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妖的现代生活 下——聿澜七夏

41.小心肝跳啊跳

苏君诺愣了愣继而笑道:“没问题,但是……能不能等我打个电话?刚刚我……我朋友打电话的时候碰巧知道我们……我怕他担心……所以……”

周允愣了愣继而微笑道:“没问题,你先打电话,我可以……先询问一下你的同伴。”

嘉嘉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天知道,他完全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

可惜苏君诺听不到嘉嘉的心声,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拿着嘉嘉的手机拨了号码,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穆久青焦急的声音穿了过来:“嘉嘉,你们那边到底怎么了?我告诉过你不许随便接近小诺,你给我听好,如果他有什么事,我绝对会拔光你的毛!”

穆久青可以说是真的急了,一连串的话洋洋洒洒下来,苏君诺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等他说完了,才低声说道:“阿久,是我。”

那边的穆久青似乎没有料到是苏君诺给他打的电话,不由得沉默一下,过了一会,有些尴尬的嗓音响起:“小……小诺?”迟疑了一下穆久青立刻问道:“小诺,你那边怎么样了?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说是劫后余生有点夸张,但是苏君诺的确有这种感觉,眼眶有些发热,嗓子里也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过了好一会苏君诺才低低开口道:“阿久,我们没事,你不要急,已经没事了。”

苏君诺感觉的到穆久青的担心,心里变得软软暖暖的,刚刚那些恐惧似乎全都烟消云散,只是……他不想让穆久青继续担心下去,万一穆久青告诉他老爸怎么办?还是不要跟他说了吧。

只是穆久青尤其是那么好糊弄的?刚刚嘉嘉吼的那嗓子他可是听得真真切切,穆久青想要知道苏君诺现在的状况,但是也知道苏君诺多么倔强,他不想说,他又怎么能逼着他说?

过了许久穆久青才低声说道:“那……那你自己小心些,我把这边忙完就会过去,你少跟嘉嘉一起混,那小子不是省心的主儿,明白了吗?”

苏君诺微笑带:“哪有你这么说朋友的?我看他还不错啊。”是很不错,刚刚嘉嘉也很有义气的挡在他身前,否则此时此刻苏君诺只怕就不能和穆久青在这里有说有笑了,虽然……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

穆久青嘀咕了几句,又嘱咐了苏君诺两句,最后才说道:“你把电话给嘉嘉,我有话跟他说。”

苏君诺不疑有他,应了声便扭头打算把电话递给嘉嘉,却发现那个周允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笑吟吟的看着嘉嘉,而嘉嘉则好像……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东西一般看着周允,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很奇怪。

嘉嘉似乎感觉到了苏君诺的目光,转过头来强自镇定的问道:“小诺,电话打完了?”呜,电话打完了就把这个死家伙弄走吧,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苏君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伸出手递给旁边的嘉嘉说道:“阿久说有话要跟你说。”

嘉嘉连忙接过来吸吸鼻子说道:“久青,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苏君诺奇怪的看了看嘉嘉如释重负的样子,而后看着周允笑了笑道:“警察同志,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那个……刚刚你们说到哪里了?”

周允似笑非笑的看了嘉嘉一眼,那个眼神,苏君诺想不出用什么来形容,似乎很……妖异?

不过周允再看向苏君诺之后,便又变回了那个正气昂然的警察了,周允笑道:“你也看到了,你的同伴似乎不是很喜欢我,刚刚我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话,笔录自然也就没做。”

苏君诺心里奇怪嘉嘉的反应,又不是小孩子了,犯了错误见了警察跟耗子见了猫一样,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想那么多,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嘉嘉刚才受了点惊吓才这样,有什么问题你问我也一样,我一定配合。”

周允笑了笑,苏君诺突然觉得他的笑容似乎很……很漂亮?苏君诺抖了抖,赶紧把那些有的没的赶出了脑海,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被打坏脑子了?可是明明没有被打到头啊……

周允和苏君诺一问一答,而那边嘉嘉则笑声的不知道和穆久青说些什么,不过看着嘉嘉那个垂头丧气的样子来说……只怕是被穆久青骂的狗血淋头。

等周允的笔录做完之后,嘉嘉和穆久青的通话也告一段落,周允看着两个人,嘉嘉微微放松下来,因为他发现周允眼神中的侵略感已经没有那么重了。

周允又仔细的看了看笔录之后,让两个人又看看签了字,按了手印,苏君诺自小到大也没有按过手印,微微好奇之余突然想起了白毛女……-—-|||

周允看两人弄好之后,便认真的说道:“恐怕你们也看出来了,谢东可以说是当地的土皇帝,你们这次惹到他,虽然把他弄进了警局,但是按照他和局长还有高层的关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更何况他虽然是主使,但是却并未参与,想要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们两个以后小心点,尽量避开他……还有,尽量少去那个地方。”周允说着瞥了嘉嘉一眼,嘉嘉缩了缩肩膀,撇了撇嘴。

