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贵妻完本[重生甜爽]—— by:海的挽留

悍妒 [金推]完本[古言]——: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悍妒》作者:为伊憔悴文案:魏府三房嫡女魏昭被家人所弃,成婚不到一年,发誓永远不纳妾的男人,为夺取天下的野心联姻,停妻再娶,她眼看着夫君跟新人洞房花烛……魏昭手里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天家贵妻》作者:海的挽留
文案:
顾云容长得绝色无双,与衡王做了一夜露水夫妻后,就没了退路。
衡王性情古怪冷肃,无人可近其身,唯有半路冒出的顾云容日日承宠。
但顾云容做上王妃不多时,便死于非命。
重生一世,她觉得还是躲远些好,可她重生的这个时候……
待她被宠成了圣眷无双的皇后,世人仍对她独得帝心的缘由颇多揣测。
顾云容托腮:这是个不可言说的秘密。
阅读指南:
①日更,苏爽甜宠,两世双处
②古穿架空,男女主颜值高高高,HE
③正文已完结,放心入坑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桓澈,顾云容 ┃ 配角:┃ 其它:
作品简评:
因着身份际遇,前世的顾云容阴差阳错与衡王生发出一段露水姻缘。但她因认为衡王此生都不会爱上她而心灰意冷。重生后,她本想远离衡王,却没想到衡王竟反过来缠上了她。在几番追逐后,顾云容终于答应嫁给衡王,但她发现衡王的态度却越发怪异。与此同时,波澜诡谲的宫廷风云变幻,无数阴谋接踵而至。
本文主题新颖,以明中期大倭乱为架空背景,以小见大,侧面反映古代军民抵御外辱的抗争精神与伟大成果。本文言情与剧情并重,人物鲜活,儿女情长和民族大义兼具。文章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紧密,线索明晰,环环相扣。男女主人公感情层层递进,相处模式甜蜜中见温情。女主更是因其特殊身份,成为男主生命中唯一的救赎。
第一章
正当淡暑时候,秋露新结,金风淅淅。
顾云容朝窗外望了一眼,心绪莫名愈加颓丧。
皇帝龙体违和,皇后今日要带几个儿媳去朝天宫为皇帝进香,顾云容身为衡王妃,也在随行之列。
她被丫鬟搀扶着上马车时,甫一弯腰,便忍不住轻轻抽气。
她禁不住又想起了已经离京六日的桓澈。
自打她嫁给桓澈,房事不断,腰疼是常事。桓澈要她要得厉害,也不知是否打定主意吃饱了再走,临行前又狠狠折腾她一宿,眼下几日过去,她腰部使力时仍觉隐隐作痛。
大约也由此,外人总说桓澈对她喜爱非常。毕竟一个从来女色不沾的亲王,忽然愿意娶妻,又对这个王妃夜夜宠爱,后院还独她一人,不是喜爱非常是什么?
顾云容头先也认为桓澈多少是喜欢她的,但这小半年夫妻做下来,她越发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顾云容想起这些便觉丧气,原想小憩片时,但她靠在云锦靠背上半晌也无睡意,反倒满脑子都是自己这些年来的际遇。
她出身江南小户,父亲遭人构陷入狱,后虽辗转得释,但已是家道困窘。正在她穷途末路、面临被地方霸头强掳的境地之际,遇见了负伤落单的桓澈。
每每思及两人绑在一起的缘由,顾云容都觉羞耻不已。
她当初见到桓澈时,如见救星,因为她比谁都了解桓澈的身份底细。她救下了他,也开始发愁如何让他帮她脱困。
她对桓澈有恩不假,但这份恩惠并不足以令她完全脱离泥淖。正当她苦思对策时,桓澈阴差阳错之下乱性,她跟他做了一夜露水夫妻。
那晚她本可以脱身的,但踟蹰之下,终究是没有推开他,硬生生在江南春夜的郊野承欢一宿。她是初尝云雨,兼他要得又急又凶,她那夜疼得在他身上又抓又咬。
事后她忐忑不已。她虽生得丰姿娆丽,但出身窘迫,桓澈不一定会给她名分。如今无异于豪赌,若桓澈不肯要她,她的下场会更加凄惨。
桓澈在清醒后沉默少顷,问明她家中境况,让她等候入京。
半月后,顾家举家抵京。未久,圣旨下来,立顾云容为衡王妃。
顾云容觉得这一切宛如梦境。她竟然真的嫁给了桓澈,还做了他的正妃。
