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忧郁——冬颜

文案:
17岁开始,昭阳是韩光的全部生命;
杀人,顶罪,入狱,出狱……
有过污点的人生,还有绽放光彩的机会吗?
23岁以后,昭阳是韩光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伤痛。
像孩子一般的柳昱悠,就像一缕忧郁的阳光,
突然照亮在韩光的生命里……
从今以后,是不是只有眼前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当昔日的梦想再度向你招手,
当身边的幸福突然消失无踪,
韩光的心境,已经不再是18岁那年的惘然了……
 

楔子
你知道代表光明与热烈的阳光也可以忧郁吗?
那是因为,阳光的背后永远是阴暗的影子。
光线越强,阴影越暗。
独坐在漆黑的阴影里,张望面前耀眼的阳光,那感觉,是一种矛盾,一种韩光终生也
无法猜透的深沉奥秘。
直到多年之后,他才蓦然发觉,那一片光芒与阴暗的交界之处,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
忧郁,正如阳光下的忧郁……
 

第一章
学校后面是一座废弃的旧仓库,依稀可以听见远远传来的上课铃声。
幽暗的角落里,清脆的铃声被完全掩埋在男声粗重的呼吸间。亲昵的情色气氛弥漫在
四周潮湿的空气里,就像夏日的阳光,无处不在,燃烧了全部的激情。
年轻的身体,纠缠的四肢,原本应该正襟危坐于教室听课的高中生,出现在完全不该
出现的地方,实现着完全不该发生的禁忌。
有一种接近毁灭的快意,偷尝禁果,触犯天条,也不过如此吧?
17岁之前,韩光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同性恋,而且对相竟然还是从小到大的死
对头——昭阳。
昭阳,早上八点的太阳,众人口中的天之骄子,孤儿院里最受重视的孩子,从小就被
称为神童,前途远大,是全院未来的希望……韩光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整天顶着一张
笑脸,装出一副“乖宝宝”的嘴脸博取同情和怜悯的懦弱家伙!
同样身为孤儿,他觉得自己应该保有最起码的尊严和骄傲,而这些,他从未在昭阳的
身上看到过,所以,他最厌恶昭阳那种假惺惺的虚伪,也一天比一天更远离所谓“好
孩子”的范畴。
只要是昭阳喜欢的,他一律讨厌;只要是昭阳想要的,他一律抢先一步破坏;昭阳越
是躲他,他越是见缝插针地欺负他到底……昭阳越“好”,韩光就越“坏”。
久而久之,孤儿院里出现了完全对立的两个典范,优等生昭阳和不良少年韩光,他们
唯一的相同点就只剩下他们都是无亲无故的孤儿罢了。
换句话说,没有那样优秀的昭阳,就没有今天无法无天的韩光。抽烟,喝酒,打架,
所有优等生避之唯恐不及的坏事,韩光都干尽了。有时候,韩光自己也会觉得他已经
无可救药了,可昭阳呢?那个拥有一张可爱脸孔却与他同岁的昭阳,一如既往地扮演
着他的乖宝宝、优等生,和他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静下心来仔细思考,韩光才发觉这一切的可疑。今天,他之所以变成众人唾骂的孽子
,完全是拜昭阳的软弱和优秀所赐,难道这就是昭阳一向任他的霸道欲予欲求的阴险
用心吗?孤立他,再一脚踢开他?
可他为什么就那么在意那个该死的昭阳?就因为看他不顺眼吗?不,答案恐怕不仅如
此。因为他始终记得,那个炎热的午后,他躲在凉快的阴影里,第一次看见阳光下那
张比阳光还灿烂的笑脸时,心口热呼呼的,连心跳也急了……
尽管韩光难以置信也不愿承认,但他对昭阳的感觉似乎远不止厌恶那么简单。不喜欢
他跟别人说话,不喜欢他把笑脸给别人看,喜欢看他脸红窘迫的样子,喜欢欺负他看
他哭……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答案,那就是,他喜欢昭阳,喜欢到无可就药的地
步。
因为害怕自己配不上他的完美而故意欺负他,因为害怕被忽视而一再以非常手段引起
他的注意,因为讨厌自己喜欢他胜过自己而厌恶他……哦,老天!他绕了那么大的一
个远,花了八年的时间才认清自己的感情算晚吗?不,他韩光一向敢作敢为,喜欢的
就去争取,厌恶的就去破坏,早一分不早,晚一天不迟!
所以,在一番积极热烈的追求之下,昭阳,他的梦想,终于弃甲投降,成为他的第N个
爱情俘虏,不过他相信,这次是最后一个,因为只有他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那种触电般的战栗,那种心旌荡漾忘乎所以的颠峰,那种灭顶而至的快感……那些所
有他从未体验过的一切,昭阳全部给了他,所以,他爱昭阳,爱他胜过世间的一切。
“昭阳,你别怕,我永远不会让人欺负你,我爱你胜过我自己,你就是我的一切……
