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魄姻缘恋双龙》——天子

文案:
缘起福祸皆因玉。
随着一场意想不到的意外
古老尊贵的龙血伴着它几世难舍的羁绊 再度改变了肖紫陌与昊宇魄的命运--

紫陌昏迷不醒,魂魄堕入千年前的时空,却错附了身体;
宇魄身为医生,但要从千年前的自己手中抢回恋人又谈何容易?

一段千年难圆的姻缘,一枚连结前世今生的宝玉。
肖紫陌与昊宇魄,昊雨魄与冷羁阑,究竟谁是谁,谁负了谁,谁又爱谁?

契子
2030年4月27日凌晨2点30分
天昊综合病院外科手术室

长明了2个小时之久的“手术中”的标识灯终于熄灭,昊宇魄一刻也不敢喘息,嘱咐护士们立刻将手术台上

刚被他从死亡边缘拉回的羸弱人儿送去特别监控室,自己亦想随后跟上去,却禁不住一阵天旋地转,多亏

一旁的助手付逸文眼疾手快,撑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昊,休息一下吧,精神高度紧张了2个小时,超人也受不了的,就算是为了紫陌,你需要保重自己。”付

逸文苦口相劝,虽然他知道这一定是徒劳的。
“谢谢你,逸文,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我要到特别监控室陪紫陌,今晚对他来说是个关键,我一定

要陪在他身边,一直陪他……我没事,别担心。”昊宇魄勉强牵动干燥的嘴角,挤出一个苦涩到极点的微

笑。
“昊,撑住,紫陌需要你的坚强来支撑他。”付逸文心头一颤,握紧了搭在昊宇魄肩头的右手,想借此把

自己的力量传给他。世界上最深地体会过昊和紫陌之间的爱情的人就是他,他们几乎已经成了对方身体里

的一部分,如果一个遭遇了不幸,另一个也必将随他而去。
“嗯,我知道,我会的。谢谢,哥们。”昊宇魄用力握了握付逸文搭在他肩上的手。
“我们大家都会尽我们所能的,上帝会保佑紫陌的!”付逸文再次收拢手指,然后静静地离开。
“紫陌,紫陌……”昊宇魄坐在充满消毒水味的特别监控室里,轻掬起雪白的病床上美丽如昔,却比这间

病房更加苍白的人儿没有插着点滴的右手。紫陌无声无息地沉睡着,氧气罩罩住了他翘挺的鼻子和曾经甜

蜜地和他深吻,已不复红润的唇。为了动手术,他不得不剪掉了他最爱的微卷乌黑的秀发,可是如今头顶

缠满绷带,秃头的他在他看来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美丽和惹人怜爱。
都是他的错,如果他不因为那点小事和紫陌吵架,无情地拂袖离去,一向谨慎的紫陌也不会在半夜轻易地

打开家里的大门,后悔赶回家的他也不会看到一片狼籍的客厅中额头渗出汩汩鲜血,任他怎么呼喊也没有

一点反应,如无生命的布娃娃般的紫陌,是他害了他……
微温的液体顺着昊宇魄的脸郏滑下,润湿了淡粉色的指尖。




现代篇

2030年5月4日晚9点
紫陌已经昏迷一周了,虽然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却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昊宇魄每天都在这里陪伴着熟

睡的爱人,他相信他是在睡觉,他只是睡着了。监控器发出单调而冰冷的声音,在他听来却如天籁一般美

妙,那是紫陌的心跳声,紫陌还在他身边,等待着他唤醒他的那一刻……
“紫陌,还记得我们的初吻吗?那是在学校的旧图书馆吧,还差点被管理员发现,可是我一点也不怕,因

为你的唇好甜……”

2022年6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紫陌,来!”17岁的昊宇魄神秘兮兮地拉着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手中的冰棒上的肖紫陌穿过操场的草地

