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男》——天子

拜瑞和卡莱顿这对青梅竹马的完美挚友,
恋人关系维持不到三个月就宣告分手快乐,
然而拜瑞依然像个老妈子一样为卡莱顿操心,
卡莱顿也总是以拜瑞的保护者自居。

拜瑞直到遇上了艾文,
才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简单的幸福,
可是“卡莱顿的阴影”夹在拜瑞和艾文两人的爱情之中,
二十九年的深厚友情?得之不易的契合爱情?
拜瑞又该如何抉择?!






楔子


  拜瑞·戴昂和卡莱顿·罗兰怎么看都像是一对儿——

  在这间小型(黄色)电影公司工作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是人们常说的“青梅竹马”,在同一家医院出生,吃同一个牌子的奶粉;他们一起上学、打架,并成为小混混;高中毕业之后谁也没被任何一家大学录取,于是一起突发奇想,跑去应征同姓恋A片演员,在一起被录取之后又被安排成了搭档;当然,因为彼此的关系使然,当初这两个男人——或许那时候还只能称为“男孩”第一次,偷尝禁果的想法在对方身上实施是再好不过——所以,他们同时也是彼此所谓“第一次”的对象。不过他们成为情人是两个月前的事,三天以前才真正满两个月;而在今天,这两位在业内已经升格为老板级的人物就在他们的下属兼朋友们面前用一个超级法式湿吻宣布了分手,正式从情人恢复成已经保持了二十六年零九个月的死党关系,据说这其中扣除了他们作为情人整日“如胶似漆”的那两个月——

  这个时候,喝过了“庆祝世界上最亲密的好朋友重新诞生”的香槟之后,工作人员们大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岗位准备今天的拍摄。他们之中大部分是卡莱顿和拜瑞从以前工作过的地方拉过来的人,其中一些人和他们的交往甚至已经超过了五年。他们一直认为——

  他们会是一对“完美挚友”,或许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但注定成不了“最佳情侣”,因为他们相差得实在太多了。俊帅性感、诱惑力无边的卡莱顿是个天生享乐主义的play boy,而拜瑞却是个表面热情大胆、骨子里却相当传统的人。他是所有人口中的“sweet heart”,有著一副热心肠,最大的喜好是关心和照顾周围所有的朋友,有时候会多少让放浪潇洒惯了的卡莱顿感觉受到了束缚,拜瑞甚至会指责他花钱过于大手大脚——

  “所以,和我当初想的一样,他们一定会为此而分手,但绝对不会决裂。他们或许无法爱上对方,但也还是说什么都不能少了对方——很奇妙吧,恩?看吧,接下来还会有一场战争的,那些来这里试镜以及拍片的小伙子们又会为他们打破头了——”

  “我想这些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埃迪,你到现在也没有回答我一开始所问的问题——我的时间表是什么?”

  艾文?韦伯斯特不耐烦地从折叠椅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著面前可怜的摄影师,因为他的身高足足有六英尺三英吋,轻易就可以给任何一个“普通人”带来严重的压迫感;再加上那身深褐色的肌肉、少见但的确是天生的浅淡得类似于银灰色的发色以及那双冰冷的浅灰色眼睛使他在进入公司不到两个小时就得到了“雪男”这个绰号。

  他不喜欢这个绰号,但是无法改变既成事实。他的心情很糟糕,所以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与“和蔼可亲”之类的概念沾上任何一点边儿。他是来应征灯光师的,原本来应征“A片公司”的灯光师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了,谁知在同时拥有五个竞争者的情况下,那两个卑鄙的黑心老板、那对刚刚分手的前任情人竟然加大了录取的限制条件——

  当天的某个男演员出了些问题,如果谁愿意临时顶替他的位置就可以得到这个工作。

  在他想要立刻掉头离开的时候,埃迪拦住并怂恿了他——

  “嘿,我的老朋友,干嘛不考虑一下?你的体格不错,而且就我所知,在这行之中,卡莱顿和拜瑞是付钱最多和最爽快的,他们从不拖欠员工的工资;就是在我们刚刚一起创业的时候也是一样,他们宁可自己一分钱都领不到也要把赚到的先发给我们——相信我吧,如果你希望,我完全可以不拍到你的脸——你需要钱不是吗?临时演员都是拿现钱的——你可以马上拿到钱又可以得到这个工作,何乐而不为呢?就算你干了公司里也没有人会在乎,我们的老板就是干这个起家的。他们既没偷也没抢,现在谁也不敢瞧不起他们。”

  于是,他在反覆考虑之后被劝服了。他需要钱,很多钱。

  “别急,我们马上就要开工了。你是第一场,也是最重要的一场——”埃迪微笑著拍了拍艾文坚硬的后背答道。“五分钟后开始,不过你最好现在就过去,我需要调整一下摄影机的位置;另外,路卡需要调节一下灯光,今天是他最后一次来上班,明天那个位置就属于你了。对了,请脱掉浴袍——”

  “好吧。”

