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兄弟)————橘夜玥

不伦
你在世上多久,我便爱你多久......
打从你出生的那刻开始,我的心便为你沉伦......
当你的小手紧握住我的时,我便愿为你许下一生......
你是我的天,我的地。只要有你,那怕我一无所有......
我深爱着你......
1
"祺霁,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走到门前,看向坐在鞋柜旁的矮椅上、穿好球鞋正提起侧背包准备要起身的伍祺霁,筳玮边解下腰间的围裙边问道。
看着什么事都要担心的哥哥,祺霁暗自地叹了口气,他不懂才七点算什么晚?自己早在八百年前就成年了,为什么还要担心这么多,"我跟夏宇约好今天要到他家去讨论功课。"
听到这个答案,伍筳玮俊美的面容微微地皱了起来,"你在功课方面有什么不懂的吗?哥哥可以教你,我想你们高中生的问题我应该......"
伍祺霁不耐烦地阻止哥哥的劝说,哪怕再让他继续说下去会没完没了,"好了~你怎么说都没用,我已经跟夏宇约好了,你别唠唠叨叨的了。"
"...夏宇?是你们班最近刚从美国回来的转学生吗?"听到这个答案,伍筳玮仍然不满意,他不懂,他也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虽然他都是跳级地完成学业,但在一般学业上应该不会有影响,就算知道夏宇这个人,但他..."祺霁..."
就在他思绪逐渐飘移时,伍祺霁起身似乎不想再搭理他,就这么背起背包率性地往大门走去。转眼间发现伍祺霁不知何时已打开了大门,伍筳玮不顾脚上还穿着室内拖鞋,急忙地追了上去并一把拉住弟弟的手臂,用着可怜地表情低声哀求地询问,"要不然我开车送你?"
看着伍筳玮依个大男人用这等表情看着自己,伍祺霁想笑都笑不出来了,他丝毫不觉得他的表情和他的行为举止有什么不搭,反而让自己感到罪恶,迟疑了一阵子,看着餐桌上的时钟已指向了六点四十七分,伍祺霁再望了筳玮一眼,低下头应声准许,"嗯。"
伍筳玮坐在司机座上看着身旁的伍祺霁。
夏宇是谁?祺霁为什么这样着紧和他的约会。
约会?!想到这伍筳玮觉得很愤怒。一会儿后伍筳玮冷静下来了才想:祺霁也是高中生了,他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的,总不能邦着他不让他外出吧。
伍筳玮突然发现这是个很吸引人的建议。
"到了。"伍祺霁手指着一间小房子说,伍筳玮看到房子外有一个俊美的男生,他觉得心里沉沉的。
伍祺霁和伍筳玮一起下了车,伍祺霁已上前抱着夏宇了,伍祺霁只好等他们有空时才理自己。
"滚开,不要碰我的宇。"一声很明显是男孩子的声音,自一个穿着一件蕾丝洋装自夏宇身后走出来。伍筳玮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为什么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和做什么?男生现在是流行穿蕾丝洋装的吗?还出奇地适合?!
伍祺霁抱得更紧,说:"他何时是你的?你这变态。"说完后还伸伸舌头。
还好不是流行这种东西。
夏宇按按额头,像是看到救星似的问伍祺霁:"这位是......"
