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夜——GERTRUDE


第一夜

不知道是第几次和那个老家伙吵架了,他冰冷的目光仍然充满着鄙视。心是如此的痛,呵呵,怎么还没习惯?学不乖啊……今夜,伤口又加深了一道。

走进一家酒吧,点来一杯冰水,灌下一大口。真的很冰,却是能温暖我。

突然,那边的一个角落声音变得越来越吵,“砰”,是掀翻桌子的声音。旭把视线固定在那里。这样的时候,有场戏看也很不错。

“小子,你知道她是谁的女朋友吗?”这个男的,演坏人就不用打扮了。

“不需要知道。”声音好低沉,嗯……看不清脸,因为,他一直低着头。

“***!给老子起来!”男人发火了。

整个酒吧都安静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慢慢地站起来,手还不停地摇晃着酒杯,然后,扬起尖尖的下巴,露出一个令人窒息的微笑。呼!旭听见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旭没有。只是,心漏跳了一拍。

“你……你……你***敢抢我的女朋友。”呵呵,他开始不会说话了。

“是她自动送上门的,与我无关。”他依然淡淡地笑着,目光落在手中的酒杯上。

“你敢跟我拽!你……”

“你脸红了!”他打断了那个男人的话,“真像只猴子!呵呵~”

哈哈~大家都笑起来了。那个男的脸越来越红,手臂上青筋毕露。嗖!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

“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敢取笑老子啊!”狗急要跳墙了。

酒吧里的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旭的眉头也不自觉地开始打结。

他缓缓地喝完剩下的酒,眼睛移到面前的那个人脸上,笑容在嘴边荡漾开来。这时候的他,让旭第一次心惊,你看他的眼神,像盛放的花朵一样艳丽,溢满诱惑,却又是如此的冰冷,带着死亡的气息。

他已经变得疯狂了,拿着刀子的手正微微地颤动。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一把上前,拉着他就往外面跑。对了,一直都觉得,他的手太冷了。

“这里。。。他们应该追不到了!”旭气喘吁吁。

他靠在电线杠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路灯笼罩在他身上,真是有着惊人的美丽,像落在凡间的天使。但旭知道,天使是不会有他那样的笑容的。

他抬起头,看着旭,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角度。旭赶紧把头撇开。

一口气吹在旭脸上,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旭面前了。

“其实你不必救我。”他的语调是一贯的轻柔。

“为什么?”

“因为,”他看着旭,眼神妩媚动人,“他不会舍得杀我的。”

“啊?”

“他会爱上我,没有人会舍得杀我。”他笑颜如花,可为什么,旭却看到了他眼中的冰冷,好熟悉的冰冷。

“你倒是自信啊!”旭忍不住说着。

“这是事实啊!”他笑着,“你也不会,对吧!你也舍不得我死!”

旭楞住了。他冰冷的手托起旭的脸,旭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僵硬。

“你很帅啊!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的都要帅!”

“你一定常生气!这样可不好哦!”他的手指划过旭的眉头,轻轻地将它抚平。

“黑眼圈啊!熬夜

,还是睡不好?”他的手指挑起旭的眼睫毛,然后沿着鼻梁向下划去。“这个……我最喜欢了。”他突然按住旭的后脑勺,拉近旭的脸。他伸出舌头,在旭的唇线上画在一圈。旭的头脑一片空白。

“你在干吗啊?”旭猛地推开他。

“不喜欢啊?”他扁扁嘴,眼神是那么地无辜,“这是回礼啊!”

“什么?”

“算是你救我的回礼啦!”旭几乎快要昏厥。

“我走了!后会无期!”旭真的想逃,他太危险了,浑身下上都散发着让人沉沦的气息。

“我没地方住耶!”他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与我无关!”旭疾步快走。

“我会流落街头哦!”

“与我无关!”旭强忍住心头的冲动。

“我会想你的!”

“与~我~无~关~”旭用跑的。

“那再见了!”依然平淡。

旭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走吧!

这是他们的第一夜。是旭选择逃开。

回到家,躺在床上,是预料中的失眠。可,旭以为自己出去梦游了一圈。旭穿上衣服,鞋子,又去了刚才在的那个酒吧,还有那个路灯。旭不是去找他,真的,他只是梦游!

