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遇上狼 四(多攻)——墨麒麟


第250章

燃毅只会在做爱的时候,或者是娱乐的男人的时候,才会叫男人“大叔”这个称呼,男人也知道燃毅在嫌他老。

男人没办法回答。

男人被舒耀抱着骑坐在燃毅身上,无力男人只能趴倒在男人身上,男人顺势含住男人的双唇,吻得男人快无法呼吸,这次是燃毅从正面进入男人,舒耀从后面进放,并不停的爱抚着男人湿汗淋淋的身体,被用力的吻着,被深深的进入,被酥酥麻麻的感觉逼得男人颤抖不已。

男人不记得自己被抱着换了多少姿势,也不记得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他只记得那逼人的快感,一次次将他推向高峰!

还有那体内炎热的触感,以及耳边有人低语,但具体说的什么,男人却记不太清楚,直到男人大汗淋漓,浑身内外都湿透了,燃毅和舒耀才停下来,那一夜让男人陷入漩涡,他没力气抵挡那快感的冲击,只能一次次落入欲海中。

当男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男人醒来的时候舒耀已经离开了,床头上放了一张舒耀留下的便条,说是拍戏赶场先去工作了,还体贴的让男人好好休息!

可是,男人醒来的时候燃毅还没走,让男人有点接受不了一个事实,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是被燃毅抱着的……

林慕天立刻就推开燃毅,他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只知道燃毅昨晚说了让他伤心的话,之后的记忆就非常的模糊,但从床上凌乱的被褥,以及两人赤裸的身体可以联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再加上男人腰酸腿软,再怎么迟钝,看到燃毅没穿衣服又睡在他旁边的,他再迟钝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实上,男人是和燃毅做了,而且他和舒耀也做了,准确的说,应该是燃毅和舒耀一起“疼爱”了他才对……

事后舒耀替男人清洗了身体,所以男人现在才没感觉到体内粘稠不适,男人这次发现自己好像退烧了,用手摸了摸额头,确定了冰凉的触感。

男人有些担心吵醒燃毅,到时候燃毅肯定又会说些难听的话,可当男人在拿衣服时,不小心撞到燃毅的时候,燃毅却意外的没有醒来,与此同时,男人摸到燃毅那滚烫的手臂,那灼手的体温与他发烧的时候也相差无几。

这个恶魔,好像是生病了……

男人反手就扇了燃毅一个巴掌,也许是出于一种冲动,也许是出于对昨晚的反击,总之男人是扇了燃毅巴掌,虽然这样行为有点趁人之危,但男人也承认自己并非什么正人君子,男人扇得理直气壮,没有半点内疚。

燃毅没有被打醒,男人原本还想扇他几下,因为燃毅嘴巴太坏了,但男人最终还是没能实施计划,燃毅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毫无疑问是被男人传染了。

林慕天几乎是用逃的,离开了舒耀的房间,他的心跳得很快,昨晚发生的事情他虽然不记得,但看那凌乱的大床, 和地上散乱的衣物,经及床头被撞掉的物品,可想而知昨晚有多激烈,男人也是腰酸背痛,但高烧已经退去。

男人心情很糟糕,除了不理解舒耀为什么愿意让燃毅碰他之后,他更加不理解,燃毅既然那么讨厌他,那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碰他,但最让男人头痛的却是回去之后怎么向林越交代,他整晚都没回去,林越如果知道这件事之后,肯定会很生气。

作为哥哥,他到底应该怎么做……

林慕天已经被无数困惑给压得快喘不过气,可是他的顾虑似乎多余了,林越因为重金道具出事的事情而整晚都现场解决情况,男人回去的时候林越根本就不在,直到下午的时候林越才回去,男人看到林越疲惫的样子,就让林越好好休息。

林越把昨晚告诉了男人,昨晚剧场出事,他们出资的人都去了永程也在现场,雨势太大把前些日子搭建好的大型道具都给冲垮,情况很不好,等于说这次砸下的钱,有一大半都泡汤了,现在需要重新融资。

“现在情况很严重吗?会不会影响到拍摄进度?”林慕天也担心林越,毕竟这次林越是走了一步险棋。

林越从浴室出来,倒了一杯酒,轻轻地喝了几口:“你放心好了,青阳已经答应注资,不会影响到拍摄进度。”

他走到套房中的书房,拿着一本厚厚的资料,认真的翻阅,发现男人犹豫不决地站在门口他抬头看向男人,

“你也过来坐。”林越朝男人招手,他优雅的姿态尽显贵气。

林越把男人抱在腿上,男人有点不自在,林越的身上传来的体温,让男人心跳变得有失平衡。

男人低垂着头,眼里柔光在缓缓的流动……

“永程那边,情况还好吗?”林慕天没有避讳地询问林越。

林越似乎没想到男人会问永程,先是愣了一秒,但很快就恢复了。

他搂着男人的腰,轻笑着安慰男人:“你不用担心,他那边情况也一切都好,如果他不行了,也代表我这边泡汤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投资人,不会有问题。”

