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侵袭(出书版) BY 典伊


文案:

太空船失事意外,他流落无名的星球,

却以最不堪的方式被捕获囚禁。

身为硕果仅存的种族的王者,栖,必须为自己留下後代;

身为俘虏,林凛没有任何拒绝的馀地。

沦为「雌性」的耻辱,地位之间的不平等,林凛挣扎着想逃脱,

但无法抗拒、无法摆脱,只能在无止境的黑暗里,任由爱欲侵袭蔓延……

「警告!冷冻舱发生爆炸!请全体人员于五分钟内离开船体!警告……不可挽回……警告……」

「救生舰已准备完毕,请所有人员在三分钟内登舰!警告……」

刚从睡眠舱被紧急唤醒的队员还没有来得及了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就被一阵剧烈的震荡逼得往船尾跑去。六个人分为两组坐上了两艘救生舰,没有时间去思考爆炸的起因,离飞船炸毁还有一分钟,他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飞出爆炸波及的范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一切恢复平静后,林凛揉着眉心打开通话器。与他们平行的另一艘舰艇也立刻回话道:「目前还不清楚,休眠之前的系统检测是无恙的!」

坐在林凛旁的叶嘉点开了计算机,上面显示出纵横的坐标,「情况不秒,我们在穿越亚空间的时候发生爆炸,这里是未知的星系,无法辨识,遇到救援的机会微乎其微。」

「能联系到南极指挥塔吗?」林凛不抱希望的问。

「不能!」坐在侧后方的叶哗给予回答。

叶哗是叶嘉的弟弟,异卵双胞胎,虽然长的不像,却亲密无间。

「维拉图星系的中转卫星可以联系到吗?」林凛声音还算平静,但不停敲打腿部的手指还是泄露了一丝紧张。维拉图是他们沉睡前遇到的离地球最近的设了卫星的星系。

「……不能!」

一时间舱内的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时,另外一艘舰的通话器打开了,是中尉何济的声音:「可能是放在冷冻舱的货物发生了问题,造成线路短路,最后发生了爆炸和气泄。

「主计算机的数据已经察看不到,舰上的分计算机采集不到影像,只能通过零散数据分析大概是线路问题,具体的还不能得知。不过,那种货物发生危险的机率还是很大的!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它的理由……我们的飞船在没有遭受攻击的情况下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操!」听到这里,脾气不好的叶嘉骂了出来,「那群王八蛋,说什么经过急速冷冻是不会出事的!武器部的混蛋们,那种不稳定的元素怎么可能会安全……」

换了平时林凛会制止他的怒骂,因为主计算机上的智能系统会把这种发泄行为也视为情绪不稳定,收集发回地球,但是现在……首先没有必要,再者他自己也想爆粗口……

「算了哥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性情较温和的叶哗道。

叶嘉拔了拔头发,喘着气倒回了椅上。

通讯器的另一头又道:「现在我们就像大海中漂流的孤舟,而且是不知道在哪个海域……要不要进入休眠状态等待救援?林上尉?」

林凛还没开口,叶嘉抢先哼道:「救援?我们就算漂流到死,八成也等不到救援!」

一直做着检查的叶哗道:「很遗憾,在与船体脱离的过程中还不够快,后尾的休眠装置有些问题,不保证能完全修复。我先去检查下。」

沉默一会儿,林凛道:「先不提休眠舱,叶嘉说的没错,我们很可能就迷失在这个星系到死……何济,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不算太坏,右翼有些损伤,封锁舱门后不影响航行,但是小岚的头受了伤,可能有轻微脑震荡!」

林凛的手指在前面的屏幕指点几下后,盯着上面的那串数字继续道:「我们这边的能源供给也有问题。

「很不凑巧的是,我们损坏的部分是休眠舱和后备能源室共通的那部分线路。也就是说如果不能完全修复,就算是在低耗能的休眠状态,只靠前面的能源,保守估计只够维持生命系统五年而已。」

