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天子

从涅德勾起唇角得意地看向萨菲的那一刻起,
注定了他们的爱情将与政权有关。

涅德布朗霍华——年轻的新任安全部长,
萨菲——陆军最年轻的上将,曾被誉为天才的将军,
瑞拉蒙——军队的元帅,甚至妄想成为国家元首的高傲男人。

一个是萨菲爱的男人,一个是萨菲曾经敬重的男人,
当爱情、军人的天职、国家的安危相抨击的时候,
萨菲献出的是高傲的灵魂……而涅德却没想到他会失去最爱的人。

“混蛋!我恨你!”
“我知道,所以我等你恨够了我,然后再一次重新爱上我……”

再相逢是四年之后,涅德是否能再度赢得萨菲的爱?
尤其当这段爱情因为萨刈——萨菲儿子的真实身份被揭穿的时候,
涅德又该如何面对一段追述到千年前的波澜往事?





楔子


  “听说你至今仍然未婚的原因是你只对男人有兴趣,这是真的吗?萨菲将军。”

  浑厚浓郁的磁性嗓音从年轻的新任安全部长唇边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地溢出,令第二天即将从陆军卸任退役的萨菲当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比自己更不顾时宜的人存在。

  “看来我说的是没错了,你的表情告诉我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涅德.布朗斯.霍华得意地勾起唇角,眯起眼睛欣赏著眼前身著军服、挺拔俊美的金发美人惊愕得合不拢嘴的表情,用垂在额前的浅到几乎发白的淡金色发丝掩饰住自己精光四射、咄咄逼人的眼神。

  “这个是我的私事,与部长有什麽关系吗?”

  重新调整好了突然被打乱的思绪,萨菲旋既恢复了平常的冷静与敏锐,在巨大办公桌前裹著皮革的椅子上坐下,舒服地交跌起一双修长且线条结实优美的腿,用懒散的语调回敬这个吓了他一跳的“小鬼”──也许他看起来的确成熟而具有吸引力,但比他年轻的他一向不客气地一言以“小鬼”盖之。

  “当然有关,因为从明天开始,我要追求你。”

  涅德将两只套著黑亮长筒军靴的大脚丫子从古典式的褐色檀木办公桌上收回,站起来走到萨菲面前执起他的一只手,脱下雪白的手套,直接将嘴唇贴上那如蜂蜜一般晶莹诱人的浅麦色手背。

  “哦?为什麽是从明天开始而不是现在呢?”

  萨菲掀起浓密卷曲的金色睫毛,似笑非笑地抬起湛蓝的双眸望进涅德独特的浅得透明的瞳孔──

  奇怪的男人,就如同他的外表,明明有一身黝黑发亮、比普通的古铜色还要深上几分的肌肤,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却比一般人都要浅得多,是那种极淡的、几近发白的透明质感,让他本来已经十分俊帅的面孔看起来更添了一丝特殊的魅力。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想在退役前夕因为和上司暴出丑闻而在离开这里之後失去军队每月给予的特殊津贴,我也不想被人职责和下属乱搞而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就被撤职。具我所知这里是最藏不住秘密的地方,即使只剩下不到二十四个小时,我仍然必须坚持控制住自己的渴望,继续和你保持单纯的上下级关系,直到明早你的卸任令正式生效为止。”

  涅德懒懒地一笑,状似无奈地耸耸那副宽厚而肌肉结实的肩膀,说著一本正经的话语的同时却用浪荡露骨的眼神大胆地扫过萨菲如猎豹般瘦长优雅的矫健身躯,流连在他束著皮带的细腰之上,思量著这副柔韧的腰枝搂在臂弯中会是什麽样的感觉。

  “那麽在那之前我们要怎麽来打发这漫长的几个小时时间呢?”

