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去非》(去非篇)——天子

楔子

“就这样。”向去非指着杂志上俊美的模特对美发师说。
“明白了,不过你确定我这么做了之后你爹不会拆了我的店?”职业发型设计师TOWA,也是这间“旋”的老板勾起一缕乌亮的黑发问。
“放心剪吧,我和他说过留这种分头太麻烦,考试之后要剪短的,他二话不说立刻就同意了。”向去非闭上眼睛,任TOWA熟练地往他的头上喷水。
“考上T高的奖励?”TOWA用几只花花绿绿的透明塑料夹将多余的头发夹起来固定在头顶,开始细细地、一层一层地修剪向去非的头发。
“算是吧。怎么这么麻烦?这种短发不是两下子就剪好了吗?”向去非仍然闭着眼,聆听着剪刀发出的和谐而有节奏感的“咔咔”声。
“美发又不是剪羊毛,越是短的发型就越不好剪呢!而且你的头发又多又硬……”TOWA一边剪一边唠叨着他的“美发经”,一缕缕头发无声地落在他脚边的地板上。
…………
“OK,完成了!”不知过了多久,TOWA收起吹风筒,拍拍昏昏欲睡的向去非的肩膀,“你真的这么信任我吗?也不自己看着点!”
“用不着,我老爸肯把我们全家的‘脑袋’都交给你,我当然也绝对信得过你!谢啦,我还有事,先走了!”向去非站起来,在镜子前面大概晃了一下,确定这个新形象非常适合自己。然后把书包往肩上一甩,朝TOWA摆摆手,推开茶色的玻璃门走出去。
跨上黑色的山地,戴上墨镜,右脚用力一蹬,飞速地穿行在林荫道上。不再有碍事的头发遮住额头阻挡视线,任再大的风迎面吹过,眼前也是一片清爽,这种感觉不错!
美妙的自由的感觉!

叮铃铃——
门口悬挂的风铃发出清脆的乐音,欢迎客人的到来。
“哇,小叔叔!”陷在积木堆中,穿着可爱的淡蓝色制服的小娃娃爬起来,奋力“冲刺”过来,跳进身着米色名牌高中制服的大男生怀里。
“不要叫我叔叔,听起来好象欧吉桑!”向去非捏捏小侄子的小鼻头,惹得小家伙兴奋地哈哈大笑。“臭老哥,又要我来干这种事!”他也朝可爱的小男孩皱皱鼻子,“爷爷,快出来,我来接小竹回去了!”明明是个热情有余的小家伙,却偏起向冷竹这种冷冰冰的名字,不过似乎比老哥的向翊非要好多了。向翊非,向你飞?
“园长出去钓鱼了,是哪位来接孩子——”温润的嗓音早一步飞出半掀开的门帘,温文俊美的青年随后出现在向去非面前。“是你?”他略微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他还是一头比寸头长不了多少的时髦短发,还是那身精工细作、剪裁合身的米色制服,还是那个带着贵公子气息、无害的优等生。
“你好,爷爷不在吗?”向去非抱着小竹,微笑着迎上去。最吸引他的果然还是那双清凉却包含着无尽深意的凤眼。
“恩,是的。”柳悍司躲避着,但还是在不经意间被逮到了他忍不住偷看的目光,眼神交会的瞬间,时间之神抓住了他们,时光慢慢地流淌回一个月以前——

