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遇上狼 三(多攻)——墨麒麟

 

第214章

舒耀什么也不说,随后还是忍不住凑进他,含住了他发红的双唇,舌尖在男人的双唇间缓慢的游离,他一只手轻轻环住男人的后颈,巧妙的拉近了彼此间距距离,另一只手从男人敞开的双腿间滑下,滑向那紧密的后穴,舒耀的动作轻柔抚摸着男人后面那细微的皱褶,他轻柔的揉弄着男人的后穴。

男人轻轻地吐了一口热气,舒耀的舌尖温柔的掳掠了他的舌,柔和中带着难以抗拒的力量,一瞬间,男人的双唇就堵紧,心跳也更加的激烈,温柔的趋势走向强烈欲求,与此同时,男人清楚的感觉到舒耀的两根手指滑入了他的身体,刺激着,挑逗着,轻按着,他敏感有湿润的灼热内壁。

林慕天靠在浴缸内,他的心,跳得很快,舒耀就这么用柔软的目光注视着他,在舒耀的眼里男人此时的样子很诱人,那压抑的呻吟更是撩拨着他心底深处的冲动。

待舒耀抽出手指,将挺拔的欲望抵入的进入男人的后穴时,那一份窒息的灼热与销魂的紧密,让他重重地吐了一口热气。男人的身体里面那吸人的内壁将他紧紧地含着,让他不由自主地搂紧了男人的身体,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欲望一点一点推入男人那销魂的地方……

舒耀温柔询问男人:“疼吗?”

男人缓缓地摇头,他不觉得疼,只是舒耀进入他身体的时候,有热水也顺着滑入,很快他就感觉到舒耀动了,那炽热的欲望开始平衡有规则的温和运动,深深浅浅的交替着推入再拉出,舒耀搂着背,轻吻着男人的湿润的侧脸。

男人只觉得自己体内不断的升温,下腹一阵炽热,之前才释放过的欲望再度被激起,前端颤抖低落着热液,他本能的闭合双腿,环住了舒耀的腰,他的鼻腔里发出轻哼般的低弱呻吟,水雾弥漫的浴室中,充斥着浅弱游戈的细微呻吟,伴随水花荡动的清亮响声……

林慕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舒耀抱上床的,又做了多少次他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在整个过程中似乎是抱着舒耀的,最后,他是浑身发软的被舒耀抱在怀里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男人腰有些发酸,舒耀睁着黑眸安静地看着他,双手还很自然的给男人揉了腰。

“我今晚不回来吃饭,你自己解决,今天晚上有个慈善拍卖会,公司有安排我要去参加。”男人微微地侧过身,不动还好,这一动就感觉舒耀那个东西,居然还放在他身体里,男人皱了皱眉头,那微红的脸颊让男人变得生动起来。

“你工作要紧,我晚上等你回来,还有一件我昨晚没告诉你,我找到工作了。”舒耀抬起男人的腿,把欲望滑了出来,他温热的亲了几下男人的唇,就让男人去洗澡。

舒耀找到了工作,男人很高兴,不是他不愿意“养”舒耀,他也不是介意舒耀住在他这里,舒耀积极的去找工作,这说明舒耀已经从破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男人向来都觉得舒耀是拿得起,放得下的那种人,就算是面临破产的时候舒耀也很镇定,没有过激的行径。

林慕天对舒耀向来都是很放心的!

下午,林慕天刚赶完通告回公司,经纪人就让他去林越的老板办公室,林越见到他很高兴,这段时间林越为了处理公司收购案的事情,都没什么机会和男人见面,但他依旧会每准时给男人打电话,问问他的事情。

林越和舒耀的关系闹得很僵,林慕天夹在中间也很不好处理,所以他还是采取什么都不说的方式,大家似乎都保留着默契一样,都不提舒耀公司被收购的事情。

“哥,今晚的拍卖会很重要,到时候你以嘉宾的方式出场,很多国内外知名人士都要来,到时候有一个环节是需要你介绍其中一项拍卖产品,资料你都背熟了吗?”林越坐到宽大的按摩椅上,半扬着头注视男人。

“背熟了。”

“嗯。”

林越缓慢地应了一声,就闭上眼睛休息,男人只好在他旁边坐下看杂志,林越睡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就醒了,他帅气的整理一下衣服,就带着男人去做造型。

“按照以前的风格做,要绅士。”林越吩咐造型师做事,整个过程男人都没说一句话,就只是按照林越的安排,造型对男人来说无所谓,只要不给公司丢脸就行了。

助理给林越泡了杯茶,林越在旁边等待,连造型师也变得紧张起来,因为老板从来没对哪个明星这么上心,连做造型也要在旁边等着,而且他们的老板安静的等待的样子很帅,连的助理都走神了。

林越不抬头也知道旁边很多工作人员在看自己,他不耐烦的吩咐道:“看着我做什么,都去做事。”

