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萧隐(穿越 FZ 一)——修魂

穿越、玄幻、强强、父子文!

四目相视,具为之一震,妖异的双眼尽显惊艳,看出小人儿的微喘,不忍道:“宝贝,你就送这样 的见面礼给父皇?”一个轻微的侧身,优雅而高贵,一抹不经意的眼神魅惑苍生……

父子二人很有默契!看妖孽主角与妖异老爹如何春意痴缠,傲立顶端……

妖孽萧隐的关键字:一对皇室妖孽父子,一群性格各异的能人异士……,妖孽萧隐,修魂

第一章 异星降世

“哇…哇…哇…”一声声新生婴儿的啼哭声从破烂陈旧的房屋里传来。

此屋置立于一独立小庭院内,虽然萧条万分,但仍然能从房屋的一些痕迹上依稀看出昔日此处必定是别有一番风味。

屋里,一绿衣小丫鬟正拿着白裹布同产婆一起包裹着刚清洗好的两个小男婴儿,一妇人如破布般躺在旧木床上,双眼紧闭,一脸惨白,唇角泛血,全身已被汗水侵透,下身依稀可见斑斑血迹。

“小姐,看看孩子么?”小丫鬟左手抱着孩子,右手去扶妇人,言语中虽难掩兴奋,表情却异常清冷。

“两位小公子呢,都生得好模样”产婆也抱着孩子挪到床边弯下她肥胖的身子。

按理来说,产婆接生后都会大声吆喝说好话图吉利,这也是习俗,可现如今,产婆欲言又止,半晌才说了句;“夫人,孩子健康着呢,就小公子稍微虚弱,但双胞胎嘛,正常,您放心吧!”

胖产婆接生几十年了,头一次遇到如此妇人,就是多年后回想起那接生的一幕幕也是记忆犹新。从她进屋到孩子平安降生,妇人除了痛到极处时闷哼了几声外就再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刚开始时,产婆还以为是天生哑妇,可随着接生的过程产婆愈来愈心惊。

豆大的汗珠很快就侵湿了妇人的衣衫,可咬烂了整个下唇硬是没有吭一声的挺了过来,双手紧抓床沿,十个手指甲被生生掰掉八个,只在听到孩子哭声时,妇人眼里闪过的丝丝温暖与安心才让人明白了她恐怕是爱极了这俩小子。

第二章 机缘巧合

鬼街6号地处繁华地带且离冕立大学很近,更显地理优势,酒吧以传统苏格兰风格为始发点,采取极为大胆的变形来演绎,取其意而忘其形。大量实木的运用回应着传统的面目,高雅而神秘。自开业以来从未冷过场。罗颖正好在这里打零工。

罗颖21岁,单身家庭。母亲在自己高一的时候就一病不起,熬到昨天下午终于还是没有熬过,永远的闭上了双眼,没有留给罗颖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罗颖一度怀疑母亲是不是早就忘记了她还有个儿子。简单的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好几夜没有闭眼的罗颖来到了酒吧熟练的动作起来,毕竟这是目前自己唯一的经济来源,今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此时,酒吧顶楼房间的毫华大床上躺着一名褐发美男,半闭双眼,唇角带血,一脸疲惫及…寂寞。左手握着一把银色的精致手枪。他正是酒吧老板,舒子杰,世界第一黑帮洪阁排名第一的顶极杀手,称号为“零”,意为只要由他经手的任务必定归零。不接受杀人以外的任何任务,是洪阁的极品杀人武器。

拥有如此实力的他,再加上他手下有四名战将级别的影子追随着他。这四影分别为:绝影,煞影,迷影,魂影。都是生死线上结交的生死朋友,不说别的,就单单这四人,每一个都有着惊人的实力,且各自独成一家。他们只认舒子杰为老大,即便是第一大帮的洪阁也不放在眼里。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洪阁起了杀心,功高盖主,何况零与洪阁的关系只是交易。