林慕天点点头心里踏实了许多,都没问题那就最好。

林越其实也蛮担心男人的身体,自从男人生病开始,他就没有碰过男人,他想等男人再调养一段时间,虽然男人现在已经退烧,但林越还是很在意男人的感受,他做了这么多,当然希望男人也感受到,他只是吻了男人一会儿就主动放开了男人。

这一晚,男人一直都陪在他身边,直到男人在沙发上睡觉,林越才放下手上的资料,把男人抱回房间,其实男人已经醒了,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感觉到林越的吻落在他的脸上和唇上,男人缓缓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林越明亮的双眸,男人没有躲闪,林越加深了亲吻……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慕天还是如常的生活,那个混乱的夜晚之后,他没见到燃毅,而男人也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记得,只有这样才不至于那么难受,在此期间舒耀有找过他几次,男人没有逃避,也没有任何的回避。

舒耀的温柔让男人没办法开口质问那晚的事情,其实男人也不想再提起那天的事情,仿佛彼此都达成默契,两人都对那晚的事情绝口不提,原本两人都以为这件事情能不提就不提,让他掩埋一辈子也行,可是事情往往总是出乎意料。

这天下午,天气很阴,林慕天如常到拍摄剧组去探班,他原本有些不想来了,但公司有安排他还是来了,今天的戏是一场床戏,林慕天得知消息之后,他没有进摄影棚,只是在外面等待着拍摄的结束,他的心情比以往平静的很多。

男人告诉自己,这是舒耀的工作,不用太介意。

就这么在外面等着,期间记者问他话,他是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几句,直到舒耀从摄影棚里出来,他才思绪回神。

舒耀刚从摄影棚出来就看见男人心神不宁的站在外面,原本簇拥着男人的记者们,看到他出现就一拥而上采访舒耀,他在结束了采访之后,才缓缓朝男人走去。

“你来了。”舒耀的声音很温柔,他黑黑的眼睛里含着笑意。

“……”林慕天没说话,只是点了头。

“那一起外面走走,听说今晚影视城有节目。”舒耀上前一步,语气温和,态度诚恳的邀请男人。

“……”林慕天看了他一眼,却摇头。

“不想去也没关系,那我们去吃饭好了,前面有间餐厅还不错,那天我和阿……”

“……”林慕天柔和的双眸在闪动,他这次是以安静的姿态注视着舒耀的黑眸,他听见了,舒耀说和阿乐去过那家餐厅。

林慕天脸色惨白地盯着舒耀,他没有资格指责舒耀,也没有资格生气,更没有权利发脾气,所以他只能看着舒耀……

舒耀看到男人这样子,知道男人的想法,他闭上嘴,不说话,等待着男人开口。

“我不想吃饭。”林慕天喉咙发紧的回答,他收拾好心情,重新看着舒耀,“我……我等你,是想跟你打声招呼……”

“我知道。”舒耀放柔了语气,嘴边挂着笑意。

“我想跟你说一声,我明天不会再来了……”男人明确的表态了,他不想再来了,不想再这样下去,他不想再继续难过。

舒耀的眼神一闪,几分诧异地看着男人:“为什么?”他没想到男人会提出不再见面。

“我不想看到你和别人……和别人亲热,我已经和经记人说了,从明天开始换安琳来探班,我不会再来了。”林慕天一口气说完,心里舒服许多,他第一次正面承认了,他不希望看到舒耀碰其他人,就算他没资格说这样的话,但他还是不计后果的说了。

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用了男人的很多勇气了……

他是说的实话,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不介意,可是看到的时候,还是会很不好受。

男人不善于表达,不懂得如何表达……

但他还是这样说了……

舒耀那彷如黑宝石般的眸子有些伤感地看着男人,他注视男人一阵,才点头答应:“那好,我尊重你的决定,如果你想见我,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嗯。”

剧场大棚外,安静的小花园内,舒耀搂着男人的肩膀,捏住男人的手心,舒耀的手很温暖,也很温柔,男人想抽出手,却被抓紧了。

舒耀稳住不安的男人,把男人的头摁在他的肩上,他知道男人在担心什么,林越让阿乐来和他配戏,又让林慕天来探班,这显然是摆明了要让男人对舒耀有意见,舒耀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他做戏也要做全套,林越也不好惹。

这下男人主动提出来,那林越那边也好交代。

为了不让男人误会,舒耀搂着男人的肩膀,缓缓地揉了揉,他的动作说不出的暧昧,男人让他别这样,这毕竟是在外面,舒耀却丝毫不介意。

这年头,想虏获一个人的心,不能说“你是属于我的”,更加不能说“我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而是要说……

“我是属于你的,只要你希望,我都会在你身边。”舒耀语气温柔的安抚着男人的情绪,那悦耳的声音震动了男人的心……

男人没说话。

舒耀再接再厉的吻了男人的侧脸:“我和阿乐吃饭那天,其实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在,我并不是和他单独见面,而且今天的的床戏已经在我的要求下换掉了,以后也不会再有吻戏,我对他没那个兴趣,我只对你有‘性’趣。”他轻轻地捏紧男人的手,把男人微凉的手,放在手心。

