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遇上狼 二(多攻)——墨麒麟

 

第113章

“慕天……”舒耀很担心,担心自己不够温柔,留不住男人,而且大家似乎都留意到了一个细节,林越刚才有叫林慕天“哥”。

那一声“哥“,真可说是喊得舒耀心惊肉跳,他担心男人会被林越打动,他也知道林越是魅力也不比他差,当然他自己也很强。

“看你们怎么搞定这个烂……‘抢手货’!”燃毅嘲弄般地盯着两人,他双手环绕在胸前,站在一旁看戏,在他看来,林越如果能打动男人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让男人粘着舒耀。

林越锋利的视线扫向燃毅,再次警告:“我最后告诉你一次,我希望再听到那个字。”

燃毅不甘示弱地表态:“我最后再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林慕天和谁走,你们自己决定,三分钟搞不定,他就暂时还是回我那里,等你们什么时候看决定好,我再把他带出来溜溜。”燃毅简直就是把男人形容成狗,其实燃毅也只是吓唬男人而已,他已经答应把男人交给林越了,不会反悔。

可是燃毅的话听在男人的耳朵里仿佛就是再说,今天我心情好牵他去河边,明天我心情不好,我就把他关起来,再抽他两鞭子。

林越把舒耀叫到旁边门外去商量男人的去处,燃毅环抱着双手讽刺地看着男人,男人埋着头,不看燃毅。

“你还真有本事。”燃毅讽刺。

“……”

“刚才叫床的声音浪得不得了。”他继续伤害男人。

“……”

“难怪舒耀和林越死都想把你捏在手里,可是,你也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何必总是缠着舒耀呢?”

燃毅缓步走到床边坐下,男人害怕地抖了一下。

“你这种人怎么配得上舒耀?你的身体那么脏,你觉得你还资格留在舒耀身边吗?”燃毅猛药了,看到男人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你不配,懂吗?”

他句句都伤害男人的尊严,男人的心抽搐着,很难过,燃毅仿佛挖开了心底的自卑,和燃毅比起来,他的确是不配站在舒耀身边。

“你喜欢舒耀吗……”与其说是男人不怕死的开口,还不如说是男人迟钝的疑惑。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燃毅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狼,狠狠地瞪着男人,“林慕天,我就老实告诉你吧,这次我是直接和林越交换条件,他答应不收购舒耀的公司,我才答应把你给他的,如果你要是真为了舒耀的好的话,我劝你还是跟着林越走。”

“……”

男人的神情变得复杂,他知道了燃毅的目的,燃毅把他当成筹码作为交换条件救舒耀,男人无力又受伤,他应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变成他们争斗间的筹码?难怪燃毅总是鄙视他,说他是个烂货……

过了半响,男人嘴唇干涩的艰难开口了。

“我答应你,我跟林越走。”

在舒耀和林越商量完毕之前,燃毅还威胁男人替自己吸了一次,男人被逼含着燃毅的巨柱,犹豫那东西太大,导致男人的唾液淫靡地掉下。

第114章

每当男人不小心咬到他的时候,燃毅总是会毫不留情的扇他两巴掌,男人很想舒耀进来救他,可是燃毅的威胁总是让他害怕。

“你要是敢喊出声,让那两个人听见,我今天就在那两个人面前直接干死你。”燃毅总是这样威胁着男人,一边变态指挥男人舔他的宝贝,一边恶意的欣赏着男人含泪吞吐的可怜样子。

听到这样的威胁,再加上燃毅的暴力,让他不敢出声,直到舒耀和林越前,燃毅在他嘴里彻底的释放,他想吐,可是燃毅捂住他的嘴,命令他吞下去,还让男人舔干净他的宝贝。

“好好舔,不然待会儿弄死你。”燃毅的恐吓很有用,男人的舌尖在服务着他的威武,他算是从男人身上讨回林越那一巴掌的债了。

那天,男人是和林越一起走的,但是林越也舒耀达成协议,可以随时见男人,只是男人现在要住在林越家里,男人在燃毅在极度讽刺的目光下,和林越一起离开了医院来到林越的家,男人不是第一次来这栋别墅,所以并不觉得陌生。

