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式神饲养法 第九部(出书版) BY 鸫


文案:

当年的陆壹名究竟和十五夜等人交换了什么条件?

陆群青的期望又是什么?

陆羽、白鹭又在这两个人的「计划」当中,

被强迫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陆哲月被囚禁在本家之中,

陆群青带着族长不知去向,

姜家与湘家起了严重冲突,

局势开始失控,而唯一能收拾并解决这一切的人,

居然是……!?

纯情式神饲养法完结篇,感动登场!

……

第一章

陆群青望着眼前的景象,觉得非常的有趣。

他轻轻的哼着刚才在车上广播中听见的曲子,是首轻快的英文老歌,曲调似曾相识,好像有听过,却又想不起该怎么唱下一句。

远远地看着前方的激战,他看见陆少悠以极快的速度攻击十五夜,他挥刀、迅速的发招直攻要害,不得不让陆群青称赞他了得的功夫。

见到十五夜的结界被陆少悠砍出一道裂痕,陆群青感到十分的惊讶,没想到陆少悠竟可以把十五夜逼到这种程度,还让他那副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孔、无视于任何人的态度,难得的认认真了起来。

千年以来都没人能突破十五夜的防卫接近他,就连陆群青自己都近不了十五夜的身,陆少悠又怎么可能轻易得手?

陆群青眉头一挑,认定必是有人暗助陆少悠,正在猜他身后的助力究竟是谁,不过没多想就得到答案了——就是那个在陆少悠身后施法保护他,娇小瘦弱,看起来紧张到半死的孩子,吴亚渝。

只知道瞻前而不顾后,好一个未曾对战过的初学者。陆少悠八成没有教好他吧?但即使教了也没什么用,毕竟守比攻难,他要面对的敌手可不是两三招就能打发的对象。

不过见着那两人极其认真的表情,还有渐渐也显得认真的十五夜,陆群青觉得有趣极了。

「小俩口还真是有趣……」

虽然陆群青的年纪比陆少悠来得大,不过论辈分,少悠比他先进本家很多年。陆群青对他一向没有什么特别的观感,陆少悠在他的眼中很普通,是个略有才能,而且努力又正派的好人——

幸福的人。

他有很好的家人,很好的朋友,很多值得他付出的目标,而他付出的努力,也确实的得到了收获。陆群青很羡慕他的好运气,不过对于他的生活,倒是一点都不感到羡慕,毕竟再怎么好也是陆少悠他自己的事情,也许自己应该要稍微的展现出羡慕的模样,来突显一下自己的不幸,不过仔细想想,与其去在意别人有些什么,不如专心的研究该如何让对方变得一无所有,这比较符合陆群青的人生观。

当初会挑上陆少悠,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不管陆少悠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会觉得可惜,也毫无感觉,如果要找个比陆少悠弱的人,那很容易,不过陆群青最后还是选上了他——

为了摆平吴亚渝这个大麻烦。

看着眼前的激战,陆群青愉快极了,恨不得再多享受个几分钟。不过高手过招,战斗的时间往往非常的短,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可就是因小失大了。

陆群青伸出手,指向了眼前那个专心于防守结界,却完全没有防范自己的亚渝,说道:「去吧。」

陆群青呢喃着,随着他小声的命令,他的身体之中,立即分离出了两个半透明的黑色阴影。阴影的轮廓很模糊,像一阵聚集的煤烟,不过这两缕阴魂,可都是陆群青手下一等一的强手。他们缓慢的朝着亚渝的方向飘去,公路旁被他们经过的地表,周遭的野草都一一的像被烧过一般,发出了粉碎的声音,当场扭曲枯死,土壤焦黑一片。

随着他们的现身,空气中染上了一阵腐败的血腥味道。

「直接杀了他。」

陆群青命令道。两缕凶魂举起了像手那样的树样肢体,对空发出嘶哑嚎叫的微弱声音。

事情就快结束了,比想像中还要来得顺利,真是奇怪?原本早已做好万全准备、要打退敌手或是解决掉意外的陆群青,开始思考起自己是否准备得太过齐全,以至于他的敌手们还未长大,就已经胎死腹中。

