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男》——天子

楔子


  海盗!

  当第一次与那个男人四目相对时,这个在现代社会中只会出现在电影和小说中的古老名词就这样自然而然地闪现

在肯·斯顿兰登的大脑中。

  他看起来和照片上不大一样,或者说根本就是判若两人!至少照片上的男人有一张清爽的脸,而不像面前这个醉

鬼一样,一脸至少两个月没剃过的络腮胡!还有那双和他弟弟一模一样的蓝绿色眸子——

  也许应该说是他曾经以为它们一模一样,因为现在从里面射出的那两道凶光简直比世界头号恐怖份子还要恶狠上

几分!

  “杰夫·皮特森——”

  肯双臂环胸地站在半分钟以前刚被自己撂倒在地的男人面前,以自己与生俱来的高傲眼神居高临下地打量著他,

一脚把地上摔成两截的酒瓶踢开——

  之前这家伙曾想用这东西砸破他的脑袋。

  “希望你还没有醉到连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来的地步。我说过,我不是什么收容所的保安来抓你回去戒酒。事实

上我和你一样,都是加拿大的公民,我来美国是因为你的弟弟李欧委托我找到你并带你回家,请你和我合作——”

  “滚开,你这个疯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没有什么弟弟,也没有什么该死的家需要回!别他妈地继续在这

里妨碍我喝酒!否则——嗝——我就去告你私闯民宅!”倒在咯吱作响的破旧木地板上、身体勉强靠著墙壁的支撑才

得以直立的男人从身边黑暗的角落中摸出另一只没有喝干的酒瓶,一边打著酒嗝对著肯咆哮,一边仰起脖子将刺激的

酒精送入胃中,继续麻痹自己已经半瘫痪的神经。

  “见鬼,你这家伙!”究竟谁才是疯子!肯恼火地在心里暗骂。不知为什么,从刚才一进门他就无法冷静地面对

这家伙,心中甚至不断地翻腾著一股想要冲上去把这神智不清的混蛋揍醒的冲动!

  “狗屎!再继续留在这里我搞不好也会醉倒,然后和他一起被送进疯人院!”

  他诅咒著转身来到门口,拉开那扇喷满各种下流骂人脏话的木门,让清冷的新鲜空气流入酒臭熏天的房间。吸了

几口气排出肺腔中的污浊气体后,他朝等在门外的几个男人招了招手——

  “抱歉,久等了,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你们是对的,他是一个完全不可理喻的家伙!”

  “好说,老兄。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从我们中心逃走了。”一个男人边说边率

先走进屋里。

  “顺便说一句,我们并不是第一间收留他的戒酒中心。”

  “哦,是的,汤姆说的没错,先生。听说他在本地的警察局也是出了名的麻烦人物!希望你早点把他带回你们的

国家去——”

  剩下的两个男人嘀咕著跟进去,其中一个手里还拿著一捆粗大的麻绳。

  紧接著屋里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伴随著数不尽的恐怖脏话穿透了底特律的夜空——

  十分钟以后,终于被制服的“海盗”被五花大绑地带出了他的巢穴——一座窄小阴暗的破阁楼。在经过肯身边时

,他突然再次剧烈地挣扎起来,并用异常清晰连贯的语句对著他怒吼——

  “狗娘养的!你这个骗子!你刚才说你不是收容所的!”

  “看来你的大脑还没有完全被酒精腐蚀掉——我的确不是收容所的,我只是一个私人侦探。因为你不肯合作,我

只好请求他们的帮助。”

  肯挑了挑修长上扬的金色眉毛,从风衣的口袋中掏出打火机点燃斜叼在唇边的香烟,毫无惧意地与那双喷火的眼

睛迳直对视,互相狠狠地刺入对方的胸口。直到被押上车子,车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那两簇蓝绿色的火焰还在

试图穿透玻璃刺入他的心窝——


第一章


  当寒冬笼罩着蓝黑雾气的夜幕降临,洗上一个热水澡之后再喝上一杯实在是最惬意的享受。

  肯躺在五星级饭店的豪华套房中,一边随意转换着电视频道,一边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

  有的时候接受所谓"好朋友"的委托着实不是什么好主意,尤其是像卡莱顿?罗兰这种从中学开始就认识的"损友"

。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和他扯上关系就一定十分棘手。他可没有忘记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进入中学的第一天,他这个"阔佬的儿子"就被二年级有名的恶霸卡莱顿堵在厕所里敲诈勒索。个性高傲的他自

然不会乖乖就范,二话不说立刻出手反抗。一场恶战之后,从小练习过拳击的他硬是几乎和身高体型都比他壮上一圈

的卡莱顿打了个平手,然后两个头破血流、尚称不上男人的毛头小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化敌为友。

  其后果就是今天,在耶诞节的前夕,他还要大老远从温暖的家里跑到美国,帮他追男人——或者说是追他看上的

那个美男子的哥哥,一个输掉了自家餐厅而"畏罪潜逃"的赌徒加酒鬼!

