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夫人黑化日常完本[宅斗爽文]—— by:柔桡轻曼

严家长女完本[古言重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文案:严清怡落水被救上岸,第一件事就是把救她那人踢到湖里去了时过境迁,严清怡想起往事总是懊悔,当初怎么不顺手扔块石头下去…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作者:柔桡轻曼
文案
姜家是苏州的首富,朱门绣户,堆金积玉。
姜婳四个妹妹,她是家中嫡长女,父亲重病,亲戚觊觎家产,过继儿子,姜家分崩离析,家产被瓜分干净,她亦被毁容陷害另嫁,潦倒一生。
浴火重生,
姜婳归来,步步为营,以血洗血。
姜家无子,姑母寻来宗族劝说,过继之事迫在眉睫,姜婳给自个寻了个入赘夫君,保姜家家产。
直到她晓得这叫燕屼的上门夫君是十年后让朝野侧目的燕无屹时
姜婳:……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宅斗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婳,燕无屹 ┃ 配角:沈知言,谢妙玉,姜映秋 ┃ 其它:重生,宅斗
作品简评:
姜家是苏州首富,姜婳乃嫡长女,四个妹妹,父亲被姑母下毒觊觎家产,父亲过世后,姑母入住姜家大宅,她亦被表姐毁容,被未婚夫嫌弃陷害另嫁,潦倒一生。浴火重生归来,她不再是上辈子那个娴静的姜大姑娘,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以血洗血。原本上辈子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她退婚招婿被绑在一起,她只想要相敬如宾,直到晓得这上门夫君是十年后让朝野侧目的燕首辅时,加以利用,两人成为真正夫妻,他予以她最好的宠爱,可知晓一切都不过是她的计策,他是否还会宠爱于她?本文算是半复仇题材,前世伤害女主的人全都没有好下场,女主半黑化算是本文的看点,前期男女主感情浓烈,后期会有大爆发,环环相扣,文笔细腻。
==================
第1章
姜家是苏州的首富,朱门绣户,堆金积玉。
建熹七年阳春三月。
姜婳正是豆蔻年华,娉娉袅袅的年纪,父亲姜清禄突染重疾,姑母和叔叔们上门,姑母劝说姜婳的母亲许氏,“弟妹,我大弟如今躺在榻上昏迷不醒,你身为姜家长房的媳妇,儿子却也不曾给他诞下一个,眼下他病危,我这个做姐姐不能眼睁睁看着长房无后,遂做主,打算把二房家中的晔书过继到长房来,你可有什么意见?”
许氏身为姜父原配,温良恭俭。丈夫躺在榻上昏迷不醒,上头也无公婆,她须得做主。
“大姑姐说的是,清禄如今病重,家中无男子掌家,亦是我的不好,没给清禄留后,便听大姑姐的话,把晔书过继到长房来,也正好冲冲喜,说不定清禄便能醒过来了。”
彼时,姜婳才十四,性子也应了她的名,娴静美好,静悄悄的坐在一旁看着长辈们敲定,把堂弟过继到了家中。
姜家大房的家业都是姜父同许氏成亲后奋斗来的,到如今成为苏州首富,肥马轻裘,炊金馔玉。可惜姜家长房子嗣缘薄,姜父好几房妾侍,生的都是姑娘,姜婳乃嫡长女,下头还有四个妹妹,最小的妹妹姜妤和她是一母同胞,其余三妹皆是妾侍所出。
三天后,二房家中的次子姜晔书过继长房家中,祭拜祖宗,跪拜姜父许氏,改了称呼。
一个月后,姜父病故。
自此,姜家长房好运不在,姑母姜映秋以照顾长房生意的缘由住进姜家这座大宅子里,俨然以姜家主人进出。姜婳眼睁睁看着姨娘和庶妹们争夺财产,看着姑母叔叔们强势起来,看着长房的家产被瓜分,看着母亲郁郁寡欢,临终前把妹妹姜妤托付给她。
不过三个月时间姜家面目全非,她没了父母,姜婳半大的少女,哪里经受住这样的打击,去寻未婚夫述说心中的哀愁悲痛。
姜婳的这个未婚夫名沈知言,两家父辈有过命的交情。两人青梅竹马,自幼定下娃娃亲,沈家家世一般,走寒门科考的路子。姜婳同沈知言叙说心中痛苦,他温言安慰,“婳婳不怕,以后我来护着你,等我高中入翰林院,做了官,你就是官太太,到时何人还敢欺辱你?”