林慕天手里拿着本杂志,他正看到“封缅老板林越与旗下太后安琳共进晚餐”的标题时,林越走了过来抽掉了他手里的杂志。

“别看这些没素养的东西,杂志上都是乱写的。”林越把杂志扔得远远的递给一份财经报纸给男人,男人拿着报纸也没心情再看。

“你不用这么大反应,我又没说什么……”林慕天大量的表示,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到说什么,只是看到那标题时候,心里不着痕迹的沉了一下,他轻声说:“其实你交女朋友也很正常,不用跟我解释。”

的确,林越也都二十几岁了,有不少的同龄人都结婚了,林越又这么有钱,交女朋友其实也是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林越也不能和他在一起一辈子,林越迟早都要和女人结婚的。

“我没有女朋友。”

“哦。”

男人轻轻地“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林越似乎还想解释,可这时,预约造型师的安天后安琳在经纪人及其三名助理簇拥下,排场很大地走进了造型室。

“老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是知道我今天要用造型室,特地来这里给我惊喜……”话还没讲完,安琳就看见林慕天,她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慕天没有与安琳争辩,他只是冷静地看向脸色沉着的林越,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这事儿应该林越来处理比较好。

“他晚上有通告,你去隔壁的造型室做造型。”林越保持优雅的风范,让安琳去隔壁变通的造型室,吩咐助理快把她弄走。

“平时我都是用的这个豪华造型室,老板你对待我们艺人的条件什么时候又变了,再怎么说我也是太后,你让我去跟那些二三流明星挤一个造型室,这样不合规矩啊!”安琳不服气,她气红了脸,很没形象的理论。

这个女人太有些自以为是了。

林越签下她,当然有给她很好的待遇,但也不表示她可以这样胡闹,几个助理倒是很听话,很会看老板脸色做人,安琳很快就被带到隔壁的造型室,直到林慕天做完了造型,安琳才闷气的过来。

林慕天倒是觉得谁先谁后都无所谓,可是拍卖会就快开始了,耽误了林越到场,有损了信誉那问题就大了,林越做为封缅的老板,今晚的拍卖会他当然也毫不例外的受邀会去,原本林慕天还以为林越会带安琳去,可是林越没有带任何女伴出席,反而是和他一起进入拍卖会现场。

拍卖会现场。

现场来很多国内外知名人士,今天拍卖会主要是拍卖中世纪时期的名家油画,会场布置得简洁又不缺失格调,大方又有档次,公关公司的负责人在门口扶着招待记者,及其吩咐手人员为嘉宾引路。

“两位这边请。”

林慕天和林越被男公关领到座位,这个拍卖会是以饭局形式,在酒宴间谈笑间可以举牌喊价,并不是的商业化形式操办拍卖,而这次的拍得金额将会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帮助失学儿童。

抵达现场之后,林越就开始应酬那些前来打招呼和套关系的商人,而林慕天则在安静地坐在下面,时不时和身旁另一位女士交谈,起初林慕天还奇怪这个女人好像是在杂志上讲过,一问才得知对方竟然国际名模,平时都在F国发展,这次拍卖会她很感兴趣,所以专程从法国飞回国。

林慕天本来不太喜欢与陌生人交谈,但对方的语气很亲切也很有礼貌,让他没办法决绝,再加上那个女人总是问他问题,他怎么也能不理她。

“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林。”

“你就是那个明星林慕天?”反应迟钝的女人这才认出他。

“你知道我?”他有些诧异,这个女人常年在外国,也知道他这号国内的明星。

“你在F国很红,你不知道啊?上次你拍那国际片子,虽然没得奖,但是在F国那边场场票房都是爆满,每周都是冠军票房!”

那女人很激动,要求与林慕天合影,男人也没有阻止,微笑着礼貌与外籍模特合影。而正与朋友交谈的林越发现男人身边多了个女人,他心不在焉地听着朋友说话,眼睛却时不时间看向男人这边,看到男人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交谈,甚至还对那个女人露出温柔的微笑,他心里就一阵不爽。

他简单和朋友聊完之后就回到座位,男人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就再不和旁边那女人说话,可是这种举动在林越看来,更加的不舒服,好像在掩饰什么……

“你朋友?”林越问男人,林越褐色的眼底透着几丝让人窒息的情绪,“哥,怎么不跟进介绍一下呢?”

“刚认识的,是时尚界的模特……”林慕天只好告诉林越实情,他不想自己的弟弟乱做猜想,林越耐心的听话他的“解释”,才放心。

“两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恋人吗?”女模特好奇的把头凑合过来,双眼发亮的来回打量着两个衣着绅士的男人。

“不……”

林越语气冷静地抢过男人的话:“是啊,这有问题吗?”他的声音不算大,但足以让女名模能够听得清楚。

女名模似乎被林越不礼貌的态度吓到,她不说话了,但还是时不时的朝林慕天微笑,林慕天很是尴尬,林越刚才那么一说,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自我意识的错觉,他觉得同桌很多人都在打量他们,林越却不动声色地坐着。

