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恋残音 聿日

第1章



  “舞扬,听说你要回纽约了是不是?”莎兰那睁着一双迷蒙的水蓝色大眼,望着一旁拿相机朝建筑物按下快门的段舞扬。

  此时的希腊上空是一片晴蓝,只有薄薄的几片云彩飘在空中,但天气十分凉爽。段舞扬就坐在神殿前不远的岩石上,对准被阳光斜射而呈现光影对照的女神石柱,找出最美丽的角度按下快门。影响西洋建筑至巨的希腊神殿,基本上都是以长方形为主体,周围有巨柱成列的回廊。不过在岁月的侵蚀下,大多只剩下一根根巨大的柱体。

  段舞扬拍的女神石柱,是属于爱奥尼式柱的耶瑞克提翁神殿,其他两种柱式他早在之前就已经拍摄完毕。

  听见莎兰那的话,段舞扬只是微微一笑,淡淡的笑容里有说不出的潇洒与自在,完全不同于她眼中明显的依依不舍。

  莎兰那轻蹙起秀眉,有些气恼地盯着眼前狂做却又无比俊美的男人,气他的毫不在乎。

  “什么时候回去?”气归气,她仍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迷恋着眼前的男人。

  “后天一早。”收起相机,将收拾的动作交给助手处理,段舞扬伸手解开胸前的衬衫扣子,露出一片古铜健壮厚实的胸膛,颈间挂着一条有着银制坠饰的皮链,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

  “为什么不多留几天?”莎兰那掏出手帕帮他擦拭额际的几滴汗水,动人的蓝眸不时发出诱惑的光芒。

  “来这里只是工作,工作完了自当回去。”低沉温和的嗓音有着眷恋的意味,不过令他眷恋的地方不在这里而是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纽约。走遍世界各地,也只有纽约是谁一令他想要停留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他多年的知心好友。

  “你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月,都不会好好的玩过,何不多留几天看看这里的其他地方呢?”这些日子她都很安静地陪他工作,好不容易等他工作完正想邀他一同玩乐,却得知他即将回国的事,怎不让她埋怨?

  “一个月还不够久吗?”若不是需要多一些的景致来呈现完整的希腊,他根本不会在这里待上这么久的时间。

  “舞扬,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天之骄女的莎兰那,还是第一次拉下脸来问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可是看到段舞扬那张阳刚俊美的脸庞、修长的身材、不羁的气质,这一切的委屈都是值得的。活了二十六年的时间,见过的青年俊彦何其多,没有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唉!用膝盖想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真该让她看看他那群好哥儿们的,那她也就不会流露出天底下只有他才是男人的饥渴表情。“莎莎,我们当初说好的……”

  感情生活上他一向节制,虽然不专一但也不滥情。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莎兰那不会是他追求的对象,所以并没招惹她的意思。他们两人的开始是在她的追求下,同意彼此仅止于性伴侣的关系的。

  “我知道,你就不能回答我你也有点爱我吗?”莎兰那叹了一口气,不由得咕哝了起来。当初段舞扬之所以会答应她的提议,就是因为了解她不是那种不识相的女人。只是感情这件事实在很难控制,不是说收就收那么容易。当初她的心还没陷得如此深,以为自己一定能有脱身的空间。

  “莎莎……”

  “我会努力忘记你的,你害我想哭了。”咬了咬丰润的红唇,莎兰那的一双大眼已经蒙上一层泪光。

  “对不起,莎莎,是我不好。”他笑着拭去她眼角即将滑落的泪珠。

  “少来了,说得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她就是气他一点也不在乎的模样,爱的却也是他这模样。段舞扬耸耸肩,有点狂放的笑容淡淡地挂在嘴边。

  “最后一天只能陪我。”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好,最后一天陪你,这样你满意了吧?”

  莎兰那点点头。

  怎么可能满意?除非他能永远陪伴在她身边,否则她永远也不会有满意的一天!

  jjwxc  jjwxc  jjwxc

  正值暑假期间,机场里人来人往,各色的人种在机场大厅里等待,偶尔还可以听见有人瞧见明星所带来的骚动。

  萧风音手里捧着与他的身材不相符合的超大花束,脚边放着一块牌子,上头写着一个简单的“扬”字,右下角不起眼的标明“龙”两个小字,若不注意看还真是瞧不到。

  感觉手臂上的花束又开始有下滑的趋势,他稍微蹲下身,用膝盖往上一顶,将花束重新紧抱在怀中。

  哥的朋友为什么还没来?他都已经等好久了,难道班机误点了吗?

  这么大的一束花,哥一定很喜欢这个叫作舞扬的女孩子吧?可是他为什么不亲自送过来呢?虽然说,哥掌管了一个很大的企业,可是有凌哥他们的帮忙,应该也不会忙到哪里去才是,因为平常老有一大堆空闲时间往他的店里跑,怎会连个送花接机的时间都没有?