被幽魂所扑向的吴亚渝,专注得没有发现那两股强烈的怨气,陆群青更加的觉得不好玩了,原本他以为会出现亚渝看见凶魂而惊慌奔走,不知该顾结界还是顾自己的安危,陷入两难的戏剧化情节,可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们好不容易捉到的吴亚渝,正是这个计划一切的源头,因为他的存在,大家的愿望才得以有机会实现。

吴亚渝所拥有的「力」,是千年以来少有的强劲。

对于这点,陆群青哼上两声,替他感到惋惜不已。

如此强劲的力量,却长在这个躯体和胆小的灵魂里头,有了力量却无法使用,应该说……吴亚渝没能受过那种使用力量的专业训练。

有些人的力量很不稳定,像陆群青,他没办法不去注意自己天生所拥有的天赋,他的天赋会严重的干扰自己日常生活,若是不好好的整合,便会落得被吞噬的下场。

可以这样查觉并自我训练的陆群青是属于少数,而另一种人则是比较多的,也是一般常见被称为有灵能的那些人,就好像一般的式族人们,就像是陆羽,他们要靠持续的修行才能引出自己的天赋,要不然就会变得像普通人一样,最后天赋随着年岁而埋没消失。

吴亚渝亦同等陆羽这一类型的人,只是力量的阶层高太多,空有强大的天赋却没有去应用与管理,只有在危急的时候会因为精神状况不稳而暂时爆发一下,老实说这样的力量爆发,在陆群青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术者眼里,根本只像是小孩子的尖叫。

这也正是吴亚渝之所以会被他们捉住囚禁的原因,空有一身的力量,却没有学过任何一项可以用来打倒敌手的法术。

他没办法打赢那些关住他的人,只能勉强的造成一些小骚动,却不能把对方收拾掉。但即使如此,在某种程度之下,吴亚渝还是能够保护自己。

陆群青一直想要将「那个人」的灵魂放入吴亚渝的身体之中,但吴亚渝在精神上很强硬的拒绝了他,只要他还是如此强硬的拒绝,陆群青也拿他没辄,只能不定时的吓唬吓唬他。

后来他逃亡了、又被捡了回来,陆群青想说也该是改变改变策略的时候了。

对他坏会抵抗,对他好总行了吧?于是他选了陆少悠来做这件事情。

什么都不晓得的陆少悠,付出了真心来保护亚渝。

吴亚渝也为了他的真心而感动。

他挑对人了,这两个人一见如故,等两人的关系好到离不开彼此,互相觉得对彼此都有了责任的时候,事情似乎就变得比较好解决了。

那一天陆群青只是趁着陆少悠不在家的时候,跑去亚渝的房间和他聊聊天,大概是说了些要怎么把陆少悠给活活整死之类的话,然后陆群青就见到了有趣的东西。

面临崩溃边缘的吴亚渝。

人与人之间的牵绊真的可以强到将彼此给勒死。

看着吴亚渝哭喊着求陆群青不要对陆少悠下手,他知道不管是自己或是陆少悠,其实都不是自己的敌人,他只是有个小小的愿望要去完成,才会拖他们两人下水;这么多年以来,陆群青想尽了办法要吴亚渝屈服,现下可终于是成功了,得意的望着泪流满面的亚渝,品尝着小小的胜利,他知道亚渝别无选择,无论如何都会想尽办法逃出本家。

不仅止是为了自己,同时他还要带走陆少悠。

如果就这么把人挡下来是轻极易举,但只是这么做不就太无趣了吗?

陆群青向来喜欢给自己小小的乐趣,所以他开始偷偷的观望起亚渝他们的行动,在本家之中,没有什么情报是他拿不到的。就算是陆少悠摆在脑袋里头从来没有说出来,他也会想办法把那些盘算给读出去。

在两人顺利的按照计划逃走之后,陆群青也送了他们一份一时兴起而准备的大礼。

还不都是因为陆少悠打晕了那名守夜的姜家术士,让他觉得似乎有好玩的地方;于是陆群青窃笑着放出了他所养的凶魂,附身到那名术者的身上。

不需要动到陆群青的一根手指,那名被附了身的术者,蹒跚的走回了别邸之中。他扭着自己的脖子,破门进了陆少悠的房间之中,闯入浴室,开始自残。

附在那个术者身上的凶魂,生前在自家的浴室之中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与三个小孩,之后自杀身亡。警察闯进命案现场的时候,看见他把妻子与三个孩子的尸体排排叠高在放满水的浴缸里头,而自己则是满身染血、浑身是见骨的刀伤,因失血过多而身亡。