伍祺霁回头看到伍筳玮,他说:"是了,都忘了介绍。这位是我哥哥。"
伍筳玮向前进了一步,露出在商场上一贯的微笑,伸出手,"初次见面,伍筳玮,你好。"
回握伍筳玮伸出的手,夏宇这才有机会看清他的面容,他和祺霁不只长的不同,连气质味道也几乎完全不一样,不愧是出社会的人了,整身散发出某种精明干练的气息。"夏宇,他是...闻言瑷。"将在一旁闹脾气的闻言瑷拉到身旁,夏宇连同他一起介绍着,"我们都是阿霁班上的同学。"
"喔...闻言瑷是吧?你好。"伍筳玮礼貌性地将手伸到闻言瑷面前,微笑。
这个举动让闻言瑷有些的不好意思,很少有人看到自己穿成这副模样还能一派轻松,不以异样的眼光与自己打招呼的,这让他有些的感动,怯怯地将手伸了出去,"你...好。"
孰不知闻言瑷这般的举动,让在场深知闻言瑷泼辣性子的两个人除感到意外之外,还多了分不是滋味的感受。
一旁的伍祺霁不开心地开口说道,"都介绍完了,哥哥,我们要进去讨论作业了,你可以先回去了。"他就是不想看见伍筳玮与他朋友们之间这般的互动,这让他莫名奇妙的不好受。
或许是对伍筳玮第一印象极好,闻言瑷听见伍祺霁用这番口气对着自己哥哥说话,不满地跳出来替伍筳玮伸张,"玮哥在这好好的,你干麻这样赶他走!"
何时伍筳玮成为闻言瑷嘴里的玮哥了,这不只让夏宇及祺霁感到讶异,更让伍筳玮本人感到错愕。这让夏宇的心想不妙,魏良完又一个玮哥,这种是怎么可能让它接二连三的发生下去,"小瑷,我们待会进去就要讨论作业了,玮...哥待在那也无聊,我想..."
没等夏宇把话说完,闻言瑷马上出口反驳道,"我会好好招待他,才不会让他得无聊!"
就是这样才不好!
伍筳玮看了两人一眼,再转过头看向身侧的弟弟,看着他一脸铁青的脸色,便可以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伍筳玮在心理叹了口气,"我想我回去好了,待会等你们讨论完作业,我再来接祺霁回去..."说着还不忘了用余光瞥向伍祺霁,见他绷紧的脸有逐渐平缓的迹象,伍筳玮在心理松了口气。
其实早看穿了夏宇的心思,偏爱玩弄夏宇的小瑷变本加厉地对回绝自己的伍筳玮说道,"玮哥,你讨厌小瑷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闻言瑷在搞什么,伍祺霁对着闻言瑷低吼道,"够了,你这个变态,你已经有你家的宇了,做什么把歪脑筋动到别人哥哥身上!"
"干你什么事阿~要你管!"闻言瑷要的根本不是想看伍祺霁的反应,他想看的是夏宇紧张的表情,他在这插什么花呀。
见对付闻言瑷没用,伍祺霁转过头将炮火转向伍筳玮,"你不要待在这,回去。"做什么跟闻言瑷这变态搞在一起,看了就心烦。但在夏宇面前,让伍祺霁不好说出口。
听到伍祺霁用这番口气对自己说话,伍筳玮并没有斥责他这种对长辈说话的不敬,他就是这般地宠溺着他,妈都说自己便是这样宠坏他的。伍筳玮吞下泛出喉的酸涩,扯动嘴角说道,"那...我待会再过来接你。"
2
"生气了?"赖在夏宇身边,闻言瑷一脸无辜的眨着灵动大眼,泪眼汪汪的彷佛会沁出水。
"没有。"连头都没抬,他继续低着头一句句替英文破烂到只认得单字却无法凑成通顺句子的人讲解课文。"......这样懂了吗?"
伍祺霁点点头,一脸得意地对黏在夏宇身边却始终得不到注意力的人露出奸诈笑容。
夏宇不理他了,这是不是表示自己有机会?
说实话,从夏宇一转到班上,他就被开朗的他吸引了,从一开始只想和他结为莫逆之交到希望能与他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可偏偏,被面前讨人厌的程咬金破坏了。
他也不知道原因,只知道某个假期结束后,他们两人的关系就明显有所改变;原先老对着夏宇咆啸的闻言瑷开始会在他面前脸红,有时还会亲腻的靠坐在他身边;一向对人笑容满面却不爱与人近距离接触的夏宇更是对他万分包容宠溺,一副疼到心坎里的模样。
这样叫他怎么接受?
明明就是他先喜欢上夏宇的......
