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落岩西 下——草草~

47 非我所想(一)

要么爱我,要么永远不。

******

雷威走后,许言汐觉得没了食欲,晚饭也不想吃,产生了一种难以言明的身心俱疲的感觉,干脆缩进被窝里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许言汐忽然被房间里一阵兮索的声音吵醒,微微睁开眼,看到在昏暗的落地灯发出的光线里,雷

啸正背对着他的方向脱下外套。

区别于自己的苍白和精瘦,即使穿着衬衫,依旧可以看到雷啸背后隆起的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力量的肌肉曲线。雷啸人

长得高骨架又大,所以更可以给人以一种无名的压迫感。在这一点上,徐显东和他很像。

“回来了?”许言汐撑起上半身,开口问道。

雷啸转过身来,走近几步坐在床边,将许言汐搂进怀里。

“吵醒你了?”

许言汐揉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还好,我应该睡得挺久的了。”

“听管家说,雷威回来过?”

许言汐知道这事必定瞒不过雷啸,便“嗯”了一声。

顺着许言汐的动作,雷啸看到了他手腕上的勒痕,脸色即刻阴沉下来。

“他强迫你了?”这一点,管家也不知情,所以并未向他报告。

“未遂。算了,我不想追究。”

“那小子,越发过分了。”雷啸将许言汐的手腕拉到眼前细看,“你放心,我一定教训他。”

“没必要为了这种事伤和气。”

雷啸叹了口气,捏了捏许言汐并不算有肉的双颊:“你说你有啥好的,让我和威子为你神魂颠倒。”

又是这种开玩笑的语气。

许言汐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雷威质问他的话。

许言汐抬起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雷啸。

没错,这个人是,实实在在地在自己身边的,但心在哪里?许言汐不敢妄下定论。

雷啸看着许言汐的眼神不断地在游移,知道他心中有事,但如果许言汐自己不说,他也从来不会开口问。

“没吃饭吧?我让厨房开火做一点。不然犯胃病就麻烦了。”

雷啸一边说一边站起,解开了衬衫的袖扣,往门外走去。

“啸哥……”

“嗯?”

雷啸回过头来,看着倚靠在床头的许言汐。

许言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声将雷啸叫住,心中忽然一阵澎湃,似乎有很多话堵在喉咙眼,但却不知道应该将哪

一句说出口。

“呃……”许言汐避开了雷啸的视线,“我想吃清淡点的。”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能把想问的话说出来,许言汐只是在那一瞬间下意识地将话题做了转换。估计是潜意识里,他也

有些害怕听到雷啸给出的答案吧。

情绪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低落,但日子还是一样得过下去。

兄弟间没有隔夜仇,雷啸确实是狠狠地教训了雷威一顿,雷威这次也难得地没有硬骨头,竟然爽快地开口认错。

雷啸见他态度不算恶劣,也无心过多为难,又将手下原本属于雷威管的场子交回给了雷威,自己则一心扑在投资公司

的事情上了。

B市是北方城市,刚入十一月就明显地感到天气凉了。幸而许言汐的工作环境都是在有暖气的室内,比起少年时代和母

亲一起住在那没有供暖的小出租屋里,许言汐每次都很畏惧冬天的到来,而现在的日子,实在是不算难熬的。

本来许言汐还担心雷威会在遭到拒绝之后不断地给自己找麻烦的,但事实证明,人总是会成长的,雷威近来办事沉稳

了许多,甚至于不常夸奖人的权叔也对他可圈可点的表现大加赞赏,直称雷威终于真正成为东堂的顶梁柱了。

很快就到了公司年底的尾牙。

东堂在年底的活动一般都是一个名目两套班子。

一种是全集团上下员工都相聚一堂同欢同乐的鸡尾酒会,这一点和其他公司没有任何区别。但重头戏在于,只有东堂

核心成员才能参加的高级酒会。

这里面,除了东堂内部人员之外,还会宴请一些合作方等与集团利益相关的人物以便于联络感情,白道黑道的都有。

由于东堂是B市乃至于整个华北地区的第一把交椅,所以够资格被邀请的也定都是厉害角色。当然,尾牙还有另外一个

作用,那就是给各大势力的公子和千金们寻找合适的联姻对象。

站在极尽奢华的宴会厅里,许言汐只觉得这个世界离自己太过遥远,虽然他早就名副其实地成为了这其中的一员。

雷啸和雷威这类未婚的太子爷,自然是各方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如果哪家没有年龄外貌相仿的闺女,那就是将自家

公子介绍过去混个脸熟也是好的。

许言汐虽然在东堂地位超然,但只要是知道一些内幕的人都明白他并非是他们能招惹的对象,所以相比于雷啸和雷威

周围的人头攒动,他这边的无人过问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想去看雷啸在各色财阀千金中游刃有余的表演,许言汐只是坐在灯光昏暗的角落,百无聊赖地喝着手中颜色鲜艳的

鸡尾酒。

舞会正式开始,雷啸挽着早就内定好的合作方的千金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待雷啸开了舞,迫不及待的才子佳人纷纷涌

入舞池,整个会场顿时衣香鬓影、步伐翩跹。

许言汐放下手中的空酒杯,打算去跟权叔打声招呼便先行离场。却在刚站起身的时候,就被人用力压着肩膀重新坐了

下来。

“威少?”

