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如锦 完结+番外完本[古言]—— by:山水画中游

恭王府丫鬟日常完本[古言]: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恭王府丫鬟日常》作者:成理不说文案:恭王殿下作为皇后娘娘的小儿子,十五岁出宫建府,意气风发长街踏马,生来最好芙蓉色,采得公府富贵花作为侍候过皇后娘娘的王府大丫鬟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冬雪如锦》作者:山水画中游
前世,一场抄家灭族的大祸让她死于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
今生,那场倾族之祸却是她人生的转机,她终将要在那寒冷萧瑟的冬日中破茧而出,誓要活下来,并试着活出个锦绣前程来!
标签:温馨清水
==============
第一章:京城
当顾冬雪睁开眼睛,看到了头顶碧青色绣着飞鸟展翅昂颈的半旧细纱帐时,她有着短暂的迷茫,只是身下那温暖的感觉让她留念不已,有多久不曾睡过如此温暖的床铺了,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可是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却又清晰的告诉她,其实并没有多久,不到一个月而已。
可是二十多天,如此短暂的经历,却似乎能够将她过去十六年所有的生活给覆盖了,并不是因为这二十多天多么的有意义,而是这二十多天她经历了过去十六年不曾经历过得寒冷,是的,就是这两个字,那二十多天她的身体她的脑中,似乎只有这两个字,那是透入骨髓的寒冷。
纷纷扬扬的大雪再也不会让她感到欢喜感到干净洁白了,大雪只代表了寒冷两个字。
“五姑娘,你醒了?药已经熬好了。”
顾冬雪的心神似乎还没有从那冰天雪地中回转过来,她的眼前似乎也只有雪白一片,可是耳中却传来丫环绿草的声音。
顾冬雪忙转过头看去,的确是绿草,她今日穿着一身葱绿色窄袖袄,下着一条莲青色绣花长裙,这是定康候顾府二等丫环的打扮。
只是脑中刚刚出现这样一个念头,顾冬雪忽然看了看自己的手,与身死之时并没有多么大的区别,一看便知是十六七岁少女的手。
可是她现在却又为何还在定康侯府自己的房间中?
顾冬雪眉头微蹙,脑中忽然出现一个疯狂的想法,自己六岁便跟着父亲顾邦正去了望青城,之后十年里一直没有回过京城定康候府,只是在自己临死之前不到两个月才回到京城,那是因为她的祖母俞氏在十月中旬要过六十大寿,而她的父亲特意向上峰请了假,便带着妾室儿女一起回到京城,给俞氏拜寿。
而她恰巧在俞氏寿辰过后的第二天边感染了风寒,她父亲顾邦正因假期有限,着急回到望青城销假上衙,便准备将顾冬雪留在定康候府,正巧她年龄也快到了,正好让望青候府老夫人,也就是顾冬雪的祖母,以及她的大伯母,也就是定康候世子夫人吴氏和二伯母刘氏一起看着,帮她将亲事定下来。
若是现在她的病便是那一次的风寒,那么如今……
想到这里,顾冬雪再也忍不住了,一骨碌坐了起来。
“五姑娘,你怎么了?”见到顾冬雪突兀的动作,绿草吓了一跳,就要上前拦她,“这被子都落了下来,姑娘你也不注意着些,这下风寒说不定又要加重了。”
一着急,绿草便将这十余天才突击训练出来的称呼给忘到了脑后,又按照以前在望青城的称呼唤她了。
顾冬雪却顾不了那么多,刚才出现的那一霎那的想法,让她的心很紧张,几乎紧张到挛缩的状态。
她一把抓住绿草将要过来给她搭被子的手,因为紧张而隐隐带着颤意的声音问道:“绿草,我爹他走了没有?”
绿草一怔,不知姑娘为何好好的问这个问题,这件事姑娘不是知道吗?不过看到顾冬雪惨白的脸色,绿草还是没有多问,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顾冬雪的问题:“还没有,三爷准备明日回去。”
听到绿草的这个回答,顾冬雪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稍微安下了那一颗即将要跳到嗓子眼的心,不等绿草发问,她便拿起放在床边案几上的药碗,仰头灌下大半碗苦汤药。
她这一动作,更是让绿草吃了一惊,最近几年,顾冬雪虽然不像小时候那么抵抗喝药,可是每到生病之时,半碗药她能磨磨蹭蹭的喝上一刻钟,愣是把热汤药喝成冷汤药,什么时候见过她如此爽快的仰头喝药了?