“有没有搞错?竟然叫高考生来替他接孩子!要是被看到我的形象要往哪里摆?”向去非站在墙壁漆成柔和的淡绿色调、象玩具屋似的“风铃雨林”幼儿园门口一边叽里咕噜地诅咒自己的哥哥一边将车锁好。他是得到了保送资格,可好歹还要参加毕业考嘛!一天上课累得半死,放了学还要跑过来接四岁的小侄子回家,家里养着那么多“闲人”,叫他们来不就好了?
叮铃铃——
他推开门走进游戏室,这里似乎和他小时侯没什么不同,还是深深浅浅不同绿色的墙壁,和做成树墩状的米你桌椅相映成趣,只是此时的他再踏进这里就象一只巨型怪兽般不和谐了。
“有人在吗?爷爷!是我!我来接小竹了!”向去非站在空荡荡的大屋子中间喊。
“是哪位?孩子们都已经回家了啊!”好听的声音!清亮透彻!这是柳悍司最初给向去非的印象。
“你是老师?”当穿着淡蓝色教师制服上衣的柳悍司站在向去非面前时,他看着他,微笑着问。好年轻,还是男老师,真少见!
“啊?啊,是的,我是新来这里工作的老师,请问你是哪位小朋友的家长?孩子们都已经回家去了啊!”柳悍司一愣,连忙有礼貌地和眼前不太象家长,到象个高中生的帅气大男生打招呼。
“哦,你好,我是向冷竹的——诶,叔叔。”向去非非常不情愿地说出这两个字。
“是小竹吗?园长说下班后要顺便到府上拜访,就带上他一起回去了。他说路上会打电话通知府上的。”柳悍司耐心客气地解释。
“这样啊?早知道就不跑这么多冤枉路了!”向去非抱怨着,一双眼睛却在偷偷打量新来的“美人”老师。他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是一种平静安心的感觉——
“啊,真对不起,如果您不介意,我要闭园了。”柳悍司轻声打断了向去非的冥想。
“哦,好好,那么多谢你的照顾了!再见,老师。”向去非轻轻颔首道谢,转身拉开门走出去。
“再见——”还会再见吗?
太阳金红色的余辉射进屋里,留下一道亮亮的光斑……

“老师,不好意思,上次忘了自我介绍,这小家伙是我哥哥的宝贝,我叫向去非,这个礼拜大概都会是我来接他。”向去非伸出手,语气中满是无奈。好不容易挨到毕业考结束,却被按上了这种苦工!
“你好,我叫柳悍司。”柳悍司不知不觉握住了向去非的手。
两人的眼神再次交会的时候就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第一章