,走在石子铺成的蜿蜒小道上。
“到哪里去呀?天气这么热还不如在教室睡觉!”同样是17岁的肖紫陌咬着冰棒坠在昊宇魄身后。上个月

,他这个交往了10年的好友突然向他表白,说他爱上他了,想想自己从进入青春期以后还未对任何女生产

生过好感,又向往恋爱的感觉,于是他二话没说,马上同意,反正对方是宇魄,做不成恋人大不了再做回

朋友,永远不用担心他会离开他。
“你呀,怎么就知道睡觉?我们在交往耶!怎么好像都只是我在一头热?”昊宇魄皱皱帅气的浓眉,握紧

了紫陌的手。
“我们不是已经交往10年了吗,还需要装摸作样,你侬我侬吗?”紫陌吐吐舌头,这家伙,平常一副天塌

下来都不甘他事的摸样,没想到还挺认真的!
“那不一样!不是那种交往拉,是像我们现在这种交往!你起码应该温柔一点,或者偶尔脸红一下拉什么

的!”昊宇魄回头抢过他手中的冰棒一口咬掉大半。都是这根死冰棒!紫陌认真的舔了半天,真有那么好

吃吗?还不是普通的巧克力口味!
“喂,你咬太多了!我连你的XX上长了几根毛也一清二楚,为什么要对你温柔脸红啊?我又不是女人!你

不满意可以去找她们啊!”紫陌心疼地继续舔他的冰棒。一下咬掉那么多,这个大嘴怪!
“我才不要找她们!她们又没你美,又啰嗦又爱吃醋,拉一下手就大惊小怪要你负责!我只喜欢你!”昊

宇魄从一票死党那里听说了他们和女朋友交往的种种,更加确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说的也是,所以我才想和你交往比较轻松嘛,你就不要学那些女生那么啰嗦了!”紫陌笑嘻嘻地堆起可

爱的笑脸。
“好拉好拉,我知道拉!看,到了,就是这里,不错吧?”在一座破破的二层木头房子前,昊宇魄停下了

脚步,心里想着怎么捉到草从里蜻蜓的紫陌来不及刹车,撞在他的背上。
“好痛!要停下来也不说一声!这里不是废弃的旧图书馆吗?有什么好的?当鬼屋也要晚上来才有趣呀!

”紫陌揉揉撞痛的鼻子,嘀咕着跟昊宇魄走进去。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浪漫!”昊宇魄回头抱怨道。
“这种地方也能称为浪漫?也只有你才会这么认为!”紫陌小心翼翼的拉着昊宇魄的手踩在吱吱作响的地

板上,怀疑不定哪脚没踩对,就会掉进颤巍巍的木版下黑呼呼的大洞。
“紫陌。”走到走廊尽头,在已经没有窗户的破窗框边停下,昊宇魄往窗框上一靠,用一双长腿夹住好奇

地四面打量的紫陌。
“什么?”紫陌回过头,看到昊宇魄眼中奇特的光芒。
“想不想试试接吻?”昊宇魄一手扶住紫陌的腰,一手轻触他樱桃般粉嫩诱人的唇。
“想啊!听说感觉爽得不得了哦!怪不得你这家伙特意找到这种没人的地方!”紫陌自然而然地圈住他的

脖子,调皮地笑。
“那就开始吧!”昊宇魄带着期待、兴奋、紧张混杂的心情试探着将唇贴上紫陌的唇。热热的,湿湿的,

软软的……他开始放心大胆地磨蹭着他的唇。
不久,两人都不满足于单纯的四唇相接,昊宇魄本能地探出舌尖,滑入紫陌主动张开的口中肆无忌惮地翻

搅,吸吮他带着甜味的唾液。
“恩……”紫陌贴近他的胸前,大胆地回应他,要求更多……
“谁把大门打开了?这里是禁止入内的!”一声粗暴的吼声打断了陶醉中的两人。
“不好,紫陌,快跑!”昊宇魄情急之下拉着紫陌从窗口跃出。
“哇,笨蛋,这里是二楼!”“我忘了呀!”两人狼狈不堪的摔在窗外的草地上。
“天那,幸亏没摔在有石头的那边!”紫陌从昊宇魄肚子上坐起来, “你没事吧?有没有碰坏头?”
“没有拉,是那个王八蛋突然跑出来吓人打扰老子?害我这么没面子!”昊宇魄不满地诅咒。
“哈哈~~好拉,别气了,这里也一样,我们继续吧!”紫陌笑着捧住他的脸,凑上滑润的双唇。这次是更

