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大叔的二三事+番外——清潭

文案:

在虐中爱着,在爱中痛着

他和他都是大少爷。出身不凡,才智超群。

李少爷古怪暴躁,天下乃唯我独尊。

楚少爷温文尔雅,俘虏芳心弹指间。

还有一个大叔,老实得有点可怜的中年失意的无用之辈。

他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有此等幸运之事降临在他身上。

他不敢相信那两个让他钦佩的人,居然会爱上他。

是游戏还是真心?

大叔最终选择的,又会是谁?

(俺知道随便改文案内容很不厚道- -不过要相信俺这素为鸟大家好~)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种田文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易(还有好多杂七杂八的..) ┃ 配角:除了主角之外的那些巴拉巴拉. ┃ 其它:别扭攻X大叔受

chapter1

苏易咬着嘴里早已冷掉的硬馒头,腋下夹着今天晚上必须通宵才能做完的文件,在十二月的寒风里哆嗦着往家里走去。

劣质的鞋子磨得脚后跟狠狠地发疼,露出来的皮肤都被风吹得干裂。苏易不得不躲到便利店里面去,缓一缓再接着回家。

这个时候便利店已经没有什么人,苏易在玻璃门外看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走进去。店员坐在柜台前打呵欠,只看见一个样子非常潦倒的中年男人走进来,好像并没有买东西的趋向,便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少,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会有暖气,比在外面吹冷风好得多了,看得多也就觉得烦。

苏易站在货架子前裹了裹旧大衣,搓搓手,向手心呵暖气。站了一会儿总算没有冻得那么难受,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走过来,苏易笨拙地转过去,腋下的文件不小心带到了后面罐头货架上的商品,叮叮当当地掉了一地。

店员闻声跑过来,苏易害怕别人要他赔,正狼狈地弯下去捡罐头,希望不要把东西摔坏了。

“你不买东西也别来捣乱啊!”

“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店员嫌恶地推开他,一只一只罐头拿起来细细地检查,忽然尖声叫道:“你看这!这里都摔得凹下去了,你让我们还怎么卖出去,啊?”

苏易连忙接过来看,其实也不过是底下边缘的地方有点凹了进去,并不像那个店员说得那么严重,他口拙地解释“可以卖出的吧…”。

“我可不管,你一定得买下!”

店员把罐头往苏易手里塞,接连地说了几句难听的话,有一两个后来的顾客不明白什么事,只以为是苏易的错,都纷纷议论起来。

苏易一向不擅长和别人争执,别人多说他两句他就憋得满脸通红都挤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这般境况也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吞,免得继续被别人指指点点。苏易叹气掏出钱来结账,把罐头小心地放进旧大衣的内袋里,再把店员找回来的零钱整齐地放好在钱包里。

莫名其妙地又多花了一点点钱,苏易觉得真浪费。

出了便利店,冷风就呼呼地往衣服的缝子里钻,苏易猛地哆嗦着,拉起大衣的领子想要遮住被刮得开裂的脸。

路边有摆卖廉价手套跟围巾的小摊档,即使不是很够暖和,也让苏易很心动,克制了好久才不至于乱花钱。苏易在心里暗骂自己,一个月辛辛苦苦工作,拿到的薪水除了寄给乡下的妈妈之外,再扣掉房租跟水电费,吃饭的钱都得好好地计算着用。工作了将近七年,存款的数字几乎没什么大的增长。没有交过女朋友,总是受骗上当,也不够聪明,总是做不好事情…

越想越沮丧,苏易都几乎有了“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用呢干脆去死掉好了”的念头。

摇摇头,拼命要把那些窝囊的念头甩掉。苏易加快脚步往租住的旧公寓走去。

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对父女。小女孩看起来很小,大概还没有八岁,一手抱着一只小小的球,一手被她的爸爸牵在手心里。小女孩不时仰着头跟她爸爸说话,脑后扎着的辫子一甩一甩的,又活泼又可爱。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妈妈一定也很漂亮吧,也只有灵巧的手能编出这么整齐的辫子…

苏易看得眼都不眨,不知不觉地就开始浮想翩然。

他一直都有这么个坏习惯,总是会看着别人欢欢喜喜的一家,然后想象如果自己也有这么美好的妻子,这么可爱的儿女。即使那时自己的负担会增大很多,即使他不能保证让他们过上很好的生活,即使…但是他知道他一定会很爱很爱他们,用尽他的所有精力去爱着他的家人。

只是苏易甚至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拉过,更不要说谈恋爱、结婚什么的。

年少的时候是因为觉得学习比一切都重要,而且女孩子们的眼光都那么挑。像他这样长相不出众,家里又穷困的人,虽然有被称赞过温柔,脾气好,但是却一直没有人因为他这样一副好脾气而喜欢上他。

之后到了大学,爸爸已经因病去世,苏易要打工给自己赚学费,闲暇全都被工作占据了。什么联谊会之类的活动都不会有人愿意邀请一个寒酸又木讷的人。虽然曾经也有受到邀请,但每一次都是付了钱,却没有跟别人一样享受到应有的快乐。他总是因为温吞懦弱而处于被别人欺负的地位,被占便宜也没办法说清楚别人到底在哪里亏待了他。

苏易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样,长得不算很差,脾气也比别人好几分,年轻时培养出来的能够受苦的优点在后来也成了性格中宝贵的一部分,虽然薪水不多,但他够踏实,也很珍惜自己的爱人,为什么就没有人来试着爱他一次呢?