自残而死的男子,身上的伤口比死去的妻子四人还要来得多。

警察将他的案子以杀人后自杀作结,除此之外他们也无从解释。

他的灵魂被陆群青高价购入,一开始只是为了兴趣,不过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死去的凶魂依照他生前残留的模糊记忆,开始重复原本死亡旅程。

一切都很顺利,除了那两只躲在房间里的三尾变成了所谓的目击证人。记得这两只好像是陆羽养的食物?怎么逃亡的人没把食材给带走呢?是因为还没煮吗?

陆群青干脆将三尾捉来玩,送给他心爱的宛静当作礼物,三尾毛茸茸又傻呼呼的,宛静喜欢得很,陆群青见了她玩得开心,也很高兴。

就这样,杀伤姜家术士的罪行这么被栽在陆少悠的头上。对于陆群青来说,这样事情就演变得更好玩了,诱得一群人像无头苍蝇那样的乱转,疯狂要找两人回来伏法,看得陆群青在幕后窃笑到肚子喊疼。

凶灵朝着亚渝走去,他们像一阵黑烟那样的缠绕上了亚渝的背后,扼住他的颈子。

「呀啊!」吴亚渝的双眼,突然看不见眼前的陆少悠与十五夜了,夹杂着灰粒的黑烟遮蔽住了他的视线,刺入了他的眼中,疼得他尖叫了出来。

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泪水因为受到刺激而一涌而出,好像有什么东西……像是指甲那样的……在亚渝的颈间狠狠的划过,瞬间留下了五道的血痕。

好疼!他失声叫了出来,但他的身上出现了不止五道的血痕,两个凶灵的四只手掌,猛力的拉扯他的头发、撕破他的衣服,狠狠的将他的身体抓出如刀割裂般的伤口,亚渝跌倒在地,伸手想要挣扎,却捉不住形体如烟尘似的凶灵。

「什么?」

受到了凶灵干扰的他,一下子失去了专注力,他所施下的法术也随之瓦解,陆少悠持刀向前砍杀而去之时,他身边周围的结界却迅速的开始碎裂成片;十五夜所使的法术与陆少悠身上的结界相撞,化为了可视的型体,如冰一般护住陆少悠身边的东西被他的气所冲散。

他感觉到不对,咒压朝着他的身体狂扫而来,瞬间他身上取而代之出现的是小哔的结界,但小哔的力量不够持久,根本挡不住十五夜接连不断的猛攻,几道冰箭很快的击破了小哔的结界,直往他的要害飞射而去,陆少悠接连几个闪身,躲过了第一道的冰箭,十五夜见状,双掌一挥,风犹如锁链般迅速的将飞出的冰箭辗碎,化为千万枚指头大小的锋利碎屑,往陆少悠的全身攻去——

陆少悠直觉的使出护身咒文,挥刀挡过朝要害攻来的冰屑,但护身咒只挡掉了第一波的攻势,其馀的碎冰仍是扎扎实实的命中了了陆少悠的身体,爆出一阵阵的血花。

失去了信赖的后盾与结界的保护,单凭自身的武力无法闪躲过十五夜以法力压倒性的攻击,陆少悠陷入了苦战。

转头一看,他看见了倒地呻吟,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掐住颈子,无法动弹的亚渝,与站在远处微微笑着的陆群青。

畜生……这家伙!

但陆少悠无法赶到亚渝的身边去保护他,现在就连他都自身难保。他听见亚渝断断续续的尖叫不断传来,他的力量再一次的失控,直接的攻击在那两名凶灵的身上。但凶灵不是活人,他们根本不害怕自己被炸到魂飞魄散,即使只剩下双手或一张嘴,他们仍旧能死咬住亚渝不放。

十五夜发现眼前的人身边的结界消失了,而且就连如此无趣的攻击都无法抵挡,就算他的手中拿着那把令他感到忌讳的黑刀,但刀比人凶,陆少悠并无法将那把刀使用到能够与自己匹敌的地步。

