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真情 第三部——くりこ姬

「我跟他上床了…你听懂了吗?小子!」

弥一重复说了之后,庆太不禁向后退一步。警笛声不断在脑中鸣响,它不仅命令庆太后退,还要他立刻「拔腿就逃」

、「不可以听」。

敌人彷佛看穿庆太的心思般先给以还击。他夸张而惊讶地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改变声调。

总之,弥一收回方才充满杀伤力、威胁性的严厉语气,那种口吻简直像是把庆太当成有理讲不清的小孩般。

「你真是个怪家伙。」

这是一贯的「学长」口气,是刚强、温和、靠得住,令人崇拜又憧憬的学长的口气。也就是说,他一直这样低头看着

庆太和之外的学弟们。好不容易终于注意到的庆太,心里再次发毛。

好恐怖。

赢不了的!快逃!不对,根本迷不掉!

「你也真奇怪,不是想知道才把我叫来这种地方问的吗?」

庆太喘气。对方说的一点也没错,可是自己就是开不了口。

弥一的声音已经回复到平时那种语尾多少带点笑意,学弟们非常喜欢的温和语气,这让庆太更加感到害怕,他低着头

,眼睛不敢往上瞧,感觉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我实话实说了,你怎么都没反应?看着我,我现在在回答你喔!」

庆太好不容易稍微抬起头。「学长」扬起嘴角微笑。

「要我再重复一次吗?」

「不…不用…了…」

庆太终于挤出声音。听到响应后,弥一耸了耸肩。

「我听得很清楚。」

「是吗?就是这么回事。你还有其它问题吗,小庆?」

庆太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斜眼看着语带嘲弄口气的对方。

对方冷笑的表情使他不禁开口问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哥哥非得跟学长你做那…种事不可…!?」

庆太的气势令弥一不由得瞪大眼睛。

「我…无…无法相信!你骗人,我不信!骗人!」

「信不信由你,反正昨天你不都已经看到我跟阿信老师一起走了吗?你就是觉得可疑,才特地把我叫来这里的吧?」

庆太不断摇头,似乎不想听对方所说的话。

弥一大笑。

「怪家伙一个,我真服了你。」

「怪也没关系,不管学长你怎么说,我就是不相信!」

「那真抱歉,我不知道这个答案你不满意。」

弥一仍然一副挖苦的语气,同时挥挥手,打算迅速离去。

「我走啰!」

「等一等,学长!」

「还有什么事?」

「把哥哥还我!还我吧!你…到底打算留他到什么时候…!!」庆太叫喊。

「还给我!」

「还给你?为什么?」

「他是我哥哥…」

「不对,小庆,你错了。」

弥一心平气和地对着孩子说话。

「你错了。」

「哪里…错…了…」

「我不还你。」

弥一嘴角的笑容加深,迅速接下去说。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抱过他。那个美人已经跟我上过床,我们做爱,感觉很舒服,所以我不打算还你。

我怎能让他走?他是我的。」

「怎么…」

「他是我美丽可爱又令人舒服的玩具,为什么要还你?」

弥一笑着说。

「怎…怎么可以这么说…」

「我可是实话实说…嘿!」

弥一左手单单接住庆太飞过来的拳头,然后微微往上扭,制止住对方的行动。

「使用暴力不太好喔,小庆。」

「……」

弥一松开单膝与双手,让庆太得以自由活动。庆太屈膝跪在屋顶的水泥地上。

弥一对庆太说。

「你哥哥真的很棒!」

庆太用力喘气,呼吸急促。弥一发出笑声继续说。

「他太棒了!什么都做,什么都让我做。喊声悦耳动听,舌技精湛。真是好可爱,可爱得不得了,有时我会情不自禁

地蹂躏他,还以为他会被我弄到死,就像小孩粗鲁对待自己的玩具般。」

「住口!住口!不要说这种话…」

「为什么?」

庆太紧咬着唇,抬起脸瞪视弥一。

「我不知道学长是不是真的有和哥哥…做爱,不过再怎么样,学长也不能这么说,不是吗?什么玩具之类的…好、好

过分…」

「是很过分…」

「学长,你喜欢我哥哥吧…!?」

「要是哥哥知道学长这么说他,他应该会很难过吧?」

「他会难过吗?」

「当然会!一定会!如果真的有做爱,一定是彼此相爱的,不是吗?既然如此,就不会说什么玩具之类的话…这么说

很过分…」

「彼此相爱?我们吗?」

「难道没有吗!?」

庆太大叫。

弥一收起笑容。

庆太吃了一惊,对方的表情让他很惊讶。弥一将自己的头发往上梳,像是要挥开庆太讶异的视线般,然后再次发出嘲

讽的笑声。

「学长…」

一阵笑声过后,弥一开口。

「做爱是不需要爱情的。」

「……」

「陪浴女郎不会对每一个客人动情。」

「学长…」

「你那美丽的哥哥根本不爱我!」

弥一挥挥手,边说感兴趣地盯着庆太的表情。

「你哥哥…只喜欢勾引男人…他在卖淫。你知道卖淫的意思吗,小庆?」

庆太呻吟地挥出右勾拳。这一次,拳头轻轻掠过弥一的脸颊边。

弥一用手摸了摸略疼的脸颊,当然不会容忍对方的行为。这一次他轻松躲过第二拳后,一拳打中庆太的小腹。

庆太立刻不支倒地。

「停手吧,你跟我的经验差太多了。」

「可…可恶…」

「小庆,你很善良,竟然这么相信哥哥。嗯,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阿信老师的确有到如圣人般冰清玉洁的容貌,身