洪阁为了控制零,在零早期势力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之时,就已经暗暗控制了椒馨孤儿院,这也正是零唯一的软肋。孤儿院的院长是个中年人,有着幸福的家庭,是唯一给过零温暖的人。当洪阁感到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便利用孤儿院慢慢的消磨着零身边的力量,六年前,煞影被杀;三年前,迷影死亡。剩下二影也是悲痛欲绝,零更是恨不得替他们去死,可孤儿院近一千的孩子啊!有几百年历史的大帮实力自是不用说,零和剩下的二影拼尽所有身家本钱,终于让孤儿院脱离了洪阁的掌控,而二影为了救零而身亡。

此时,零瘫倒在高级席梦思上,目光呆滞,毫无生气,身上血迹斑斑,零知道这是二影的血。零想了很多,从记事以来到被父母抛弃,后来要饭被孤儿院收养,年少误入黑帮成为杀手再到初遇四影。想得最多的就是四影,自己原本如行尸走肉的的生活,由于四隐的插入而不再寂寞,而如今…孤儿院安全了,四影也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你们,在那边还好吗?”抬头,零轻语,“我已经没有任何活下去的理由了啊!”

食指微动,抬手,精致的银枪毫不犹豫的抵在太阳穴,扣动扳机。“啪”

“呵呵”零一愣,随即轻笑。

“原来没有子弹了啊!绝可算得真精,可惜要辜负你的一片好心了,呵呵……”

“我想你们了呢,不想独活。”

“哐当”扔掉手枪,左手向床头摸去,那里放着一个小型固体炸弹,威力虽然一般,但也足够轰掉两层楼了,零还记得那是煞随手做的。

闭上眼,拇指向下按动,零安静的等待死神的接待………

“唉!”酒吧主管第十次看向吧台,叹了口气,罗颖的情况主管是知道的,看似熟练的调酒动作却是乱七八糟,果汁加多了?酒味怪怪的?那杯还是热的?已经又好几个客人不满了。为了酒吧的生意,也为了自己的饭碗着想,酒吧主管大人本着善良的心叫停了精神恍惚的罗颖,让他去四楼给客人送酒。耳提命面的嘱咐多次:左手第一间,401房。

头晕晕的,罗颖转身向楼上走去,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母亲临死时的情景,胸口似压了千斤大石一般沉重。等回过神来,异常安静的环境终于让他彻底的清醒了,看着前面的门牌号,自嘲的撇下嘴,转身刚准备下楼却又顿住了脚,因为一股奇怪的味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气味很淡,却异常清晰,转身又走回那间屋子,推开门,屋里光线很暗,他向前走了几步准备去开灯。

“轰”罗颖直觉一股很热的气浪向自己压来,眼前一片亮光,“嘭”喉头一甜,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暮春时节,宫殿西南一角的陈旧小院内风景独好啊:群芳摇落凋零,残花飘落,轻轻盈盈,柳絮飞舞,迷迷蒙蒙,阳光温煦,春风拂面,真是惬意无比啊!

呃…其实这风景不是重点,年年如此的景色没啥好欣赏的,关键是今年今天今时,这院落之内那诡异无比的情景。原因呢当然是那黄叶满地的院子中央颤巍巍站立着对视的俩…俩小屁孩?

汗…狂汗…零很震惊,也很郁闷,罗颖也很震惊,貌似还很…很兴奋?俩小孩一个模子,两种表情,关键是这情形出现在刚刚能够勉强站立的小孩身上,一个一脸郁闷,一个双眼直冒红心,真是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不用说,这两小孩就是零和罗颖,转世投胎的双胞胎兄弟,那一脸郁闷的是自然是零,那双眼红心直冒的一脸蠢样的当然是罗颖了。

镜头回放:当时零按下炸弹按钮的那一瞬间即感觉到门口有人,自己何时警觉性如此低下了?居然让人摸到门口才发现。蓦然睁眼狠狠的瞪向门口,是洪阁的人吗?哼!来得可真快,那么便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一瞬间的空白后,大概是一瞬间吧,零并不确定。意识慢慢恢复,周围软绵绵的,很温暖,很舒服,虽然略显拥挤却让人昏昏欲睡………