新婚夜,桓澈问她为何知晓他是亲王时不觉惊讶,她不知该如何作答。
她当然不惊讶,她不仅早知他的身份,还知道很多旁的事,可这些她没法说出来。
她觉得桓澈应当是对她心存些许喜爱的,否则不会娶她,也不会每晚都宿在她这里。但随着时日的推移,她越发觉得,除却负责与报恩之外,桓澈娶她大约是出于另外的考量。
反正不是因为喜欢她。
不是不失落的。但她很快又振作起来,以为竭力与他亲近可以赢得他的心。可她逐渐发现,她的那些努力似乎毫无效用,他依旧跟她保持着若有似无的疏离。
他似乎永远波澜不惊,无甚可打动他。
她有一次按捺不住,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鼓足勇气当面问他是否有一点喜欢她。他其时正低头走笔,闻言微顿,垂首道了句“先去歇息吧”。
捧着一颗心送过去,却碰了一鼻子的灰。她僵在那里,满心沮丧,甚至有些委屈想哭。虽然她知道她没资格委屈,因为他没有义务爱她,他能娶她为妻大抵已是仁至义尽了。
桓澈其实待她不坏,该给的都会给,王府下人也对她毕恭毕敬,后院里还连个添堵的小妖精都没有。
桓澈后院空置多时,京中不知多少人卯着劲想往里面钻,但到头来却被她这个半道冒出的小户女得了先,外头的人对她有多少非议,就有多少妒忌。
可她却高兴不起来。她真心喜欢桓澈,桓澈却不爱她,她觉得他是块捂不热的石头。等桓澈将来找到心上人,她都不知要如何自处。或许尽快诞下子嗣才是当务之急,但子嗣也不是说有就有的。
顾云容思及此便觉脑仁儿疼,疲倦阖目。
也是她太贪心了,只要她不想着得到他的心,日子会好过很多。兴许她该死心了,只做好一个王妃该做的便是。
不贪心就不会难过。
到了朝天宫,顾云容与几个妯娌一道被皇后冯氏领去三清殿。
今上崇信道教,皇后投其所好,这便亲赴道观祈福。
顾云容能感觉出冯皇后不喜她,但她自认从未得罪过皇后,因而只能猜测大约皇后如此皆因瞧不起她的出身。
朝天宫的李道官知皇室女眷今日要来,为免香客冲撞,提前清场。
冯皇后为表诚心,一路步行。到得三清殿外,她脚步顿住,转头掠视身后几个儿媳妇一眼,嘱咐罗拜时要虔心云云,便领众人依序入殿。
顾云容在三清祖师像前跪下时,满心虔诚。她此番还想为父亲祈福。她父亲因当年被构陷之事落下病根,近来病势沉重,眼瞧着境况越发不好。
礼毕,众人各回事先备下的禅院休整,观中晚上还要设坛斋醮。
此间朝天宫乃前朝宣宗皇帝仿南京朝天宫所建,是皇帝宗亲常来之地,顾云容对这里可称熟稔。
她心中烦闷,欲四下看看,在冯皇后处得允后,出了禅院。
朝天宫地处西城,靓深亢爽,曲径通幽。禅院之后,秀木繁荫,光景极好。
顾云容嗅着清雅桂香,正觉松快些许,半道上却遇见了太子妃沈碧梧。
沈碧梧年长顾云容几岁,出身汝南侯府,是冯皇后的表侄女。身为世家女,又兼精心教养出来的闺秀,沈碧梧极重自家仪态,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端雅。冯皇后曾隐晦地拿沈碧梧与顾云容比较,暗讽顾云容家世寒微。
大约高门大户出来的贵女大多是眼高于顶的,但也不排除冯皇后厌屋及乌的因素。冯皇后膝下无子,这个年岁也难再育,除养在她膝下的太子外,看几位皇子都不大顺眼,尤其桓澈。只她没胆子在皇帝跟前表露出来。
沈碧梧容色颇盛,出身又好,还做了东宫妃,人生堪称完美。但顾云容的出现一下子将她的容貌比了下去,时人也常拿二人比较,只是沈碧梧心性高傲,仿似并不将此事放在眼里。
顾云容与沈碧梧叙礼罢,正欲离去,就听她笑道:“弟妹留步,我想问弟妹一桩事。”言罢挥退左右。
顾云容身边的芙蓉和青黛两个丫鬟岿然不动。
沈碧梧含笑示意顾云容也将这两个暂且遣退,但被顾云容婉拒了。
沈碧梧略一思虑,笑道:“那我便直言了。说来鄙族与尊门颇有渊源,你我妯娌间也当比旁个亲香些。我便破着脸皮来问问弟妹……”
严家长女完本[古言重生]—: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文案:严清怡落水被救上岸,第一件事就是把救她那人踢到湖里去了时过境迁,严清怡想起往事总是懊悔,当初怎么不顺手扔块石头下去…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