许言汐回头,语气中带着意外。

“乖,叫声威哥听听。”

雷威摸了一把许言汐的下巴揩油,又在一旁的侍者手中拿了两杯鸡尾酒。

“怎么,刚开场就想走?”

许言汐脸色并不算好:“没我什么事,少我一个无所谓。”

“你心里不痛快了吧?”雷威看着舞池中依旧抢眼的雷啸,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

“不劳您费心。”

雷威的手臂伸过去,牢牢地扣住了许言汐的腰。

“别恼,惹你不高兴的又不是我,冲着我发火,没意思。”

许言汐知道雷威话中的深意,但此刻他并不想和雷威讨论这个问题。

雷威借着酒意往许言汐耳边凑近。

“我早说过,你永远都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站到那个位置上去。”

“未来的雷夫人,注定只能是个女人,你再重要,也是见不得光的影子……”

“说够了吗?如果说完请容我先行离开。”许言汐站起身,看也不看雷威就打算走。

“言汐,你怎么就不明白……”

“你开眼看看啊,不是还有我吗?”

“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受这种委屈。”

刚才被激起的怒气因为这番话而消下去不少,但许言汐还是拨开了雷威抓着自己手腕的手。

“威少,我先走了,玩开心点。”

“许言汐,你……”

雷威似乎还有话要说,但却被其他人眼尖地发现他窝在这个角落,即刻便有一群莺莺燕燕围了过来。

出了旋转大门,冷冽的风刮在脸上生疼,不过却让混沌的思绪顿时清晰起来。

许言汐抬起头看着早已漆黑的夜空。

下雪了。

不禁打了个寒颤,许言汐掏出车钥匙,只想着赶紧窝进车里打开暖气。

谁知刚走两步,却听见身边有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

“操操操!还敢忽悠说是什么世界名牌,竟然给我断掉!看我明天不去投诉死你们我就不姓李!妈了个X的#%&@%&。”

身边忽然爆出一连串的国骂,内容之精彩言辞之犀利语速之快真是让读法律出身的许言汐也叹为观止。

不由得转身回去看个究竟,却发现一个身着华丽紫色小礼服晚装的长发女子,正脱下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完全不顾

形象地蹲在路边,看来是打算将那边没有断掉的鞋跟给敲断。

许言汐想到自己穿着手工制作的羊绒西装三件套也还觉得寒气逼人,再看到这女子穿着单薄的模样,同情心顿时燃起

“操你大爷的,这边怎么又那么难断,烦死了烦死了!!!”

许言汐走到女子身边,笑道:“小姐,需要帮忙吗?”

那女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令人惊艳的小脸。

忽然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李婉璐也不是完全不惊讶的。

但听到耳边响起如此纯粹动人的声音,抬起头,顺着光线看到一个在漆黑背景下被星点雪花所笼罩的青年男子,正眉

眼带笑地看着自己。

李婉璐在她彪悍的至今为止总计二十一年的人生中,第一次觉得丢脸丢到家去了。

她赶紧站了起来,难得地有点结巴地说道:“呃,鞋跟断了……”

许言汐毫不嫌弃地接过李婉璐手中的高跟鞋,一下就把鞋跟给敲断了。

很有绅士风度地蹲下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女士将鞋套上,许言汐站起身来的时候,李婉璐难得地红了脸。

“天气冷,赶紧回家去吧。”

许言汐完成了这个举手之劳,便打算转身离去,但却被人忽然扯住了衣摆。

回过头,许言汐看了看李婉璐抓住自己的手。

“还有何事?”

李婉璐道:“我是从尾牙里瞒着父母溜出来的,司机在休息室。如果不介意的话,送我一程好不好?”

许言汐看着眼前那被冻红了脸的小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李婉璐毫不掩饰自己高兴的心情,大大方方地跟着许言汐往停车场走。

刚进入停车场,许言汐立刻察觉周围有些不大对劲。

在他反应过来的那一刻,李婉璐已经被他扑倒在地,子弹在身旁呼啸而过,打入身后的墙上。

“该死!有人伏击你!”