再次醒来,睁眼却是一片漆黑,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不是死了么?那这里是哪儿?难道没死?不,绝对不可能,自己又不是超人,更不是铜墙铁壁,炸都炸不死。这一折腾,零又再次坠入深眠。

就这样,零一直处于迷糊状态,睡睡醒醒之间,偶尔有说话声音传来,断断续续倒是听了个大概,原来自己在娘胎里啊,难怪这么长时间了自己都没觉得饿,精神似乎也在慢慢好转。只是这小姐丫鬟的称呼貌似不大对劲啊!这种称呼不是古装剧里才有的?

可这投胎转世都会带着前世记忆的?真的很不对劲啊。零现在倒是没有再死一次的勇气了,这怪异的一切也让有着如此冷淡性格的零都产生了一丝探究的欲望。姑且再看看吧!

身边再次传来一阵晃动,再次被挤醒,原本就缺乏耐性的零愤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挪动软绵绵的小脚丫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踹了过去。恩?这是啥?同样软绵绵的…同样?零再次用力挪动,摸索了半天,零已经非常肯定了,貌似这成天虐待(汗……)自己的合着不是东西啊,而是这一世的兄弟啊!(汗…零已经潜意识里把颖归为兄弟而非姐妹了……果然够强悍。)

轰…突然全身一震,小心脏噗通噗通的加快跳动,自己怎么没想到?零第一次没有为自己反应迟钝而生气。自己的情况虽然诡异,但是也给了零无限的希望,那么四影是不是也没有死呢?不,不是没死,而是以另一副躯体活着,另一种方式活着?既然如此自己还能见到他们吗?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同一片天空下,就算不是,自己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哼!

想通一切,零便决定不再浪费青春了,(小零已经青春期了啊?)毕竟有了绝对的实力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弱肉强食永远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说干就干,零挪下左脚,移下右脚,抬抬左手,晃晃右手,轻移脖子,扭扭屁股。(偶很怀疑,动得了吗?)恩!点下头,很好,体质虽然弱了点但也没什么残疾。接下来便放松全身练起了独门内功心法。

此独门武功是当年零刚进洪阁时被捅了两刀,以为自己死定了,便把自己身上唯一的三块二毛钱送给了一个乞丐道士,(零为什么叫他乞丐道士呢?因为他明明就是乞丐,却非说自己是道士)那道士走时给了他一本没有书皮的破书,说仅此一本,成不成也不知道。

这本功法很奇妙,记载用的全是繁体字,很难记,零到也把它全背了下来,却只领悟了一成左右便停滞不前了。可就这一成也让零成了顶级杀手,可想而之,这一定是个好东西。

第三章 俩小屁孩

就这样,零在娘胎里练功睡觉呆了6个月,出生后也是一直坚持练习内功,零一直没有理他那个所谓的哥哥,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虽然他那个哥哥常看着他发呆,可自己实在不想和一小屁孩瞪鼻子上眼的。(零忘记自己还是小的那个呢)

一直相安无事,母亲给双胞胎取名为:姝箐睿,姝箐隐。名字到还不错,可奇怪的是这两小孩直到能颤巍巍站立也没有发出过半个声音,母亲常常叹气,丫鬟也摇头。

平时丫鬟就把两兄弟放在小院子里让他们自己爬玩,今天也是如此,可不知道自己那个哥哥发什么疯,老是围着自己转,零向左,他向左,零向右,他也向右,零颤巍巍站起来,他也摇摇晃晃站起来,结果那个该死的蠢哥哥也不看地上,直接被小石子绊倒,还好死不死向自己压了过来,小孩子身体能怎么样,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压倒。

“Shit!”

“Shit!”