这不是个乐观的数字,几乎宣判了死亡。在无标示状态的星系,出了事故的船只,漂流十几年、几十年,遇到救援船都只能说是幸运,何况他们因为货物的隐密性,一路上都避开了船舰常走的线路,最后才进行亚空间的跳跃飞行。

对面一阵沉默,在现在的情况,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冷静的头脑才是首要。

十分钟后,叶哗提着检修包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对他们摇了摇头。

叶嘉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林凛也道:「你已经尽力了!」

「线路坏得很彻底,好在没有起火波及周围。备用工具不够,如果修复了休眠舱,就要失去备用能源;补了能源,休眠装置就废了……」

三人商议之后,决定舍弃休眠舱的修复,他们都不愿意把生命寄托在看不见的救援上,五年的睡眠生命还不如另想他法。

另一艘舰决定三天后进入休眠,而林凛和叶嘉、叶哗兄弟则决定利用备用能源,搜寻可供生命存活的行星,找寻其它的飞船。而这几天,两艘舰都在探究这个星系,希望找到通往他们熟悉星系的接口,可惜一无所获。

三天后,另外一艘舰如期进入了休眠,等待救援,并打开了自动接收装置发送求救信号。如果林凛他们找到可供生存的行星后可以把位置发送给他们。

若是够幸运,当有人找到那艘舰上幸存的何济三人,也就可以前往陌生的星球营救林凛他们三个。前提是,他们都还活着。因为不排除上百年后才会有人扩充航线路过这里的可能……

在他们独自搜寻的第十一天,终于在需要全速航行二十天远的地方发现一个卫星。

卫星停在一个小行星的上方,虽然已经失去了动力,林凛他们还是很欣慰。

有卫星,至少说明这里曾经存在过智慧体,说不定下面还会有生命,如果是个科技发达的国家就更好了。

他们在环绕小行星飞行一周后,估计了一下环境,选择在较平缓的地势降落。

登陆后||

眼前是一片荒原,连草根都没有,触目所及,遍地坑洼,像是石头堆积的世界。

林凛按下手腕上的手表,表面弹起,下面更像是一个罗盘。

技巧的按下几个键以后,林凛道:「可以取下太空服了!」空气指数正常,人类可以在这里呼吸。

统计了一下物资,除了各自身上的寒刺匕首、柄刀,他们的救生舰埃达号还有将近两个月的压缩食品和营养剂,几枚激光手榴弹,二支火焰喷射器,三支全自动高射机枪以及几把普通配置的手枪。

火力有限,运输舰上的武器都只是最基本的。火焰喷射器是叶嘉、叶哗共享一把,考虑到体力问题,喷射器由叶嘉拿着。其它武器均分。

比起分开来,还是集体行动比较保险!这是三人共同的想法,这里是个陌生的星球,一切都是未知。他们要找到适宜他们居住的环境,水源和食物都不可少,如果这是个死星,那么他们就必须重新启程,找寻另一个星球。

「我们去那里。」叶嘉摘下望远镜,指着北面约四十五度角的地方,「那是附近的最高点!」

林凛和叶哗向那处看去,周围都是小石头和小坑,唯独那里是个耸起的山丘。

等他们走近,才发现那其实也只是较大的石头而已。

站在上面居高临下望去,远方是一片绿色。

「像是森林……走路的话大概要好几天。」

林凛和兄弟两人返回去开飞舰,将它停在离森林最近的开阔地。

「不能往前了,前面的石堆越来越密集。就在这里停下来,剩下路程只要几个小时,最多半天就能到达树林边缘!」叶哗道。

三人关了舱门,取了一周份的压缩食物开始往前方行进,一路风平浪静。

二小时后——

「不太对!」林凛抬头看着天空。

他们抵达这个星球的时候还不到正午,晴空朗朗,现在也就过去三个小时左右,可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样子今天是到不了森林了,天黑后不适合赶路。