加火热的唇舌交缠……
“哈……憋死了!”过了不知多久,两人才分开喘着气,微微移动身体,紫陌忽然感到什么东西抵着他的

小腹,“咦?……好啊,你这家伙!色狼!”他红着脸指责。
“谁是色狼?那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可见你的生理卫生学得很烂!都是你坐在那里才会害我兴奋的!”昊

宇魄尴尬地推卸责任。
“你以为我喜欢坐在男人的小弟弟上?你有的我又不是没有!”紫陌听了,立刻惊慌地跳到一旁,脸更红

了。
“你脸红的样子还真漂亮!”昊宇魄逗他。
“笨,笨蛋!我这是缺氧憋的!是你吻太久了!”紫陌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故意狠狠地瞪他。
“是吗?那我就帮你人工呼吸,补充氧气吧!”昊宇魄狡猾地再次占领他香甜的唇瓣……

2030年5月4日夜11点30分
“紫陌,你还记得对不对?求求你,醒过来,睁开眼睛,让我吻你,我好想像那时一样吻你……”昊宇魄

轻唤着,相信自己一定会唤醒沉睡的爱人。


天昊篇
天昊皇朝罡帝9年4月27日
“混蛋!混蛋宇魄!你这个大混蛋!”
“有意思,一个净身时被吓昏的小太监竟然有胆量直呼朕的名讳,这是欺君之罪呀!更别说这世上没有任

何一个人敢用‘混蛋’这个字眼来形容朕。”优雅的男中音懒洋洋地响起,罡帝昊雨魄的黑眸中扬起一丝

有趣的光芒。今天闲来无事,打昏了旁边伺候的太监,罩上他的衣服跑去偷看新进宫的小太监净身,在第

一声如厉鬼般的惨叫传来,众人发抖如筛糠的时候,其中一个比别人都要矮上半头的小子的脑袋撞在地上

,发出咚的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他脚边不省人事。而他确定他如果不是此刻翻着白眼外加口吐白沫的话必

定是个颠倒众生,风华绝代的大美……男!于是他亮出身份,命令身边吓得磕头如捣蒜的老太监将他抬回

自己的寝宫。
“天那,我的头好痛!”肖紫陌揉着脑袋坐起来,他记得他和宇魄吵架了,他很生气地跑出去,后来有人

敲门,他以为他回来了,兴冲冲地跑去开门,谁知闯进来两个满脸横肉的强盗,那两个家伙一个用刀指住

他,另一个去翻抽屉,他本来想反抗的,那两个混蛋不知用什么砸到他头上,他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

道了,“你这个笨蛋!还敢骂我是太监?你的‘名讳’我从7岁开始‘直呼’了18年,混蛋这个词也用了10

年以上!要不是你平常不喜欢自己带钥匙我们家怎么会遭入室抢劫?”他不客气地指责戴着“假发”,穿

着皇袍“唱大戏”的“昊宇魄”。
“哦?朕怎么不记得7岁时见过你?你真的有25了吗?依朕看来最多不过16、7。”罡帝仔细端详过眼前披

散着一头长发,张牙舞爪的漂亮男孩,俊逸端整的脸上满是揶揄之情。
“你想跟我玩是不是?还穿上这种衣服,你没见过我?要不要我连你的三围也讲出来?还记得我说的那句

话吗,你的XX上有几根毛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还有你左边腰上那块紫玉,是你们昊家特有的标记!还有