「哼?就凭你吗?」

尽管血已经滴落满身,前有大敌,后有埋伏,终于已经走到了毫无胜算的这一步,但陆少悠却连一步都没有退后。

他还能战。陆少悠将长刀一转,刀锋在空中划出半弧,点落于他的眼前,换为反手持拿,他面对着十五夜,眼神锐利如豹;但他的视线,却短暂的落到了刀身之上模糊的倒影里头。

他望向倒影之中的亚渝,最后一眼。

于是他将掌心推向刀柄,将刀锋对准十五夜的所在。十五夜看见陆少悠的眼神,自己的双眼,早已不晓得看过了几次如此的眼神朝向自己瞪来,那是战士视死如归的眼神。

陆少悠飞身冲向十五夜,十五夜站稳脚步,在身外张下一道一米半径宽的强劲结界,但陆少悠却没有停住半分。

他要硬闯结界自杀吗?十五夜心想,他不是如此愚勇之人,于是只剩下第二种的可能性。

陆少悠恐怕要赌上一把要将结界给硬是拆开,也许是咒法、也许是暗器……不,他不会有这么强的暗器,要不早就使了出来!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十五夜猛力的将结界再强化,眼见着陆少悠在他的结界前一步停住。

在短兵相接的瞬间,陆少悠将黑刀由手中奋力的掷出,长刀在以自身的力量穿透了十五夜的结界,刀气切裂开十五夜的周围一切,无声的划过了十五夜的颈边。

但在那同时,十五夜的法术炸开了陆少悠的胸口,在他的身上爆出了一阵血雾。

陆少悠倒了下来。

陆群青远远的看见,血泊在他的身边散开

十五夜抹抹颈上的血,他没有受到致命伤,他赢了。

吴亚渝痛苦的伸出了手,却碰不到躺在血泊之中的陆少悠,他再也没有站起来。吴亚渝的脸上,满是不知是绝望又或是震惊的神色,他张开口,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陆群青照着原本预定的计划,念起咒文将手中的另一个灵魂唤醒。那个灵魂等着要接收吴亚渝的身体,已经等了很久很久,只不过吴亚渝的灵魂一直在低抗,他没有办法做出附身的动作。

现在的吴亚渝不再有抵抗的意志了。陆群青悠悠的往前走去笑得开怀,将醒过来的灵魂握在手中,按入吴亚渝的身体里头,吴亚渝的身体轻轻的震了一下,失去了求生意志的他,再也没有抵抗的意愿。

被捏紧的心脏失去了跳动的力气,然后那道灵体吃下了吴亚渝的灵魂,在他的身体里醒了过来。吴亚渝的表情完全变了,变得非常的哀伤,毫无生气可言,一样的面貌,散发出的却不是他的气质。

那个灵魂的名字叫作陆壹名。

「呦,你终于得到他了,感觉如何?」

陆群青开心的问道。

陆壹名坐起身来,眨眨眼睛,望着自己的双手发呆了一阵;这个身体出乎他所意料外的好用,年轻灵活、血液温热得让他烫手。

吴亚渝的灵魂也比他所想像的更来得丰沛美味,彷佛是补足了长年沉睡中的不足一般,他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如流水般狂涌而出的活力,如获新生。

他点点头,相当满意这个比预料之中还要来得完美的身体,而远处的十五夜则走向了倒地的陆少悠。

他原本想要毁掉陆少悠的尸体,顺便带走那把古刀,但掉落在陆少悠身边的那把刀阻止了他。刀灵化为女子的模样,挡在陆少悠的尸体之前,她以冷酷的眼神望向十五夜,企图阻止那个人无礼的行为。

即便是把好刀,但拿在能力不够的人手中,无法发挥出她的力量。

但刀灵一回只侍奉一主,保全刀主最后的尊严,是她最后的使命。在刀主化为灰烬,归返尘土之前,即便是只剩下一只手,她也会守住主子的尊严,若是十五夜再想靠近,便只能同归于尽。

只能放弃了,见着刀灵的警告,十五夜叹口气,非常的惋惜这把刀的主人竟不是自己。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陆少悠这个人类可以拿到这把古刀?十五夜转身离去,他看见已经成事的陆群青,正和陆壹名在窃窃私语着些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