林越真的就如自己所说的那样会好好对待男人,连续几天,林越对男人可说是好得不得了,两人想兄弟那样生活,男人也渐渐的放开了心,虽然林越会和他做正常兄弟间不会做的那种事情,但是男人真的有感觉到林越的改变。

和林越做爱的时候,林越不再粗鲁,反而时刻都顾及男人的感受,男人开始还有些受宠若惊,后来也就习惯了。

每次交合的时候,林越总是喜欢正面的进入他,和舒耀的温柔不同,林越就像长明灯,不激烈,不凶勇,却有永远熄灭不了的光。

林越安排好男人复出娱乐圈的事宜,找了一个黄道吉日,让男人出演了一部电影,男人正式复出了。

为了钱。

为了还给永程钱,为了自己的责任,为了帮助舒耀,为了林越不白忙,为了让燃毅放心他和舒耀的关系,男人一切听从公司安排。

这天,男人从电视台直播室里出来,他刚才参见了一个娱乐星闻的访谈节目,谈了一些自己的人生经历。原本准备直接会家休息的男人,却在电视台的走廊上,遇见了几日未见的燃毅,燃毅是来参加电视台政界访问,男人看到他,就躲。

男人飞快地走进了电梯,燃毅看到男人害怕的样子,他心里的恶作剧心态就越发强烈,他跟着男人近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

电梯里很安静,两人谁都没说话,男人心里七上八下,恨不得冲出电梯。

哐啷,一声巨响,电梯停在了18楼,电梯里的灯全部熄灭了,男人有些惊恐地抬起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燃毅到是很淡定地按下了电梯里的应急键。

电梯出了故障,卡在了18楼。

第115章

狭窄的空间里黑暗得看不见东西,充满了压抑的气息,男人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不敢动,他只能靠听的,听见燃毅正在慢慢的靠近,他紧张心脏都快跳出心口。

“你别过来……”男人鼓起勇气开口,声音却是颤抖的。

“我过来了又怎样?”一股热气侵袭男人的耳朵,伴随着嘲弄般的笑声,男人感觉到自己被抵在电梯一角,身后那个人似乎把全身都重力都抵在他身上。

男人很无奈,只能劝说:“请不要压着我,我……我快不能呼吸了……”电梯里空气本来就稀少,再加上黑暗一片,难免有些压抑,那种感觉仿佛要让人窒息。

燃毅不理会男人的求饶,反而是把男人压得更紧了,男人不知所措地被压在电梯里,黑暗中,一只手伸向男人的腰间,恶意地捏弄。

男人的头抵在电梯内墙上,难受的哽咽了几声,燃毅每一下都捏在他敏感的地方,他不知道燃毅究竟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可是他害怕,害怕燃毅对他那样……

燃毅原本打算是结束采访去找舒耀,可是刚出演播厅就看见这个呆头呆脑的男人,看到男人神情躲闪的狼狈模样,他早到了更好玩的东西,他就想捉弄一下这个人,所以他就跟着男人进了电梯,之前他真还没注意走廊上到处都贴着林慕天为新戏造势的海报。

“你那么怕我做什么?”燃毅的胸膛抵住男人的背,让男人动弹不得,他缠绕在男人腰间的手也随机加重了力道,“你的身体被做得这么敏感,还真是没男人就不行,男人怪你整天都用可怜兮兮的表情看别人,勾引男人这种事,你还真是拿手。”

燃毅发现男人的身体在颤抖,他笑得越发得意,嘴上占了风头还不够,他还想进一步的捉弄窘迫的男人。

“我没有……”男人不知道强调多少次了,他本生是男人,怎么可能去勾……勾引男人呢!这种荒谬的事情只有燃毅才能想得到。

不是的,他没有,他真的没有!男人难受地摇头,被燃毅压制着无法翻身。

燃毅含混地笑了,黑暗的电梯里,他的声音格外的清晰:“没有吗?没有你还引我上电梯,是不是几天没有没看到我,就想念我的技术,想不想回味一下?反正我也从来没在电梯里做过,还挺新鲜的……”他的声音在漆黑的电梯里显得很低沉,那灼热的呼吸在男人的耳廓徘徊,男人不安地低下头,想离身后的人远一点。

