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遇上狼 五(多攻)+番外——墨麒麟

 

第285章

因为和林慕天接吻的对象是青阳,黎黎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当然知道青阳的身份,

于是便没有大声宣扬,她急忙地假装没看见,匆匆地离开了现场,男人想叫住她,可

是却被青阳抓住了手心,那轻微地捏了捏男人的手,就阻止了男人动作。

男人任由青阳慵懒地轻抿着他的双唇,温热的呼吸扫过男人的脸颊,青阳的气息暧昧

的撩拨着男人的神志,男人的气息从之前短暂停歇,由而转变得粗重起来。

青阳一只手扣住了男人的手心,一只手搂住了男人的腰,双唇慵懒地堵住男人的唇,

两人的舌尖交缠在一起,缓慢地滑动......

吻了一会儿之后,青阳才离开了男人的双唇,男人微喘着气,心里怦怦地乱跳,青阳

捏着他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你朋友刚才走了,他说永程和燃毅也来了,你不去打个招呼吗?”青阳淡淡地目光

落在男人的脸上,男人的脸颊有些泛红,听到“燃毅”的名字,男人明显的抖了一下

,青阳发现了男人神情的细微变化,他淡淡地注视男人。

“燃毅就算了......”永程还行......

要男人主动去和燃毅打招呼,他并不是做不到,但男人觉得没有必要,那样只会招来

燃毅的嘲笑,到时候燃毅又会说很难听的话,说男人想巴结他,男人并不想看到燃毅

的那种态度,如果要燃毅不嘲讽他,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只有尽量避免和燃毅见面,只有这样男人才听不到那些令人不安的嘲笑。

青阳没有再追问,男人的答案都写在脸上,他牵着男人的手站了起来,男人想要抽手

,却被青阳拉紧了一些。

“青阳,这是别人的婚礼现场,这样不太好,而且那边还有很多媒体在。”男人始终

是有顾虑的,就算他停掉了所有的工作,但是他始终都是明星,始终都是外界所瞩目

的公众人物。

“没关系,你就当是扶我。”青阳总是比男人想得周到,他了解男人,知道男人再担

心什么,男人心中的顾虑他当然也是知道的。

男人这次没有反对,他牵着青阳的手,搀扶着青阳的胳膊,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人用来

做文章,是扶着,而不是牵手。

两个大男人牵手就够奇怪了,更何况还是两个有身份的男人,再加上男人最近与舒耀

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很多媒体都写他是双性恋,他不想再把青阳也牵连进来。

婚礼仪式结束之后,所有人都来到酒店参加喜宴,很不巧男人那老同学包下的酒店正

好是林越旗下的产业。

他老同学还有点本事,男人从黎黎口中知道,他这位老同学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生

意做得很大,算是他们同学中最厉害的,最杰出的人才,不过林慕天也没和他说上几

句话,因为新郎太忙了,男人始终都和青阳在一起。

喜宴场。

青阳和新郎在一旁聊天,男人也随便聊了几句,之后他便去了洗手间,男人刚从洗手

间出来就看见在走廊上接电话的燃毅。

几乎是立刻,男人退回了洗手间,他紧张地站在洗手间里不敢出去,若是燃毅看到他

肯定......肯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我说了,南区那边的人一天不妥协,下周立法会议就禁止那边的人入场。”男人站

在洗手间里,隐约能听到燃毅的声音。

因为宾客都已经入席了,所以这边都没有人,而燃毅想必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才到这

边来接电话,洗手间里诡异的安静。

男人不敢出声......

男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只希望燃毅快点接完电话离开,没过一会儿,外面没声音了

,男人才缓缓地拉开大门。

刚准备出去,一只手就撑在门框上,把男人拦在了洗手间里面,燃毅不耐烦地打量着

男人,他眼中除了嘲笑就是讥讽。

看到男人露出畏惧的神情,他心里又是一阵烦乱,当场就黑了脸。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天真,躲就能躲得掉?”燃毅冷笑,他说完就抓住男人的手,把

男人拖进了洗手间。“你放开我.....”男人惊慌失措地看向燃毅,他的手细微地颤抖

着,燃毅那嘲讽神情,让他很不舒服,他的确是想躲开燃毅,可惜躲也躲不掉。

“放开你,没那么容易,找了你两个星期,你还真是有本事,敢搬家。”燃毅把男人

逼到洗手台边,男人躲躲闪闪的眼神让他胸闷。

林慕天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躲他躲得连家都搬了,这恐怕是费了男人不少的力

气和勇气,燃毅这段的确是有找过男人,可是每次去敲门半天都没人开门,电话也没

人接,最后一次去居然换了别人入住,男人居然敢搬家,这让燃毅十分恼火。

再加上刚才他无意间看到男人从洗手间出来,本来在这里看到男人就已经很吃惊了,

他原本想问问男人怎么一声不吭的就搬家了,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可是林慕天

这个男人不但不给面子,不和他打招呼就算了,还敢躲进洗手间。

燃毅的脾气就变得越发的不好,他抓住躲闪的男人,不满地警告:“别以为搬家就能

躲得掉,我要查你住在什么地方,那是易如反掌,真是越老越天真,年纪大了,头脑

也不好使了。”

男人才三十几岁,也不至于像他说的那样过分......

