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天子

【故事简介】

我叫亚兰,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一个长久被上帝忽视,处于极度饥渴中的罪恶的凡人。我

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是的父亲,而使我真正跌入地狱深渊的人,则是我姐姐的男友——布莱德。

布莱德,勾起我生命中全部饥渴的男人。想要他,非常想!想要得都快发疯了!精心的挑逗

,再加上万般的勾引,终于,我得到了他,也失去了他。

当事实的真相,通通指向了布局的我,从那一刻起,我为这疯狂的思念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

。但,即便是深陷在离地狱里的尽头,我还是会在心底用力嘶吼:『只有你才能令我如此饥渴!』



【楔子】

我叫亚兰,二十一岁,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就读于国立蒙特利尔大学。我是一个不起眼的凡

人,长久被上帝忽视,处于极度饥渴中的罪恶凡人。

是的,我是一个罪恶的人,因为我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竟然是我父亲,姐姐克莱儿在某次偶

然撞见我对着父亲的内衣自慰后,丝毫不留情面地嘲笑我这个同性恋加思想乱伦的变态,不过我不在乎,因为她

从小就欺负我,我早已经习惯了她恶毒的冷嘲热讽。

比起严厉的母亲,开朗幽默的父亲更喜欢亲近我这个能和他一起在晚餐后打上一会儿篮球的

儿子,那个小小的家庭篮球场成了我童年的乐园,是我可以和父亲尽情欢笑,分享『男人间的小秘密』的幸福乐

园,直到我十三岁那年的夏天,在某个略显闷热的夜晚,我第一次冲动了,对着自己的父亲。

「来啊,亚兰,快来抢球啊!你今天很没精神哦!再投进一球我就赢了!」篮球在他巨大的

手掌中弹来弹去,砸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就像我因为运动而怦怦跳动的心脏。

「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可不想洗一个月的碗!」我喊着冲上去跳起来,利用矮小的身材,灵

活的从背后偷袭抢球,得到控球权后马上进攻上篮。

「哈哈……这正是我要说的!」

「嘿,这不是在玩美式足球。」

话音未落,我已经被拦腰抱住跌倒在地上,刚想挣扎着爬起来就被一副属于成熟男人特有的

强壮身躯压了上来,他几乎是骑在了我的腰上,伸出两根指头,邪邪地笑着进攻我的腋下。

「怎么样?服不服输?」

「呀!啊哈哈哈哈……不要……死也不服!」我用变声期那不怎么动听的粗嘎嗓音尖声嚷着

又叫又笑,推着他的胸膛抵抗,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包围住我全身的那股酥麻感是性欲,只知道贪婪地碰触他坚

硬结实的肌肉,汲取那混合着汗水味的浓烈麝香气息。

打闹中他的手指隔着汗湿的T恤划过了我的乳头,那里立刻在浸湿变深的布料下挺立起来;

他的大腿无意中插进了我的腿间,摩擦到了那个连我自己都很少去碰的地方。

「啊……」

我因为抑制不住陌生的快感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幸亏父亲并没有注意到,因为母亲突然出

现了,她插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马上从地上起来,瞧瞧你们的样子,简直像隔壁泰德先生家的拉尔和伯尔!」拉尔和伯尔

是一对德国猎犬。

「哦,好了,亲爱的,开个玩笑而已,不要生气。」父亲从我身上爬起来,搂住母亲的腰,

温柔地微笑。

「别靠近我,你身上都是汗臭味!快去浴室洗干净吧!」母亲嘴上说着,却丝毫没有推开父

亲的意思。

「好的,我马上去,一起来嘛……」这是雄性向雌性求欢时特有的低哑音调。

「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母亲的父亲是个教士,在这方面非常保守。

「哦,有什么关系?亚兰已经是大人了。」

父亲笑着对我眨眨眼,搂着母亲走进屋里。我一个人躺在地上喘着气,此时此刻我是仇视母

亲的,我觉得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快乐!

从那一天起,我陷入了背德的地狱,每天活在痛苦的挣扎中,却又无法停止那罪恶的幻想,

无法抑制自己在脑海中想到那个与我拥有相同血缘的男人时所引发的冲动,疯狂地射出淫荡的浊液。

这个噩梦结束于两个月前,布莱德的出现将我拉出了这个地狱,却又不可避免地使我跌入了

另一个深渊——因为他是克莱儿的男朋友。



【第一章】

今天是周末,眼中一向只有克莱儿存在的母亲竟然打电话要我回家吃晚饭,我想拒绝,可是

在开口之前这个把我带到人间地狱来的女人已经用冷冰冰的语气下达了最高指示。

「你必须回来吃晚餐,因为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客人要到家里来,我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