第二夜

今天难得起了个早,原因是必须要去新学校报到。已经算不清楚这是第几所大学了,老家伙还是很有办法的。实在不想去,只是那样的话又会被他“传唤”。与其再次面对那种眼神,还不如忍着,大不了搞出一些退学好了。

吹着口哨走出教导室,和自己打的赌永远是赢家。老家伙果然给他报了工商科,他是上帝,可以决定任何人的一切。环望四周,这间学校风景还真的不错,可惜,旭不会在这里待久的。既然他选择了玩游戏,他一定会奉陪到底。

慢慢地走在通行大道上,看着身边经过的人频频回头,不禁在心里轻笑。人,果然是容易被迷惑的动物,只要有一张好皮囊,再摆出一副亲切温和的样子,大抵就可以成功侵占人的心灵了。那么,他呢?只要一个微笑就可以让人轻易地交出灵魂吧!黑暗中的天使!等一下,旭拍拍自己的脑袋,为何会突然想起他?真是的!旭看到前边有一片丛林,想不到这个学校还有这种地方。这里人太多了,还是去那里待一会儿吧!

嗯……老实说进来的时候应该能想到才对啊!旭简直目不斜视了,当然,那些正在热烈着的人也根本不会留意到旭。对自己无奈地笑着,向林中深处走去。

“浚!你不是没地方住吗?我给你准备了一间套房,你搬过来好了。”旭想他应该往回走了。

“教授!你不会是想让我住进你那个温暖可爱的家里吧!”低沉舒缓的男声传进旭的耳朵,他立刻止住脚步。

天!不会是他吧!“不!不!我……我另外给你准备了一间,很舒服的!”我这是在干吗?发现自己竟然快速地找到一棵离他们最近的树躲好。不管了!先看清楚再说。

林中光线并不好,而且两个人都背对着旭。“教授,这样不好吧!难道还要你抽空来照顾我?”慵懒的语调却有掩不住的冷漠。哈!那个男人抱住他了!师生恋外加同性恋,真是精彩啊!看来老家伙给我找的学校不错!

“浚……你何必这样对我呢?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啊!”那个男人抱得他好紧,好像要把他融入怀里一样。

慢着……旭捂住嘴,害怕自己会突然叫出来。转过身来,环住那个男人脖子的人不是他,还有谁?

他任由他抱着他的腰,脸上依然带着昨晚迷惑每一个人的微笑,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浓浓的笑意:“教授……”他忘情地吻住他,激烈而疯狂。但旭却看到他睁着的眼睛瞬间变得冷酷,并且充满嘲讽。旭的心莫名地被刺痛了一下。

他轻轻地推开他:“教授,你应该回去上课了。”

“浚……”

“教授……难道你没听懂我的话吗?”他抚摩着他的脸,语气依然平淡。“我……我知道了!不过……那件事你好好考虑一下!”说完,他匆匆地走了。

经过旭身边的时候终于把他看清楚了。一张充满男性魅力的脸,却有着无法掩饰的失落。旭刚想离开,那个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戏看完了,总要等演员谢幕再走才算是礼貌吧!”

挑衅啊!旭走出来,他看到旭突然“呵呵”地笑起来:“看来,我们很有缘啊!你不会到这里找我来了吧!”他的眼睛是那么的狡黠,是那么的闪亮,旭真的很喜欢这样的他!

“我来这学校报到,关你什么事?”看着他向自己走来,旭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这个答案好伤我的心啊!”他的笑容甜腻妩媚。

“……别胡说!”旭想到刚才那场好戏。

“不相信啊!”他扁扁嘴,眼神无辜而哀怨。

“鬼才会相信你!”旭继续向后退。

“昨晚……有没有想我啊?”他的手拉住旭。旭没有力气逃脱。

“没有!”旭毫不犹豫。

“不要回答得这么快!太快……会欺骗自己的!”他看着旭,旭躲开,又想起……

“刚才……真是厉害啊!”旭看着他,他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反而加大了笑容。

“你吃醋了吗?”

“没有!”

“你回答是,我会很开心的!”

“没有就是没有!”旭甩开他放在胸口的手,转身准备离开。不料,他竟然抱住旭,头靠在他的肩上。

“我没有地方住啊!”他懒懒的语调,轻轻的鼻息。

“……”

“能不能收留我啊?”他的舌头在碰触旭的耳朵,旭全身战栗。

“……”

“我很喜欢你啊,让我搬到你那里啊!”他开始咬旭的耳朵。旭感觉自己正在失去思考能力。

“……”

“不然……让我和你住一百天啊!如果你还是不喜欢我,那我就搬走,好不好?”你的吻从颈部一直沿伸下来。够了!旭推开他,大步往外走。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他大叫着。

“你再不跟过来,我就马上反悔!”旭惊异自己居然是这样的回答。或许……回答得太快,,也并不一定会欺骗自己。

他快步地跑过来,挽住旭的手:“帮我拿包!”他很开心地看着旭,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看着那样的他,旭几乎忘记了呼吸。那时侯旭真的很想问他,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你会把自己送到我面前?不过,旭唯一能给自己的答案就是庆幸。庆幸他选择的是旭,庆幸自己当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他不会再逃离,他舍不得再逃离。

