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凝眉》——天子

【内容介绍】
贾君衍只有无语问青天了。
老妈是伪红楼迷,差一点就给他起名叫「贾宝玉」
这不打紧,还处心积虑地要给他找个「林妹妹」。
这下好了,人家「林妹妹」不要他,
却不知怎地招惹上人家「林哥哥」了。
也许是「宝哥哥」上辈子真的欠人家太多眼泪
注定这一生要将所有眼泪都还给他,
才会为了林雪飞凝眉暗泣,
还差一点魂销病榻……





楔子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过着他;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某地方台又在回放《红楼梦》了,又在唱这悲悲哀哀凄凄惨惨切切的「枉凝眉」。

记得当年这一曲曾经唱得老妈哭得浙沥哗啦的,演完一集电视剧之后,老爸脚底下的脸盆里已经攒了八条

手绢(十几年前还没有纸巾那玩意),趁着他老婆还抽抽搭搭地吸着鼻子为小说里的「古人」难过,这个

模范丈夫叹了口气,慢慢吞吞地蹭到卫生间洗手绢去了。对他来说,十几年前新婚后第一次出差时她拉着

他的衣袖,在冬天的火车站落在他手背上那几滴热乎乎的泪珠可比林妹妹要实在迷人多了。

老妈是个红楼迷,差一点就给他起名叫「贾宝玉」了。听说她之所以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了最不浪漫的老

爸也是因为他姓贾,嫁给他就可以得到一个姓「贾」名「宝玉」的儿子,后来由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四

位老人家联起手来坚决反对老妈任性又丢脸的奇思怪想,他贾君衍才得以能够在日后二十八年的磋距岁月

中挺起脊梁做人,不然非得被人当成自恋加三级的世纪傻瓜不可!

老妈铁了心非要介绍她的儿时玩伴林叔叔的女儿林秋雁给他做女朋友,那女孩长相一般,身材一般,个性

一般,学历一般,做饭的手艺一般,收入家庭也很一般,唯一不一般的是她的姓氏,和林妹妹同宗!不过

只这一点就足够吸引她未来的婆婆了(当然这是老妈自封的,他可从来没有同意过)。

林秋雁林妹妹对他显然没有太大兴趣,因为他长得不像她的偶像班.艾弗列克,既没人家高,也没人家壮

,脸蛋更是比不上人家的帅气逼人。见了几次面,双方的感觉不过尔尔,到了最后一次「奉命」约会,林

妹妹干脆没有出现,派她的哥哥林雪飞出来压阵,逼退想吃「天鹅肉」的「癞蛤摸」。

「我妹妹说你们两个不太合适,不想再继续见面耽误彼此的时间了,要我和你说声抱歉。」林雪飞一坐下

就开门见山地说。

「哦,是吗?」贾君衍连眼皮都懒得抬,敷衍了事地应了一声老天有眼!其实天鹅是他,癞蛤膜,不用说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谁是谁。

「和我交往吧,我看上你了。」非常直白,毫不拐弯抹角地要求应运而生。

「你是同性恋吗?还是觉得我长得不错,只想和我玩玩禁忌游戏?」贾君衍从《环球焚幕》中抬起头来,

这本来是用来对付林妹妹的,没想到今天来的人换成了薛蟠,可他又不是柳湘连!

「你刚才听到我说什么了,如果我想玩就会直接说『我们去开房间吧!』——现在,你的回答呢?」林雪

飞翘起二郎腿,一把扯掉那本「装饰」用的杂志,抓住贾君衍正捏着万宝路的那只手,强迫他的眼珠子不

得不调整焦距移向他——

必须承认,他和他妹妹不一样,他们兄妹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他长齐了父母所有的优点,再将它们完美

地结合起来,是一个相当出色惹眼的男人;而秋雁则不幸地没有从爹妈那里捞到任何好处,只是凭着会打

扮这个在她身上最突出的优点把自己升格为一个普通略高的「美女」。

「好吧,反正我也不算吃亏不过你怎么看出来的?」贾君衍狐疑地盯着始终一副志在必得表情的林雪飞。

他就邢么确信他是「玻璃」?他真的那么透明吗?