象。晚上七点,你要提前一些,六点钟之前到家,就这样。」

「Bitch!」我挂上电话诅咒。

「得了,亚兰,那个可怜的女人是你妈妈。」吉莲躺在我床上,一边翻那些印满男人裸体的

杂志,一边用戏谑的语气搭腔。

我和她从小学就是同学,她大概是世界上除了父亲以外唯一真心对我好的人,而且与她在一

起的时候我没有面对父亲时那种罪恶感,我非常喜欢这个开朗活泼又有些另类的红发女孩(她其实是一个标准的

金发女郎,却偏要把那头让其它女孩羡慕得要死的金发染红),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克莱儿骂我是『狗娘养的』时她并没有任何异议,是她自己默认的。」我咧开嘴,从鼻子

里哼笑着,故意用小流氓似的痞子语气答话。

「噢,好了,亲爱的亚兰宝贝,别愁眉苦脸的,我陪你回去,那两个女人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吉莲坐起来,甩了甩凌乱的头发,从身后像哥们似的圈住我的脖子说。

「你?」我挑着眉看她,这小丫头一定又有什么古怪的主意了。

「呵呵……他们不会介意参议员的女儿大驾光临的,而且你的女朋友一起加入聚会也没有什

么不对的吧?」吉莲在我的脸上用力吻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什么?你?噢,不,他们都知道你是我朋友,而且克莱儿也知道我喜欢男人的事!」我连

忙摇头反对。

「朋友也可以日久生情变成恋人的,至于克莱儿,你介意她把你当成双性恋吗?嗯,亲爱的

?」玫瑰一般美艳的吉莲露出男孩似的慧黠表情,看起来出奇的迷人。

所以我时常在想,如果我不是同性恋,也许真会爱上吉莲,那样我的幸福大概早就降临了,

她是最完美的女人!

「嗯,当然不介意,她把我当成撒旦或者宾拉登都没关系!我可以招来一道地狱鬼火焚烧她

,或者把她变成一只母猪!」我大笑着回答。

「别用这么阴森的方式说话,我的亚兰可是天使啊,恶魔的角色还是由我来扮演吧!我爸常

说我是个小魔女!」吉莲用两根手指撑高眉毛,作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布隆迪议员非常宠爱他这个独生女,他

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和一个好议员,我每次都会投他一票。

「呵呵,小魔女,你见过长黑毛的天使吗?」我们家只有我是黑发,我曾经怀疑我是被捡来

的,但结果令我大失所望,医生说这只是隔代遗传,我的祖父是黑发。

「当然,我爱路西华!」吉莲眯起她翡翠色的眸子,配上她那头火焰似的红发真的很像童话

中的小魔女!

*****

「晚安,斯皮尔斯夫人!」吉莲亲蜜地挽着我的胳膊,笑吟吟地向母亲伸出手。为了给我压

阵她特意换了一身高雅的淑女装,小魔女转眼就变成了人见人爱的洋娃娃。

「晚安,吉莲,欢迎!请进。」母亲此刻脸上的笑容和她工作时应付客户的表情没什么不同

,虚伪而职业化,不过,她是连这种表情也不屑施舍给我的。

我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想过无数种可能,我是捡来的,我是父亲前任情人或

者外遇对象的孩子,我甚至想到我也许是她被某个流氓强暴而生下的孩子,否则一个母亲怎么会这么厌恶她的孩

子?

后来我确定了我的的确确是她和父亲的骨肉,也就再懒得去想什么原因,有的时候恨和爱一

样,是不需要理由的。

我和吉莲到后院的吊椅上坐了一会儿,随便聊着天,直到前面突然热闹起来,看来是贵宾驾

临了。

「我们去看看吧,看看来的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大人物!」吉莲虽然平易近人,但她的家世背

景却是标准的千金大小姐,她的祖父曾经是国会议员,她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是天生的。

我们手牵手来到客厅,原来是克莱儿回来了,我真不敢相信那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是她!那

个泼妇!我的上帝!

「嗨,亚兰,你回来了?我真想你!」

她竟然主动过来拥抱我!我僵硬地呆立着,肌肤上泛起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实在太恶

心了!简直是狗屎!

「布莱德,这是我弟弟亚兰;亚兰,这是布莱德,我的男朋友!」克莱儿拉过在一旁和母亲

寒暄的高大褐发男人,故做娇羞地介绍,我想她实际上是在向我挑衅!

「你好,亚兰!」随着头顶上带笑的温和嗓音,一只大手已经递到了我面前。

「你好,布莱德,欢迎!」我握住了那只手,然后看着那黝黑的修长手掌收拢起来,把我的

手整个包裹起来;瞬间一闪而过的电流传遍了全身,促使我忍不住抬起头来仔细看向他。

我的天!他实在太帅了!就像古希腊艺术大师的作品一样,完美、英俊、帅气、强壮、性感

、身材颀长,克莱儿到底是用了什么巫术得到他的?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她总能得到最好的?