他低声细语,如潺潺溪水,“婳婳别担心,一切都还有我……”
入了秋,沈知言上京赶考,来年春日,京城传来好消息,沈知言高中探花,金榜题名,沈家自此鲤鱼跃龙门。
姜婳在家中为他感到高兴,也以为自此不在受到欺负,等他回来,定能让姑母叔叔们奉还姜家的一切。还未等到沈知言回苏州,次日,她同表姐谢妙玉起了争执,表姐随着姑母住在姜家已有一段时日,常常借走她的首饰衣物不曾归还。
父母还未过世时,给姜婳用丝帛珍珠,各色宝石,珠花翠叶做出一顶金翠交辉,璀璨夺目的凤冠,用于她成亲之时。这顶凤冠出自一位会花丝镶嵌手艺的老人,也是老人在世的最后一件作品,价值连城。
谢妙玉从她压底箱中找出这顶凤冠,正在铜镜前试戴,姜婳推门而入,见到表姐头上的凤冠,她忿然作色,气愤道,“表姐,这是我成亲时的凤冠,你怎可如此?”
她性子温和惯了,心中愤怒,说出来的话语依旧有些绵软。
谢妙玉生的冰清玉洁,眼如水杏,戴上这顶凤冠如同下凡仙子。她不以为然,反倒冲姜婳笑眯眯的说,“这凤冠你怕是没机会带了。”
姜婳皱眉,“你说什么?”
“你竟还不知呢?”谢妙玉带着凤冠走至她身旁,垂下来的珠花叮叮当当,金声玉振。她附在姜婳耳边娇声道,“你真以为沈大哥想要娶你?不过是因为自幼定亲不得已罢了,我与沈大哥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等他回苏州我们就会成亲。姜婳,沈大哥至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你。”
“你胡说,你胡说,他不会这般待我……”姜婳脸色惨白,耳边嗡嗡作响。
谢妙玉冷笑一声,“你难道忘了沈伯母是如何过世的?”
沈知言年幼时,沈父纳一房妾侍,那妾侍生的妩媚动人,纪父专宠妾侍,沈母悒悒不乐终成疾,拖了几个月才过世。姜婳神思恍惚,听见谢妙玉继续说,“姜婳,他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狐媚子长相,你竟以为他真心悦你?”
姜婳容貌同谢妙玉正好相反,她生的雪肤花貌,眉间一点朱砂痣,妍姿艳质,小小年纪就透着倾城艳丽,相比之下,谢妙玉的容貌就稍显寡淡。
“你胡说!”姜婳突如发了疯朝着谢妙玉撞去,谢妙玉被冲撞到身后的妆奁上,痛如斩腰,她心中恼怒,从身后抓起一个物件朝着姜婳脸上挥去。
血珠迸出,血腥味传来,惨叫声响起,谢妙玉这才发现自己抓的是妆奁上一柄修眉的小刀,很是锋利。望着姜婳碧玉无瑕的面孔,她心生嫉妒,总不由的想起外人对两人容貌的评价,‘表姐始终不如表妹呢,虽然也是好看,到底颜色寡淡了些。’
愤愤不平,心中的炉火怎么都平复不下,谢妙玉红了眼,攥紧刀柄朝着姜婳脸上划去……
姜婳疼的惨叫,双手抱头躲避,却怎么都躲不开锋利的刀刃,脸颊巨疼,血肉模糊。
容貌被毁去,姜婳醒来时已在乡下的小庄子里,有两个婆子特意照看,也曾帮她找过郎中,脸上的伤口却依旧反复溃烂化脓,怎么都好不了。几个月后,她的容貌变的丑陋不堪,婆子们送她回了苏州的姜宅,外面不知就怎么开始流传起来。
“听说姜家长房那个大姑娘去寺庙拜菩萨的时候被歹人抓去毁了容貌呢,可吓人了,脸上连一块好地方都没有。”
“那姑娘长的这般好看,怕是清白也不保了吧?歹人也是恶毒,毁她清白还要毁了她容貌,真真是可惜,那样的花容月貌。”
姜婳没有疯掉,她还要等知言帮她报仇,还要照顾妹妹,她不信谢妙玉说的那些话。
小小的姜妤见着她抱着她大哭,明明很惧怕,却还一遍遍的抚摸她的脸颊,“姐姐不疼,妤妤不怕,妤妤给姐姐吹吹就好了,呜呜,姐姐不疼,姐姐会好起来的……”
姜婳抱着小姜妤大哭。
沈知言衣锦荣归,得知姜婳被毁容,他温柔安慰,姜婳哭着告诉他,是谢妙玉毁了她的容貌,他却不信,“婳婳,我知你容貌被毁心中悲戚,却不能这样冤枉你表姐,你且放心,我定会抓住那歹人为你报仇,我不会弃你而去,等到婚期,我们就成亲。”
她如何的诉说,他始终不信,他也实现诺言,婚期一到就迎娶了她,却从不肯和她同房。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