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视——lillyn


1
他仰躺在办公桌上,衣衫凌乱的,头使劲的向後拗,双手死死的抓著桌沿,双腿被我

分开至极致,肛门被我火热的凶器刺穿,并不断的做著活塞运动。
“怎麽样,在办公室里乱搞,很刺激吧!”我加大冲撞的力度,观察著他的表情。
他不说话,死死的咬著唇,只是在我用力撞击时发出断续的几声闷哼。
我冷笑,抓住他的分身套弄起来,那东西早就火热并且笔直的站立著了,只可惜被他

的领带绑住了,不得宣泄。
“啊!啊!”他的表情扭曲著,终於看向我,带著哀求。
我不理他,变本加厉的玩弄他胸前的两颗茱萸。
“啊!哈啊!求,求你,饶了我吧!”他嘶哑著嗓子,终於开口。
被我玩了一个晚上,忍到现在才开口,说实话我很佩服他,不过这也太傻了是不是?

反正到最後也要屈服,何必让自己多受苦呢?不过既然他开了口,我就没有再为难他

,扯开了领带的扣子的那一瞬间他就射了出来,足有十几股之多。看看时间也不早,

我也就借著他因射精而收缩的内壁结束了一个晚上的折磨,再一次将精液留在他的体

内。
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眼睛迷蒙著没有焦距,因射精而有好一会儿的失神。
我看著他慢慢的滑下桌子,步履蹒跚的走进休息室──我知道他去洗澡。
他是我的上司,是我的好朋友,在别人的眼里,是这样子的。
八年前我想尽办法与他进了同一所高中,读同一个班,念了同一所大学,然後进入他

的家族企业作了他的特别助理──这一切都是我一手计划,处心积虑的。
他是个花花公子,曾经,三个月以前还是。对於我对他的仇恨只恐怕到现在他也弄不

清楚我究竟是为了哪一个女孩──那是我的姐姐,与我相依为命十七年的姐姐,我唯

一的亲人,就那麽被他轻易的勾引到手,然後抛弃。最後她,自杀了。
我费尽心机的获得了他的信任,一直的在思考报复他的方法,终於在三个月前,我对

他下了药,强上了他,拍了录像和照片。於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工作时间之外,

他是我的玩物。
昨天中午我听说他要去日本公干,两天才会回来──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没有

告诉我。
於是晚上下了班我就把他压在办公桌上干了一个通宵。
等我洗完了澡出来穿好了衣服,他已经连公事包都准备好了。呵,是啊!要跟他一起

去日本的下属一会儿就会上班来公司了,他身为总经理总不能让人看见他那麽狼狈的

样子。
他看起来不错,除了气色不太好,一切都很好,──而我会让他更“好”!
“裤子脱掉。”我说。
“别闹了,上班时间快到了。”他皱眉。
“我不记得答应过你上班时间不做。”我冷笑,“你不动作快点我可不介意让人看到

,反正大家都快上班了。”
他白了脸,顺从的褪下了裤子。
我从我的办公桌柜子里找出要送给他的“礼物”。
“趴在桌子上。”
他乖乖的转身,分开腿伏在桌上。他的腿很长,匀称光滑而且肌肉结实。他有一付让

女人情迷意乱的好身材,而现在这具身体也令我沈醉其中。
我微微俯下身,他的後穴有些肿,因为我昨晚只用了少量的润滑剂,而且昨天做了很

久,我已经很久没有连续操弄他这麽长时间了。
所以那个巨型按摩棒进入他的身体时他很痛,那家夥比我那话儿还大上好大一圈,而

且上面布满突起,痛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一会儿就会让他很“爽”就是了。
把那个巨物整个塞进他的小穴里,有些血丝殷了出来,大概真的是太巨大了。但我现

在可没有怜惜的心情,麻利的帮他绑好两颗沈甸甸的小球和尺寸很可观的性器,最後

把皮带扣在他的腰上,落了锁。
其实我很少对他动用器具,这支贞操带起我也买了很久了,一直都在考虑要不要用。
他双腿发软,我体贴的扶起他,帮他穿好裤子。外面已经有了人声,员工们都已经陆

续来上班了。
“你九点的飞机,我还要开会就不去机场送你了,一路平安。”我帮他整理衣领。
正好这个时候他的美女秘书敲门进来,她曾经是他的床伴之一,现下要跟著他去日本

。我当然知道她为了争取这次机会可谓是费尽心机。
呵呵,我在心里冷笑,“你放心,那只按摩棒今天晚上会替我好好的抚慰你。”我在

他耳边说。
他脸色微变,不过只有我看得出来。
“再见。”我退了一步说。
“不太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不用请示我了。”他点点头,“再见。”有点僵硬