苏君诺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次的暗亏他们是吃定了,现在只希望以后不要被这个人盯上就好,周允起身刚想跟两个人道别,他需要回去整理笔录,结果他的话还没说出口,病房门就被大力的打开了。

三个人看向门口,尽皆愕然。

高大英俊的男子胸口剧烈起伏,喘气急促,他扫视病房一眼,看到周允后明显愣了愣,在看到对方的警察制服之后,眼中了然。

他扭头看到了右边床位的苏君诺,脸上一喜继而一沉,快步走过去沉声问道:“小诺,你怎么样?”

苏君诺此时还处在惊愕状态,瞪大眼睛结结巴巴的说道:“阿……阿久……你……你怎么来了?”

42.猫和鹰的后代……猫头鹰么?

苏君诺此时还处在惊愕状态,瞪大眼睛结结巴巴的说道:“阿……阿久……你……你怎么来了?”

穆久青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苏君诺,在看到嘴角明显的淤青之时,顿时心疼不已,恨不得那伤就在自己身上,在听到苏君诺结巴的询问之后,怒火上扬,却不能冲苏君诺撒火,只得瞪了他一眼,恨恨的说道:“你什么都不说,我不过来怎么能放心?”

苏君诺怔了怔,继而抿嘴微笑,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原来有个人牵挂的感觉真是不错。

穆久青看他笑的眉眼弯弯,笑容之中还带了些许讨好,那些火气也在不知不觉之间烟消云散,那本来就是不知道苏君诺的情况,急出来的,这会,看到人了,虽然受了点伤,但是所幸看起来并无大碍,又哪里还舍得生那个人的气?

冷静下来的穆久青,回头看向神色不明的周允,浅笑道:“警察先生想必是来做笔录的吧?”

周允含笑点头:“是的,刚做好笔录,正想回去。”

穆久青点头笑道:“我叫穆久青,是……是小诺的哥哥,关于这件案子我还不怎么了解,不知道警察先生愿不愿意和我谈谈?”

周允挑眉温润而笑:“乐意之至。”

穆久青揉了揉苏君诺的头说道:“你等等我,我和警察先生出去谈谈。”

苏君诺乖巧的点了点头,本来是不想让穆久青知道的,不过他人都来了,这个样子说自己没事也太没有说服力了,本来他还想穆久青问他的时候避重就轻的回答,不过看来穆久青还是很了解他的,居然不问他也不问嘉嘉,直接去问警察,够高明!

穆久青临走之前狠狠瞪了嘉嘉一眼,嘉嘉委委屈屈的看着他,穆久青仿佛没有看到一般走出了病房。

走廊之内,穆久青上下打量了一眼周允,眼中神色不明,倒是周允落落大方的任他打量,同时好脾气的说道:“你好,我叫周允。”

穆久青挑眉:“真名?”

周允点头,穆久青轻笑低声道:“我记得狸猫一族……似乎姓黑……”

周允脸上并没有身份被拆穿的慌张,微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随母姓。”

穆久青愣了愣继而明白过来,狸猫一族的确都姓黑,就算他随母姓也应该姓黑。只不过……周允这么说就代表,他的母亲并不是狸猫一族,也就是说周允……是猫族和其他种族的混血,而在穆久青的记忆力,似乎……鹰族姓周?

原来是猫和鹰的混血……难道是只……猫头鹰?

不过不管是哪个物种,都难怪嘉嘉会害怕了……

心思兜兜转转之间,穆久青轻轻咳了声:“不好意思。”

周允风度良好的笑了笑:“没关系,穆先生姓穆……可是海桐一族?”

穆久青大方承认,而后笑道:“好了,我们来说说这件案子吧。”

周允点了点头继而将他所知道的,嘉嘉和苏君诺被打的前前后后全部说了出来,穆久青听完之后,脸色微沉:“这么说……现在拿这个谢东并无办法,反而要让他们躲着他了?”

周允点头叹气:“是的,目前情况就是这样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穆久青看着周允有些无奈的表情,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你现在是什么职位?”

周允怔了怔才说道:“副局长。”

穆久青挑了挑眉,并没有像普通人那样赞扬他年轻有为,像他们这样的,即使外表看上去很年轻,但是实际上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了,坐上那个位子也不稀奇。

穆久青只是皱眉问了句:“现在警察局都这么闲?”这件勉强能够算得上是刑事案件的事件,堂堂副局长居然亲自来做笔录?