又前进了大概十来分钟,地下的石块也有更大更密的倾向,他们走的更吃力了。

「夜宿吧,天黑得太快了!」林凛道。

他们选了一个大石头挨着,很无奈的从身后的背包拿出简易帐篷搭起。

三人靠在帐篷一角,边啃着饼干边交换意见。

「这里的白天很短……」叶嘉道。叶哗点头。

林凛道:「而且温度也骤降,现在已经是将近零度了,夜里可能会更冷。」

「只要不超过零下十度,我们的衣服还可以承受,不过没有帽子和面罩,小心脸上冻伤……」叶哗道。

他们的衣服都是经过基因改造的纤维所制,具备很强的耐寒耐热能力。

三人倒了些燃料,架起个小火堆。

「你们先休息吧,两个小时后我喊叶嘉起来,然后叶嘉喊叶哗,轮着守夜,不能三人都睡着。」林凛吩咐。

然一夜无事,漫长的黑夜终于过去了。

根据他们换岗的次数粗略估计,这里的白天只有六个小时左右。好在夜晚的温度没有变化的太夸张,最冷的时候也没有超过零下五度。但也许是季节关系。

连续行走了几个小时后,他们的眼前终于出现了绿色。

「终于到了!」叶哗是三人中体力最差的,他喘着气擦了擦汗。

「这是什么树?」叶嘉问。另外两人都摇了摇头。

「要小心点,也许里面有野兽,不过我们必须找到水源。」林凛心里有些忐忑。

他觉得很怪异,这个森林看起来葱葱郁郁,外面却又过于残破,那些坑凹很像是大爆炸造成的。究竟这个星球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走吧!」挥挥手,叶嘉颇有冲劲的走在最前方。

林凛甩甩头,顺便也把那份不安抛在心底。

即使在半个月后,他们已经找到甘甜的山泉,发现了可以食用的林果和小型走禽,也没能消除林凛心中的那抹异样。

「怎么了?看你最近好像有心事。」心细的叶哗问道。

林凛摇了摇头,将手上的肉翻了个面,叹气道:「我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嗯?」叶嘉粗线条的问。

「……似乎过于顺利了。」林凛轻声道。

叶哗接道:「我也觉得奇怪,这么大的林子,只有小动物,却不见大型兽类,外面的环境和这里又简直是两个世界!」

叶嘉大大咧咧的笑,「你们都什么心思啊,我们又没有深入林里,一般大型动物都是在深部吧,至于外面,可能这里曾经发生过战争吧,这不是很常见吗?」

叶嘉的说法很合理,但林凛就是按捺不住心底的惶然。

他试着说服自己,那不过是因为孤立无援而产生的心理作用。

发现下一个能生存的星球的机率微乎其微,他们三人都知道,必须在这里存活下去,才有获救的希望。

几天后,暴雨骤降,一下就是数日的连绵不断。猎捕的存货快要食尽,于是体力较差的叶哗负责守在洞里,林凛和叶嘉决定出去找食。

雨铺天盖地的砸在身上,找到肉类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果实上。

「看!」叶嘉指着斜坡上的一片果树。两人相视一笑,往前方攀爬。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