男人的手,被温暖了。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那晚……”林慕再也问不出口了。

但舒耀已经知道男人想问那晚事情,没想到男人会问这个问题,舒耀也是一愣……

第251章

林慕天欲言又止的话语,让舒耀有些沉思了片刻,舒耀的反应很快,没过一会儿,他就转移了话题,但男人这次似乎很坚持,最后舒耀也只好低头道歉。

“是我没考虑清楚事情的后果,我以为你不会反对,如果你不喜欢,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舒耀把头轻轻地抵在男人的头上,这里没有人进出,他也不担心有记者偷拍,于是也放开了一些,如果可以他还真是想在这里抱了男人。

可是不行。

男人觉对不会同意,而且他不能再破坏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形象,那天晚上他的确是有些糊涂,为了帮男人出汗,居然允许燃毅和他一起拥抱了男人,他的确是疏忽了男人的感受,其实他也是情非得已,如果他现在没有燃毅的帮助,他很快就会倒台。

到时候他什么也做不了,更加没有能力保护男人,也没有资格再和男人在一起,他不希望还没走到最完美的地方,他就被林越和永程弄死,他要自保,也要保全想要的东西,所以他现在没得选择,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他没理由会放弃。

舒耀的目光很温柔,那黑眸里闪着柔光,他静静地看着脸色不太好的男人,等待着男人给他一个回应,他是希望男人忘记那天的事情,所以这段时间就算是他和男人在一起,他也刻意避开那晚的事情不谈,他很着急,也很担心……

如果男人说不要再见面,或者是说不想在一起,那他长久以来的努力都白费了,他怎么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相信我,我是认真的。”舒耀握住男人的手臂,他的眼神充满了诚意,男人的思绪陷入了混乱,见男人没有说话,他伸手将男人抱在怀里,用双臂拥揽住男人的身体。

“舒耀……”林慕天心情不安地注视着舒耀,舒耀的眼睛黑黑,头发也柔亮乌黑,五官也是精致,笑起来很温柔,让他看了很安心,“舒耀,我不希望你骗我……”

“嗯。”

“我也是认真的……”林慕天说得很慢。

舒耀以沉默做为回答,男人以为舒耀默认,也就不再追问,舒耀安抚般的抚摸着男人的背部,男人很不自在,男人不是胆小,他是只是担心在这种地方被人拍到影响会很不好,男人想避开,推挪着舒耀的胸口,可是舒耀却顺势搂紧了男人。

林慕天是一个感情用事的男人,他的心是很软,受不了这样的对待,他对舒耀的温柔没什么免疫力,原本是想说完就走的男人,结果最后还是在舒耀的邀请之下共进晚餐,男人吃得不多,舒耀也没怎么吃,男人从舒耀嘴里得知那晚之后,燃毅发烧不退,情况不太好。

由于影视城这边被封了路,又无法通车,最后燃毅是被自己的私人直升机直接接走的,这已经是前几天的事情了。

当他听到燃毅的病情很严重时,他只是皱了眉头,他记得那天早上他离开的时候,燃毅就已经烧得很严重了,他没有管燃毅的死活,就匆匆的离开,现在想来那天早上临走之前,他如果顺手把被子搭在燃毅身上,可能燃毅现在已经康复了。

男人只是听着没有发言,舒耀也只是简单的带过,他知道男人不太想提起燃毅的事情,他就尽量避免与燃毅有关的话题。

这次的事情让舒耀长了不少的记性。为了不让男人胡思乱想,他几乎是除了工作之外,就不跟阿乐说话,久而久之剧组里人都传两人有矛盾,当然这种八卦消息立刻引起了记者的兴趣,舒耀的名字再次迅速的登上各大头版。

而在这封路这十天里面,永程和林越以及东星的老板,都在谈重新融资的事情,舒耀的工作也很忙,几乎每天都是拍戏,睡觉的时候都非常少,非常的辛苦,但舒耀很能干,总是能让导演满意,做到面面俱到,剧组里每个人都在夸赞舒耀的敬业。

这段时间里,男人也在闲暇期间,翻阅了很多金融方面的资料,他原本对这次不太感兴趣,因为大多数都是林越在看的,他没事就翻两下,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他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没有再去摄影棚探班,但舒耀总会主动来约他吃饭,好几次男人都觉得舒耀很累的样子,但还是强撑着和他吃饭,男人都看在眼里,久而久之男人也不想再提那晚的事情,男人也安慰般的催眠自己,就当做梦,不要想……

从影视城回来之后,男人就一直没有见过舒耀,只有在娱乐新闻上能见到舒耀的身影,他也知道舒耀很忙,他也不想去打扰,但舒耀每天都会给他来电话,这让男人有点受宠若惊,男人也渐渐被舒耀的坚持所打动。

舒耀的温柔,让容易心软的男人无法抵挡。

而林越和永程最近为了搞融资的事情,都和青阳走得很近,林越也是毫不隐瞒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男人,他也知道永程和林越向来都不和,但两人公私分明的态度,还是让男人很放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