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平凡——天子

文案:
他的名字就叫做平凡,然而真正相熟的人都知道,
这个娃娃脸的十九岁男孩,其实一点也不平凡。
包括他的爱情。
和江徇的关系是从身体开始的。
先熟悉彼此的身体再熟悉彼此的心,
这样是不是也能牵起彼此的手、会有几分幸福的可能?
更何况,他们都还有家庭的羁绊……


楔子
有人说,每一段爱情的能量都是注定的。爱得愈激烈,消耗也愈快。就像焰火,漫天绚烂以后,片刻就化为灰烬

。只有恬淡从容,才能相爱一生。
如同碳火,温热而恒久。
哥哥和戬哥相恋,准确的说是结婚,已经八年了。几天前,哥哥刚过完30岁生日,如果说八年前刚刚从大学毕业

的大男生还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话,那么30岁的男人就应该是成熟世故了,可是哥哥却仍然是一池清水,只不过

被爱情染上了些许玫红,让他显得更加纯美诱人。简单而温馨的家庭宴会之后,有些微薰的他抱起哥哥,就像抱

着一件无价的珍宝,哥哥在他的怀里脸红得要命,于是“一干闲杂人等”立刻识趣地转移阵地,把偌大的客厅让

给这对“恩爱夫妻”。有的时候真的好嫉妒他们,嫉妒哥哥拥有戬哥这样的爱人,更嫉妒戬哥抢走了从小温柔呵

护着他的哥哥,哥哥之于他一直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哥哥的名字叫非凡,于是他有了非凡的恋情,非凡的婚姻,非凡的爱人。
他的名字叫平凡,他有着和非凡极为相似的外表,以及不那么相似的性格。当然,这只是近一年他考上大学以后

人们对他看法的改变,在此之前,他几乎就是非凡的复制品,可爱,乖巧,性情纯真……纯真吗?呵呵……他长

大了,该让大家看一下平凡式的纯和真了……


第一章
展平凡最讨厌冬天,因为冬天的世界太平凡,没有花,没有草,只有光秃秃的树枝和穿起来又大又厚,毫无曲线

的羽绒服。当然这也不能怪别人,谁让他自己天生怕冷,学不来前卫帅哥美女们的美丽“冻”人呢?
垃圾筒,垃圾筒……啊,找到了!
小跑几步把手里捏着的已经形成球状的一大团纸巾丢进路边的垃圾筒,摸了摸兜,空空如也,出门时带的三包纸

巾全部用光光了。不过没关系,已经快到了。鼓起勇气,顶着咆哮的寒风疾步而行,在可怜的鼻头轮为冰糖葫芦

中的一颗之前一把推开漆成巧克力色的木门跳进去。
“平凡,又逃晚自习了?”门口的大眼睛男孩接过他手里的书包和大衣,递给他一个椭圆形镶有店徽的金属牌和

一小块巧克力。来这里的每一位客人进门时都会得到这样一块店里自制的巧克力,上面写着店名——锈。
“阿兰,今天有什么好节目吗?”平凡搓着手,忙不迭的把巧克力丢进嘴里。
“Of cause! 你真会挑时候,两礼拜没来了吧?今天一来就赶上新进的舞者第一天表演耶!”阿兰扇了扇他的长

睫毛,他全身上下最引以为傲的部分。
“真的吗?太好了!好阿兰,给我找个靠前点的位置嘛!”平凡握住阿兰的手。
“好拉,别撒娇了,你再可爱我对你也是免疫的,我可不是‘一’,不过我好歹大你三个月,收个可爱的弟弟也

不吃亏!来吧。”阿兰拉着平凡穿过巧克力色和白色相间的拱门,带他来到舞台前的一张双人桌,“这里如何?

第一排哦,保证看得一清二楚!”
“谢谢阿兰!”平凡在阿兰脸上吻了一下,“我上次那张图得了5+,要是教授知道那张画的是这里的艳舞搞不好

会当场昏过去!”
“呵呵,是吗?那就介绍他来玩呀,他有多大岁数?小迪,来两杯淡酒!”阿兰朝吧台后的酒保喊。
“他呀,50多岁了,还有点秃顶!”平凡比比划划的说。
“哦?我最喜欢老男人了,介绍给我如何?”小迪端着酒,搭住平凡的肩。
“不要,项大哥会把我绑起来卖到泰国做人妖的!”平凡的头摇得像博浪鼓。小迪是这里的老板之一项郢的爱人