  这么大的一束花,手好酸喔!

  其实,如果他有机会瞧瞧自己手中的表,就会发现手之所以会那么酸的原因并不单单只是他的力气不够大,也是因为他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一千零一朵的海芋搭配新娘草与满天星再加上水,重量绝对不轻。

  萧风音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加点力气到逐渐麻木的双臂。

  想放下手里的花,又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地方,若是不小心倾倒,花里头的水会流得到处都是,早知道就顺便带个空花盆来。

  要不要去商店街想办法借个容器来装,可是这么大的容器不好找吧?要是他去找容器的时候,哥的朋友来了怎么办?还是别去好了。萧风音不断在内心挣扎着。

  可是他真的已经拿不动了,做一整天的工作也没这么累。他宁愿坐在店里看看书,客人来的时候包好一束束漂亮的花束,再不然就是到温室去照顾花朵,浇浇水、施施肥,怎么都比在这儿浪费时间来得好。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点也没发觉到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他面前停下来,好笑外加同情地盯着他瞧。

  段舞扬一下飞机出关之后,大老远的就看见一个人被花给遮住的奇特景象,尤其下方还写了他的名,并注明做这种愚蠢事的人就是那个惟恐天下不乱的龙。

  想到他要接过这么一大束的花给别人当笑话看,他就敬谢不敏,闪过那堆“花丛”打算假装没看到而直接回家。可是人才走出机场大厅,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刚刚。那一幅“花海摇曳”的景象。

  班机误点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小个子一定是站了很久了,瞧他一副就快要跌倒的模样。虽然是龙故意整人,可跟那孩于没有关系,不应该拖累他的。想着,他又转回那束花所在处,果然瞧见这棵“花树”有即将倾倒的迹象。

  “你是来接我的是吧?”

  花儿依然摇摇晃晃,没有人回答他。

  “哈!”

  还是没人理他。段舞扬暗忖,他不会是视线被花给遮住,人也被花香给熏晕了吧?

  干脆直接接过那一束多得惊人的花,让被花遮住的人能看得到他。

  手臂上的重量骤失,让萧风音松了好大一口气。

  是那个舞扬来了吗?

  目光所及,是满满的花及半边宽阔结实的胸膛,他赶紧抬起头往上方一望。

  是他?

  萧风音有如洋娃娃般的猛眨大眼,海蓝色的瞳眸里有着被吓一跳的惊讶。

  他是瞧见鬼,还是怎么一回事?段舞扬漂亮的剑眉微微扬高。

  “我就是舞扬,你是龙那混蛋派来的是吧?”尽管那张讶异的小脸令他有些不爽,不过看在他那大眼圆睁的模样可爱得不像话的份上,决定原谅他的冒失。

  好不容易停止眨眼,萧风音发现了自己的冒失,赶紧道歉。

  对不起,请问你是舞扬先生吗?他掏出口袋里的纸笔很快地写道。

  瞧见他奇特的动作,段舞扬的心里闪过一丝了悟及遗憾,然后点头回应他的问题。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还是会读唇语?”

  我听不见你的声音,会唇语,可是太快的话就没办法。萧风音很快地继续在白纸上写着。

  “龙要你来的?”

  萧风音点点头。他要我带你到新的住所,之前住的地方不久前发生枪战,波及了建筑,还在整修中。

  “枪战?”那里可是高级住宅区耶!

  是啊!是哥引起的。有人雇请佣兵团杀他,结果大家就动起手来了。

  在纽约这种地方住久了,萧风音对枪击事件并不会很惊讶,而且还关系到哥他们,那就更不奇怪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段舞扬同样不惊讶。

  “那走吧!龙应该有送车过来吧?”

  萧风音点点头。离这里有一段距离,花我来拿好了。小脸蛋上有着欣喜。

  原来哥是故意的,他一直都知道他见过一面、一见钟情的人是谁,一个像风一样名叫舞扬的男子。所以才会故意忘了他有一大堆的属下可以用,特别要他来接机。

  只是,这么大的一束花害他以为舞扬是女孩子,还以为哥转了性,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了。

  段舞扬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拿?不用了,你带路就好。”他那不高的身材……真要他拿着这束花走的话,实在太残忍了。

  看出他眼里的涵义,萧风音不好意思地脸红微笑,他知道自己的身高有多少。我叫萧风音,你可以叫我风音或小风就好。

  段舞扬看着纸上漂亮的中文字。“风音!你是中国人?”那蓝得很漂亮的眼睛及白皙的肌肤看起来不像是中国人。

  萧风音摇摇头。我是孤儿,跟孤儿院的院长姓,名字也是他取的。至于他到底是哪一国人,他自己也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你也没办法说话吗?”