「其实用不着我解释你也明白吧,我们这类人互相是有感应的。而且你第一次和我们一家在餐馆里见面那

次,我见你小声和你妈说过一句『我好像以前见过那个男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了』,我也有一样的感觉

,但我们又确实没见过,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缘分。」

林雪飞说这些话的时候把贾君衍的手拽到唇边,在那根香烟即将燃尽之前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连串

圆圆的烟圈,好像想用它们就此套住他一样再之后他也的确被他套住了,和这位阆苑仙葩的林哥哥爱得死

去活来,为他流了几大缸眼泪,直到今天,他们第三次分手后的第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明知道放门口这个

正在质问他为什么私自换了门锁的男人进门只是又一次恶性循环的开始,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伸出双手,抓

牢眼前的「镜花水月」——

「为什么又皱着眉头?放松一点,这样很容易生出皱纹,别人看着也不痛快!」
林雪飞进屋后把风衣脱下来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一手勾住贾君衍的腰,一边亲他的脖子一边问:「干什么

呢?」

「看电视。」贾君衍推开他。

「什么节目?」他不容拒绝地又缠上来,更加嚣张地上下其手。

「红楼梦。」贾君衍用力办林雪飞环在他腰上的手,结果和他自己想的一样无济于事。

「哦,对,我想起来了,这首歌不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林雪飞抬手努力舒展着贾君衍的眉心,随口

问道。

「枉凝眉。」贾君衍不耐烦地回答,把眉头蹙得更紧。





第一章

贾君衍靠在床头上抽着烟,旁边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攒了十几个烟头,其中一个还泛着红,冒出溺溺

的青紫色雾气,空气里都是烟草特有的香味。

当然,所谓「香味」是他这个超级烟民的感受,对于不怎么抽烟的人,比如身边享受够了、正抱着枕头呼

呼大睡的林哥哥,这绝对就是如毒瓦斯一般的有害气体了。虽然他一直搞不清楚他既然不喜欢抽烟又怎么

能在第一次见面时吐出那么完美的烟圈,他可是练了好久才学会的——

「活该,熏死你!好好尝尝二手烟的味道吧!」

贾君衍有些幸灾乐祸地小声叨念着,故意凑近林雪飞,把嘴里的烟吐在他脸上,满意地看到这个高傲的男

人在睡梦中微微皱起眉头。

想想当初他们第一次分手的原因,绝对是最无聊的一次林雪飞讨厌他满身浓重的烟味,而他则无法忍受他

每次一做完就二话不说、光顾睡觉的无情态度。两人为此吵了无数次,最后甚至大打出手,结果他不小心

把烟灰缸丢在林雪飞头上。

被自己最讨厌的东西击中,头破血流,狼狙惨败,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的林哥哥气得当场暴走,把他的英

俊小白脸打成了乌眼青!这张脸连他老妈都没舍得碰过半根指头,即使是在他七岁那年淘气把她的精装本

《红楼梦》上插图里的林妹妹涂成了卓别麟,她的五根手指头已经焰在他的脸蛋上了,最后还是没狠心拧

下去


就这样,互相破了对方的戒,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的鼻子大吼「分手」之后,他们约有半年时间没有见面

,直到某日半夜三更,那个男人像匹狼一样闯进了他的家,摸上他的床,二话不说就扒掉他的裤子,粗鲁

地把他非人类的「那个」捅进他的身体,在他痛得尖叫、还没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就开始没头没脑地

乱撞一通,简直就他XX的和强暴没什么区别!事后还大肆把精液射了他一身,得意洋洋地宣布他对他的再

次占有!这个衣冠楚楚的超级王八蛋!

第二次分手是被林雪飞抓到他红杏出墙,他把对方打得住院,还要他来付医药费!加上精神损失费和堵嘴

费,足足两万块,是他好几个月的工资!其实和整天泡在胭脂堆里的贾宝玉比起来他实在是一点也不花心

。偶尔一次打打野食也是因为林雪飞被公司派去国外培训半年,只打过一个电话,他在认为自己已经被甩

了并且又寂寞得受不了的情况下才约了一个男人回家,也是唯一的一个,结果就倒霉地被他抓个正着!可

是话说回来,打死他他也不相信林大公子在外国就没有上过洋男人!他还不是一边把他像牲口似的压在地

上做一边嘲笑他的XX没有黄毛们大!林雪飞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这次以后事隔八个月,那家伙又和前一次一样,如法炮制地私闯民宅,把他操得半死,然后半强制地和他

复合,凶神恶煞地威胁如果发现他再和别的男人发生什么不清不楚的行为就一刀捅死他!

本来他还有些感动,认为这是林雪飞爱他爱得要死的衍为,事实证明他是一个绝世大傻瓜!他竟然敢当着

他的面把结婚请柬拿出来,并厚颜无耻地要求和他继续保持「情人」的关系!X的!放什么狗屁?情人?分

明就是要他当「二奶」!现在的女人都没有那么容易地说上就上,更别说他是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如此

的奇耻大辱!?林雪飞不光伤了他的心,还侮辱了他的自尊!