,但没有失态。
 
2
他今天下午回来,我很期待。
那只按摩棒我设了定时装置,会在晚上11点到早上6点之间不停的做仿真运动,电力强

劲而且持久,更妙的是它会“射精”,里面有一个小容器,可以保证内容物至少三天

不变质,而我在里面装的是──我和他的精液。
其实我真的很想看一看他发现这一个功能时的表情。
外面稍稍有些喧闹,我知道一定是他回来了,就走到门边,开了门等他。
他的脸色不太好,有点苍白,他的身体挺得笔直,不过我想他一定忍得很辛苦。
他看见了我,快步向我走过来,没有理会那些和他打招呼的下属。
我微笑著,站在那儿,“嗨!还顺利吧!”
他挤出一个笑,几乎是冲进了办公室,甩上了门。下一秒,他腿一软倒在我的怀里。
“呵,我真没想到你是这麽想念我啊!”我笑。
“我,呼,送我,回家。”他紧紧地抓著我的衣服,身体有些打颤。
很想再嘲讽他两句,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口,扶著他开了门。
“原总有些不舒服,我送他回家休息一下。”我向他的美女秘书点点头,扶他走进电

梯。
他冒汗冒得很厉害,双手死死的握著座椅的布套,看上去很痛苦。
我加快了车速,不过每一个细小的颠簸都可以看见他的眉皱的更紧一些。
“我现在帮你拿下来?”我问他。
他已经说不出话,不过一直在摇头。
到了他地处台北郊外的小别墅,我下了车,帮他拉开车门,他却不动。
“我,我的腿动不了了。”他喘息著,有些哀求的看著我。
我把他抱了进去。──其实我很多时候也是很温柔的。
把他放在床上,帮他脱下衣服,解开扣在他腰上的皮锁。
把那只按摩棒拔出他的体外时他的身体绷得死紧,我的动作已经尽量的轻柔了,他却

痛得几乎要昏死过去。
“好了好了!”我拍拍他的臀安慰他,分开他的腿查看他的伤势。
肿得很厉害,原本淡淡的粉褐色的菊穴变成极鲜的红色,高高的肿起,向外翻出来,

到真的像一朵鲜花。
“好漂亮啊!”我赞叹著,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亲它。
“啊!”他惊叫了一声,蠕动著想要逃开。
“别动!”我不耐的抓住他的腰。
“别!我,我要上厕所──”他一只手试图掰开我的手,另一只手按著肚子,痛苦的

喘息著,身体蜷成了一团,小小的菊穴拼命的缩起来。
他苍白的脸看上去可怜兮兮的,而且今天他真的很乖顺,我也就没再欺负他,放开了

手。他很快的移动到床边,但是跌了下去。
虽说他这麽惨都是我造成的,但我还真是有点不忍心了,抱起他进了卫生间,忽然起

了玩心,就那麽分开他的腿抱著他把他放在马桶的上方,“好了,来吧!”
“放……我下来……”他抓紧了我的手臂,拼命忍著。
“排出来吧!忍著很难受吧!”我在他耳边说,朝他耳朵里吹气。他的耳朵很敏感,

我一挑弄,他的心神一分,下面就喷了出来。
“唔……”他苍白的脸晕上了一层红晕,羞愧的低著头,似乎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样子真可爱呢!以前没有玩过灌肠,看样子要找一天试一试,我在心中打算。
没有立刻放水冲下污物,我把他放在一边,低头观察了一番,暗红的,是血,一丝丝

白的不用说是精液,不过除了这两样什麽都没有就说不过去了,我微微拧起眉,“你

这两天都没吃饭?”
“下面被你塞住了,我哪敢吃东西?”他恢复了平静,像是在嘲笑我的健忘。
告诉自己现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的视线离开他令人生气的脸,向下滑。他的大腿

上沾著他自己的排泄物,不过他自己现在怕是没什麽力气清理,我好心的抽来纸巾帮

他擦拭。
一触到他的花穴就换来他好大的一声惨叫,吓了我一跳,不过因为看起来真的很疼,

我就住了手。
“你出去吧!我自己来。”他轻轻推推我。
这样子能自己来?我其实很想说你自己弄给我看看啊!不过还真是不忍心,就没理他

,把他翻过去让他伏在浴池边上,扯了花洒到他的股间。不敢用手触碰他那朵可怜的

红花,我把水流调到最小,慢慢的淋在他的身上。
忽然想起来,这似乎是我第一次为他清洗呢!以前不管他多累,伤的多重都是等他自

己慢慢的恢复了力气,自己去洗澡。
把他抱回床上,我一言不发的找来了消炎止疼的药膏给他治疗。
他很快就睡了,我看著他安静的睡颜,忍不住低头去亲了亲他的唇角。
其实有一个事实,我不愿意承认,但自己却心知肚明。
我喜欢他。
所以我才会藉著报复这种堂皇的借口,占有他,让他只属於我一个人。
真是可笑啊!我爱他,却要用各种变态的手法折磨他。
他真的是,很惨。
 