  萨菲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中,知道即使自己想走这个狡猾的男人也不会轻易放走他,更何况他已经引起了他的兴趣,想知道拥有一个如此强壮如山的男人会是什麽样的感觉,偶尔试试被拥抱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们就来随便聊聊天吧,比如你的爱好,你喜欢抽哪个牌子的烟,喝哪种酒,喜欢什麽样的食物等等──好让我提前做好追求你的准备。”

  涅德摊开双手,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并不介意萨菲把双腿敲高、屁股一用力只用两条椅子腿著地前後晃来晃去,对“上级”极端不敬的举动。

  “对於烟和酒我没有什麽特殊的嗜好,随心情而定,经常改变,只要是出了新牌子我都会去试。至於食物,我对食物是非常挑剔的,所以我一般会亲自下橱来满足自己的胃,以防别人借抓住我的胃来抓住我的心。”

  萨菲四量拨千斤地巧妙回答,自然而然地接过涅德递给他的香烟叼在唇边,满不在乎地让他为他点烟。

  “最新的ANQUI,喜欢这种口味吗?”涅德露出和煦宜人如春风的笑容问道。

  “不错,浓淡适中,可以考虑抽一阵子。”萨菲挑挑眉,觉得好象有什麽不对劲,可是一下又说不出来。

  “你喜欢?好极了──那麽再来一起吃点夜宵吧,只是一些小点心──”

  涅德象变魔术似的又从抽屉里变出一盘精致的松饼和曲奇,浓浓的奶油香立刻甜丝丝地在空气中荡漾开来,诱惑著萨菲伸出手抓了一块塞进嘴巴。等他贪心地尝遍了所有的种类才发现自己醉心於美食的满足神态已经全部被对面的男人尽收眼底──

  “这些不会你是做的吧?”

  萨菲一边继续咬著洒满了葡萄干和果仁的松饼一边问──反正现在停嘴也晚了,不如继续吃个痛快,撑死总比饿死强,这是他一贯的理论。

  “你真聪明,这麽快就发现我的诡计了──那麽请告诉我,我的厨艺还算合格吗?”

  涅德呵呵的笑起来,露出一口鲨鱼似的整齐白牙──他的吃相实在是可爱极了,丝毫没有任何矫揉造作,象个小孩子般幸福地鼓著腮帮子咀嚼饼干,真想抱著他舔去他唇边的饼干屑。

  “恩,是我喜欢的口味,可以说是相当满意──那麽其他呢?你还想知道些什麽?”萨菲舔著曲奇上的奶油,一心专著於食物之上

  “还有很多,我们就慢慢开始彼此了解吧……”涅德将身子向後靠,陷入巨大的靠背中,欣赏著萨菲吃东西时满足的神态。

  “那需要有更多的饼干──”萨菲毫不掩饰地提出条件。

  “没问题,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涅德大笑著回答──他就知道他是最特殊的!

  就这样,两个男人边吃边聊,东拉西扯地耗了一夜,直到翌日清晨,曙光初绽──

  “凌晨六点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了──”萨菲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好极了,萨菲,我,涅德.布朗斯.霍华从现在起要正式开始追求你了──”涅德起身绕过巨大的办公桌来到萨菲面前站定,双手直接勾住他的腰将他带进怀里。

  “好吧,我接受了──”他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高大──“既然要追求我就先让我看看你的吻技如何吧?”

  “遵命,很乐意为你效劳──”

  涅德低声吟哦著吻上萨菲的唇,从这一刻起两人剪不断的纠葛正式形成──








第一章


  “喂,你这混蛋,轻一点!”

  萨菲看到自己胸前渗出细微血丝的齿痕,极端不悦地扯著涅德的头发抗议。

  “轻一点?我倒觉得还不够重!”

  涅德浅得象玻璃珠似的眼中射出两道灼灼的凶光,恶狠狠地盯著身下和他一样火气正旺的男人,野蛮地咬住他淤红的乳头又是一阵拉扯蹂躏。

  “见鬼,涅德!你二十四就当上安全部长,我以为你应该非常成熟才对,没想到你却和萨刈那小鬼一样幼稚!你甚至还比他年长四岁!”