"祺霁,你怎么发呆了?"见他没反应,夏宇索性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啊?"顿了顿,伍祺霁这才发现自己陷入了神游的境界,连夏宇叫他都没听见。
"累了吗?也对,已经快十一点了"他微笑,轻推了推不知何时已然趴在桌上梦周公的闻言瑷。"小瑷,别在这睡,要睡去床上睡。"
"唔嗯......"闻言瑷柔了揉惺忪的睡眼,双眼迷离的望着他。"你不生我的气了?"
"傻瓜,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只是我在忙啊。"夏宇温柔的笑开,见他将手搭上自己的颈,也没推阻。"好、好,我抱你去床上。"
露出一脸歉意,他朝虽然明知两人已陷入热恋却仍呆怔在当场的人微点了点头。
"祺霁,麻烦你等我一下哦,我带小瑷去睡,顺便打个电话给衍哥,让他安心。"
"恩......"伍祺霁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一脸呆滞的望着夏宇那样理所当然的将闻言瑷抱回卧房。
原来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这么亲密了,紧密到他已经没有介入的余地了吗?
等了好一阵子,才看见夏宇一脸幸福洋溢的样子从卧房里走出来,伍祺霁发现或许自己真的无法介入了吧...他们两个看起来这么是这么的...
"阿霁~我记得明天有班际杯是吧?"看着等到发愣的伍祺霁,夏宇走到他面前说,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恩~是呀~这次对C班,那群头脑简单,四肢壮壮的家伙。"说着两手还不忘了举起来露出晒的均匀、肌肉扎实却不显得肥硕的手臂,看就知道是运动的料。
夏宇轻笑了声,"是呀~那不就跟你一样了?"
听到夏宇这么说,伍祺霁不怒反笑地说道,"真是好朋友呐~这么消遣我对吗?"
"哈哈哈..."夏宇笑而不语。
"别笑了~"伍祺霁一手拍向夏宇的肩,不忘了用余光看了挂在墙上的时钟一眼,这才起身说道,"十一点多了,我也该走了。"
跟着伍祺霁一同起身,夏宇帮忙着收拾东西,"这么晚了你哥会不会担心?"
"不知道。"
"喔...我觉得他一定很担心你。"
被夏宇这么一说,伍祺霁突然想到每次他做出什么让他担心的事,便会用一脸哀怨、又无辜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伍筳玮,好像犯错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似的。想到这伍祺霁不由的轻笑,"...我想是吧。"
"那要打电话给他吗?"夏宇发现自己这么跟他一问一达实在有点累,伍祺霁这种不问不说的个性真是替他的未来堪忧。
"不用了。"他记得早上筳玮有跟他说他这几天都有早会要开,这么晚了大概睡了吧,"...你送我吧!"
或许他们才同班没多久,但夏宇了解伍祺霁总是用自己的模式在体贴别人,要不是深知这一点,他也不会与他做这么好的朋友,但这种麻烦事,当然要消遣一下,"吃人家的、用人家的,还要再麻烦人家,你还真够朋友耶你~"
伍祺霁不客气的回道,"哈~是呀。如果你现在这张嘴如果用来对付闻言瑷的话,就不会被吃的死死的了。"
"喂、喂,你这是在损我吧!"
"没。"伍祺霁摇了摇头,拿起收拾好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的牵挂,忍不住催促着夏宇,"快吧~快载我回去。"
"好,等我拿一下钥匙。"
****
跟夏宇到别后,伍祺霁从背包拿起钥匙打开了家门,一进入客厅便看见趴在桌上睡着的伍祺霁,他走向前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你怎么睡在这里?怎么不回房睡。"
伍筳玮在浑顿之中转醒,愣愣地答道,"我在...等你电话..."
"等我电话...你房间不就有了吗?"而且还没关窗。
"我想你会回来..."伍筳玮轻声的说,其实他知道伍祺霁不会打电话给他,如果他回房等的话,他便不会来找他了,所以他便坐在客厅等着,等他回来主动来关心他,想到这伍筳玮在心理自嘲,他这个人真是犯贱呐。
伍筳玮缓缓地起身,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暗自不妙地想该不会真的感冒了吧!就在他这么想着时,听见身旁的人不知低咒了什么,便感到身子一轻整个人便这么地被抱起,这是他预料之外的,"祺霁..."