他把他的东西连同他的人一起扔到了楼梯间里,然后很没骨气地独自哭到大半夜。虽然知道为了他伤心根

本不值,可是他就是忍不住,为了他一天到晚整着眉,不得开心颜,变成了公司里最有名的「忧郁小生」



刚刚林雪飞说他没和那女的结婚,东西都置办好了,却在最后临时取消了婚礼——他当然不会自恋地认为

林哥哥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北京故事》有多感人?陈捍东不都没有为了蓝宇那么做,即使是在蓝宇死

掉之后,他也仍然是作为一个世俗红尘中的「正常人」独自地活着。

婚礼取消的原因俗得要命,可是在中国又不在少数婚检时查出那个女人不是处女,林雪飞还没多说什么,

他妈先不依了,说这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养不住,以后也肯定不是贤妻良母,说白了就是个「骚货狐狸精」

!靠,什么***逻辑!他还好意思绘声绘色地讲给他听,也不想想自己是个同性恋,又没节操,要求人家那

么多干什么?你妈想抱孙子,人家又不是不会生育!还不都是为了自己那点面子,这个人的自私简直时时

刻刻都暴露无疑!

「唉……我是贱骨头还是冤大头?」

贾君衍叹了口气,再伸手时烟盒里已经是空空如也。他下意识地皱起眉头,缩回被子里烟抽完了,自己胡

思乱想够了,不睡觉还能干什么?人就是这么回事,吃喝拉撒解决之后只剩下睡,逃避现实最好的方法,

既舒服又省力。

*****

「咬!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王彩凤手里举着沾满酱油的铁锤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那可以媲美花腔女

高音的说话方式一听就是故意拔出来损人用的。

「怎么了?」正在阳台上剥大蒜的贾庆生跑出来问,不知道老婆又在激动些什么


「你看看,你们家宝二爷竟然主动回家来了,平常三催四催都请不动,你说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王

彩凤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脸上所有的肌肉早就做出一副热烈欢迎的惊喜表情了。

「妈,咱家就我一个孩子,哪来的大爷、二爷的?您那个每天晚上捧着《红楼梦》睡觉的毛病还没改啊?

」贾君衍一边换拖鞋,一边吸着鼻子,「今天吃烧茄子吧?太棒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赶上我最爱吃

的菜!」

「你想得美,我就炒了两个人的菜,没你的份!你就吃白饭和大葱沾酱吧!」王彩凤笑着回到厨房,一会

儿又大声吩咐丈夫——

「庆生!再给我洗两个西红柿来!」

「知道了!」贾庆生应了一声,经过冰箱旁边时顺便把那盘虾仁拿出来放进微波炉解冻。儿子回来,今天

肯定是四菜一汤,和彩凤快三十年的老夫老妻了,这点灵犀还是有的。

「诶,小君,你怎么还带着箱子啊?要出差吗?」他看到儿子手里的箱子随口问道。

「哦,我们楼上邻居装修,整天打钻,特吵,我想搬回来住一段时间。」贾君衍抓抓脑袋,顺理成章地说

。林雪飞一出现,势必会赖着不走,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趁早闪人,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是没用的

,他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搬回来好啊,不过你得交房租水电费啊!」王彩凤打着鸡蛋,筷子碰到碗边发出咚咚清脆的撞击声,加

上锅里热油的爆裂声,交织成一首温馨的家庭奏鸣曲。

「彩凤,和孩子说什么呢?一家人算那么清楚干嘛?」贾庆生切好了西红柿,开始熟练地摘虾肠子。

「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啊?什么都当真!」王彩凤指住丈夫的脑门子,典型的「打是情,骂是

爱」。

「就是,我和老妈谁跟谁啊?」站在厨房门口的贾君衍笑嘻嘻地讨好母亲,家是他最大的后盾。

「什么谁跟谁?没大没小的!这孩子!」王彩凤笑着碎道。

「我——」

叮咚叮咚一家人正说着,门铃就响了起来。

「小君,快开门去,大概是收水电费的」贾庆生催道。

「哦——哪位?」贾君衍踱到门边,拉开大门后又想直接把门再关上——

「是谁啊?」贾庆生跟了出来,并且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人「雪飞啊,快,快请进!小君,傻站着干嘛?

还不快请人家进来?」

「哦——请进。」贾君衍不情不愿地从门边让开,眉毛一下子又纠结起来。

「真巧啊,我来看看叔叔阿姨,没想到你也在叔叔阿姨在做饭吗?打扰了,我坐一下就走。」林雪飞看了

贾君衍一眼,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

「那怎么衍?雪飞,既然来了就得留下吃饭。不然就是不给阿姨面子哦!」母亲的一句话就判了贾君衍的

死刑,他知道林雪飞一来就不光只是吃一顿饭就会甘心了——

*****

从你的泪眼 看见我的疲倦
临去的眷念 把心磨成细屑
爱残缺不全 怎能拼凑永远
善意的谎言 造就一场可悲
我们在空洞的关系之中抄袭过往的咸觉
没有人能够自觉
这份爱早已经四分五裂
啊 末路在眼前
紧紧相拥 也换不回一切
放了吧 未来也许苦涩难免
至少你 我还能拥有回忆的甜美

「哎,行了,行了,别再唱了,难听死了!」

王彩凤「啪」的一声关掉了开得震天响的音响,转过头来又开始数落贾君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