  努力了一番却仍然没有办法挣脱身上如金刚的家夥,自尊心有些受创的萨菲恼羞成怒地朝涅德开火。

  “没错,而你是他的父亲,比他年长得更多,却和他搞同一个男人,这叫什麽?成熟大人的亲子游戏吗?亲爱的菲菲──”

  涅德冷笑几声,用嘲讽的语气反唇相讥,并抽掉腰带迅速把萨菲的双腕绑在一起,好专心对付他三翻两次想偷袭他的要害的两条长腿。

  “得了,涅德,我在军队服役十七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在这三个月的封闭演习训练中没有去找过军妓解决你的生理问题吗?我不是守在家里等待丈夫归来的怨妇,如果你想要这样一个为了你守身如玉的人大可以去找个女人结婚成家!你以为和一个老男人交往会是什麽样子?”

  萨菲夹枪带棒地回敬涅德,因怒火而变成深蓝色的双眸就象两簇妖异而具有魔力的纯蓝火焰强悍地烧灼著他的心。

  “我──至少我没有当著你的面干另一个男人!也没有把别人的味道一起带回来!”

  涅德被萨菲堵得哑口无言,只好强词夺理地为自己辩护。他的确是找过两三次军妓解决他的“生理问题”,可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想著他“自行解决”的,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回家,却一进门就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正抱著一个身材差得好象拔光了毛的火鸡的小鬼头火热地交合,更可恶的是他明明记得这个小鬼头应该是他儿子萨刈的小情人之一!

  “这又有什麽本质上的区别吗?承认吧,你就是一个幼稚又心胸狭窄的小鬼!”被强行剥光的萨菲瞪著仍然一身军装笔挺的涅德,气恼地火上浇油。

  “我心胸狭窄?”涅德气结地倒吸了一口气,“如果我心胸狭窄早就掐死你无数次了,还用得著在这里和你耍嘴皮子浪费口水?”

  “好啊,你终於明白你的行为是在浪费口水了?”萨菲得意地讪笑起来,丝毫没有一点正处於劣势的惶恐。

  “你──好吧,我不再继续这种没有意义的行为了,我们就直接来身体力行吧──不要怪我太粗鲁,因为我生气了,也可以称之为爆怒!”

  涅德说著,毫不迟疑地抬起萨菲的双腿架在肩上,扳开那浑圆紧翘的蜂蜜色双丘,粗大的麽指不客气地直接刺入仍然干燥紧闭的小穴旋转搅动,等它稍微软化马上释放出裤子里的凶器,顺著手指撑开的缝隙凶猛地插入,并立刻开始粗暴地抽拉,摩擦间进入时还处於半勃状态的肉刃已经完全挺立起来,躁动著撑开了紧窒的甬道内每一条细微的皱褶──

  “啊……好紧……你是怎麽做到的?让这里始终和初次时一样紧──”

  “因为……恩……我暂时……啊……暂时没有让别人使用这里的兴致──”

  萨菲精瘦结实的胸膛不停地上下浮动,半张的红润薄唇中溢出急促而剧烈的喘息,蜜穴中极度充实的兴奋与得不到爱抚涨痛难忍的分身同时在他身上形成了喜悦与痛苦的两个极至,令他不知此刻自己口中发出的究竟是愉快的呻吟亦或是焦躁的悲鸣。

  “那麽这里是我的专属了──菲──啊──不要让别人碰你这里──否则──啊──否则我真的会杀死你!”

  涅德知道自己不该这麽轻易被感动,他就是太容易对他心软才会在与他交往没多久就被他抢走了主动权,他所有的机敏睿智、政治手腕、卑劣诡计在他身上全都派不上用场,到头来总是被他牵著鼻子走!虽然心中愤愤不平,可他壮硕的身躯还是不由自主地减缓了撞击的力道,退而求其次地要求著萨菲的保证。

  “啊恩恩……前面也要……啊啊……好舒服……感觉好多了……恩……你真可爱!涅德!啊……我爱你!”