林慕天如坐针毡,林越怎么能在公共场合说这样的话,如果被别人听到,林越的名誉会受到影响,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如果被人查出他们的关系,到时候肯定会引发整个娱乐圈的轰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这时,会长新版来请林慕天到后台去准备,男人总算轻松不少,到了后台等了十几分钟,拍卖会儿正式开始了,其中有几样展品是林慕天负责介绍,拍卖会进行得很顺利,拍到最后一件展品的时候,居然没人举牌喊价了。

会场一片安静,只听见林慕天那介绍展品的声音,展览台上那副油画上镶嵌着宝石,这幅画是中世纪时期一个着名的同性恋画家,临终前送他爱人的画,保存完好,意义也非常大,几乎是这次拍卖会的最高焦点。

可是,到了正式拍卖的时候,全场安静了,竟然没有人举牌喊价,似乎都是观望,又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闷安静,仿佛都在等待着什么。

“这件展品的起拍价是五十万,各位来宾可以出价了。”这已经是拍价员重复第十次了,如果再没人拍这幅画就要收回。

就在林慕天以为没人会再举牌的时候,靠暗处的贵宾坐席有人举牌了:“六十万。”一个缓慢慵懒又非常熟悉的声音,从暗处传来,喊价比起价高出十万,在场的人纷纷朝暗处看去。

男人愣住。

因为他听出这声音是青阳。

顺着方向看去,青阳身后站着两位保镖,他慵懒又不失华贵气息,一身蓝色华美缎子绸衣衬得他原本就很白的肤色更加醒目透白,青阳看到男人朝这边看过来,嘴角露出不着痕迹的微笑,浅浅的,很淡很淡,却很真切。

这时……

“又有人开始举牌喊价了,坐在3座的永老板出价六十五万!”竟拍员声音变高了几度,看到台下有人举牌,就立即报出拍家。

林慕天听到本来也没怎么在意,可是看到台下那被称作“永老板”的人,他怔了一会儿,永程竟然也来了……

林慕天一时之间思绪有些混乱,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就算是做善事,也不用出这么高的价钱拍一幅画!如果他们真是为了做善事而喊价,那无可厚非,可是如果是为什么斗气喊价就没必要了……

林慕天也见过不少有钱人,因为争夺什么东西而不停抛价,可是,这次不一样,这两个喊叫的人,他都认识啊!

这叫站在台上的男人,有些尴尬……

“七十万!”青阳的保镖也开始按照主人的吩咐叫价。

“八十万。”永程再次举牌,他今天穿得很绅士,西装各领的很帅,很有气质,远远看去,不用说也能看出他们主角,是焦点,他那位有钱叔父就坐在旁边,对侄儿的志愿者必得的表现很满意。

全场哗然,青阳和永程开始争一幅画,从六十万喊到一百万,都是他们俩在喊价,林慕天站在台上很尴尬,再这样抬下去,价格会变得越来越高,明明是做善事却弄得像是在搞战争,斗阔气。

突然……

一直在台下看热闹的林越,在这种时候终于也忍不住开口了,他动作自然又优雅的举牌,他轻笑着表示:“我出一百五十万。”

第215章

林越竟让出价一百五十万购买台上这幅画,在场不少人惊讶,林慕天皱起了眉头,这种时候,林越也要来插一脚,情况比他预计的还要糟糕!

拍卖会现场的灯光很轻柔,可是却让男人感到不安焦虑,现场的情况有所变化,青阳和永程似乎不打算再拍,都不再举牌,就在拍卖员准备敲垂的时候,之前坐在林慕天身旁那位女模特出价了。

“我出一百五十一万!”女模特故意用熟练的英文喊道,说完她还挑衅般地看了林越一眼,很明显这是在跟林越较劲。

林慕天也知道这位女模特,肯定因为之前林越对她不礼貌的事情而较劲,只肯多加一万,林越似乎有心要拿下这幅画,又提价十万,可每次林越提价女模特都会被林越高出一万,这种诡异的追拍方式引起现场一片热议。

连青阳和永程都不动声色的,看向林越这边,大家都在注意着他们,林越冷冷地盯着身旁那身材高挑的女人,知道那女人喊价到二百二十一万,林越也再不打算继续追加,而那位外籍女模特也似乎撑到了底线,如果林越再加价,她也打算放弃。

“二百二十一万一次……”

现场安静。

“二百二十一万两次……”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林慕天也认为没人再出高价,买这么一幅油画,虽然这幅画很有意义,但也没必要出这么多钱,买一幅装饰品回家。

“二百二十一万第三……”

就在拍卖员敲定拍案的前一秒,政界席位的那边有人举牌,接着传来拍价的声音……

“我出三百万。”冷静,沉着,干练的声音从政界席那边传来,所有人都看向抛出天价的人,拍价的人瞬间成为万众的焦点。

“没想到是会是燃议员!”有记者发出感叹,开始抢明天的头版头条,闪光灯瞬间闪耀全场!

在公众的眼里燃毅成为爱心大使的代言人,在政界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再加上他外地优势,与新闻话题颇多,及其新闻超强的关注度,无论是时事记者还是娱乐记者都青睐他,常常拿他头版头条的抢钱新闻,更何况这种大众场合,他更是备受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