想着都很泄气,等那对父女走远了,苏易便真的一心一意只想着快点回家去把工作做完,然后洗个热水澡,明天早点去上班,踏踏实实地赚钱养活自己。

虽然真的觉得,有一个人陪着自己实在是很好。

冻得手脚僵硬地回到家。才刚亮了灯,电话就迫不及待地响了起来。

苏易忙跑到话机旁接起话筒,哆哆嗦嗦地说了“你好…”,马上就被那边暴怒的经理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真的有大学学历吗!?只是要你翻译一份这么简单的文件,也能错这么多!?#%#&×(×&…………”

苏易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说着对不起。等经理骂得累了,才终于寻到一个空隙说:“我、我以后会改进的…”。

“还有以后?那份文件落在了董事长的手里,活该你遇上董事长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是要告诉你,你、被、辞、退、了!”

“啊……?”苏易还在大脑当机。

经理冷笑一声,“啪”地挂上了电话。

苏易握着话筒,有点茫然。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被辞退了。于是更加慌张地给经理打电话,希望他能帮自己求情。

没想到经理连他的电话都不屑于接,话筒里面传来一声声“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像是在嘲笑他。

苏易心灰意冷地放下话筒,站在小小的旧公寓里也不知道做什么好。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文件,拿起来叹了口气,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房租跟水电费还有两三天就要缴清了…妈妈最近身体也不好,还想要省一点多寄些钱过去给她买补品呢…现在怎么办好呢?

在家里把早上剩下来的半个饼啃完,苏易从角落里找了一条疑似是围巾的破布绕在脖子上,拿了存折冒着寒风出门去。

还是得寄钱给妈妈啊…

到ATM提款机拿了五百块,想了想还是再拿三百出来,拿完之后顿时觉得自己穷得都要叮当响了,因为卡里也只剩下四千块不到。

哆嗦着回家去,在路口等绿灯的时候,一辆宝马的敞篷跑车经过他的时候速度明显降了下来。苏易有点羡慕地看着那辆车,他在别人的杂志上看过,宝马630i,那个价格就算把他拆开来卖了也买不了两扇门。不过这么冷的天还开着敞篷,也不怕冷死么。

苏易有点恶劣地想着,那辆宝马完全无视交通规则地退了回来,最后停在苏易面前。

车上的人抬起了脸,眯着眼看苏易,忽然“啊”了一声,说:“苏易,真是你啊。”

苏易的眼睛到晚上就有点看不清楚,听见对方开口,就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终于也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回答道:“呃,真巧呀…李默。”

叫李默的青年男子危险地扯了一个笑容出来,苏易的脊背都发麻了。

chapter2

苏易正襟危坐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只要稍微侧过头,就可以把S市最美的沿江夜景尽收眼底。室内刻意调得柔和的灯光和坐着的这张沙发也很舒适。连坐在对面的,抱着臂的美丽男人即使从刚才一直到现在都带着一点倨傲表情,也非常的赏心悦目。

可是他一点欣赏的兴致也没有。被友人这么盯着,冷气都从脊背冒了出来,感觉上像是一只被剥了皮的青蛙,还是被钉在砧板上的。

好像感应到苏易的窘迫,李默终于打发慈悲地收回视线,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苏易才刚送了一口气,正准备尝一口这种一小勺的价钱就等于他一个月茶水开销的咖啡。李默便开口说:“你看起来比上一次的聚会更穷酸嘛。”苏易听到他这么诚实的评价,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却还是一口气顺不上来,喝进去的咖啡都跑到气管里去了。

“咳、咳咳……”苏易拼命擂胸顺气,咳得几乎翻白眼。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李默才抽了两张纸巾一脸嫌恶地扔了过去。

苏易把咳出来的眼泪鼻涕统统堵上,耳朵和鼻子,眼睛和脸颊都因为困窘和气急而发红。

“真、真抱歉……”苏易低着头,诚惶诚恐的。

“要是弄脏了沙发,你工作一年也还不起。”李默还在取笑他,而听到这句话之后的苏易更是吓得连汗毛都竖起来了,被烫到一样弹起来仔细地检查,发现并没有弄脏之后才擦了擦额角的汗,认真地说:“我没有弄脏沙发,你、你也看看吧……”

得到的是李默一声嗤笑。苏易尴尬地坐下,手脚无处可放。只好安分地坐直,像个挨训的小学生。而对面的美丽男人还是优雅地坐着,姿势怎么摆都很好看。

苏易越发为自己与这里的人事格格不入的穷酸而局促不安起来。

他和李默是高中到大学的同学。李默很聪明,自小便显露出卓尔不凡的天赋。到了和苏易同班的时候甚至还比同班的人小了四年。家里据闻很富有,李默长得也很好看,标准的美人。虽然脾气差,高傲且霸道,仍然受到无数人的追求。

大学毕业之后就很少联系,几次同学聚会上也有说过几句话。苏易一直怕李默。因为李默的嘴巴太厉害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大,每次都被李默贬得一文不值,渐渐地连见到李默都觉得脊骨发凉。

这样的朋友,无论如何还是远离比较好。

“你还在那个破公司当文员吗?”