上经常散发着肥皂的芳香,雪白的衬衫总是一尘不染,可是…」

「……」

「他却扭动身躯,哀求我侵犯他。」

「别再…说了…」

「他喜欢我侵犯他,不断哀求着。不管你是否相信,你那美丽的哥哥就是在卖淫,而且是被我包养!」

讨厌他吧!

「站起来,小庆,我秀给你看!」

「咦?」

庆太瞪大眼睛。

「我秀给你看,让你听听他那时的声音有多悦耳。」

「这……」

「来,到我家去,我会让你相信的!」

庆太知道自己抗拒不了。

「有点兴趣了吧?」

庆太全身哆嗦。

他怎么赢得了这个猜出自己心思的敌人?

17

比记忆中更加雪白的白色。

白皙的手指在空中舞动后,就这样搂住宽大的背部,与手指同样白皙的手臂在背部交错。

手臂的形状与颜色,感觉就像初次见到般,动作更是陌生。

为什么要如此移动?那不仅是全盘接受,还有主动索求的意味。

交缠的身体转而改变方向,力道强劲得让底下的沙发微微震动着。

柔和的光线使得白皙的脸庞更加光彩夺人。

庆太看见那张自己再熟悉不过,每天都会看到而且备感骄傲的美丽容貌。

温柔、美丽,无所不能、完美无缺。

庆太始终坚信不移。

可是,眼前的人正以他所无法正视的姿态被别人压在身下。

熟悉的面容以未曾见过的表情接受别人的亲吻。

看到那副喘息的模样后,庆太缓缓松开握紧的拳头。

他屏住气息。

哥哥在微笑。那笑容既美丽又可怕。

这时候,他的表情真正刺伤了庆太的心。

穿过有哥哥在的房屋大门时,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庆太依然一无所知。

事实上,内心深处的自己很想逃开。从两脚必须用力移动的状态,便可一目了然。而沉重的脚步也经常使得前行者停

下脚步等待。

那姿态如此从容,他连庆太脚步沉重的心情都摸得一清二楚。

「很想逃,可是…」

「可是」之后接下去的,是好奇心抑或对无法相信的自己的责任?

「很想逃,可是…」

庆太慢慢走着。

身材高大的学长故意俯视庆太,却不发一语。

沉默让庆太硬是想起了先前的对话。

学长和哥哥「上床了」。

哥哥喜欢学长抱他。

彼此并不相爱。

自己大概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现在才会拖着沉重的脚步前进。

庆太一面踩着走道的碎石路,一面皱眉头瞪视这位豪邸居住者的背。眼前的他想知道自己对即将发生的事有何感想?