其他的也要说吗?”肖紫陌恼羞成怒,口不择言。
“这么说起来你似乎真的很了解朕,不过道听途说还是不够准确,朕的玉在右边腰上,而且不是紫色,而

是绿色,至于朕的XX……”罡帝笑着,俊美的脸上却没半点人类该有的温度,“你不会有机会在意它有几

根毛的。”既然他如此大胆他也不必顾忌什么了,反正带他回来就是为了亵玩一番打发时间而已。他解开

层层衣带,露出腰骨旁天然镶于皮肉之中发出熠熠冷荧色彩的碧玉。
“你,你不是宇魄!你是谁?这是哪里?”一直心安理得盯住眼前男人身体的肖紫陌惊叫着跳下床,步步

后退,颤抖的指尖直指着朝他逼近的高大男人,他和宇魄的身高差距根本没有这么大!“哎呦!啊~~~这是

什么?”他回过头,看到镜子中映出的黑直的如瀑长发,柔美面孔和纤细身段再次发出高八度的尖叫,脑

袋一阵晕旋,一番挣扎之后,终于不支倒地。
“那是镜子,里面的人是你。”罡帝微笑着抱起二次昏倒的人儿,轻放在巨大的龙床上,拉下明黄色的窗

帐,轻解美人的薄锦罗衫……

天昊皇朝罡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侯爷!”
一袭红袍在幽暗夜色中如一簇火焰由远及近,徐徐掠过,所经之处,宫女、太监无不诚惶诚恐,躬身相迎


世袭一等候冷羁阑如入无人之境般直入罡帝寝宫却没一人上前阻拦,紫缎腰带上垂下的描龙金牌凝聚了权

势与帝王的恩宠。
“皇上如今连阉人也想出手染指了吗?不为江山及百姓,你是否应为自己保重龙体。”直接走到榻前掀开

珠玉金线绣成的床帐,一手将长发垂散至腰间、身材并不比自己纤细多少的人拉起,冷凝的眼珠盯着邪魅

带笑,情欲熏染的俊颜。所有大逆不道的事在冷羁阑眼中都是理所当然。
“保重龙体?朕的龙体自然需要保重,还是……你愿意代替他来‘保重’朕的龙体?”昊雨魄站直身体,

并不介意身体的裸裎,抬手撩高纱帐,“或者三人同乐?他还不是阉人,虽然瘦小了些,但决不会像前日

那个女人般无用,动辄便一命呜呼,真是败兴!”
“你认为他的身体能承受两只野兽的欲火吗?”看了一眼床上粉颊娇如醉的瘦弱男孩,冷羁阑细长的眼中

是噬血的残忍,“只可亵玩,不可眷养的种类,不如玩过之后早日杀掉他,他会是一个祸水。”默不作声

地掏出一只玉瓶,取了少许碧绿膏状物涂在男孩鼻下,片刻之后使他陷入更深的梦中。
“无事不蹬三宝殿,今日来见朕既不为与朕同欢……就是又招惹事端需要朕来替你善后了。”昊雨魄冷笑

着用手指描绘冷羁阑的薄唇。
“呵呵……魄儿,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如果你不是九五至尊,也许早在我第一次强行抱你之后就

将你除之而后快了,13岁的孩童阴狠如你也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冷羁阑轻吻他的颈侧。9年前,13岁的

幼帝下的第一道圣旨即以莫须有的淫乱罪名赐死了冷侯之妻。
“我亦可以将你除之而后快,行刺,叛乱……任何罪名……”昊雨魄抬高眼帘,示意冷羁阑说明来意。
“皇上还记得上月十五与月圆之夜吗?”冷羁阑执起桌上的玉壶,壶中的香茗尚冒着热气。
“上月十五?记起来了,你对你的恶癖从来不加掩饰……是为了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少年?”昊雨魄询问

的话中更多的是笃定。

上月十五冷羁阑一如既往地闯入他的寝宫,不同的是今夜他身后跟了一名金发碧眼的秀美少年。
“他是谁?”昊雨魄卧坐在龙榻上,凤眼半闭,打量瑟缩在冷羁阑身后的少年。是个相当精致的尤物,虽

然不是没有见过异邦人,但他有着罕见纯正的黄金发色,垂肩的微卷发丝,宝石般碧蓝清澈的大眼镶嵌在

深陷的眼窝中,明显地透出畏惧之色,不同于汉人白得几乎透明的肌肤泛着奶油色的诱人光泽。
“微服出游的路上拣到的,想见识一下昊朝罡帝的龙颜。”冷羁阑的唇勾起迷人的弧度,眼中没有温度,

只有深不见底的幽黑。
“这次拣到的东西的确是精细漂亮,上苍对恶人的眷顾似乎永远多于善人。”昊雨魄的神情中并没有多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