虽然男人年纪有点大了,属于中年大叔,而且又离过婚,可是他的样子说不上老,顶

多也只能说是具有成熟魅力。

燃毅的言辞太难听了,男人很不舒服,为什么燃毅总是要嘲笑他?他不明白,也搞不

清楚燃毅的想法,那个人总是一味的打击他。

难道......

男人刚抬起头,就被燃毅捏住了男人的下颚,男人想推开燃毅,可是被压抑挤到没有

退路,只听燃毅那极具嘲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答应我的事,没做到,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燃毅的意思就是没有商量的余

地,他抓住男人的手腕,把男人带出了洗手间。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男人紧张的颤抖,他用力地想甩开燃毅的手,可

是却被燃毅抓得紧紧的,“婚宴还没有结束,就这样走了很不礼貌,没法向别人

交......交代......”他的音量小得几乎听不见,燃毅就算听见了也选择无视。

更男人说话没多大用处,他喜欢实质的表现,用行动就比较符合他的风格。

没走几步,燃毅就找来保镖,他顺手就把男人推给两个保镖:“把这个男人给我带到

上面去,好好的盯着,别让他跑了。”

“是!”

两个保镖恭恭敬敬地回答,并且抓住了男人,男人想叫救命,可立即就被捂住了嘴。

燃毅看着挣扎的男人,嘴角露出可恶的笑容,他嘲笑地表示:“你最好听话一点,可

以少吃点苦头,我待会儿再来收拾你。”

男人不安地摇头,被两个保镖带走了,可是燃毅却转身进入了宴会场,燃毅作为新郎

请来的重要人物,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可是不起眼的男人就算消失,也没有人会留

意到他。

男人知道了......

燃毅是以为他和舒耀接吻的事情,他的确是答应过燃毅不见舒耀......

可是,那是意外。

舒耀和林慕天的关系在外界看来渐渐的明亮化,可想而知燃毅看到舒耀和他接吻有多

么生气,而且这件事情成为社会的关注焦点......

男人刚被两位保镖请出电梯,被缩紧了房间里面,男人的电话也被收走了,酒店里的

电话也打不通,男人和外界失去了联系。

直到门再次被打开。

男人整个心情都变得紧张起来,燃毅这次不知道又要对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之

前那句“待会儿再来收拾你”让男人心惊胆战了好久,看着房间的大门被渐渐的推开

,男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让男人意想不到是......

进来的人是青阳,而不是燃毅......

第286章

林慕天跟随着青阳离开了酒店,事后才得知是青阳的属下看到燃毅的保镖抓了他,青

阳没有向燃毅要人,反而是直接上来接的男人,两人离开的时候燃毅的保镖也只能眼

巴巴地看着,毕竟青帮的老大不是能随便得罪的,再加上保镖也知道青阳和他们老板

是合作伙伴,青阳开了口,他们怎么敢不放行。

“燃毅刚才有跟你说什么吗?”青阳慵懒地靠在车里,他的淡定的双眸,静静地盯着

男人,“他有对你做过什么吗?”

青阳的话让男人难以回答,但男人的沉默的反应,与那微颤抖的手指,以及那动摇的

眼神,男人的表现都说明了一切。

“我……”男人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勇气再说下去。

他要怎么告诉青阳那些事情?青阳知道了之后会不会厌恶他,会不会唾弃他?或者瞧

不起他?嫌他脏……

男人真得没有勇气告诉青阳那些事情,那种事情要他怎么说得出口,他虽然很感谢青

阳把他从燃毅那里救出来,可是他怎么告诉青阳他被燃毅强暴,那样只会说明他生为

男人的无能,和软弱,居然被比自己小的同性强暴,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说出

口……

“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我只是随便问问,没有别的意思。”青阳淡淡的声音缓缓的

响起,那慵懒的语气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他能够理解男人的难处。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紧闭着双唇。

青阳那幽静的眼阍,有什么前所未有的情绪在沉淀,他细微的动了动手指,转动着手

中的白玉板指,那静谧的双眸中透着几丝危险的气息……

“行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他淡淡的语气,不但没有任何情绪,听了让他发颤

,就连男人也发愣的注视着青阳。

青阳这个样子,是生气了……

虽然青阳不动声色,但那眼底还是泛起了细微的波澜,就是那浅浅的涟漪,与细微的

动荡足以说明。

男人缓缓地垂下头,他肩轻轻的颤抖,男人觉得自己没脸再见青阳,如果青阳不知道

还好,可现在青阳恐怕猜也猜到了,男人很无辜,却又无从解释,他动了动嘴想解释

,可是话到嘴边却一字也说不出,做了就是做了……

多说,只会让别人认为是在狡辩。

青阳不再继续询问男人,反而是让男人别担心,他已经派人去告诉青阳他们提前离席

,这样不伤对方的颜面也可以体现出自身的素养。

在去青阳庄园的路上,男人没有开口说话,青阳到是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慵懒,一路