  感觉情人怒张的身体恢复了往日的带著温柔的热情,颤抖的分身被他纳入掌中圈套揉搓,萨菲冰蓝的双瞳开始变得氤氲朦胧,用还被绑在一起的双臂圈住涅德的脖子,修长的双腿藤蔓似的缠上他健硕的腰背,缓缓地款摆著刚刚一直绷紧对抗的柔韧身躯,引诱他濡湿滚烫的唇瓣饥渴地在他针刺似的肌肤上碾压游走,吸吮啃噬,留下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

  “啊唔……啊……菲菲……我爱你我爱你──”

  涅德痴迷地拥抱著萨菲,由内心渗出体表的那股熊熊燃烧的爱欲交织的火焰几乎将他吞没!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他竟然已经陷得这麽深了,深到想要独占这阵无法束缚的轻狂烈风!

  ※※ ※ ※ ※ ※ ※ ※

  “从你退役到现在,我们已经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吧?”

  “是吗?我完全没感觉到已经过了这麽久,看来‘时光飞逝’这句话果然是对的。”

  萨菲搅动著杯子里的咖啡,不著痕迹地将对方试图接近的话锋拨开,冷冷淡淡地挂著礼仪性的微笑应付著眼前心怀不轨的男人。

  “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你当初为什麽坚持要退役,你是唯一一个不满四十岁就获得陆军上将军衔的人,若是留在军界,一定前途无量。”

  两鬓微白、目光锐利而深不可测的男人紧追不舍地捕捉著萨菲如狐般狡猾而飘忽不定的眼神,闲适之中却始终习惯性地保持著军人端正的坐姿,即使他此时未著军服旁人也可从他的举手投足间大致猜出他的身份而自动坐到离他们较远的桌位,以免听到什麽国家机密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不好意思,令您失望了,不过我原本只想作个单纯的军人,并无意於与政界扯上什麽关系。”萨菲轻轻抽回被男人捉住的手,轻声“点题”以示警告,提醒对方不要太过得寸进尺。

  “抱歉,我失态了。”男人端起面前一直未动的咖啡喝了一口,承认自己在这轮“交火”中以失败告终。

  “萨菲,你──很讨厌我吗?”沈默了一会儿,男人又问。

  “这又从何说起,您曾是我的上级,我一直是尊敬您的。”萨菲再次四两拨千斤,避重就轻地回答。

  “尊敬?只是这样?我已经得到了太多的这样敬而远之的评价。”男人挑挑深黑的眉毛,叹著气,似乎是有意表现出一种落寞。

  “这不是敬而远之,只是大家对您的崇拜之情,您的确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军人,瑞.拉蒙元帅。”虽然那只是曾经,如今这个男人已经被权利和欲望熏染成了一个野心勃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危险分子。

  “你变了,萨菲,我们曾经是朋友的,何时开始变得这麽疏远的呢?”

  瑞.拉蒙再次叹息著,巧妙地渲染出一股伤感的气氛,可惜的是萨菲的不为所动令他颇为懊恼。

  “那时我太年轻了,还是个不懂事的小鬼,误把元帅当成了一个普通的‘老伯’才会那麽没大没小,嚣张得无法无天,还请多多包涵,原谅我的年少气盛。”萨菲周旋得有些累了,语气中隐隐透出了些许尖锐。

  “原来十年前我在你心目中就已经是个老朽了──也罢,反正我现在是真的已经老了,到是你,好象自始至终都保持著当初那张让新入伍的女兵全体脸红的俊逸面孔。”瑞.拉蒙注视著萨菲──虽然他一直给人一种慵懒幽闲的印象,但那对蓝眸中那股犀利的英气是掩藏不住的。

  “抱歉,我失言了。您并不老,而且那股震慑威严更胜当年;我也不再年轻了,我儿子就快满二十一岁了,他身高甚至已经超过了我。不过他始终还是个孩子,如果您不介意,我必须要赶回家去替他做饭了──”

  萨菲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爬过了五格,耽误了一下午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虽然他赶回家只是想要正好赶上现成的饭菜上桌而已。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