"你在做什么?!"伍筳玮被伍祺霁的举动吓得全醒了。他是他哥哥啊。
好丢脸......
"别吵!"虽然以弟弟来说这说话方式太不敬了,但这就是他们的沟通方式。
"嗯......"伍筳玮被伍祺霁说得不敢出声。为什么会这样?他是他的哥哥啊!
因为距离得太近,所以从来没发现。
什么时候,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在呵护着的弟弟已经比自己高了?
什么时候,那样瘦弱的臂膀已经有力到足以将自己撼动了?
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伍筳玮只觉得有那么点落寞。
彷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滴中悄悄流逝了,又有什么关系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改变了。
"你真轻。"伍祺霁微皱眉。他真怀疑自己身高颀长的哥哥是用什么支撑起身子的?空虚的骨架吗?
有一种不悦的感觉在心口蔓延。
自己是不是太不关心他了?看起来就像三餐没法温饱一样,他真有这么忙吗?如果是,为什么从来不向自己诉苦呢?
"祺霁?"见抱着自己的人蓦地停在房门边,伍筳玮一脸困惑。
"为什么都不跟我说?"压着声,低沉的像是发自胸口。
是不是什么事都要自己扛他才高兴?
"说什么?"伍筳玮呆愣着,不明白他骤来的火气从何而来?
祺霄危险地眯起眼,清楚的看到筳玮的眼中有种叫做害怕的情绪在蔓延。
他有点气恼,自己只不过是有点生气而已,为什么他要用那种被迫害的眼神看着他?怎么他很可怕吗?
筳玮看到了他暴戾的眼神,不禁缩了缩身子。为什么...祺霄会......
伍筳玮看着祺霁粗鲁地将自己房门踢开,一脸茫然地望着他,"你...要我说什么...?"
冷冷地看了伍筳玮一眼,该死的~他到底在怕什么?难道有什么事他不能替他分担吗?为什么这么不照顾自己...这些话在伍祺霁心里想着,但他一字也没提到,便抱着筳玮进入了房间,"没什么。"
祺霁怎么了...从小到大,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被伍祺霁小心翼翼、呵护倍至的放在床上而浑然不觉的伍筳玮这般想着,忍不住带着怯生生语调问道,"祺霁...你在生气吗?"
"没。"顺手将伍筳玮拉好被子,并关掉明亮的大灯。
在伍祺霁什么都不说便要离开床边时,伍筳玮一手拉住他的衣摆,扯了扯讨好似地说,"不要声哥哥的气好不好。"
"..."又是这种表情,回过头看向拉住自己的伍筳玮,俊美的脸皱成一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无辜地望着他,柔软地语调细声地讨好着...
每一次,不管是他犯错或是捣蛋,他便会这种表情看着自己,告诉着自己说他这么做他会伤心难过...
每一次,每一次都这样让自己妥协,而自己却常常这么地跳了进去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模式里,而且越发严重,而这一次他又要在一次妥协了吗?
是的。想到这伍祺霁不住地在心理苦笑,放软语调地对伍筳玮说道,"...我没有在生气...明天学校要比班际杯,我先去休息了。"
知道伍祺霁没有对自己生气,伍筳玮皱着的脸瞬间样出一抹灿烂的微笑,并兴奋地问道,"你明天什么时候比赛,哥哥去帮你加油好不好?"
看着露出这般笑容的伍筳玮,伍祺霁怔了怔,"下午三四点吧..."当他说出这答案时,心理同时产生出一个疑惑,"你明天没有要上班吗?"
"恩...明天下午一点半的时候,有一家厂商要来公司总部做企划简报,我会尽快赶去的,哥哥一定要去替你加油!"说完又对着伍祺霁笑了笑。
"随、随便你。"
伍祺霁在伍筳玮说了谢谢后只嗯了一声,就走了出伍筳玮的房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