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妒 [金推]完本[古言]—— by:为伊憔悴

都说我哥是纨绔完本[古言]: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都说我哥是纨绔》作者:烟波江南文案:苏明珠觉得自己一家很倒霉,总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上门死了父母的表姐,总觉得他们家的爵位名不正言不顺,该是不学无术的堂伯继承前来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悍妒》作者:为伊憔悴
文案:
魏府三房嫡女魏昭被家人所弃,成婚不到一年,发誓永远不纳妾的男人,为夺取天下的野心联姻,停妻再娶,她眼看着夫君跟新人洞房花烛……
魏昭手里捏着一纸休书,却没有告诉他,曾有占卜奇人为她看相,‘母仪天下,命带桃.花’。
此文架空背景,没有考据。
内容标签: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魏府三房嫡女魏昭被家人所弃,成婚不到一年,发誓永远不纳妾的男人,为夺取天下的野心联姻,停妻再娶,她眼看着夫君跟新人洞房花烛…… 魏昭手里捏着一纸休书,却没有告诉他,曾有占卜奇人为她看相,‘母仪天下,命带桃花’。本文文笔流畅,情节曲折,引人入胜,人物个性鲜明,刻画入木三分。

第1章
大雍朝开国以来,历代帝王励精图治,开创中兴盛世,然盛极必衰,江山社稷传到晋康帝一代,康帝暮年昏聩,宠佞臣,祸乱朝纲,国力渐衰,幼主继位,适逢灾年,饿殍遍地,天下纷乱,群雄列起,四方割据,民不聊生。
初秋,北地炎阳暑热稍退,一夏干旱少雨,官道两旁土地干涸,庄稼打蔫,天空如墨,遮住午后的日头。
北安州通往宣阳城的官道,车马稀少,一辆马车行驶,车窗蓝布帘遮挡,看不见车内,马车里传来一道女子清悦的声音,“兴伯,能赶在关城门前进萱阳城吗?”
驾车车夫,一个壮实的中年汉子,望一眼天空,“南边天阴,这场雨迟早要下,路上不耽搁太久,天黑前能进城。”
这里离萱阳城七八里地。
马车里坐着四个人,方才说话的少女,两个侍女打扮和一个中年仆妇。
“一晃离开萱阳已经十年了。”中年仆妇感慨地说。
“老太太怎么突然想起接小姐回府。”穿秋香色比甲的侍女说。
“姑娘明年及笄,难道一辈子呆在乡下地方,姑娘虽说是继母,可还有亲生父亲,亲祖母,不能不管小姐的终身大事。”中年仆妇喟叹,“姑娘总是要回去的,现在府里还有二姑娘,三姑娘未许人家,长幼有序,等上头的两位姑娘出阁,也该张罗姑娘的婚事。”
方才说话的丫鬟瞄了一眼对面的少女,抱怨,“姑娘有至亲,这些年却把姑娘一个人扔在外面不管不问。”
“难得老太太还没忘了我。”少女淡淡的语气,似有几分讥讽。
啪嗒,一雨滴打在车窗棂上,久旱盼来第一场秋雨。
马车走了一段路,雨声渐急,豆大的雨点砸在车顶、官道上,水珠四处飞溅,马车前坐着赶车的兴伯和小厮常安,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兴伯扬声朝马车里说;“姑娘,雨下大了,前面有个寺院,到寺院里避会雨,等雨稍停再走。”
魏昭挑起车窗蓝布帘,扑面一股凉风,卷着冷雨,隔着雨雾,隐约看见前方官道右侧林中有一座寺庙,萦绕香雾,隐约传来古朴雄浑的钟声,消弭在风雨声中。
轰隆惊雷滚过车顶,魏昭扬声道;“好,到寺庙暂避。”
兴伯扬起马鞭,抽马,马车急速行驶。
马车拐弯,走了五六十米停在寺院门前,侍女书香先跳下车,撑开油纸伞,魏昭从车里下来,眼前是一座古寺,庙宇规模宏大,庄严肃穆,庙门高悬匾额,“清山寺。”
一行人疾走进了寺庙山门,先到大雄宝殿,魏昭虔诚地给菩萨上三炷香,然后走去偏殿,在功德簿写了五百两银子。
主持方丈瞥一眼功德簿银子数额,看布施的少女生得齐整,衣衫简朴,身材纤袅,年纪尚小,然通身气派,像是有钱大户人家的小姐,主持方丈不敢怠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功德无量。”
魏昭还礼,“敢问师傅法号。”
“本僧法号了空。”
“了空法师,我们出门遇雨,想叨扰贵寺暂避。”
了空是青山寺的主事和尚,念在少女捐银数目不小,甚是客气,“本寺简陋,委屈小姐,后面有几间净室,小姐喝杯热茶,驱驱寒。”
叫过一个小沙弥领着主仆一行往寺院后院,偏殿后院空着几间净室,是女眷来寺院上香,小憩之所,屋里倒也洁净。
小和尚端上热茶,少女极美,不免多看两眼,比平常殷勤,“施主,寺院里有斋饭,我给施主端来用些。”
晚膳时分,外面雨没停歇,索性在寺院里吃了省事。
一会功夫,小和尚端来一碟馒头,一盘切开六瓣盐腌鸡子,四样素菜,“施主,食材都是寺里自己种的,水豆腐是本寺新磨豆子做的,新鲜干净。”
“甚好。”
魏昭看着清爽,有食欲,这小和尚看似十三四岁的年纪,问:“小师傅的法号叫什么?”