”抱紧怀里气息游离的人儿,韩光轻轻抚摸他颤抖的裸背,那滑腻的触感不禁让他的
唇角染上了笑意。
他知道昭阳没有完全放下戒心,但他有信心向他证明,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除了
他昭阳,再也没有任何重要的东西了。
“你不喜欢烟味,我会戒烟,将来,我要在海边买一栋大房子,然后就只有我们两个
住在里面,我要给你全世界最好的……”
“嗯……”昭阳轻抬唇角,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回应对方的热情。
契合的拥抱,仿佛他们已经成为一体。
17岁开始,昭阳就是韩光的全部生命。
藏在阴暗角落里的生命,第一次充满了阳光。
已经放弃一切希望的人生,第一次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与幻想。
可幻灭,竟也突如其来的快。就因为太幸福,所以遭到上天的嫉妒,非要他们分开不
可吗?
18岁的夏天,充满了混沌的热。
惘然间,那个女的死了,苦苦纠缠韩光的不良少女。
她发现了他们在旧仓库的秘密,借此威胁他们。
昭阳不知道那把刀是哪来的,只知道她惨叫一声倒下的时候,自己的手里已经拿着染
血的利刃。
“不!”韩光的声音还是慢了一步。
那刀捅的很准,被害者当场死亡。
“不,我不要死!”昭阳像疯了似的拿着凶器乱挥,可怎么甩也甩不开那染血的利刃
,“韩光,救我,求求你救我!”
“我不要死,也不要坐牢,我还有大好的前程……”昭阳跪在韩光的脚下,哭成了泪
人儿,“我该怎么办?韩光……你告诉我……”
韩光从没见过昭阳这样屈服的眼神,企求都不足以形容。即使那种时候在他身下挣扎
呻吟也不曾露出的眼神,仿佛全世界都接近毁灭的边缘,崩塌的墙壁正一点一点的掉
落下来,发出轰隆的响声,而唯一的支撑就是他。
那是一种蛊动,韩光立刻感受到内心的冲动与激昂,他曾无数次渴望昭阳像这样企求
他的恩泽,把他当天,把他当地,可现在,他却真实地感受到了毁灭。
天塌下来了,他要替昭阳顶着,牺牲他的垃圾人生总比牺牲昭阳的光明未来好得多…
…弯下身子,他抱起自己最爱的人,接过他手里的凶器,缓缓地轻拍他颤抖的背。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要记住,全世界,我、最、爱、你……”这也许就是
昭阳听见韩光说的最后一句话。
或许是上天垂帘,死者是个在逃犯,韩光只判了过失伤人,入狱七年。
蓝天,白云,不断交替的季节。他常常独坐在漆黑的阴影里,张望面前耀眼的阳光,
他奇怪为什么阳光明明那么耀眼,却仍然照不亮他的所在呢?最后,他依旧一无所获
。但他终于明白什么叫“虚度光阴”,等他出去,一定要昭阳好好弥补他这几年的空
虚寂寞……
第五年的时候,韩光由于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可他的昭阳却依然没有出现,就像五
年来从来没来探视过他一次一样,心中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实现了。
五年那么长的时间间隔,有谁还会保有当初的热情呢?更何况是一向软弱的昭阳。会
有今天的结果,应该是早就预料得到的,可是韩光觉得好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让昭
阳从自己身边溜走。可昭阳真的消失了,当他看到当年的孤儿院已经变成一座卖场的
时候,他突然预感到,他将永远的失去他的梦想了。
颓然地踩在大街上,发现连街道的布局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
切……而他,只是回到一无所有的时候罢了!
尽管昭阳是害他失去一切的人,但他仍然无法恨他。此刻若换作是他,恐怕也会这样
决绝,更何况他是如此爱着他的昭阳。
爱是什么?是无聊人做的无聊事罢了!在现实生活的逼迫下,根本没有什么爱情可言
。可是,他曾经或者现在依然爱着,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从不欺骗自己,只不过他们
的爱没有必须的财力和物力来保护罢了……
五年的牢狱生活,让一个男孩彻底成长为男人,身体变得健壮,张狂变成内敛,学会
以沉默保护自己,学会以等待面对命运。
沿着面目全非的街道,韩光试图寻找当年学校后面的那座旧仓库,那是他和昭阳第一
次发生关系以及日后频繁幽会的地方。他还记得,在那个布满灰尘的阴暗角落里,昭
阳的细腰光滑细腻,紧贴着他的小腹,跟要烧起来的火焰一样,少年青涩含羞的细喘
简直就是天籁!他敢说那是昭阳的第一次,那时他还为了这个发现欣喜若狂了一阵子
,“呃……奇怪,我明明记得是这里……”
秋风打碎了韩光的低喃,原本应该是充满回忆的旧地现在竟然已经是一座小公园了!