锈是一间GAY吧,而且相当有名,上大学以后住进了宿舍,没有了两个哥哥的过度保护,平凡开始充分发挥自己潜

藏的本性,他第一次外宿彻夜不归就是跟着楚随心和向去非来这里喝酒跳舞,如今那两个浪子都有了终身的归宿

,反倒是他来得比较多了。虽然他本来也算不上什么乖孩子,可到底在人前扮了这么多年,他累了,也不想再装

了……他喜欢的就是这里充满了情欲挑逗味道的气氛!
边喝边聊的耗到半夜,当晚的表演在传统的艳舞中开始,在此起彼伏的鼓掌声和口哨声中,习惯了这种表演的平

凡开始研究台上的舞者如何能把腰摆得那么快……
啪啪——
又一个节目结束了,平凡跟着众人一起鼓掌,在他发呆的时候,整个酒吧突然暗了下来,客人们也一下子变得安

静,一阵急促的鼓点过后,随着强劲的音乐响起,舞台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线,然后逐渐变大——
那是一个魔鬼,一个全黑的俊美得几乎邪恶的魔鬼!他穿着全黑的紧身皮裤和皮靴,黑色的腰带挂在胯部,露出

结实的腰部和整个上半身。
这——猛男秀?平凡支起下巴,这种表演到是头一次看到!有点意思!
当他抬起头,准备认真观赏表演时,意外的和台上的男人眼神相对了。他在看他!台下那么多人,他却偏偏在看

他!那是什么眼神?挑逗?勾引?还有——挑衅!
男人舞动着身子跳下舞台,朝平凡伸出手。那种中性的妖异,仿佛连他半长,拂过他的脸颊的发丝都充满了引诱


哼!平凡一笑,大胆的将手放入男人的掌心。他今天穿的是哥哥和司戬送的纯白皮裤和白色紧身毛衣,和一身全

黑的他到是很相配。
“我不会跳舞,演砸了可别怪我。”他悄悄在男人耳边说。
“不会也没关系,跟着我舞动就可以,想象一下你的男人是怎么和你做爱的吧!”男人边带着他塌上舞台边说。
“如果我还没有男人,也不会做爱呢?”平凡被男人揽着腰,紧贴着他的身体,随着音乐暧昧地摆着胯。
“那就在这里和我做吧!”
男人压低身体,平凡整个人顺势倒在舞台中央的方桌上,他抬起他的一条腿半圈住他的腰,模仿着做爱的动作蠕

动着。台下的尖叫声不断,平凡微微支起上半身,揽住他的脖子,轻启双唇:
“流氓。”这个混蛋,竟然真的勃起了!还一直这么抵在他腿间摩擦。
“你也一样啊,宝贝!”趁着灯光明暗变化的瞬间,男人的手偷袭的握了下他腿间的敏感部位。
“你!”
哗啦!噼里啪啦!
平凡正想再说些什么,玻璃破碎的声音突如其来的穿过火辣的音乐刺入人们的耳膜,所有的喧闹声立刻戛然而止


“出什么事了?”有人小声问。
“妈的,混蛋!都是混蛋!滚,全都给我滚出去,你们全部给我消失!”一个醉醺醺,顶着一头鸡窝似的红发的

男人叫嚣着甩开两个试图阻止他的服务生。
“别打了!”一个人开口劝道。
“干你屁事?再来老子连你一起揍!”红发男人嘴上说着,已经一巴掌打了过去。
“去你娘的,你敢打我?”被打的人火冒三丈地冲上去和红发男人扭打在一起,撞翻了周围的桌椅,酒瓶酒杯砸

在地上发出尖锐的破裂声。
“哇啊!”人们惊叫着后退。
“我X,你要闹出去闹,少在这里撒泼!”今天正赶上项郢值班看店,脾气火暴的他跳起来一脚踢飞红发男人手里

的酒瓶子。酒瓶子旋转着撞在墙上,又落在一个女人身后摔了个粉碎。
“啊!~~~~”女人尖叫一声抱住头。这声尖叫成了导火锁,整个酒吧立时乱成一片,人们抓起自己的东西四散逃

命。
“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我看到有人报警了,还不快跑!”阿兰拿了大衣和书包塞给平凡,把他和男人一起推下

舞台,“快走,徇,带平凡从后门走!”
“原来你叫平凡,跟我来吧!”徇拉着平凡钻入混乱的人群。
“别,别跑了!呼呼……累死我了!”平凡粗喘着喊。
“你的体力也太差了吧?平凡宝贝。”徇挺下脚步,拍拍平凡的后背。
“是你的体力太好了!一般人跑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累?呼呼……天那,再跑我就要没气了!”平凡干咳着,好痛

苦!这样狂奔!“这里是哪儿呀?”他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
“我家。上去坐坐吗?”徇这么问着,已经拉着平凡的手上了楼,“你呀,不知道是哪儿还敢跟着我跑?”
“有什么不敢的?你是杀人犯还是毒品犯?”平凡跟在徇身后进入他位于二楼的房间,一下子摊在沙发上。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流氓吗?”徇关上门,把手里的钥匙随便丢在桌子上,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平凡。
“你刚才不是说我也是?”平凡打开矿泉水灌了几口,“好凉!现在是冬天耶,你家没有热水吗?”
“没有,我从来不喝热水。我的全名叫江徇,21岁,你呢?姓什么?多大拉?”江徇问。
“展平凡,19岁,已经成年一年了。你不冷吗?”平凡抬眼。江徇的上半身除了外套还是一无所有。
“刚才急忙跑出来顾不上换衣服了,反正脱都脱了,不如我们来继续刚才的事怎么样?”江徇一把搂住平凡的肩