今天是最后一次进这间教室了,上了大学谁知道还能不能找到这么“方便”的地方?家里是不可能的,有了上次差点被发现的惨痛经历他是再也不会在家里做了。要是被爸妈发现他不是他们心目中那个品学兼优的乖儿子他恐怕就永远没有这么自由的日子可以过了。
向去非打开墙角的柜子,最顶层放的那套画具是属于他的,不过他不想带走,既然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那么就抛弃一切,等着那个崭新的开始吧!
鸟儿连骨头都是空的,因为身体太重是无法展翅高飞的!
回头看看身后那个男孩,他从毕业典礼的会场一直跟着他来到美术社的活动室,他想干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他只是在等着他开口。程柽,这个男孩他想不对他印象深刻都难,刚上高一时当时还在读初中的他就一脸稚气地和他告白了,他理索当然拒绝了他,虽然他有一双他喜欢的很漂亮的凤眼,因为他不想招惹这种类型的小鬼,他们太容易认真了,一旦他和某一个人长期保持这种关系,事情总会有暴露的一天,那时,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都没有一点好处。
后来他发现这次似乎只是他一相情愿的想法,程柽每个学期都要和他告白一次,并且一直锲而不舍地坚持到现在——
“好漂亮!这个是学长的作品吗?”程柽手里拿着一副由深浅不同的蓝色所组成的油画。“画的是什么?天空?还是海洋?”
“都不是,猜不出来就算了,我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向去非接过那副画,在这里摆了一年多,还没人能猜出他画的是什么。
“那可不可以把它送给我?”程柽站在向去非旁边问。
“这个不行,这是属于我自己的。你随便选别的吧,我都可以送你。”向去非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大方布把画包起来再用绳子绑好。只有这个他要带走。
“选什么都可以吗?”程柽仰起头问。
“你想选什么?”向去非反问。
“我想选学长,不是要学长把自己送给我,但是请学长接受我。”程柽大胆地向前迈了一步。
“还不想死心吗?”向去非坐进有些破旧的皮沙发中。这是办公室里淘汰下来的,被楚随心和展平凡,他的两个死党弄回来,中午遛进来午睡用。
“我知道学长为什么拒绝我,以学长的身份惹出这种事会很麻烦——本来是想放弃的,可是我真的喜欢学长,就忍不住偷偷追随着学长,结果发现学长骗了我,你并不是不能接受男生的——”程柽站在向去非面前,和他对视着,看来他相当坚决。
“哦,你在跟踪我?”向去非没想到看似老实害羞的程柽竟然这么执着。
“因为我太喜欢学长了,可是却一再被拒绝。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了解学长的机会,学长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不管是身高体重血型星座还是学长爱吃的东西、喜欢的运动我都了解——”程柽说着,在向去非面前跪坐下来,把脸枕在他的腿上,“我还知道学长喜欢什么样的人——学长家的电话——”
“你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威胁我?”向去非修长的指头刷过程柽雪白粉嫩的脸蛋。
“我没有能力威胁学长的,我只是一般家庭的小孩,学长却不一样——”程柽若有似无地隔着薄薄的夏季制服长裤磨蹭向去非结实的大腿。
这狡猾的小鬼在挑逗他!
“那好吧,说说你想要什么,看看我能不能接受。”向去非托起程柽的下巴,轻轻地问。
“我只要学长。”程柽凑过去,轻碰了一下他的唇。
“那好吧,不过想和我交往就不单是接吻这么简单了。”向去非抓住程柽偷偷在他腿上作怪的手。
“我明白。”程柽挤进他的腿间,伸出手,直接按摩那个禁地。
看来他完全看错他了。向去非没说话,冷眼看着程柽雪白的小手在他的腰间跳动,扯开他的皮带,熟练地解开扣子和拉链,隔着内裤,用那两排洁白的珠贝轻咬住白色棉布下的隆起。唾液浸湿了布料,硕大的红色凶器在半透明的幔帐后逐渐苏醒勃起。
从内裤的缝隙中释放出灼热的挺立,程柽如猫儿般探出舌舔舐着,不停地上下游走。粉红的小舌适时地在每一个地方勾挑按压,刺进顶端的细缝中找到那一点旋转颤动着取悦他。
“啊——唔——”突然被按住后脑顶入咽喉终于让他措手不及地发出一声闷哼,几乎干呕出来,但他还是努力忍住,深深地含吮住他,柔软地蠕动。
“够了,脱了裤子。”向去非推开程柽,他红艳的唇被唾液和透明的黏液染上了一层亮亮的薄膜。
“学长想要我怎么做?”程柽乖乖地脱了裤子,光裸着下半身,手下意识地拉住衬衫的下摆。
“过来。”向去非朝他伸出手。
程柽靠近,把手交给向去非——
“呀!”他惊叫一声,被他一用力拉进怀里,“学长?”
“虽然我说不能光接吻,可是接吻也是做爱的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向去非低头吻住程柽,吸住他灵活的舌头,一手在那玉色的双丘上爱抚了一会儿,拇指找到紧闭的入口揉弄——
“啊——”他瘫软在他怀里,发出了满足的娇吟,“恩呀——啊——”他的手指侵入了他的秘蕾,他猛地抓紧他胸前的衣服。
“放松点,把屁股抬起来。”感到他的花茎又热又硬的贴上他的,向去非捉住程柽的腰命令。
“恩——”程柽硬撑起发软的膝盖抬高臀部,“恩恩——啊——”找到入口后,他几乎是立刻贯穿了他,疼痛却带来了铺天盖地般的快感,瞬间将他的理智席卷而去,只剩下火一般的欲望牵引着他的行动,“啊——快——啊——我要学长——用力——啊——”只见他柔细的发丝随着他身体的震动舞动飞扬——