  艾文冷漠地应了一声,脱下浴袍,赤身裸体地向已经准备好的那片伪装的丛林走去,按照埃迪说的在某个位置坐下来。然后,某个人的声音打断了他脑中乱糟糟的思绪——

  “我想你需要稍微化点儿妆,JJ感冒了,所以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干,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话的人是拜瑞——他的老板。他有著一头褐色的短发以及漂亮的绿色眼珠,奇特地在同时揉合了孩子气以及小型猫科动物魅气的笑容使他的脸看起来闪闪发亮。他一边说话一边把棕色和绿色的油彩涂在他的身上——从背后、胸膛,一直到大腿——


  ~─═╬═─~─═╬═─~─═╬═─~

  网站是普通级的,所以中间这段H被小编剪掉了,请不要怨恨小编~

  ~─═╬═─~─═╬═─~─═╬═─~






第一章


  如埃迪所说,在“工作”结束之后,艾文甚至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一张支票已经送进了更衣间。而且,是拜瑞亲自送来的——

  “很抱歉,我为刚才的事情向你道歉——我并没有故意耍弄你的意思,艾文。事实上我有点儿近视,所以我看东西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越贴越近——”

  他边说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并舔了舔嘴唇。他是个道地的法裔加拿大人,父母都是法国人。他在继承了他们的浪漫细胞的同时,不幸连母亲娇小的身高也一并继承了。五英尺六英吋——对男人来说实在有些偏矮的高度。虽然他认为自己无须为此而感到自卑什么,但面对高大强壮的“雪男”,很难没有一点压迫感。何况,他有种感觉——

  “雪男”先生不喜欢他,很不喜欢。他和他说话的时候从不用正眼看他,到现在为止,尽管他一直拼命仰起头,但还是无法确定他的脸究竟是什么样子——

  该死的近视!他痛恨眼前一片模糊的感觉!

  “你知道,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

  “我想你一定搞错了,戴昂先生——这张支票不是给我的。”

  就在拜瑞还在努力解释的时候,雪男已经用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拜瑞诧异地接过那张支票,想著自己是不是真的写错了数目,或者不小心看错了名字,拿了给别人的支票给他。他今天的心情有些复杂,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若无其事。正因为这样,他才会不小心连隐形眼镜也忘在卡莱顿那里。不过,在仔细核对过之后,他确定自己没有错——

  “没错,这的确是给你的,艾文——埃迪告诉我你的名字是这样拼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的名字有问题,是数目——我不太清楚这行的行情,但可以确定的是你一定多写了一个零。如果拍一次A片就可以赚到这么多钱,那么所有的演员都会成为大富翁;而你则很容易破产。以后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艾文套上毛衣之后,略微弯下腰,指了指拜瑞手里的绿色TD银行支票上最中间的那一栏。

  “谢谢你的提醒,艾文,你真是个善良的好人!不过我也可以确定这张支票并没有任何问题——埃迪都告诉我了,你需要这些钱,而且是马上。你妈妈就要动手术了,不是吗?要等到一个合适的肾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这不能耽误——所以我和卡莱顿商量过了,我们决定预支一些工资给你——”拜瑞微笑起来,就像一只猫咪。尽管艾文弯低了身子,他还是不得不努力扬起眼帘。这使得他的眼睛充分张开,看起来又大又亮,散发出柔和的墨绿色光彩。

  “我——并不希望埃迪这么做,但我知道他是出于好意。而且,我必须承认我确实很需要这笔钱,也打算接受它——我不能为自己的面子让自己的母亲面对死神的威胁——所以,我只有一个问题——预支工资有任何附加条款吗?我会想尽所有的办法在下周的手术之前凑足所有的费用,但不会干任何毒害他人的事情——比如携带毒品或者卖摇头丸什么的,我不干这样犯法又无耻的事——”艾文一边坐回椅子上弯下腰去系著鞋带,一边说。

  他的语气相当严肃,当他这样俯著身体的时候,拜瑞恰好可以看到他修饰得非常整齐的银灰色短发中的发旋。其实离近了仔细看过才发现,他的头发是淡亚麻色的,其中混入了一些奇特的灰色,在灯光下乍看起来就像是银色,看起来就像来自于极地动物们美丽的皮毛——

  这么想著,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却忘记了要回答对方的问题。而艾文则在察觉到了那细微的被抚弄的感觉之后,奇怪地抬起头来——

  “我的头上有什么吗?”也许是那些装饰用的树叶——他顺手在头上抚了一下这么想。

  “不——唉——我是说,我们只是想帮助你,绝对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我们也不干犯法的事……虽然确实有些人认为我们很无耻,不过我们是有营业执照的——我们这么做只是因为你是埃迪的朋友,而我们是他的朋友——如此而已,绝对没有任何恶意或者不轨企图。如果你不放心,或许可以打个欠条给我,写清预支的数目和原因——”拜瑞收回自己的手,同时惊讶于艾文英俊的面孔——

  是谁说他像头可怕沉默的熊来的?他很英俊,只不过是属于那种非常硬朗的类型,事实上他的五官相当完美,就像古罗马那些强悍俊美的武士雕塑;或许是他太高大、再加上态度冷淡之类的原因,大概很少有人会仔细去看他的脸。