会采取何种行动?他想知道连自己都毫无感觉的反应。

我秀给你看。

他是这么说的,彷佛看透了自己的内心深处。

「我秀给你看。」

自己无法违抗的心,被他牢牢抓住。

庆太呆呆走着。

对方突然停下步伐,在鼻子冷不防撞上后,庆太也跟着停下脚步。

「哇!」

弥一默不作声,以动作示意庆太移至玄关侧面。

庆太眼神呆滞地朝那个方向望去。

弥一有点咋舌,表情略显焦急。这是庆太他们始终尊敬并理想化的「学长」所不曾有过的表情。然后他用手指草率抓

住庆太短袖衬衫的肩头,用力、意思明确、刻薄地将他推过去。

「沿着那里的墙壁,绕到里面去!」

学长对学弟下指令。

「从第二个凸窗住里面瞧。」

弥一说到这里后,便轻蔑似地发出笑声。

被掌握住心思的庆太根本无力反驳,摇摆不定的脚畏缩地往目的方向前进两、三步,然后魂不守舍地凝视着弥一扬起

笑容的嘴角。

弥一耸耸肩,似乎不打算再对学弟开口。

学弟要不要照自己的指示行动,他似乎一点都不感兴趣,只迅速转身往玄关方向移动。

当他将手放在玄关门把时,视线在瞬间瞄向庆太。魂不守舍的庆太与那道视线对望。

额头的汗在不知不觉中流入眼睛里,庆太急忙用手指揉着眼睑。

手掌也同样渗出汗水,庆太在胸前的衬衫上擦拭。

他还是觉得很害怕。

可是…

对方的视线瞬间变得非常锐利。

恐怖感依然没变,想逃的心情也未曾消失。

可是庆太受到挑衅。

「你其实很想看吧?」

对方的视线确实这么表示着。轻视的眼神摆出一副看穿庆太心思的态度。

他知道自己一定选择待在此地。

「你哥哥在卖淫。」

不断否定的结果,自己来到了这里。

庆太这才突然注意到,对方已经打开门进入屋内。

他再也不想象小孩一样逃走了。

庆太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往先前对方催促的方向举步前进。

***

弥一小心不让自己发出任何脚步声。

他偷窥了客厅一下后,听到隔壁餐厅有水声。

那种声音竟然也能让弥一情绪高涨。

蹑手蹑脚穿过客厅的弥一,望着背对自己的阿信在厨房流理台前洗濯的身影。阿信似乎正在哼歌,弥一可以听到夹杂

水声的低沉声音。纤细的背影专心一致,微微摇动的姿态甚至看得出伯的纯真。

弥一偷偷靠近他的身后。

阿信突然转身,弥一冷不防地吓了一大跳。

「哇!」

阿信同样也吓了一跳,惊叫出声。

弥一遗憾地咋舌,手伸向阿信的身体,右手搭住肩上将他拉近。

「你突然站在那里…害我吓了一跳…!!」

「我是故意要吓你的,没想你会突然转身。」

「因为我猜你差不多该回来了,所以想看一下时钟,果然被我猜中了!」

阿信答完后露出微笑。

弥一不知怎地,内心涌起一股特殊的情感。由于这股特殊的情感与欣喜若狂时的感觉极为类似,因此弥一放在阿信肩

膀上的手的力道倏地加强,并将他拉向自己。

阿信轻叫,被弥一的手臂环住后,他发出轻微的抗议声。

「喂,我的手还湿湿的!」

弥一在抗议声中闭上眼睛,将脸轻轻埋在阿信的秀发里,他深知自己非常喜欢在这股甜美的香味中磨蹭。今天比往常

更加兴奋,弥一认为一定是因为有一位贵宾在欣赏的关系。

对方是他可「炫耀」的对象。一想到此,弥一便越来越兴奋。

当然阿信不可能会注意到弥一的心思,他继续抗议。

「我要擦在你的衬衫上喔!还是要我擦在你脸上?」

阿信打算用湿答答的手将弥一的胸膛推开,就这样碰触到弥一的脸颊。

「好凉,好舒服!」

「外面很热吧?」

弥一没有回答,取而代之地移动被阿信触摸的脸颊,将唇贴在手掌上。

阿信脸红地避开,然后急忙接着说。

「平常回来时,不是都说「我回来了」吗?好好打招呼的话,就给你冰凉的点心和红茶。」

「还是你的手最棒!」

说完,弥一抓起阿信的手腕,另一手则轻轻将腰揽过来。

这种温柔的搂抱方式可以轻易挣脱,然而阿信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弥一今天并不像往常那般粗鲁。

弥一静静将唇贴在阿信的手掌内侧。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用唇在爱抚。

他那晒黑的手与阿信纤细白皙的手臂,正好成了强烈对比。

手从手腕滑向手肘,一起跟着住下降的唇,在轻轻吸吮内侧留下模糊不清的红色印记的同时,亦带给阿信疼痛般的快

感。

这些印记虽然会马上消失,但阿信的眼神在追随的同时,一股羞涩感让他终于别开视线,开口说话。

「你还没打招呼。」

他发出娇纵又故意略带怒气的声音。

这是想吸引母亲注意的孩子故意淘气地恶作剧,然后万能的母亲在这时出现所发出的声音。

弥一没有响应。他拉着阿信的手,这次唇移到阿信的额头,接着在太阳穴上爱抚似地游动。

阿信全身发颤。这股轻微的振动刺激了弥一。

「不好好打招呼的孩子,不给点心吃。」

「应该先说在吃点心前要洗手吧?」

「知道就去做啊!」

阿信轻轻仰视着弥一。

「吃不吃点心都无所谓。」

弥一回答。

「因为我现在连走去床上的时间都没有。」

弥一边说边经吻阿信的唇,然后离开。身体分开后,两人立刻在同一时间屏住气息。

互相接触的身体的每个角落,在分开时似乎都能立刻感觉到彼此方才的爱抚。两人在瞬间同时停止呼吸。

「真不敢相信…」

弥一低语,再度用力将眼前的身体揽过来。

两人第二次接触后,彼此的身体立刻明白了。

全身的血液一口气奔流,一股复活感油然而生。

阿信的舌头在口中蠕动。弥一撬开唇想尝尝个中味道,一股奇妙的焦躁与不的离开阿信的唇。

阿信缩着身体,难受地用力喘着气。

弥一轻轻舔着他的眼角。

「对不起,我一时意乱情迷。」

听到这句话后,阿信惊讶地瞪大眼睛。弥一见状,惰不自禁地拥紧阿信。

感觉到帘有些微摇动,弥一搂着阿信,脸上悄悄露出微笑。他一点不在乎对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观看现在全身泛红

、美丽又可爱的阿信。

没看过吧?

不知道吧?

弥一抱着阿信的手稍稍加强了力道。

「你是我的。」

弥一一面温柔地轻咬颈项,一面对手臂中的玩具低语。

***

纤细单薄的身影在结实而强壮的身体下动弹下得,只能一味地承受对方压迫性的拥抱,然后仿徘毫无力气的人偶般,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