“我不要。”男人不安的反对,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足以让身后那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燃毅意味深长地笑声,在男人耳中却是恐怖的:“林慕天,我要脱你衣服了。”他故意吓唬男人,要男人紧张害怕。

燃毅开始解男人的衣服,男人的反抗根本就是无力,燃毅在国外可是练过两下子,男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只能被压,任人鱼肉。

男人抓住燃毅的手,不希望他在继续:“不要……不要这样……舒耀说今天要来接我……”男人艰难地说,燃毅感觉到男人的手轻微的颤抖。

燃毅怔住。

第116章

但很快他就捏住男人的下颚,声音变得冷沉:“你是说,舒耀现在在楼下等你?”黑暗里男人根本就看不见燃毅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怒意。

男人缓缓地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晚上来接你,准备去哪儿?”燃毅的动作随着嘲笑般的质问,而渐渐变得粗鲁,男人的衣服被他扯开,乳*头被对方捏住恶意的揉捏,“他接你去开房,去做*爱?是不是?你们打算是去他家,还是去你家?或者直接上酒店?”他问得直接,不满的语气完全的表达出他此刻的怒意。

男人的乳*尖被人重重地捏住,胡乱地扯了几下,男人抽气,想反抗,却被燃毅抽出皮带捆绑住了双手,男人被抵在角落动弹不得。

男人不回答,他知道燃毅在侮辱他,感觉到乳*尖被捏弄,又是难过又是屈辱,双手被绑住只能扭动着防抗,由于燃毅就紧贴在他身后,他的动作也敢太大,男人心里不停的祈祷,希望电梯快点恢复正常。

可是事情往往总是不如人意,男人的裤子被趁下,燃毅那冰凉的手指刻意地划过男人的大腿,引得男人身体一阵颤栗。

不要……

男人想喊救命,却被燃毅用领带堵住了嘴巴,男人根本就发不出半点声音,燃毅似乎也不想再等,双腿分开男人的腿,下身挤到男人的双腿间,一个发烫的物体,隔着布料似有似无的轻蹭着男人的下体。

男人听见拉裤链的响声,一个火热的物体弹在男人的大腿内侧,燃毅那根巨柱触碰在他腿上,伴随着呼吸而轻轻地摩擦着他的肌肤,男人双腿一软,腰背搂住,一只腿被身后地人抬起,男人还来不急阻止,那根巨柱就冲入他的体内,男人疼得痛苦的“嗯哼”,身体紧绷地夹住那火热的物体。

疼!不是一般的疼,那种疼深入骨髓,差点要了他的命,没有经过任何润滑和扩张的渠道就这样一鼓作气的强攻而入,可想而知男人的私密处此刻有多么惨烈。

两股鲜红的热流顺着男人的大腿滑向,男人的后面毫无疑问的被撕裂了,燃毅一只手抬着男人的腿,一只环绕着男人的腰身,恶意地捏弄着男人胸前的凸起,听到男人那从鼻子里发出的低弱的哽咽声,他就一股莫名的兴奋。

被男人火热的渠道紧紧地含着,他难免也有些疼痛,不待男人适应,他就开始大幅度的搬摆动腰身,在男人体内进行一系列的强而又力的大幅度抽送,有了血液的润滑,他的进出变得十分顺畅。

炽热的内壁包裹着他的欲望,强力抽出时那股销魂的吸力,让他越发的疯狂,加大了在男人体内的抽插力度,他总是用力地抽出重重地顶住,让男人紧贴着电梯墙,男人忍受着疼痛同时还必须要感受着身体贴合冰凌金属的难受滋味,男人觉得电梯被在随着身后那人的疯狂进入而猛烈的晃动。