膀。“我的经验很丰富,会让你舒服的……”
“其实我也不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只不过没试过做到最后。”平凡摸上江徇并不夸张,却十分结实的胸肌。
“为什么?”江徇挑高眉。他的眉型很漂亮,比一般男人细,但很浓,如墨染的一般,细长的单凤眼,薄薄的唇

,这是一张很有古典美的脸庞。
“不想。”平凡的手指轻划着他的眼鼻。
“想和我做吗?”江徇咬住他的手指。
“可以考虑,我喜欢你的脸。”该丢就丢了吧?有些东西越老越值钱,有些则恰好相反,比如处子之身。以前是

拿这句话当笑话来听的,况且19岁的他也根本和老沾不上边,可今天他就是不想再当处男了。
“那就来吧,你也会喜欢我的身体的!”江徇抱起平凡走到里间的卧室,把他放在床上……
“啊……恩……啊……不要用咬的……”平凡扯扯江徇的头发,抗议他在他粉嫩的蓓蕾上磨牙的做法。
“怕痛吗?还是你比较喜欢用吸的?”江徇松开牙齿,把被咬得淤红的乳头含进口中开始有节奏的吸吮。“喜欢

吗?舒不舒服?”
“恩啊……好舒服……恩……这边也要……”平凡呻吟的声音让人联想到正在撒娇的小猫。
“你真坦白,好可爱!”江徇一边用手指揉弄被舔的濡湿的左乳,一边依言含吮住挺立的右乳给予同样的爱抚。
“这不就是做爱的目的吗?用得着装摸做样……啊啊……矫揉造作吗……啊……”
“我觉得我开始喜欢上你身体以外的东西了,平凡宝贝……”徇将唇贴上平凡的小腹,滑溜的舌尖在他的肚脐里

打滚。“已经这么硬了啊?你真是个小流氓啊……”他扶住他勃起的粉红色花茎开始上上下下的舔弄,不一会儿

就在整个嫩茎上染上了一层透明的亮液。
“啊……你……恩啊……你,那你就是大流氓了……”平凡拱起臀部,痛苦和快感交织着染红了他的肌肤。
“呵呵……是啊,我就是‘大’流氓……”徇邪恶的笑着,用舌尖堵住不断渗出蜜液的铃口一挑,勾起一条细长

的银线,淫糜的连结在他的唇边和他的分身顶端,直到那条银线断掉,他才将他涨痛的分身整个含入口中。
“啊啊……啊……啊……”平凡此时脑中已经一片空白,微张的唇中逸出的全是绵软的呻吟,他所能做的只是配

合着他吸吮的节奏摆动腰部,让自己的分身在他温暖的口中进出。
“这里已经等不及了吧?”徇抓过枕头垫高平凡的臀部,分开小巧圆润的臀瓣,艳红的菊花隐藏在皱襞中,被他

的指尖一触,立刻敏感的收缩起来。
“啊!”平凡惊叫一声,异样的快感在徇湿软又强硬的舌尖硬挤入他的小穴时迅速贯穿了全身,接着它开始不安

份的在他滚烫的内壁旋扭舞动。
“喜欢吗?好美的小花……”徇抬起头,一边欣赏着被唾液濡湿的媚肉妖艳地蠕动,一边脱下皮裤,直接释放出

硕大硬挺的分身,“想要吗?把我全部吞下去吧!”他抵住尚未扩张过的穴口用力插入……
“恩!”平凡咬住下唇不让自己痛叫出声。被撕裂的痛苦使汗水不断的渗出额头。
“天那,比我想象的还紧,简直快要把我绞断了!”徇呻吟着将平凡的双腿抬高架在肩上,双手开始刺激爱抚两

人的结合处和他的分身, “放松点,放松点,平凡宝贝,放松点才会舒服哦……”
“你简直不是人类!”平凡咬着牙指控,白皙的胸部不停的起伏。虽然以前也听说过会有多痛,可还是超出了他

的想象。
“我应该把这当作夸奖吗?”徇在平凡的唇上咬了一下,“既然你对我如此满意,就让我们正式开始吧!”说完

,他扶住他的腰,从第一下冲刺开始……
“啊!啊呀……啊……”平凡尖叫着,仿佛连头顶的天花板都在一起旋转,这个混蛋,没有任何过度就开始横冲

直撞,明天他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第二章
好痛苦!冬天的早晨到了7点天还没有全亮,窗外的北风呼呼的咆哮着显示自己的力量,这种时候硬要离开温暖的

被窝跑到学校,坐在昨天暖气漏水、又冷又潮的大教室里听艺术理论课简直就是一种酷刑!也许人类也应该学会

冬眠!
“完成了!拜拜,徇宝宝!”平凡将随身携带的颜料和毛笔一并扫入黑色的大背包里,小心翼翼地避开其他地方

,在抱着枕头熟睡的江徇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轻轻地开门离开。
唔~~好冷~~~最讨厌上理论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