的心思。
哀家已是累了,便未再继续猜测,只是轻声问道:“那你为何哭啊?”声音已经异常虚浮,哀家想呼出一口气也已经十分费力气。
“皇上他封后了。”周童才一字一句道出。
哀家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哀家没有力气说话了,留着些力气准备和我儿说说最后几句话,但哀家心里是欢喜的。祗钦是开了哪门子窍,竟会想到要立后?
“今日即是封后大典。”周童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哀家此时略微有些不快,母后病重,不来看母后,反而去弄什么封后大典,怎么也和他一向温良恭顺的形象不搭边啊。这样可不妥,会遭后世诟病的,哀家不是教育过他,为君要谨言慎行的吗?
不过转念一想,许是祗钦我儿想封后一事一直是哀家平日所心心念念,为的是了却哀家这一桩心愿,再者,封后是大喜,给哀家冲个喜,也许明日哀家就好了也说不准。
而后周童继续说道:“封后大典之时,皇上当着文武百官说……”
“说了什么?”
“他当着文武百官对新后说‘卿日后定要谨守妇德,莫学母后逾矩,要治好后宫,莫学母后摄政。’老奴听着真真为太后不平啊。”说着抹眼泪变成了嚎啕大哭。
哀家忍不住拍了一下椅子扶手,真叫一个疼啊,不过还没有心里疼得厉害。
好你个祗钦……那两个‘莫学母后’说得真好……这是连自己的儿子也丢弃了哀家吗……
“太后……太后……”是周童声嘶力竭地呼喊。
一口气上不来,哀家终于告别了这个美丽的人间。
哀家上辈子本来就是从异世穿越来的过客,凭白地多活了一辈子,本来应当心满意足,却不明白,为何这一世,要死得这样凄凉?
?

☆、一人两卫

?  哀家果真做了个阴魂不散的,本来这世间已十分让人疲惫,哀家想好好歇息了,偏偏老天不能遂了哀家的心思。
只是现在的哀家这样挣扎在水里算是个什么样子?哀家前世的前世也是个能刨水的,只是眼下感觉四肢并不很听自己使唤,根本不像自己的身体。是了,哀家本来是已死之人,本该魂体分离才是。只是哀家实实在在地感到一种压抑的窒息感,是了,哀家还活着。
挣扎着向水上探去,见得到阳光了,看来离水面并不远了,却突然觉得脚上被什么缠绕着,糟糕,该死的水草。求生的本能让哀家始终向上挣扎地游去,手蹬脚刨,十分张牙舞爪,也许这是哀家最难看的时候,为了活下去却也顾不了许多。渐渐体力不支,看来哀家这是要死第三遍?
等一下,如果哀家没有看错的话,眼前正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向哀家游来,看到哀家不支的样子,他加快了速度。哀家神思已经十分迷糊,无法弄清现在的状况,只是突然觉得嘴唇上粘着什么温软的东西,接下来是缓缓输入的氧气,哀家渐渐恢复了神智。
是谁敢这样冒犯哀家,哀家可是你能随便亲的?哀家睁大双眼,用尽全身力气去推开他,即使是毛头小子也不行。
小男孩竟然不理会哀家,而是低着头在那里寻找着什么,不一会儿,哀家觉得脚上轻盈了许多,之后便随着小男孩一同向上浮去。
水面上有一画舫,船的甲板上站着黑压压一群人,有身穿锦缎的贵公子,有表情深沉,举止不凡的中年男子,有身着戏袍的戏子,戏子的脸都花了,看来是哭过。哀家浮到水面,就听到船上有人喊:“水下的出来吧,人找到了。”
于是船上的人伸手接着,船下的人伸手推着,哀家和小男孩就这样上了船,继而便有有家丁一样的人给哀家和小男孩披上了毯子。
一身穿藏青衣袍的中年男子,在哀家面前蹲下,哀家刚要说平身,低头看了看哀家现在矮小的身躯,以及和对方体型的差异,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多谢白鹭小姐,救了世南我儿。”紧接着是十分标准的官家一揖。
等等,哀家瞪大双眼,看了看对面那人,宽额顶,深色眉,这不是……哀家是有些老年痴呆了罢,差点忘了还有那么个人,这不正是哀家后来的死对头,郦光乾吗?虽然比后来要年轻了许多,但郦丞相的模样哀家怎么能忘呢?
哀家的名声可大部分是拜这霖国第一大忠臣所赐呢。
可是哀家并不记得他还有个什么儿子啊?不对,哀家还是闺阁少女的时候好似听说过郦丞相的独子在十岁左右的时候落水死了。
按说这事早该忘记,但这次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身在水中,几十年前的儿时记忆竟然莫名其妙冒了出来。
哀家总算弄清一件事实——哀家重生了,而且重生在自己八岁的时候,那个什么郦光乾的独子,因为哀家我莫名其妙地活了下来。
哀家尴尬地咳了两声,用小手拽了拽旁边的小男孩,示意他说出真相,才不是哀家救了你,你快说快说啊,哀家才不想欠你一个人情还要被误会成什么救命恩人呢。他却偏偏看不懂颜色:“父亲,多亏了云小姐,世南才能再见父亲一面。”
世南,他叫郦世南。前世哀家是不是听说过他的名字?
哀家此时十分头大,儿时的记忆早已稀稀落落,和后来的记忆相互交织,弄得人头疼,哀家却偏偏重生在这样小的时候,许多事即使记得现在也无能为力,内心十分焦躁,十分无奈。心里便想着,周围的人赶紧散去吧,散去吧,让哀家静一静可好?
却见两个大花袖子从哀家肩上垂下,然后是背后一阵温热,一个蜿蜒曲折但煞是好听的声音,就这样从身后传来:“丫头哇,你可吓坏青冥了。”
青冥,哀家的青冥。那个喜欢反串旦角的男子,那个哀家年幼时常在一处玩耍的青冥。多年不见,再见却是这样一种场景。

【吸血鬼少爷与天使女仆】:鸢尾中学的转校生外加中美混血儿的慕容初夏以A类生在高一C班就读,由于各种原因,她去了一座吸血鬼的府邸当女仆。“慕容初夏,你到底会不会做家务啊!!!”府邸传出了某位男生的怒吼声——那是一位活了5百多年的傲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