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男男”生子 下+番外——schneeSternför

第 40 章

贺勋和雷少群俩人进了包厢找了个位置坐下聊天,任由陈巍在那边被匡磊骚扰。

“你知道狗最大的特性是什么?”

“奴性”雷少群回答

“对,狗是奴性最强的一种动物,奴性的至高境界就是忠诚。”

“但是这种奴性只是一种物种特性,人不同与狗。”

“我知道,少群,人的奴性是在相对空间内的精神束缚以及肉体征服。所以没有广义上的绝对完全的精神束缚,只有

相对空间内的控制,你对他不是已经创造了这个相对空间了吗?”

雷少群眯起了眼,看向一脸笑得不怀好意的贺勋“你说”

“少群,你听过S/M中对奴隶的调教吗?”

“…你知道我不喜欢那种东西”雷少群脸上显出厌恶的神色。

“没让你学那种,只是,这个和军犬训练有相通的地方,无论对奴隶或者狗,最重要的是建立至高无上的精神力量。

“精神力量,对他会有用?”

“可以试试,我说了这种精神束缚有一定限制,所以要创造一个客观空间范围,他现在的客观很符合”没有身份的活

死人,与世隔绝,消沉,精神压力比较大,很理想的先决条件。

“然后呢?”

“然后根据他的个性,从最容易的地方下手,打碎自尊心,再让他对你重新建立精神和感情上的信任和依赖,比如让

他觉得如果你抛弃他的话将真正的毁灭他。”

“说得到容易”雷少群嘲笑

“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人毕竟不同于动物,而且S/M是戏剧化的生活。我只是说他符合这个客观条件,如果你想让他

长久陪着你的话,像刚刚那种情况最好一次也别让它发生。你的给他造成一个无处可逃,无力反抗的感觉才行。”

的确,最近对他陈巍是松了点,回想一个多月之前陈巍刚逃跑回来的时候,被他教训的乖顺摸样,这个人果然是三天

不打,上房揭瓦。

“你有什么主意?”雷少群抿了口酒。

贺勋笑着说:“很多主意,但是调教的第一步是要先了解调教对象的各方面情况,这个我明天可以和你详谈,不过,

我能看得出来,他是严谨的人,他的家庭和受的教育,决定了这种人通常会被拘束在特定的规矩之中而且善于忍耐。

所以你把他关起来一辈子,并不是让他难以忍受的事情。

这种人实际内心矛盾重重,一方面习惯于也希望受到规则的捆绑,另一方面也会产生反抗情绪,内心左右摇摆,说到

底是个容易被体制化的人,内心深处渴望外界强大的精神压力。

所以,驯化上根据他的个性通过个体束缚的形式,比如绳子,监禁,这些自由剥夺的行为来动摇他的心理防御。还有

,就是利用他的羞愧和负罪感了。这是我的猜测,看他的样子相当保守,在这方面下手,应该很容易打击到他的自尊

心。”

“说得一套一套的,别拿你那套对狗的来忽悠我”雷少群嗤之以鼻。

“不信?”贺勋看着被匡磊硬压在腿上的陈巍说,“那我们试试?”

看着雷少群望向他怀疑的目光,他俯身凑近雷少群耳朵说了几句,然后直起身,挑衅的笑着“敢不敢?还是说少群你

对自己的掌控力没有信心?”激将法总是最俗套,但是最有用。

贺勋笑着走到其他几个人那里耳语了几句,意思是雷少群要演戏,让大家只看别动。然后,考虑了一下,把包厢里的

小姐少爷都赶了出去。

贺勋在对雷少群指导了几句之后,和雷少群走到原来的座位。雷少群停在陈巍的面前自上往下的盯着他,眼神很尖锐

。看的陈巍不由自主的从匡磊腿上挣扎出来,站起来与雷少群面对面。他觉得雷少群在因为刚刚他打架的事情生气,

是因为发觉他有威胁性吗?

坐在一边的贺勋饶有兴致的观察着陈巍的反应,陈巍心理有点恐慌,浑身紧张,眼神充满不知所措地看着雷少群。

随着雷少群阴阴的说了声“跪下”陈巍一下子慌了神,双腿晃了晃,两手紧张的不知放在哪里才好,一会儿握拳,一

会儿捏裤子缝,眼神怯生生地看向别的地方,最后望向脚下,好像想逃避可由无法避开的样子。

雷少群向前走近了一步,陈巍吓得往后退,被雷少群捏住下巴,抬头和他眼神直视。雷少群的眼睛充满着威严,无视

他眼中透露的乞求和怯懦,对于陈巍的迟疑,雷少群微微一皱眉头,手上加重力道,神情变得暴虐,见到这种表情的

陈巍浑身发软,慢慢的往下跪去,整个人急促的喘着气,盯着地面,不敢抬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忽视身边坐着的一圈

人一样。

雷少群没给他这个自我逃避的机会,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对陈巍说,“爬过来坐着儿”。房间里面没有人说话