五年了!这城市变得陌生,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可怎么就只有他
还停留在早已消失的时光里徘徊呢?监狱真的是与社会脱节的地方,在那里时间是静
止的,日复一日是重复不变的画面,连空气都散发着发霉的味道……五年了。
夜晚的公园很静,云遮得看不见半点月亮,空气里尽是压抑的泥土味,就算突然从眼
前窜出一只鬼怪也不会令人感到奇怪的气氛。要是真见了鬼,他韩光这辈子还真是没
白活,能见的差不多都见全了!
几分钟后,他真的看见了!在草丛中,不过可惜不是鬼,是个人,夜色太暗,他看不
清楚他的长相,只隐约觉得是个很干净的男孩,手里抱着几本杂质,静静地躺在草丛
间,睡着了吗?希望不像他一样是个穷光蛋,韩光突发奇想着,或许他不用为明天的
早饭发愁了。
男孩睡的很轻,在韩光刚一靠近的时候就醒了,“你干什么?”惊慌的声音还带着睡
意,本能后退想逃开高大黑影的笼罩。
韩光身手敏捷,迅速扑上去用身体压住他,掐住他的脖子威胁道:“钱!把身上所有
的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如果我说我没有钱呢?”男孩的声音有一点儿颤抖,可以听出是在强装镇定。
黑云飘过去了,初升的月华缓缓现身。借着微弱的月光,韩光看清男孩的脸,很可爱
,眉清目秀的感觉颇有当年昭阳的气质,只是皮肤苍白了些,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一
看就知道是哪家的少爷。或许这次他能小赚一笔呢!
“没有钱?”低沉的男声很阴险,“那我就……”说着伸手向他的身上摸去,吓唬吓
唬他,应该就会给钱了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果然还是当年那个无可就药的韩
光。
“等……等等!”男孩慌了,“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坏事
了!”
“哦?”韩光停了手,紧盯着男孩慌乱的眼,突然起了兴趣,“那如果钱花完了呢?

“你那么大的人不能自食其力吗?做坏事真的那么快乐吗?”男孩努力保持平稳的语
调,不着痕迹地挪动身体,想逃开他的掌控。
自食其力?笑话!韩光笑着放开了手,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呀!他纳闷有人会
花钱雇一个杀人犯吗?这个社会里,你一旦犯了罪,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永远也摆脱
不了的烙印,谁见了你都会躲开,谁雇了你都会提心吊胆,有过污点的人生就是如此
不堪,怕是永远也没有绽放光彩的机会了!
韩光以为男孩会趁他大笑时逃跑,他还准备再跟他玩一场追逐游戏,可没想到他竟然
连跑都不跑,还主动掏出钱包拿出所有的钱递到他眼前道:“我现在只有这些,你全
拿去吧,然后找个像样的工作,别再做坏事了。”
同情他吗?韩光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同情?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和怜悯,
他以为他是谁?天使吗?可以恣意向人间罪恶的灵魂施舍同情?
韩光没有回答,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钱,突然想到,若是拿了这些钱,大概够他一两个
月的吃喝……
“拿着吧,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施舍,我是真心希望你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如果这些
钱对你比对我的帮助大,那么它们应该属于你。”男孩的笑容很刺眼,明明是夜晚,
却让人有阳光明媚的错觉。
有一瞬间,韩光感到眼眶发热,伸出的手怎么也拿不了那些他此刻最想要的纸,他甚
至不敢再看男孩眼睛里的纯真。但下一秒,他狠狠抽过对方手中的东西,开始觉得他
大脑有问题,以及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很幸运的事?
再抬头时,韩光突然看见对方手边的杂志,封面上的巨幅照片正是他日思夜想想忘也
忘不了的人——昭阳!?没错!就是昭阳,那张脸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认得!
男孩诧异地看着他突然像疯了似的抢过杂志,死死地盯着,仿佛一眨眼就会失去什么
一样。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韩光头也不抬的问。
“柳,柳昱悠。”男孩机械的回答。
“好,谢谢你,柳昱悠,钱还给你,书就给我吧!”韩光说完,抬头朝对方笑笑,然
后起身离开。昭阳,他的梦想,他找到了!
柳昱悠怔忪地看着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高大黑影,月光映亮散落在地上的钞票。这是
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地上的钱多到能买不知道多少本那样的商业杂志,为什么不要
钱拿了书就跑呢?
微笑不知不觉爬上脸颊,他们还会再见面的,柳昱悠有强烈的预感。
待续……
第 二章
孟昭阳——商业巨头孟氏集团的养子,即将与某银行巨头的女儿定婚,目前在孟氏担
任总裁助理的重要职务,据说将来很可能代替孟家下落不明的独子继承孟氏集团……
一字一句地读着那些由于奇妙组合而具有特殊意义的文字,韩光不禁感受到震撼。原
来,他的昭阳,他的梦想,已经离他那么遥远了,远到仿佛是另一个宇宙的天与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