“啊…呃,今天早上还是的……”苏易低着头。

李默挑挑眉,说:“已经被辞退了?”看见苏易更加羞愧地低着头,便恶劣地嗤笑道:“你无论多少年,也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苏易脸上的红潮蔓延到脖子上,困窘得连视线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嚅嗫了一会儿,双手交握着在身前,不安地站起来,“如果、如果美什么的话,我…我先回去了。”不等李默回答,就急忙往外跑,肩膀缩起来,旧大衣包裹着也仍然显得清瘦,后脑的头发也修剪得不平整。

“喂……”

一听到李默的声音。苏易像被追赶一样小跑过来,仓惶得有点可笑。李默两指捏着一个信封,是那个逃跑的男人不久前从ATM里取出来的钱,薄薄的一沓,拎起来也没什么分量。

雅院是S市最高级的酒店,占了沿江最好的地段,昼夜的景色都极好。李默一个人包下了意大利风格的大厅,寻常人家卖血也待不了半小时的地方。他喝完了一杯咖啡,然后合着眼歇了一会儿。

他本来还有一个极重要的会议要出席,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想去了。

短暂的睡眠里,梦见一个男孩子,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制服的短裤和皱巴巴的衬衫,瘦得可怜,李默看着他,一直看着。

李默走的时候,小侍应急匆匆地拿着那个小信封追出来,李默掂量了一下,打发给小侍应,开着车走了。

几年里日夜颠倒的生活养成了李默很难入睡很容易惊醒的习惯。比起回家,他更喜欢泡在会员制的pub里或是在公路上飚车,四处游荡…再不然,就在公司里,彻夜工作。

睡眠里的自己太过脆弱,他应该是无往而不胜的王者才对。

李默开车再路边游荡,这么冷的天他也不把车篷升上去。逛着逛着,莫名其妙地回到了遇见苏易的那条路上。想到那老男人畏畏缩缩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再给他一百年,他也是这么的窝囊,永远被欺负。

路上已经没什么人,显得更加凄凉。李默停了车,叼着烟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呼出来的热气变成模糊的气团往上升,他才觉得身上的大衣不是很够暖。

人行道上有一条人影踉踉跄跄地走过,一边走,一边低头张望。不知是太冷还是怎样,脚下一滑就摔倒了。李默看着便笑了笑,等那个人爬起来再路灯下检查腿脚的时候才看清了那人。

“苏易?”他掐了烟,快步走过去。

苏易听见声音,困惑地望四周张望,之看见一团模糊的影子走过来,走近了才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慌张地抹了一把脸。

“你没有回家?”李默皱着眉大量他,伸手摸了一把苏易的背,嫌恶道:“穿这么点,怕冷不死吗。”

苏易缩手缩脚的,微微低着头,小声说:“我丢了点东西。”

李默想起他随手打发给小侍应的信封,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强硬地扳起苏易的下巴,在昏黄的路灯下看着苏易哭过之后泛红的眼鼻,冷笑道:“你还是不是男人。”

苏易也不反驳,默默地挥开李默的手,转身背对着他,继续沿路去找他丢了的钱。

没走几步,就被拽着胳膊猛地拉了回去,李默带点薄怒的脸,在灯光下显得十分妖娆。语气很恶劣,“你想死吧,快回去。”

苏易拼命吸鼻子,说:“我、我没钥匙。”

李默想了想,说:“去我家。”

chapter3

李默住在沿江寸土寸金的昂贵公寓里。当初买下这里的时候就是威尔那幅宽大的落地玻璃墙,朝向江面,视野极开阔。二十三楼的高度可以呼吸更清新的空气,虽然在家的时间不多,但是偶尔回来看看,也觉得舒服。

室内装潢大气端庄,冷色调为主。羊毛地毯铺满除了浴室和厨房之外的地板。客厅很大,可以塞下十几个人的派对。放酒的檀木柜子是托人千里之外运来的股东,暗沉的红褐色,非常有手感。

苏易从进门就一直战战兢兢的,换上室内拖鞋之后由于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在羊毛毯子上踩下了第一步。隔着拖鞋也能感觉到脚下极为柔软的触感,忍不住前后蹭了蹭。

“去洗澡,别弄脏我的地方。”李默打开中央空调,走到小吧台给自己到了一杯加冰的红酒。

“啊…抱歉,我、我这就去…”苏易不好意思地搔搔头,问:“浴室…在哪?”

“里面靠右第三间。”

“哦…”苏易蹑手蹑脚地往通向房间的短廊走去。走到廊口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应不应该再跟李默借一套衣服。回过头去看见李默半躺在白色的长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冷着脸,分不清喜怒。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