铺满落叶的泥路下居然是个大空洞,林凛一脚踩空,半个身子直直滑了下去。

「呜……」

「嗯!」

林凛和叶嘉同时闷哼,叶嘉的手及时的拉住了林凛的右手。

「我拉你上来!」叶嘉趴在地上死拽着林凛。

可惜雨水冲刷后的土地十分松软,反倒是叶嘉也被带的往下沉。

周围的石块跌进洞里,久久没有回音。叶嘉把手握的更紧了,额上渗出汗水。

「松手吧,我会把你带下去的!」林凛劝说道。

「……」叶嘉的死脾气是不可能主动松开的。

「快放开,回去再想办法来救我,要是一起掉下去,谁救我们,你弟弟还在等着呢,快点松手!」

叶嘉不为所动,但他已被林凛拉得半身都悬空了。

林凛闭眼,左手掏出了腰间的柄刀,「……你再不松手,我只好砍下这个胳膊……回去照顾好叶哗,不要犯险找我了!我命令你松开手,中尉!」

叶嘉浑身一怔,眼见锋利金属就要抵上林凛的手,唰的一下,他松开了,然后……

「凛……」叶嘉大喊。

林凛等待着粉身碎骨,没想到落地后,后背却是一片柔软。

眨了眨眼,适应黑暗后,他才看清周围满是泥泞,泛着淡淡的腥味。

「真……恶心!」林凛喃喃道。

像是沼泽,却不像沼泽那么软,那么深。

挣扎着爬起来,林凛的身上已经全是黏腻的秽物,更别提那让人欲呕的气味。

抬头望向自己掉落的洞口,因为很深,似乎也不是笔直而下,所以从下而上竟看不见洞口。林凛走过去观察,见墙壁光滑的没有着脚的地方,爬上去是不可能了。

他尝试对着洞口呼唤叶嘉的名字,却没有响应,声音传不出去。

摸着空荡荡的右手,通讯器不见了,视线转回黑潭,一定是刚才叶嘉抓着他的时候就给扯松动了,也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扶着墙壁,林凛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那救了他命的黑潭遍布在这个洞穴内。

走着走着,林凛蓦然屏气,他似乎隐约听到了什么……像是呻吟……难道这里有人?!拿好柄刀,他放轻了步伐,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挪进。

大约穿过了二个小过道,出现了一片直径足有百米的大潭,一个人形的生物正陷在里面,若有若无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林凛正待靠近,那人却抬了头!

||人类?这是林凛的第一个想法,黑暗下看不清楚,于是拿出腰上的望远镜望去,面貌果然是人类,年纪稚嫩的少年。

可是,他长的太好看了,皮肤白皙的像是透明,容颜似乎因为疼痛而扭曲,纤长的眉拧着,挺直的鼻,红檀一样的唇微开……胸膛以下都被黑潭的秽物盖住,只留手臂在潭面上……

少年像是在忍耐什么,头又无力的低了下去,长长的发盖住了脸。

没有武器,又看了一眼少年单薄的上半身。确定对自己不构成威胁,林凛才走近。

「你没事吧!」

少年惊讶的抬头,意外的看着他,说出林凛不懂的单词,「¥$*&+……」

但是下一秒,少年眯起眼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是在寻求帮助吗?林凛犹豫了一下,递出自己的手。

少年的手冰冷的像石头,林凛俯身想要拉他起来,却被少年一把扯入了深潭。

「你做什么?!」林凛立刻甩开他的手,但是少年用手臂环住他,一口咬向他的颈项,林凛受过的训练让他避过了这次袭击,但那少年立即转而攻击他的胳膊。

剧痛让林凛拔出腰上的刀朝少年砍去。那少年终于放开了他,却无视肩颈上的伤口,舔着血淋淋的唇,林凛这才发现,少年有一双紫色的眼和尖利的犬牙。

林凛迅速的往岸上爬,那少年动作极快,抓着他的脚踝想要把他重新拉下来,林凛直觉如果下去了只怕就上不来了,于是反手一刀切向少年的手。

少年抽回手,恶狠狠的注视着林凛。发现少年不能离开那恶心地方,林凛疲惫的靠在岸边包扎伤口,即使穿着那么厚的衣服,还是被咬下了一块肉,这少年绝不是人类。

幸亏他们的重要物品都是随身带着的,他才能从防水包里取出绷带。

想要起身,林凛却发现自己的伤口由疼痛变得麻木,手臂反应迟钝。

靠!林凛忍不住暗骂。

那少年一直盯着他,如同猛禽盯着猎物。林凛撑起身子往远处走,走了没有几步,下肢也开始不听指挥,只得靠在角落喘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