「我们到餐厅边吃边谈好吗?」克莱儿和我是一母同胞的姐弟,就如同我此刻感受到她甜笑

下的怒气和敌意一样,她也一定发现了我刚才漏跳了一拍的心跳,所以她才会装做若无其事地拉开我们交握的手



「请等一下,趁着这个机会,我和亚兰也有话要说,是吧,亲爱的?」吉莲敏锐地察觉到了

我和克莱儿之间的波涛暗涌,她及时的帮我夺回了主动权。

「噢,是的,事实上我和吉莲已经是一对了,看我们多傻,这么久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谁也

离不开谁了!」我在吉莲主动撅起的红唇上吻了一下。

「这,这是真的?亚兰?」

母亲和克莱儿像两只画着浓妆的青蛙,吃惊得合不拢嘴巴,她们一直认为我只是个扮演吉莲

的小狗的小角色,根本不相信我们会是如此亲蜜的好友。

「这太好了!我很高兴,亚兰!吉莲可是个难得的好姑娘!」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我,他

走过来抱住我,拍拍我的背替我加油祝贺。

「谢谢你,爸爸!我会努力的!」我回抱了父亲,在那男人特有的宽阔胸膛中停留了一会儿

,然后又站直身体搂住吉莲,哼着歌走进餐厅,用带点痞气、吊儿郎当的态度回敬母亲和克莱儿。

看吧,看吧,我就是这个样子,我不需要你们的爱,尽管鄙视我吧,我不会再继续保持沉默

了!

初次浅尝到了复仇快感的我,突然觉醒了似的感到全身都轻松了起来,我还不知道这对我来

说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我幼稚冲动的行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伤害别人的同时必定也会伤害到自己,可惜我没有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

那天晚上我享受着满桌精致的法国大餐,肆无忌惮地在众人面前讲大学里流传的低级笑话,

嚣张地看着那两个虚荣的女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哈哈大笑,笑得都流出了眼泪,这种畅快淋漓的感受真***比吸食

大麻还要爽上好几百倍!

「如果你的小弟弟长在额头上,但是你抬起眼睛却看不到它,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知道

吗?嘿,都没有人能答得上来吗?来吧,猜猜啊,这个问题很简单的,不知道?好吧,那我要公布答案喽,要不

要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一、二……」

「亚兰!」母亲试图出声阻止我继续丢她的脸。

「噢,得了妈,在这里的人都是一家人不是吗?也没有未成年者,轻松一下嘛!嘿嘿嘿,我

要说了,因为它被你的袋子挡住了!哈哈哈哈哈……很好笑是不是?」我拍着桌子,把杯子里的红葡萄酒一饮而

尽。

「要不要我接着来——哦!」

吉莲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踩了我的脚。

「亲爱的亚兰,你喝多了,我想你需要去一下洗手间。」她不容我反对的拉着我离席。

*****

「Bad boy,你在干什么?唱独角戏吗?」一关上洗手间的门,小魔女立刻恢复了她的本色,

扯着我的耳朵惩罚我没有教养的行为。

「吉莲,别生气,我只是想多看几秒钟妈妈和克莱儿那可笑的脸色而已……」我揉着耳朵嘟

囔。

「你已经看了快一个小时了,够过瘾了吧?」

「还没……」

「说是,boy!」

「好吧,是的。」我耸耸肩。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违抗吉莲的,她可是我的圣母玛利亚。

「很好,Good
boy!现在让我们来给他们最后一点小小的『惊喜』吧!」吉莲娇媚地一笑,对着镜子抹花自

己的口红,把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挑散几根,最后解开胸前的扣子,露出丰满的乳沟。

「怎么样?」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

「很完美!」我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了。

「不,等一下,还不够,还要这样……」她抬起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制造出美丽的『红晕

』,「OK,这才是真正的完美!」

于是,回到餐桌上之后,我们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我们想要的效果,那天晚上,母亲和克莱儿

都没吃完她们那份食物,我把那些东西装在塑料袋里,打算拿回去喂ELVIS——我的狗。

吃完晚餐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和吉莲婉拒了大家的一再『挽留』,先行离去,留下心情各

异的一群人在我们身后大眼瞪小眼。

我和吉莲是住在大学附近的同一所公寓李,我和她聊了一会天后,便道了晚安回到属于自己

的空间。把袋子里的肉倒在盘子里,ELVIS闻到味道立刻跑过来冲着我猛摇尾巴,我拍了拍它的头,它这才低下头

唏里呼噜地大吃起来。其实母亲是很反对我养这么大的宠物的,但是父亲为了我买下了它,所以我离开家时就把

它一起带过来了。

今天也许是心情太好的缘故,才刚沾到枕头,我就进入了梦乡。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