  当然,他必须承认他打破自己耶诞节期间不工作的惯例接下卡莱顿的委托是有原因的。他绝不会放过这次(也可

能是唯一一次)"敲诈"卡莱顿的机会。他向他收的佣金比普通委托人足足高出了三成!不管怎么说,那家伙身为一家

小型"色情"电影公司老板的年薪比起他这个名侦探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哼,无聊!"

  一超过晚上十一点,电视屏幕上晃动的就全是女人的裸体。不过就算是再性感丰满的也引不起他的半点兴趣,因

为就"性向"这一点来说,他和卡莱顿还是能取得那么一点点共鸣的。

  早从第一次冲动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很清楚自己是个Gay。毕竟在现代社会中,小孩子们远比大人们所想象的要早

熟。只不过和那个在情场上无往不利的家伙比起来,他的情路似乎总是不那么顺利。活到二十七岁,他仍然没有真正

体会过"Fall in love"这句话的准确含义。也许卡莱顿说的没错,他天性冷淡,这辈子只会对钞票动真心。

  说起钞票,他必须好好计划一下该怎么把那名粗鲁凶悍的"海盗"押解回加拿大。

  为了寻找"海盗"——杰夫?皮特森,他几乎动用了自己各方面的情报网辗转由多伦多追到底特律。根据李欧——

也就是海盗的弟弟、卡莱顿的心上人——提供的资料以及自己多年从事侦探工作的经验,一下飞机他就联络了本地各

慈善机构的收容所及戒酒中心,一路顺藤摸瓜,终于抓到了那个昼伏夜出藏在贫民区中的酒鬼。

  明天就是那个"海盗"被送进戒酒中心满十天的日子了。他曾经向中心的医护人员打听过,十天虽然不足以帮他戒

掉酒瘾,不过可以保证他的头脑恢复清醒。

  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他只要说服那个家伙放弃现在居无定所的生活回到自己的弟弟身边享福,然后把他带回加

拿大、绑上缎带送到卡莱顿和李欧面前就可以拿着剩下的一半佣金好好过个耶诞节了!

  "真是太完美了!"

  到目前为止,肯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过度的自信使他低估了"海盗"的难缠程度,远远没有想到今后他要面对

怎样的巨大麻烦!


  "你这家伙想把我关在这里到什么时候?你最好马上让他们放我出去,因为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会自己走出去,

别以为我会老老实实地待在这个鬼地方!"

  当肯走进杰夫?皮特森的房间,他一点也不意外他的恶劣态度,虽然他的口齿比那天清晰了许多,身上的酒气也

被消毒水味取代,但他还是他,一个粗鲁无礼的"海盗"!

  "好极了,至少你现在可以自己在地上站稳而不是像个滑稽的小丑一样在我面前东倒西歪地跳舞。"肯仰起头,挑

衅地望进面前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上两、三英寸的男人眼中,一张嘴就是无法控制自己恶劣的语气。

  "你认为揭我的伤疤我就会被你击败吗?小子!"杰一把揪住肯的领子,脸色阴霾地说。

  "我说的不是你的脚,而是你胃里的酒精。事实上那天击败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喝得太多了,自己摔在

地上就爬不起来。"肯冷笑着扳住杰的手腕,用力将他推开。

  "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如果你答应和我一起回加拿大,我可以马上让他们放你出去。你弟弟现在生活得很不错

,而且他并不介意你对他所做的不负责任行为。你大可以回去跟着他享福,而不是拖着一只脚在码头做苦工。"

  "『不负责任』的行为?这是他对你说的?"杰的瞳孔变深了,某种说不清的东西在他眼中一纵即逝。

  "你是指李欧?他当然没有这么说,那个可怜的男孩只想快点找到他的哥哥。为了替你还债,他甚至不惜跑去拍

色情电影,而且是和男人。『不负责任』只是我个人对你的判断,你完全可以不必介意我的看法。"上帝,我在和他

胡说什么!