上青阳都没有说话,但男人还是知道他不高兴。

之后的整个下午,男人和青阳在后院里的晒太阳,顺便溜溜青阳养的那几只血统纯良

的狼。没错,是狼,而不是狗,青阳宠物很特别,是从国外高价购买的狼匹,就算是

驯化之后,那些狼还是带着天生的野性,被链子栓着,还咬伤了受惊的佣人。

男人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狼,心里难免有些害怕,那几匹色泽光华,皮毛雪

亮的狼,慵懒而优雅地坐在后院的草地上晒太阳,除了青阳请来的饲养员,没有敢靠

近。

而青阳让手下的人把受伤的佣人送去医院,他慵懒地躺在太阳椅上,微微眯着双眸盯

着草地翻滚、嬉闹的宠物。

“青阳,这几匹狼你是……你是什么时候买的……”男人很害怕,就连青阳的保镖随

时担心狼会扑过来,更别提男人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了。

青阳微眯的双眸,缓缓的闭上,他舒服地靠在椅子上,缓慢的回答男人:“是在国外

的时候,阿汉买来替我解闷的。”

青阳说完,就朝保镖懒懒地招手,他依旧是闭着眼睛,而那保镖到一旁把新鲜的肉块

提上来,小心翼翼的递给饲养员,

“老板,现在就要喂狼吗?”保镖询问青阳。

青阳闭着眼睛,懒懒的点头,青阳的动作很轻,但男人还是看清楚了,男人心里七上

八下的,担心那些狼会冲过来。

“把它们脖子上的链子放了,我不是说过吗,不许栓着它们。”青阳淡淡的声音,惊

吓了在场不少人,当然也包括男人在内。

饲养员也不敢违抗青阳的命令,知道青阳喜欢放狼在花园里,只好取下了几匹狼脖子

上的链子,看到保镖扔下食物,就开始争抢,吓唬保镖直冒冷汗,没一会儿,几匹狼

就咬做一团,青阳那眸子蒙上了不明的色彩,淡淡地难以察觉……

“青阳,你这样放它们出来,会咬伤人的……”男人小声的提醒青阳,他不由自方的

靠着青阳的身边坐拢一点,他实在是担心那些狼会扑上来,因为正有一匹狼缓慢在朝

它们这边走了过来。

青阳顺势搂住男人的腰,淡淡地看向男人:“怎么,害怕?”

“不是……”

不是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男人其实很害怕。

那匹狼阴冷地盯着男人,一副想咬男人的凶猛模样,随着狼的靠近,男人整个人都快

贴到青阳身上,青阳轻轻地捏住男人冰凉的手,搂紧男人的身体,使得男人距离更加

的贴近。

椅子很宽大,可以容纳下青阳和男人两个人,男人的手在颤抖,而青阳看到男人低垂

着头,睫毛不安的震动时,青阳的手不自觉得滑入了男人的衣服里。

青阳有点想笑,男人总是口是心非,明明就是害怕,还说口口声声的说不怕……

“快弄走它……”男人终于忍不住了,那匹狼嗅着他的腿,胡顶剌得他很痛,“青…

…青阳……”他不安的抬起双目,眼神颤动地注视着青阳。

真是……

男人现在的样子真让人想揉捏,可是青阳毕竟是青阳,他不是燃毅,不会期负男人,

他用眼神向男人身后的保镖示意,让保镖把狼弄走。

男人紧张地低垂着头,没有看到青阳的手,他只感觉到青阳的手,顺着他的肌肤往上

滑动,男人疑惑地抬起头,看见的是青阳那淡定的双眸。

“你……你这是做什么……”男人害羞的低着头,声音透着几丝无奈,因为他感觉到

青阳的手,顺着他腰间摸上胸膛。

青阳缓慢地询问男人:“你不喜欢这样?”这声音很轻,很淡,又有些飘逸……

“在外面不要这样,很多人在看,影响不好……”男人小声的说了理由,青阳停止了

抚摸男人的身体,他的手妥协般从男人的衣服里滑了出来,还动作缓慢的替男人整理

好衣服。

青阳看了男人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那晚上到我房间里去,今天晚上你就留在我这

里吧。”他在征求男人的意见,那淡定的双眸没有丝毫尴尬,说得仿佛与邀请男人一

起晚餐那样单纯简单。

男人没说话,但是那天晚上是没有离开青阳的庄园,外面是风雨交加电扇冷呜的黑夜

,男人躺在青阳的私人大床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