“师傅给我取的法号叫净云。”
“净云小师傅,我们吃完家伙给你送去。”萱草笑着说。
“施主慢用。”
净云出去了。
出门在外,不讲究主仆尊卑,魏昭跟桂嬷嬷和侍女书香、萱草一张桌吃斋饭。
兴伯和小厮常安,跟和尚一同在寺院饭堂用斋饭。
屋外大雨滂泼,寺庙外疾驰的马蹄声,越来越近,马蹄溅起雨水,十几个人勒住马,停在清山寺门前。
中间一个身穿绿蓑衣的年轻公子翻身下马,一干众人紧随其后,走进寺庙。
用过斋饭,喝了一盅茶水,魏昭走出净室,站在廊檐下,远眺寺院重重殿宇,斗拱飞檐,殿顶琉璃瓦被雨水冲刷熠熠生辉,廊庑下形成雨帘,闲来无事,她沿着回廊往东行,贴身丫鬟萱草跟着。
主仆二人绕到一座偏殿的后门,忽听里面有说话声,魏昭停住脚步。
一个女子的娇声,“听说你要跟魏家姑娘定亲是吗?”
“你听谁说的?”一个男声,漫不经心。
女子哼了一声,“你别瞒我了,魏家二姑娘想嫁给你,媒婆都上你梁家提亲。”
“道听途说。”男子像是不太认真,敷衍的语气。
“你发誓你对魏家二姑娘没动了心思,还有魏家的三姑娘,你敢发誓?”姑娘语气霸道。
“没有的事,你平白无故要我发什么誓,我心里装着谁,难道你不知道吗?”
男子轻佻的语气。
“你梁国舅喜欢谁,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女子话里隐有娇羞喜悦。
“你叫人稍信约我出来,就是问这有的没的?”
男子显然不满。
“什么叫有的没的,你今天给我说清楚。”
姑娘霸道骄横。
魏昭站的位置没看见这对男女的面貌,只看见男子蟹壳青杭绸袍角,这对男女关系暗昧,打情骂俏,事关女子闺誉,被人听了去,定然羞恼,
听壁角不妥,魏昭悄悄地退后,跟萱草往回走,经过西侧一道夹道门,看见净云,问:“今日来避雨还有别的女眷吗?”
净云说:“今日香客少,女眷只有徐侯府的小姐。”
这对男女的身份,魏昭已猜出,梁家是北地名门望族,根基颇深,梁氏有女封为妃,深得皇帝宠爱,梁妃的母家,圣恩颇隆。
徐家几代人驻守边关,拒北夷,现在镇守北安州的徐曜世袭封为燕侯,这位刁蛮的小姐出自燕侯府。
离偏殿远了,萱草回头看一眼,小声说;“侯府的千金小姐行为太大胆,哪里像闺阁小姐做派。”
“梁家跟魏家是姻亲关系。”萱草是后到她身边的,因此对魏家的事一知半解。
“姑娘,方才徐小姐说梁公子跟二姑娘谈婚论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梁公子如果真跟二姐谈婚论嫁,又跟徐家小姐暗昧,这桩亲事不是一门好姻缘。”
主仆已走到净室门口,魏昭看远处天空已透亮,雨势渐小,进屋对桂嬷嬷说:“我们尽快赶路,天黑前回宣阳城。”
她本没打算留宿寺院,撞破梁公子跟侯府徐小姐私情,更不想留在此地招惹是非。
书香拿过披风给魏昭披上,萱草走出去叫兴伯和同安,兴伯套车,兴伯是桂嬷嬷的男人,老实淳厚,兴伯夫妻是魏昭生母的陪房。
天家贵妻完本[重生甜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天家贵妻》作者:海的挽留文案:顾云容长得绝色无双,与衡王做了一夜露水夫妻后,就没了退路衡王性情古怪冷肃,无人可近其身,唯有半路冒出的顾云容日日承宠但顾云容做上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