,无形的又加大了压抑的感觉。

贺勋玩味地看着陈巍再次僵直的背影,然后无奈的慢慢俯下身体,两手方向前方向雷少群慢慢爬去,眼神只游走在自

己两手之间,整个身体语言透露着屈从、胆怯和害怕。贺勋满意地笑了,雷少群,对陈巍的威慑力很大。

几步路的距离在陈巍眼中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直到了雷少群脚边,按他的指示乖乖地地跪坐在那儿,眼睛注视着

雷少群的脚。雷少群对陈巍表现还算满意,和贺勋交换了一个眼神,对陈巍说,给我倒酒,陈巍依言转身,给雷少群

的杯中放了冰块和酒液,然后两手端给他。

雷少群一手托了他的下巴,抬高,他看到对他微微一扬嘴角,另一手拍拍他的脸以示表扬,然后凑近,给了一个奖励

似的亲吻,当着其他人的面说:“乖…”,然后拿走了酒杯。

其他的人以匡磊为头开始发出嘘声,直呼雷少群调教有方,匡磊还直嚷嚷着自己也要搞一个。雷少群只是喝着酒,笑

而不答,一手轻轻圈着陈巍的脖子,偶尔摸摸他的头发,亲亲他的额头,好像在安慰心爱的宠物。

贺勋教的方法很简单,要培养奴性,最简单的就是在他雷少群本人和朋友之前下跪。这是心理驯化中最简单的开始,

就像动物训练从训练站和坐一样基本。

半公开的场合,目的就是让陈巍在雷少群的脚下臣服、低下、屈辱,这对打击他的自尊心很有效果,但是要注意配合

着其他方法,比如适当的奖励和爱护,让陈巍的一直处在多重心理中,这样可以让他迷惑以至于放松心理警惕和排斥

虽然不会把陈巍当作狗或者奴来驯化,但是驯化过程中的精髓是一致的,就是建立少群绝对的权威和陈巍对少群的服

从依赖。贺勋想,依照刚刚的情况看,陈巍心中对少群有相当大的敬畏成分,既然已经存在一定的精神束缚,那么要

做的只是加强这个刺激,以及减少陈巍对这个刺激的反抗性,最终可以束缚他的灵魂。

第 41 章

夜里一群人散伙,只有贺勋说要住在雷少群家里,其他人回了各自的饭店。坐在车上,陈巍那表情明显还没从刚刚受

的刺激里恢复,直到回到家被雷少群带去换衣服,然后按回床上睡觉都一直有点神情恍惚。

雷少群和贺勋两个人坐在温暖的屋内,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各自喝着酒聊天。贺勋这一次是趁休假,一帮从小一起的死

党聚在一起看望雷少群。

沙发上的贺勋笑得很没形象“…真没想到啊,少群,亏你做得出来,让他生孩子…花这么大精力去折腾他,你这手术

费也花了不少吧!有趣…那他能生么?”

“能,没什么意外,下个月就能正式做了”

“哈哈,我真想到时候也去看看,你告诉匡磊他们了吗?”

“没…贺勋,暂时不要和他们说。”

“…少群,你是不是对他开始有感情了?”

“…”

“我知道了,这是难免的,养个动物时间长了都会有,不要说那样一个人。少群,我大概能体会你心理怎么想的…说

实话,撇开别的不说,你不信爱情,但你想有个人能陪你,这个人,客观来说,挺适合。但是,你得先把他给驯服了

才行。”

“刚开始做这个实验,就是想折磨他的”雷少群靠在沙发里,眯着眼睛喝了口酒“我没指望他真能生个孩子,只不过

这个手术过程对他生理和心理是个折磨,如果最后能生,我也想过是不是就趁那个机会,让他生不下来,弄死他…”

“现在你不想让他死了?”

“我不知道,小勋。有一个医生和我说,人是会变的,做任何事不要不留退路,所以我现在开始犹豫了”

“…少群,我问你,你喜欢他哪一点?或者说,因为什么原因,你觉得不想让他死?”

“…年前,他趁我不注意,跑了一次,虽然很快给找了回来。当时的感觉不是愤怒,而是心里空了一块...再次看到他

的时候,我要了他,那次以后,每次只要靠近他,搂着他就觉得很踏实。你说我喜欢他,好像不全是,我会打他,把

他关起来,生气的时候还是想弄死他。可是每次折磨他,看到他看我的眼神,我都觉得兴奋,因为感觉他完全被我所

掌握;说起来你可能会觉得好笑,那种感觉就好像,希望这个世界上必须有一个人离不开我,没了我就不能活了一样

。”

贺勋叹了一口气,“少群,我知道了,没什么好笑的,这只是你的占有欲而已。你这样的男人,有这样的控制欲很正

常。”

“贺勋,你会像我这样么?”