3
早上醒的时候他还没醒,他似乎没有比我醒的早的时候。
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他双腿间沈睡的阴茎把玩起来,另一手摸到他的身後玩弄他的小

穴,嗯,已经没有那麽肿了,应该很快就能用了。不过我套弄了很久他的分身依然没

有什麽精神,我有些奇怪,掀了被子低下头去看,跟我记忆中的一样,没有什麽不对

的呀!
“你还没有玩够吗?”
我抬起头,他的目光是我不熟悉的清冷。“你怎麽了?这麽久都没有勃起,不是阳萎

了吧!”我笑他。
“你到底要玩到什麽时候?”他抬起一条手臂遮住眼睛,“你到底要怎麽样才肯放过

我?”
听他的口气似乎很严肃,我真的觉得奇怪了,抬起身子拉开他的手臂,“你说什麽?


“不管我做过什麽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这样还不够偿还的吗?”他的表情很冷静,

带著些苦涩,“我是男人,难道这样的侮辱你觉得还不够吗?还是你非要把我逼疯,

或者是自杀你才满意?我受不了了!你到底想怎麽样?”
“你好好休息吧!”我爬起来,这样的他真的让我觉得不忍,但我绝不会承诺会这样

放过他,“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我去厨房熬粥,我们两个这三个月一直在同居,不过厨房的工作一直是我来做,他就

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他在床上伺候我,日常生活还是我伺候他。3D0E2

你花曲道半:)授权转载 惘然【ann77.xilubbs.com】

做好了早餐喂他吃饭的时候发现他发烧了,或者说其实他早就发烧了,只是我才发现

而已。他是决计不肯去医院的,这我早就知道。他还要起身去上班,不过被我压住了

。我发现我越来越心软了,自从正视对他的感情以後,我似乎越来越难再对他硬起面

孔。
开门出去的时候我忽然想,也许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吧!或者,会有警察来抓

我也说不定。
在公司我总是心神不定,一面挂记他在家里有没有退烧,一面想他会不会真的已经走

了,如果他真的走了,我会不会真的把那些录像和照片公布。
工作很多,下班已经很晚了,他八成一天没吃东西──虽然在冰箱里留了饭菜,但他

基本上没什麽可能会自己热来吃,关键是他现在应该没有什麽胃口吃东西,所以九成

九不会叫外卖──如果他还没有走的话。先打电话到海景酒店订了他喜欢的海鲜粥和

几种喜欢吃的菜,下了班开车去取了才回家。
我想,如果回去了他不在,我会很失落的吧!
他已经起床了,在客厅里看电视,看见他的那一瞬间我有种惊喜的感觉,也觉得松了

口气,心忽然就安了下来。
把食物用餐具装好了,我坐到他身边,探探他的额头,还有点热,不过比早上好多了


“我还以为回来你不会在。”我说。
“我丢不起这个脸,原家也丢不起这个脸。”他冷冷的说。
“呵呵。”我笑了,拉起他,“过来吃饭吧!我猜你又是一天没有吃饭吧!”
他安静的吃饭,其实自从他被我强X了之後就很少跟我说话──公事除外,但我总觉得

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同。
他放下汤匙,伸手去拿餐巾,我压住他的手,舔去他唇角的米粒,趁他一愣的功夫吻

上了他,一手伸进他的裤子里,直接摸上他的小穴。
“已经消肿了吧!”吻了好一会儿我才松开他,在他耳朵边问,没等他回答就直接把

他抱上桌子,把那些碍事的盘碗推到地上,把他的睡裤剥下来。
他很安顺,虽然他以前也并不多麽挣扎,但我总觉得今天他安分的有点出奇。
还是有点肿,所以我很耐心的做了润滑,他很乖的配合我,所以我做的很爽,没有顾

及到他,直到我从他的身上起来,才发现他的身体冰凉的,表情也是清冷的,而且,

他没有高潮,连勃起都没有。
“现在你满意了吧!”他看著我笑,嘲讽的。
“怎麽会这样?”我吓了一跳,俯下身捧起他的分身,揉弄了半天,没有反应!
不会吧!我开始冒冷汗,再接再厉,手口并用的弄了半天他的那话儿还是安安静静的

没有动静。
他推开我,翻身下了桌子,蹒跚的走进浴室去了。剩下我在餐厅里发呆。
 
4
他一如往常的上班,开会,处理公事,仿佛对那件事丝毫不放在心上。
我不知道为什麽反倒是我自己心神不宁的,下意识的总要去看他。
反正他的後面能用,这不就好了吗?
用力摇摇头,想甩去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担心。
收回视线放在电脑的显示器上,思考公司要推出的新产品的营销企划。
但是,他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阳萎?他还不到三十岁……
而且,做爱时身下的人冷冰冰的也很没趣……
 
他转头看车窗外,一脸的不耐,似乎对我打断他的工作相当不满。
好久,他注意到我没有停车的意思,终於转回头,“你要去哪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