周允笑了笑:“本来我是该下班了,不过听到他们说接到报警,我家正好在这边,就顺路过来看看了……至于笔录……”周允看向病房的方向,笑的有些玩味:“那只小麻雀……挺有意思的。”

穆久青了然,同时开始替嘉嘉同学祈祷了,怕什么来什么,嘉嘉同学,愿佛祖保佑你……

穆久青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沉思了一下道:“如果……我是说如果,能够找到谢东犯法的证据,能不能搬倒他?”

周允微微皱眉想了想道:“现在……恐怕困难点,不过到年底的时候会有一波严打……”

穆久青看着周允,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既然是严打,那么就不像平时那么容易浑水摸鱼了,那个时候就连省长市长都要战战兢兢,为空被政敌抓到把柄,更不要说那个小小的警察局长了,没了这帮人的护航……谢东撑死也不过是个土皇帝,想要搬倒他……即使过程可能会困难点,不过,穆久青他们可并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穆久青笑道:“好,我就不耽误你办公了,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穆久青这么说可以说卖给周允一个人情,虽然他们并不贪图人类的那些钱权,不过,周允既然坐在那个位子上,自然也想向上走,如果他能端了谢东的老窝,并且查出现任局长和谢东来往的蛛丝马迹……局长之位几乎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果不其然,周允眼睛闪过一丝光芒,继而点头微笑:“如此便要多谢谢你了,你放心,虽然谢东碰不得,但是他那几个动手的手下……两个小家伙的仇我会替他们报的,另外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事可以来找我。”

穆久青眼睛一亮:“如此最好,这些就交给你了,这是我的手机号。”

两个人交换了手机号之后,互相拍肩笑了笑,有的时候男人之间的友情,总是很容易建立起来。

周允扬了扬手里的笔录说道:“好了,我要先回警局了,告诉那两个小家伙,我不会让那些人好过的。另外……”周允看了看病房的方向,笑的有些奸诈的说道:“告诉小麻雀,我明天有空回来看他。”

43.栽赃陷害

周允看了看病房的方向,笑的有些奸诈的说道:“告诉小麻雀,我明天有空回来看他。”

穆久青勾了勾唇:“欢迎之至。”

周允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这里。

穆久青进去的时候,发现嘉嘉和苏君诺全都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仿佛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心里不由得觉得好笑,但还是板着脸走了进去。

苏君诺看了看嘉嘉,嘉嘉冲他用两个眼色,苏君诺咽了口口水道:“阿久,你和周先生都谈什么了?”

穆久青静静的看着嘉嘉,而后微微摇头叹息道:“还能是什么,自然是事情的经过。”看着苏君诺脸上的上不由得有些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怎么那么冲动呢?忍一忍就好了,看,吃亏了吧。”当然并不是忍下去就完事了,秋后算总账,总能出口气的,这个傻小子。

苏君诺发现穆久青似乎没有怎么生气,便微微放松下来,拉着他的手傻笑,穆久青无奈的看着苏君诺,自己对着他似乎还真的就……板不下脸。

不过穆久青不能对苏君诺板脸,并不代表不能对别人板脸,他转头看向嘉嘉,还没说话,只是眼神中的严厉已经让嘉嘉抖了抖。

嘉嘉咽了口口水道:“这个……这个……我不是故意的……”

穆久青瞪眼:“你还好意思说?谁准许你带小诺去那里的?”

嘉嘉讪讪的没有说话,他也是想让苏君诺多了解了解这个圈子啊,本来没打算让穆久青知道的,否则自己那身毛……嘉嘉抖了抖,只是,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情,嘉嘉的脸色有些郁闷。

嘉嘉眼见着穆久青还想说什么,便委屈小声道:“而且……那个人也有调戏小诺的……我不也是看不过去吗?你说是吧,小诺。”

“啊?”苏君诺愣了愣,在看到嘉嘉祈求的眼神之后,继而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被男人调戏的话……他还是说不出来的。

“哦?”穆久青语调上扬,明显的不信:“那……是谁调戏小诺来着?”

苏君诺嘴角抽了抽,这个话题实在是……实在是……不过,为了不让穆久青太过怪罪嘉嘉,苏君诺只好硬着头皮小声道:“那个叫……李伟,对,叫李伟的,就是他。”

李伟,真是对不住了,谁让你是那群人里我唯一知道名字的呢?不过,你打我那么多下,现在只是让你背个黑锅而已,不算过分吧?

穆久青微微皱眉,这句话如果是嘉嘉说出来,他可能要掂量掂量,可是如果是小诺说出来,至少有60%是真的,更何况如果这个人没有惹到小诺,小诺怎么会对他的名字印象这么深刻?只怕……

想到这里穆久青微微冷哼道:“很好,可以告诉周允‘好好’照顾一下那个人了。”穆久青特意在“好好”两个字上下了重音,听的苏君诺和嘉嘉齐齐打了个冷战……恐怕,那个人不会太好过了,阿弥陀佛。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