许言汐立刻知道了事情的症结所在,因为从子弹发射的方向和弹道痕迹来看,攻击目标正是他身边的女子无疑。

“怎么办?!”李婉璐一身狼狈,但情绪并不算慌张,估计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

“跟我走!”许言汐不顾得其他,一手掏出外套内的枪,一手拉起李婉璐的手。东堂的地下停车场构造他很清楚,要

避开一些人并不算难。

48 非我所想(二)

一路上,许言汐带着李婉璐绕过一些暗道往自己的车附近靠近。许言汐的车是改装过的防弹车,如果能进到车里,至

少会比现在安全许多。

按下中控的声音在空旷寂静的停车场里显得十分扎耳,许言汐趁对方尚未定位准确,飞快地上前拉开车门让李婉璐上

了车。刚关上车门,立刻感觉到车身被子弹袭击了。

对方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的位置所在,许言汐发动车子,踩下了油门。

从后视镜里,数辆黑车在他们驶出停车场入口后便开始玩命地追了上来,许言汐问道:“小姐,你究竟惹到了哪条道

上的人?”

“我鸟个知道……”李婉璐不断回头看着紧随其后的追击者,“我老爸做的黑心生意,结果就是让我这个独生女吃尽

了苦头……开快点开快点,跟上来了!”

看来甩不掉。

许言汐只好一手控制方向盘,一手拿出行动电话。

“喂,李哥,我遭人伏击了。对,定位系统开着,麻烦前来支援一下……嗯……估计三、四辆车子……配有枪……”

掐断了通话,许言汐直视前方,提醒了句“坐稳了”便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汽车飞驰而出,李婉璐抓着头上的安全把手,身体却随着巨大的惯性甩来甩去。

“哇靠,真刺激,好爷们啊!”

许言汐差点没因为李婉璐的话给咬到舌头。

“小姐,我们现在是在玩命,不是在玩游戏!”

李婉璐吐了吐舌尖:“不好意思哦!”

李哥那边行动迅速,接到许言汐的电话立刻出击,从他们行进的反方向包抄了过来。

有了东堂的增援,形势立刻逆转过来。在处理这种突发事件方面,李哥他们要更有经验一些。

对方的车被堵了下来,面对东堂明显要更胜一筹的重武器,那几辆堵截李婉璐的车也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

李婉璐本还想下车去教训那些偷袭她的人,但却被许言汐扯住了手腕。

“别去做这种事,女孩子,好好呆着就行了,其他的留给男人处理。”

李婉璐难得地被人视为弱者,却意外地发现并不会有像以往那样的抵触情绪,反而觉得有些小鹿乱撞。

借了许言汐的电话给她老爸打了电话,李父对此事相当震惊,恨不得立刻赶过来好生安抚女儿一下,却被李婉璐几句

大吼给吼住了,最后李父只得答应派人过来和东堂的人接手善后。

“不介意的话,请送我回家吧。”

送佛送到西,既然出手帮了忙,这剩下的一点小事许言汐当然也不会介意。但许言汐在两分钟后,就开始后悔自己所

做的这个决定。

“如果没认错,你刚才叫过来帮忙的,是东堂的人吧!”

“你真牛,竟然能叫得动东堂的人,你到底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对了,我叫李婉璐,你认识我老爸不?”

许言汐飞快地在东堂的合作方中寻找李姓且只有一个女儿的富商。

“香港李氏?”

“哎!你知道啊,那我就不用多介绍了,我叫李婉璐,很高兴认识你。”

香港李氏是在港岛仅次于徐显东的耀邦的第二大势力,也是雷啸为了对付徐显东而极力想拉拢的对象之一。

“东堂,许言汐。”

“许言汐!!”李婉璐在一旁即刻炸开了。

“哇塞,你就是传闻中的雷啸的同性恋人啊!”

许言汐一听到这种毫不婉转的大白话,差点没把车开到人行道上去。

不知道如何回答这赤裸裸的提问,许言汐选择了沉默。

“你不辩解?这么说是真的咯?”

李婉璐的小脸上闪过一丝郁闷,不过很快就又消失不见了。

“你是天生的gay还是被掰弯的?真的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李婉璐凑近许言汐,眨巴着她的大眼睛。

“或者是有哪方面障碍所以……”李婉璐的眼神飘向许言汐的下身。

吱——

许言汐一个急刹车,李婉璐措手不及,差点撞到了前方的挡风玻璃上。

“喂,你……”

李婉璐刚想抱怨两句,却被许言汐一把压在了副驾驶座上。

男人精致的脸凑得很近,李婉璐整个人呆掉了。

“我是不是有障碍,你可以亲身试试。”此刻的许言汐有些邪恶,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女人质疑他某个方面

的能力。

李婉璐愣了几秒,忽然一脸兴奋地在许言汐脸颊上啵了一口。

“你来啊,我不怕,不过,事后要负责哦!”

听到李婉璐说的话,许言汐立刻产生了惟女子和小人难养也的无力感。

挫败地坐回自己的位置,趴在方向盘上,许言汐道:“小姐,我这够乱的了,请别来添乱了行吗?”

重新启动了车子,许言汐不自觉地踩下了更多的油门,只想着把这位代号为“麻烦”的大小姐赶紧送回家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