顾冬雪自然知道自己这行为让绿草疑惑,可是她此时却已经没有时间去想怎么打消绿草的疑惑了,因为若是她猜测的是对的,那么需要做的事情已经太多,且必须在今日这一日之内完成,还有保证自己的风寒能够在她爹顾邦正离开之前痊愈。
因为她必须要带着顾信,也就是她堪堪五岁的嫡亲弟弟,带着他随着顾邦正一起离开京城,前往大宁朝最北边的望青城。
顾冬雪将药碗放到案几上,掀起被子就要起来,却被一直站在旁边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绿草给拦下了,“姑娘,你要做什么,你这风寒可没好,大夫说了要静养,否则病情很有可能反复的。”
顾冬雪此时来不及和绿草多说什么,她摆摆手,挥开了冬雪要阻挡的双手,只干脆的道:“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想来是因为之前睡了一觉,又喝了药,你家姑娘这么年轻,身子底子好,这种风寒根本算不得什么。”
顾冬雪虽然这么说了,可是作为她的贴身大丫鬟绿草还是不敢就这么轻易的放她下榻的,只是还没等绿草再多说什么劝告的话,就被顾冬雪瞪了一眼,这一刻,绿草觉得自家姑娘似乎有些变化,比之以前的柔顺淑敏多了一丝凛冽之意,就像那些经历了风霜了人一样,因为经历过苦难,所以才有了被苦难磨练出来的凛冽。
绿草是在三岁时被顾冬雪母亲李氏从街边乞丐手中买下的,李氏温柔贤淑,又颇有学识,本是大儒李学士的千金,自小熟读四书五经,只是因为李大学士在六年前因病而亡,李氏唯一的哥哥并没有从文,而是一意孤行走了商贾之路,偏偏又运气极差,做生意赔了个倾家荡产,李氏还将自己嫁妆贴了大半进去,也没能填了空子,四年前,李氏的兄长在走投无路之下投河自尽,而李家一门便也自此败落,从此京城没有了李府,李氏自己也在三年前一病而亡,从此顾冬雪和顾信姐弟俩继没了外祖父舅舅后,又失了母亲了庇护。
想到这里,绿草觉得自己想远了,她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也因为李氏买了她,她一个丫头也才能在李氏教导姑娘时也学了些书本上的知识,也能识文断字,故才能知道用凛冽这两个字来形容姑娘此时的神色。
而绿草在心里杂乱的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将顾冬雪的问话回答了出来。
“绿草,现在是长宁哪一年哪一日?”顾冬雪一瞬不瞬的盯着绿草问道。
绿草几乎反射性的答道:“长宁十五年十月十八。”
顾冬雪觉得自己的心跳有刹那的停跳,果然,现在的顾家还是那个定康侯府,并没有被抄家,而她们也没有被流放。
顾冬雪不管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但是她只在震惊过后,很快便接受了,因为她太想从那刺骨的寒冷中解脱出来,如今虽然这种解脱有些匪夷所思,有些太过离奇,可是只要目的达到了,是什么样的方式,是不是正常的方式又有什么关系?
就当她临死之前的愿望实现了便是!
绿草刚刚一回答完顾冬雪的问题,就有些诧异,正想问问姑娘这是怎么了,她怎么连日子都不知道了,这时就听到姑娘用着极为严肃的语气对自己道:“绿草,你自小被我娘买下了,跟着我,我是极相信你的,现在我吩咐你两件事,你不要多问,总之我有我的理由,我既不会害了我自己和信哥儿,更不会害了你,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可以了。”
第二章:准备
绿草在顾冬雪一反之前的柔顺,变得凛冽而肃穆的神色中,脑袋几乎不受自己控制的点了点,口中应和道:“是,奴婢知道了,奴婢听姑娘的,姑娘你让奴婢做哪两件事,尽管吩咐。”
顾冬雪见绿草如此干脆的回答,颇为满意的点点头,她知道绿草这丫头平日看起来虽然得过且过,事事都听从她屋里另外一个丫头绿蔓的,可是在骨子里,绿草却比绿蔓更有决断,也更有血性,一旦下定了决心,便不再犹犹豫豫,只一门心思朝前冲,就像前世在她们被发配望青城路上的时候,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里,衙役们拿着鞭子在身后驱使她们这些老弱妇孺,几个衙役甚至还起了歹心,想要对顾家的几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行那不轨之事,其中年龄最大,相貌最美,身份又是二房嫡长女的顾家大姑娘顾维桢首当其冲。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