  我是因为听不见,所以没办法说话。哥带我去检查过,医生说我可以动手术试试看。机会不大,但如果成功了,可以用助听器辅助。

  “怎么不试试看?”

  即使用助听器,效果也不大,所以算了。何况不动手术,他还能拥有一个小小的希望;若是手术不成功,他连这一点惟一的希望都会破灭,因此他有些害怕。

  望着他黯然的小脸,段舞扬心生不舍。“你几岁了?”

  萧风音很努力的仰高头侧脸注视着他的嘴形,看到他询问跟自己有关的事,一张小脸笑得好快乐。我二十一了。

  “咦?你二十一了?”他还以为他未成年呢!

  萧风音无声地笑了,这是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会产生的疑问。谁教他生得一张娃娃脸,而五尺七寸的身高在美国算是十分娇小,人又瘦,没人肯相信他已经是二十一岁的男人了。

  再过六个月就要满二十二岁,前面那辆铁灰色敞篷跑车就是凌哥开过来给你的。他拿出小心藏在怀里的车钥匙递给他。

  他是对车子没什么特别兴趣啦!不过男人对车这种东西多多少少都有点研究,所以他知道这辆车不便宜,因此老担心会不小心把钥匙给弄丢。花店的生意虽然好,也要他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存钱买到一辆。

  段舞扬将花束丢到没办法坐人的后面座位上,恰好塞满整个位子。“给我地址。”他一手打开车门,一边对萧风音说。

  萧风音正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进去,就瞧见段舞扬一脸疑问的瞪着他,他也不解的回以一个充满问号的眼神。

  瞧他困惑的模样,段舞扬这才想到刚刚他说话的时候没对着他的面说,他怎么可能知道他问了什么。

  “地址。”他重复说了一次。

  萧风音这才尴尬地微笑,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将早就写在笔记上的地址翻给他瞧。

  “这不是在第五大道吗?”段舞扬一边将车子驶离,心里暗忖.龙该不会那么好心地将他的那栋公寓让出来给他住吧?

  再仔细看了一下地址,跟龙住的地方只差了八个号码,记得去年他去的时候,附近有一家花店,他还在那里买了一束花送人。

  萧风音这次没漏看他的问话,忙写下:哥说先住我那里,我那儿房子够大,空房间也多,你在这里的这段期间就住在我家。他的家一楼是花店,二、三楼是他住家公寓,采楼中楼设计。当初开以很便宜的价格卖给他,让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还不清他对他的帮助。

  “你住在那儿?”段舞扬有点惊讶他能住得起那么贵的地方,他才二十一岁而已不是吗?

  嗯!多亏哥的帮忙。你还见过我呢!他心里又补上这一句话。不过那时候他老戴着帽子,又没办法说话,他一定早就忘记他了。

  龙除了对他们这些老朋友之外,还会对其他人这么好?

  “你跟龙?”他知道这群老朋友除了他之外,都是Gay,当初他们之所以认识,就是年少时在同性恋酒吧里认识的;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中,他是惟一的例外,因为他当时是个调酒师,他们则是客人。

  萧风音脸红了。别乱想,哥跟我不是那种关系,我们两人就像兄弟一样。虽然认识的地方非常暧昧,不过他跟龙井没有进一步的亲密关系。

  照理说以哥出众的模样,他多少都会感到心动,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之间就有种像家人一样的亲切感,让他们没有进一步的办事;反而莫名其妙地互看一整天,而且他那时的精神状态还不太好呢!

  段舞扬笑笑。

  我们真的没有!瞧他那模样,萧风音着急了。他不想让他误会他跟哥之间的关系,他喜欢的人是他啊!

  瞧他急成那副模样,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都快溢出泪了,可爱得让他几乎想……

  啐!他在乱想什么?

  “你说没有就没有,这么急做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你丈夫呢!”段舞扬丢开刚刚窜起的莫名其妙想法,然后调侃他。

  倏地,萧风音一张雪白的脸蛋绯红起来。明知他不过是无心的调侃,一颗心还是为他的话而如擂鼓般跳个不停。

  正好遇到绿灯,专心将车子左转过街的段舞扬没瞧见他可疑的神色。

  “我都忘了问你,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龙他们的?”怎么龙一直都没跟他提过有这么个可爱的小家伙混进他们之间。

  两年前。一成不变的生活在那两年彻底改变,这样的生活让他觉得坚强不少。

  “这么久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是不是龙故意把你给藏起来?”

  就跟你说我跟哥不是爱人关系!萧风音微感气愤,又怕这要不得的念头真的会深植他心中。“放心,我知道。”段舞扬忍不住搔搔他过耳的黑发,结果让整个刘海遮住他的视线。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