第117章

“唔……嗯唔……”男人从鼻子里哼出呻吟,嘴巴被堵住,双手又被捆绑在身后,男人只能凭着一只脚站立,身上的衣服应该滑到的腰间,男人此刻被呈站立姿势被人从后面进入,姿态相当淫乱。

“怎样?你这么淫荡的身体,就算不用温柔的对待,你还是一样会有快感!”燃毅一边得寸进尺的深入男人的内部,一边在男人耳边恶意地重伤,欣赏着男人的窘迫的姿态。

男人只听见耳边那人的嘲笑,他侧过头想求饶,想让燃毅别在继续,可是他刚侧过头,那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就看见燃毅那近在咫尺的脸,男人的侧脸,碰到燃毅细挺的鼻梁,导致燃毅灼热的呼吸侵袭着他的脸颊。

“想说话?想说话就让你说,你这孬样也耍不了什么花样!”燃毅扯掉男人嘴里的领带,他现在也蛮想听听男人的呻吟,如果男人肯的话,他不介意听听,虽然用强的代表真失败,但是他除了对林慕天用强的之外,其他那些人可都是自愿爬上他的床。

“疼……慢点……”男人颤抖的要求,那声音犹如痛苦的哽咽,让身后的人愣了半分,但随即则来的是更加猛烈的冲撞,男人的腿不稳的颤抖,承受着那身后那人给他带来的压力与冲击。

激烈地抽插带出淡淡的血丝,燃毅欲望被男人的内壁吸得很爽,这种毫无顾忌的交欢,卖力地冲撞,再加上黑暗又压抑的气氛,和在外交合的刺激,燃毅甚至于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这样的交合能让他变得更加的兴奋。

听着男人的浅浅的声音,那压抑中又透着点不明轻嗯的呻吟,让他变得更加的狂乱,他从来不成有过这样的感觉,就算是前几次性爱,他也没有从男人身上提样过如此销魂的滋味,那滚烫的内壁简直把要他融化,他前后晃动着腰部,让自己能够更深的进入男人体内,那让摄魂般的感觉更加的强烈,真他妈……

燃毅想骂脏话了,男人的内部又软又湿又热,抽插的感觉很的很棒,他厌恶地皱起眉头,自己居然会对一个男人的身体如此感觉兴趣,都是林慕天这个男人害的!

“不是想说话吗?为什么现在不说了!装模作样的烂货!你就是天生喜欢被干,天生喜欢被骑!”燃毅抽插的平率变快,他捂住男人的柔软的腰,一次次的深入,他才不理会男人有没有快乐,他只是单方面的泄欲而已,他虽然不太待见林慕天,可是林慕天的身体让他很满意。

“不是……不是……你胡说……”男人拼命地想摇头,奈何他被燃毅压住,只要一动,他的脸就能碰到燃毅的鼻尖,男人承受着那巨兽在体内进出的平率,体内那敏感的一点被撞到,男人双腿不能地想合并,却被燃毅拉得更开,他整个人完全是被压爬在电梯墙上,那冰冷的金属墙,刺激着胸前所暴露肌肤。

第118章

“还敢说不是!”燃毅一巴掌拍在男人的臀部上,男人小小的颤抖,燃毅继续在他耳边说,“我让你别在靠近舒耀了,你到底想害我兄弟,害到什么时候,离舒耀远一点。”

“我没靠近谁……”男人很辛苦的表达自己想法,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稀薄的空气让他呼吸不顺,加上体内那越燃越烈的火焰,让男人只能心酸的发出微弱的哽咽,伴随着燃毅的猛烈的抽插,男人的身体细微的颤抖。

燃毅捂住男人的腰部迅速地挺进,男人的腰部因为对方过快的速度而剧烈的震动,燃毅变得急促的呼吸声在男人的耳边越发的清晰,肉体摩擦、撞击,发出的淫靡声在幽暗的电梯里盘旋,男人低低地呻吟夹杂着痛苦的哽咽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