  “不必了。你说得对,你们是埃迪的朋友,我应该相信你们,并感谢你们的帮助。我会努力在这里工作并争取早日还上这笔钱的。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埃迪说我明天才能开始正式的灯光师工作。”系好了鞋带之后,艾文直起身站了起来。

  他是个非常严谨并把一切掌握得恰到好处的男人,骄傲,但不沽名钓誉——

  拜瑞这么想著,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艾文!我有点事要出去,但卡莱顿必须留在这里值班。我忘记戴隐形眼镜,不能开车,你可以送我到夏尔布克区的敬老院去一趟吗?我要去接我妈妈,她是个护士,每周会在那里做两天义工。今天下雪了,可是那里要走上二十分钟才能到公共汽车站。”

  “当然可以,戴昂先生。”艾文握了握拜瑞的手后,侧身从衣架上捞起自己的外套。

  “喔,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拜瑞说著,又抬起了头,“叫我拜瑞吧,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对我和卡莱顿直呼其名的。我们都是朋友,你很快就会适应这里的,完全不必客气。”

  “好的,拜瑞。我会努力那么做的。”艾文听后点了点头,“现在就走吗?”

  “啊噢——是的!”拜瑞提起一口气后又松弛下来,并耸了耸肩。或许是不太习惯被人用这样短促而简单并且有些不置可否的语言打发吧,他总觉得艾文似乎对和他聊天一点兴趣也没有——

  也许,他只是讨厌我这种类型的人吧——

  叹了口气,他这么想道。


  ◇◆◇ ◇◆◇ ◇◆◇


  “什么?Party?”艾文皱起眉头,在确定了今天不是任何特殊的加拿大或是法国的民族节日之后问:“今天是你的生日吗?很抱歉,我没有注意日历——”

  这间公司有很多特殊之处——比如他们的日历。拜瑞几乎把每一位工作人员的生日都用不同颜色的马克笔标注了出来,甚至还包括几位常和他们合作的演员。他总是会提前准备好蛋糕和一份小小礼物在生日当天送给他们。当然,这些都是埃迪告诉他的。他正式开始工作只有四天。

  “喔,不不,你误会了——这个Party是为你和路卡准备的——庆祝你加入我们,以及他的离开——他要结婚了,准备和妻子一起搬到魁北克城去。因为平常大家都没有多余的时间,所以才决定延后到周末举行。我们租下了艾瑞克的地方——我们从小就认识他了,他也是在贫民区长大的。他那间餐馆一到了晚上就会变成酒吧,在这里非常出名——”拜瑞兴高采烈地说到一半,忽然发觉艾文似乎对此心不在焉,“喔,对不起,如果你没时间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隔上一阵子总要去玩上一次的——恩——你知道的,我明白——你需要去陪你妈妈——”他小心翼翼地看著「雪男”冷酷的脸说——

  真是太糟糕了,他又忘记艾文讨厌太“啰嗦”的人这件事情了!他不喜欢被人讨厌的感觉,虽然卡莱顿那家伙总是说“你根本不必在乎那么多,如果他们讨厌你,你也大可以讨厌他们!”,但如果有个人只要一看到他的脸就觉得厌恶,那对他来说还是一种相当沉重的打击!

  “今天我姐姐一家要去看她,我可以去参加Party。如果你不介意,我要去工作了,十分钟以后要准备拍下一场。”

  艾文再次轻而易举地用极为冷淡的两句话浇灭了拜瑞的热情,让他感到异常挫败——

  “他讨厌我,卡莱顿——他是我所碰到过的最讨厌我的人——”

  在艾文离开之后,拜瑞垮下肩膀靠向恰好走进来的卡莱顿,习惯性地抱住他的腰向自己的青梅竹马寻求安慰。

  “噢,poor baby——你又被雪男欺负了吗?我怀疑他的眼睛是不是瞎的!我问过埃迪了,他的确是个Gay——天知道,连我都无法完全抗拒你的魅力啊!我的小美男子!”卡莱顿顺势搂住了拜瑞的腰,用他惯有的花花公子式的口吻说著——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只是彼此之间玩笑的一种方式,他们只是太熟悉了,自然而然地容易做出某些在常人眼中过于“亲密”的举动,比如卡莱顿时常给他的鼓励和安慰之吻,在别人看来和调情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因为忘了东西跑回来拿的艾文不巧正好看到了这对“好朋友”相拥亲吻的场面,并且马上把这当作了“旧情复燃”的表示。虽然,他们“分手”才只有五天。

  “对不起。”他轻咳了一声,表示抱歉。

  公平的说,他觉得他们很相配。卡莱顿高大帅气,身材硕长,并带著几分邪气,就像一头性感的野豹,他和拜瑞在一起时的气氛自然得令人嫉妒——

  想到这里,艾文愣了一下,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想到了“嫉妒”这个词。不过那两个人看到他似乎一点儿也不吃惊,他们继续抱在一起,拜瑞只是对他笑了笑,说了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