今夜,旭的房间会多一种气息……一种让旭失去就无法呼吸的气息……

第三夜

知道他第一个坏习惯:不爱敲门。

当旭还沉浸在编程的快乐中时,他已经无声无息地走到旭旁边了。

“这里!”他摊开右手,把一只笔塞在旭手中。

“什么啊?”旭转过身来看着他。77E32D83BB还幽如:)授权转载惘然【ann77.xilubbs.com】

“在这里写上你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不要!”旭拒绝这种无聊的把戏。

“……”他幽幽地看着旭。旭无奈地在他的手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他的手,依然冰冷。

“阎旭!好听啊!”他扬起一个微笑,低头扳开旭的左手,笔尖在滑动。旭感觉手心麻麻的,痒痒的,一直传到心底。

“我叫巫部浚。不过,你也可以叫我浚。要记好哦!”说完,他就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回头:“阿旭,晚安哦。”他脸上的笑容好美,旭怔怔地看着,直到门被合上,他的脸消失才回过神来。

摊开手心,“巫部浚”,他的字是这么的俊秀,真是没想到。对了,他刚才叫我什么,“阿旭”,他轻柔的语气,好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想起刚才,他的右手,旭的左手,若合在一起,两个名字可否叠在一起?如果可以,那么,我们的心呢?

望着窗外,万家灯火,一如从前的繁华。

可,为什么,旭觉得这繁华后面并不那么冰冷了?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左手,脸上有自己无法察觉的微笑。

两个小时过去了,旭终于完成了手头的任务。走到客厅,发现他蜷缩在沙发上,白色的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忍不住走近他,蹲下来。这时的他是真的天使,安详而纯净。轻轻地抚摩他栗色的头发,浓黑的眉毛,长长的眼睫毛,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老是觉得他以那么一种奇怪的方式来到身边,总有一天,他也会以另一种更奇怪的方式从身边离开……

摸到你的眼睛,不禁产生一个邪恶的念头。向下再用一点点力,就能把这双无时无刻不在引诱别人灵魂的眼睛彻底毁灭吧!总是闪耀着诱惑,总是闪耀着冷漠,让旭充满了不安,仿佛被困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也找不到阳光的方向。

可是……吻落在他的发稍:“我怎么舍得?我怎么舍得?”在他耳朵轻轻叹息,不敢惊扰他香甜的梦。如果是罪,如果是堕落,不要一个人,请让我陪你,好吗?

晚安!

第四夜

浴室多了一瓶“植物物语”青草味的浴液。

柜子里多了一瓶Kenzo青草味的香水。

窗口多了一盆仙人掌的盆栽。

原来,他喜欢植物。可却不喜欢阳光。

“你好像老是在晚上活动?”旭吃着便当,随意地问他。

“因为我不喜欢阳光!”他埋头吃。

“咦?”旭停下来。

“你知道吸血鬼吧,一见到阳光就会灰飞湮灭。我老是觉得自己是血鬼转世的。阳光太灼热了,不适合我旭。”他说的时候,眼睛黑黑的,就像旭经常梦到的那个角落。

“我吃完了。去浇水喽!”他站起来,旭拉住他,帮他拣掉嘴边不小心沾上的饭粒。他眼睛精光一闪,舌头舔了一下旭的指尖,然后蹦蹦跳跳地去浇水了。

其实,你就是一株植物,一株在黑暗慢慢绽放,聚集黑暗之神所有想象的绝无仅有的植物,并要用人的灵魂去灌溉。

第五夜

他把旭的被子强占了,怎么也不还给旭。

他继续睡沙发,这个,没有商量。

第六夜

凌晨2点,旭终于有些睡意了。可客厅却传来一声重响。旭冲出去,却看到……

他半眯着眼睛,双手捧着脑袋,头发奇乱无比,身上……只在腰部围在被子。该死!旭低声诅咒。大概还没睡醒,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能地爬回沙发,继续睡他的大头觉。旭握紧拳头,走过去,粗鲁地拉好他的被子,从颈到脚。

该死!你怎么会有裸睡的习惯?

第七夜

浚说要去酒吧,旭没有理他。关我P事啊?

可是,为什么,我编了两个半小时还是没把第一道程序搞好?

第八夜

“砰!”旭知道他回来了,他通常都会很大声地甩门。

“阿旭!出来吃夜宵啦!!!”哼!我才不理你!

“阿旭!出来啦!出来啦!”他大刺刺地走进来,拉着旭就出去,把他按到椅子上,在旭面前放在一碗牛肉面,“开动啦!”他“嗖嗖”地吃着。

“好辣啊!”旭张大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