  他负不负责任关我屁事!肯在心中暗骂自己,可就是没办法和颜悦色地和杰说话。

  "色情电影?和男人?这不可能,他从小就讨厌别人随便碰他,他不会去干那种工作的……哈,我知道了!这是

你想骗我回去而想出的恶毒谎话,对不对?你想激起我的罪恶感吗?别自作聪明了,蹩脚的侦探先生。"杰的脸色一

下子变得铁青,随后又因激动而涌上了一股红潮。

  "有这个必要吗?如果你真的还有罪恶感,当初就不会丢下自己搞出的烂摊子一走了之,让自己的弟弟出卖身体

替你还债。"没错,他就是要激起他的罪恶感,然后说服他乖乖和他一起回国。

  "你……"杰瞪大了眼睛,却找不到可以反驳肯的话,就这样与他针锋相对地对视了大约两三分钟之后,他背过身

子走回床边坐下,一只手有些烦躁地扒过那头浓密但凌乱的棕黑色头发,深吸了口气,压低了嗓音。

  "让我考虑一下,请你暂时离开这里,让我一个人考虑一下。"

  "好吧。如果你考虑好了请叫我一声,我就在外面等你的答复。"肯耸了耸肩,捞起搭在沙发上的风衣退了出去,

顺便走到走廊的拐角处取一杯咖啡润润干燥的喉咙。

  他马上就要成功了!只要再等上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那家伙就会迫不及待地要求和他一起回加拿大了!

  李欧说过,他们兄弟的感情非常亲密,他甚至为他而跛了一条腿。正因如此,他只要轻轻拨动他隐藏在内心深处

的那根兄弟情深的弦他就一定会心软,卸下他那副恐怖海盗的面具,重新变回家庭伦理剧中温柔的兄长,并深深地为

自己一时胡涂的自私行为而自责忏悔!这将是部多么完美的剧本!而他,肯?斯顿兰登也将继续保持自己侦探生涯辉

煌的不败记录!

  为了实现从小当侦探的梦想,他在大学期间特意选修了心理学——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探,这是不可或缺的一

课。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如果想对付一名海盗,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攻击他的软肋,让他乖乖举手投降!

  "医生,快,出事了!"

  正当肯陷入冥想中时,四周突然一阵骚动,几名护士匆忙穿过走廊跑进电梯,而其它房间的病人则纷纷探头张望

,趁机看热闹。

  "请问出了什么事?"肯本能地拦住一名从他身边经过的女护士问。

  "一个病人从窗户跌了下去,不知道是想逃跑还是自杀。你知道的,先生,会被送进这个地方的人头脑都多少有

那么一点不正常……"红发女护士小心地凑到肯耳边低声说。反正不缺她一个人跑去帮忙,她很乐意多花上几分钟和

这个英俊的金发美男子攀谈上一会儿。

  "原来是这样……有人会选择这种愚蠢的方式逃跑吗?等一下,我的上帝,该不会是那家伙!"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肯惊呼一声,将手中的咖啡塞给似乎还在继续嘀咕着什么的女护士,一路狂奔到杰的

病房前,一把推开房门。

  "噢,Shit!那个蠢货!"

  面前的床上空无一人,床边的两扇窗户大开着,一阵寒风迎面扑来,不停地吹动着纱制的窗帘。

  "不,不,上帝,请你饶恕那个笨蛋,不要让他这么快下地狱,不然我会遇到很大的麻烦!卡莱顿和李欧会杀了

我,然后把我做成冰雕去参加魁北克冰雪节!"

  他祈祷着冲到窗台边向楼下望去,看到医生和护士正在对那个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男人进行紧急处理,然后将他

抬上了担架。

  "感谢上帝,他好象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只是二楼而已,跌不死人的!"

  一个小时以后,杰被护士送回了病房。他看起来还不算太糟,至少他已经可以直立起来坐在轮椅上,并用一种诡

计失败之后恼羞成怒的眼神死瞪着他不放。

  肯这么想着,及时在那个海盗准备开口对自己破口大骂之前和医生一起退了出去。在关上门的同时,他看到高壮

的中年护士毫不客气地在那个不听话的病人胳膊上扎了一针。

  "他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有没有伤到头部或者什么关键的部位?"他必须确定带回加拿大的是一个完整的杰夫?

皮特森。

  "很幸运,他的骨头没有断,只有轻微的裂伤。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我猜他一定是爬到一楼才不小心跌

下去的。昨晚下过雪,窗台和墙壁上可以攀爬的水管都很滑,所以才会发生这个,呃……意外中的『意外』。"身材

微胖的白发医生摇了摇头,将双手交叉放在自己的肚皮上,有些无奈地说。

  "我明白了。谢谢你,医生。我会看好他,并尽快带他离开,不会再给你们制造类似的麻烦。我对他的行为感到

很抱歉。"在经过仔细考虑之前,肯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口道歉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那个家伙道歉,但是不管

怎么样,那家伙现在在某种程度上说算是他的"责任",他必须保证他不再在不属于自己国家的领土上惹麻烦。

  "喂,妈妈,是我,肯——"

  在医生离开之后,肯再次推开病房的门确定杰正好好地躺在床上,而且有护士在旁边"监视"他,这才放心地走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