两声同样稚嫩的声音吐出了同样的话。两小屁孩再次颤巍巍的站起来狠狠的瞪着对方,又同时顿住,于是有了前面诡异无比的画面(…作者狂汗…真不愧是双胞胎,太…太可爱了,连反应都一样的…迟钝。呵呵…两道杀人的视线射过来,作者直接缩小到婴儿状态,真强啊………)

半晌,零看着自家哥哥那蠢到没话说的样子,终于宣告破功。

“你是谁?”零冷冷的问。

“咕噜…哇…”蠢哥哥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眼冒红心的双眼直接发光,“小隐隐,你粉可爱哦!哇,哥哥爱死你了”

“站住,你敢过来我杀了你”看着那即将扑过来的身影,零急忙喝道。

蠢哥哥欲泫欲泣,唇咬手指,可怜兮兮:“我是哥哥诶!你怎么可以这样?呐呐…你怎么也会说英语哦?你也是穿过来的吗?”

“你在说什么?”零皱眉,这个该死的臭小孩。

“你不是穿过来的吗?不对啊,那你怎么会说英语?这里可是古代哦,古代你懂吗?”蠢哥哥也皱眉了。

零到是听明白了,也是,哪有刚学说话的娃娃说话那么顺溜的。

“是”。

“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蠢哥哥眼又冒红心了。

“酒吧老板”

“哇…还是老板哦,我呢就一打工的,不过我也在酒吧打工哦,哦对了,我在C市,你在哪儿?…”蠢哥哥念念碎碎。咱们小零彻底放弃了询问的念头,转身向屋子了挪步,就当不认识这人。

“闭嘴!”零第一次这么恨自己小孩子身体,真是走了半天还没走到房门,那该死的蠢哥哥就不懂消停会儿吗?

“啊…你别生气啊,我们好好沟通下嘛,人生地不熟的要互相罩着嘛!诶?你别走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呐呐我告诉你哦,我叫罗颖,21岁大三,啊…我可真够倒霉的,那天去酒吧上班,就是C市最出名的鬼街6号酒吧哦!唉!那天心情不好啦脑袋晕晕的,老是弄错,给客人送酒吧也走错了,还把自己给害死了唉……诶?你怎么了啊?我脸上有什么吗?”

“那个人影是你?”零听到鬼街6号就震住了。

“什么人影?”罗颖有些跟不上了。

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叫舒子杰,你也可以叫我零”转身就走。

“哦……好”罗颖继续发扬他迷糊的优良传统。脚步到是没停止,晃悠悠的跟上前面同样晃悠悠的零。

天气刚刚变暖,时而还透出一丝丝微寒。庭院里空空荡荡,寂寞无声,目睹残花落叶更令人伤情。一阵阵清冷的晚风吹过,死一般宁静的庭院扰得零心烦意乱,心绪不灵,紧握双拳,抬眼看那溶溶月光,努力的平复着胸口不断翻腾的气息。

“零,你还好么?”稚嫩的声音响起。

“………”

“你很孤单?”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其实,我们应该放开些,不管以前是做什么的,做了什么,这一世是新的开始,前世的记忆不应该是我们的负担,而是我们的财富。你愿意像个白痴一样连吃饭都得重头学吗?……零?”

“呵呵”零早已恢复,听到罗颖那稚嫩的声音说着成人说的话,诡异的感觉让零也不禁轻笑出声。

这一笑直接让我们的颖宝宝石化掉…半晌,嘴角拉大:“零,你真的好可爱哦!让我亲下啦”

零直接一个眼刀飞过去,“收起你这蠢样,灭了你”。

“别啊,大家都小孩子,没关系的啦!有不能做什么……”(汗,颖宝宝你还想做什么啊?你行吗你?)

“你小声点,如果不想被当怪物看的话,还有,谢谢!叫我小隐吧!”转身回房。

“呵呵…呵呵呵小隐隐…”。

秋日多阴天,这几日母亲越发温柔的陪着箐睿·箐隐,温语笑颜,阴沉沉的天气绵绵秋雨,原本就极弱的身子更加不堪负荷。兄弟俩也明白母亲是从骨子里疼着自己,也明白母亲有着难言之隐。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