“坐着吧。”向去非阻止想起身帮忙的程柽,径自将沙发和地板上飞溅的精液擦拭干净,“是谁教会你这么做的?”他到水槽边将手冲净,坐回他身边。他的热情大胆和诱人的做爱技巧绝不是一个处子会拥有的。
“街上的老伯和学校里的学长,有钱的男人,就象日本漫画里的援助交际。”程柽毫不介意地说出实话。
“为什么,你家——”向去非猜测着问。仔细看他,和第一次见面时变了好多。
“中产阶级,日常生活很宽裕,不过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很向往学长,一开始除了喜欢也确实带着虚荣心,带着狡猾的想法,可是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程柽指指手腕上的防水名表,“我喜欢这些,但我现在不想从学长身上得到了,我只想保持对学长单纯的喜欢。”
“那么我答应和你交往,不要再去做那种事了。”向去非说。
“我想单纯地和学长交往,我了解自己,我经受不住那种利益的诱惑的。”程柽笑了。
“好吧,随你。我送你回家吧,等下我还要去幼儿园接我的宝贝侄子呢。”向去非也笑了,这家伙很率直,挺可爱的。
“还是不要了,今天和学长一起走会被女生们恨死的,我还要在这里念下去呢!我有学长的电话,暑假可以找你玩吧?”程柽站起来。
“可以,有空就一起去玩吧。”向去非也站起来,拿起他的画,两人一起走出美术社。
大门在他们身后毫不留恋的关上了。无声无息。

※ ※ ※ ※ ※ ※ ※ ※ ※

7月中旬已经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向去非骑着车来到幼儿园时热得汗流浃背,衬衫整个贴在了后背上。
他把自行车靠在墙角的阴凉处,一手伸向身后,拽开糊在背上的衣服,让凉风通过,降低一丝暑气。转过身正要硬着头皮走向对面那座阳光普照下的绿色房子,一辆酷酷的黑色机车开进了院子,在车库边停了下来。车上的骑士动作帅气地从车上跨下来,摘下黑色头盔——
“我的天,是他!”向去非吃惊地张大嘴巴。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好象每个人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那个人是柳悍司!那个笑起来温文尔雅的美人老师!
“老师!等一下!”他喊着追上去。
“诶?啊,你好——”柳悍司回过头,却不知该怎么称呼他。
“叫我去非吧!司老师。”向去非说。
“恩,好……可是我姓柳。”柳悍司纠正道。
“我知道,可是我喜欢叫你司,好象很适合你。”向去非自有自己的道理,“这是什么?”他指指柳悍司手里提的大箱子。
“这个吗?这个是保温箱,这些天天气太热了,园长叫我去给孩子们买冰淇淋存在冰柜里。”柳悍司的语气怪怪的,有点僵硬,他走到门前,侧着身子推开门,门口的风铃又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孩子们这时大概还在午睡吧?你坐一下,我去帮你叫园长。”说完,他消失在侧门后。
“诶——我还没说完呢!”向去非嘀咕道,本想问问他机车的事,他怎么好象在躲着他的样子,他很惹人讨厌吗?至少表面上看还不会吧?
“去非,来接小竹了吗?”过了一会儿,一个摇着大圆蒲扇的老人中气十足地招呼着走进来。
“爷爷,您这里也该安个空调了吧?现在谁还用那个?”向去非指着头顶上的六个吊扇说。被他称为爷爷的赵老头是他爷爷的朋友,性情古怪,明明有着令普通人羡慕不已的身份地位却早在十几年前就宣布退休,把一切都丢给儿女,自己来当什么幼儿园的园长。他就是在这里一直待到上小学,跟赵老头的关系也和亲祖孙一样好。
“你这小子懂什么?别看我这个东西显得老土,可是最实用的!空调那玩意儿再说什么模拟自然风也不如我这吊扇的风自然,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这种风更适合他们!”赵老头把一盒冰淇淋递给向去非,“吃吧,在爷爷面前不用装什么帅哥了吧?”
“呵呵,谢谢爷爷!”向去非打开盖子,不客气地大吃起来,“爷爷,那个——司老师他是不是很讨厌我?”
“小司?不会吧——那孩子对谁都是一样不温不火的,他只是比较害羞,不爱和不熟的人多说话而已。”赵老头一边喝茶一边说。
“是吗?可是刚才看他骑机车的样子——真是——”向去非有些困扰地说。
“说起这一点是满奇怪的!本来学幼师的男生比较少,毕业以后应该会很吃香的,可是他被拒绝了五六次,最后才来到我这里——”赵老头摇着扇子,吹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
“为什么?”向去非等不及地问。
“你听我慢慢说嘛!我一开始也不明白,后来看了他的档案,原来这孩子中学时混过飞车党。”赵老头说出了更惊人的事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