“不好说,少群你可能真的对他有感情,只是你孤独惯了,没体会那是什么感情而已。我知道叔叔阿姨对你…唉,怎

么说呢,可能把人关起来,让他变得只有依赖你,是你感情表达的方式吧。我知道你对感情这个东西缺乏信任和安全

感,所以越是在乎的东西才越是要看的紧紧的。你就和银行一样,贵重东西都建个金库给锁起来哈哈,看来,当年把

他弄给你,这事儿做的挺对的…”

“哼,如果是一心一意要弄死那也好办了,留着,就是个麻烦,毕竟是个人。”

“所以,要驯化啊,你刚刚做的不错”

雷少群飞来一个疑问的眼神,真的好?

“是不错,看得出来,你对他有震慑力。这三年你关他,教训他还是有成效的;虽然我没教过你,但是就今天他的状

态来看,少群你其实挺有天赋的,把他训得很乖,至少表面上很乖。”

“那后面该怎么办?”

“继续强化效果,你有一个最好的掌控他意志的东西”

“什么?”

“让他怀孕生孩子这件事…”

“怎么说?”

“利用这个摧毁他的心理防御,让他知道离了你他就得死。还有,在这个过程中,把他放在身边照顾他,所有的饮食

起居,你能亲手的做的,都尽量亲手,让他习惯你,对你卸掉防备;其他小事上面,比如从他周围人下手,你注意把

握分寸,这个人,你不能不逼,也不能逼太紧。要让他摸不清你得想法,惩罚安慰都要用,乖乖的顺着你得意思来。

等到你们两人的孩子生下来,有了血缘这个最大的牵绊,他会心甘情愿留下来的。”

“听起来有点难”

“不难,少群,就一两年时间,我敢保证。”

“真和你训练军犬一样了,还恩威并用…”雷少群觉得好笑

“哈哈~谁说不是,但是思路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你一定要保持强大的精神控制力,你得让他始终活在你的精神统

治之下。”

“两年?”

“差不多吧,不排除中途你厌倦了。怀孕过程是他心理最脆弱的时候,少群,你运气还真好。等到有了孩子,孩子就

是留住他的砝码,他那种人舍不得的,尤其等到孩子能说话了。哈哈…你一定要让你孩子叫他妈妈…”

雷少群一挑眉,为什么?

“真笨,少群。让孩子叫妈妈就是把他钉死在这个角色里,他逃不脱。还有妈妈相对于爸爸来说,是弱势的一方,这

是一种持续心灵弱化的方法,是你对他最好的精神控制…”

“贺勋,你还真挺坏的,不知道你哪天看上一个,会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

“我一直都挺坏的,不然你哪来的小宝贝给你生孩子哈哈~至于我的另一半,难说,现在不是还没吗。等我遇到那个

人才知道我想把她怎么样。现在能猜测出来的不是爱情,懂不懂?”

第 42 章

三月下旬,天气已经显出春天的感觉。陈巍的再一次的体外子宫功血结束之后大半个月,又重新去段清那儿开始接收

雌孕激素诱导。文隽和萧原偷偷在诊室看过他一次。其实这一次应该是为受精卵植入之前做准备,但是大家都心照不

宣的避开这个话题。犹如最终审判之后的执行,陈巍的心情怎一个复杂二字能形容。

段清给陈巍移植子宫是按照28天的标准月经周期来算的。诱导了一个星期之后,陈巍开始住在21楼,因为天天都要接

收B超检查子宫内膜厚度,还有血液生化。每天能见到的除了段清还有林厉。林厉主要是负责胚胎前体在实验室里的发

育和植入,按照他的话来说,冷冻的和新鲜的都有准备齐全,而且绝对都保证在最佳发育状态,就等陈巍的身体条件

允许。

文隽开始天天勤快地跑段清办公室打探消息,再带给身在外科的萧原。在一个周五的中午,段清对跑来的文隽说:“

做完了”

“啊”文隽尖叫“为什么不叫我??”

“怎么可能叫你,上午陈巍的子宫内膜检测显示,他的子宫内膜出于分泌中期,厚度有1cm样子,处于最佳状态,植入

是马上就开始的。”

“受精卵是雷少群的?”

“雷少群和陈巍的”

“…又是全能干细胞培养的?移植了几个进去”

“嗯,三个”

“段主任,那他是不是一直要靠激素维持?”

“是,移植完就打了孕酮,黄体酮, HCG到10周左右,不过那时可能会有严重的妊娠反应。”

“哦,那他现在身体怎么样?我们可不可以去看他?”

“再看吧,刚植入必须卧床休息的,他最近要在医院住两周,然后看是否妊娠。”

“三个会不会太多了段主任?”

“不会,一般不会三个都存活的,试管婴儿的存活率只有30%”

“会不会三个都不成功?”

“也有可能,看陈巍的身体状况了,而且…雷少群其实有两手准备”段清神秘的微微一笑,看的文隽汗毛直竖。

“什么?”

“他找了一个代孕的!”

“啊~!那直接用代孕的不就好了,还这么折腾陈巍干嘛”

“你也知道这是折腾了。所以对陈巍,雷少群不在乎是不是真能生孩子,在乎的是折腾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