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情》——弱水

第1章

  江湖中最神秘莫测的地方,莫过于如意山庄。而最神秘最有势力的人,自然就是山庄的主人——如意公子。

  据说,不管事情牵扯到的是武林中的黑白两道,抑或是官府衙门,无论你要求的事情是杀人越货还是求亲,只要

你能求得如意公子点头,那么,绝对可以得偿所愿。

  没有人知道如意山庄的权势力量从何而来,更没有人知道如意公子又是何方神圣……即使是进过如意山庄的人,

对这个话题也是讳莫如深,不敢提及一字半句。

  毕竟,所有的人都知道,得罪如意山庄,可是比得罪皇帝老子更麻烦的事情。

  如意山庄隐身在奇诡峻丽的黄山之中,所谓云深不知处,无人知晓它的确切位置。要见如意公子,只有一条路。

所有想进如意山庄的人,先得住进黄山脚下唯一的那间客栈里,把自己的要求和身份如实的写明,然后静候回音。如

果如意公子愿意接受,那么就有人带来人进入如意山庄之中。

  这座依山而建的府第,并没有严密的守卫。随便敞开着的大门外边,甚至连普通人家会有的家丁门卫都没有半个

。府内的情形,也是如此。庭院花圃,幽雅清静,一些个丫鬟家仆,悠然穿梭其间,看起来慢说不像是武林世家,甚

至一点点江湖的味道都没有。

  但是这里偏偏就是江湖上人人听了都会为之色变的如意山庄。

  九月天气,天高云淡,山间节气早至,山庄里虽然花草依然繁茂,但是也已经是满日秋意了。夏日里碧叶无穷的

荷花池里,此刻只余依旧亭亭而立的残荷。

  池边临水而建的花厅内,一个青衣白袜的男子正用心的在一个红泥的小火炉上烹茶,而另一个黑衣男子则半点表

情也没有的垂手肃立于窗下的湘妃榻后,他的一双眼睛始终专注的凝视着自己身前斜躺在湘妃榻上的男子,一刻不曾

稍离。

  湘妃榻上的男子明显身份最为尊贵。这会儿他懒洋洋的斜躺在榻上,一袭纯白的轻袍轻柔的服帖在纤瘦的身体上

,长长的黑发则随意的用同色的缎带挽住,看上去非常的悠闲。

  这个白衣的青年,就是如意山庄的主人——如意公子古千袭。

  古千袭看上去非常的年轻,容貌端庄而俊秀。古千袭并没有那种让人惊艳的美丽容颜,可是,不管周围有多少人

,你第一眼看的一定是他。

  即便躺在那里不动,也自然散发出的那抹出奇淡雅出奇雍容的气质,揉和着他秋水般洁净的神韵和寒玉般清冷的

华贵……那时比任何绝色更加让人心旌神移的绝代风华,足以让所有的美人在他面前黯然失色。

  他就像是所有人心中最迷离的梦,近在身旁却又遥不可及,又仿佛是每一个人一生最深刻的眷恋,让人情不自禁

的珍惜。

  此刻,古千袭正悠然的品着手中的一杯香茶。氤氲的雾气里,他柔匀的面颊上毫无血色,仿佛大病初愈一般。半

晌,他缓缓放下茶杯,用纤长的手指拈起一张端端正正放在自己面前玉几上的帖子,淡然的瞄里一眼,又把它放了回

去。

  “魏飞鹤?他要杀东方扬眉?为什么原因呢?水心你说给我听听吧。”泠泠琅琅的声音,仿佛山涧中的流水般清

幽。

  听见问话,正烹茶的男子叶水心含笑抬头,解释道:“魏飞鹤本是连环坞的总堂王,东方扬眉则是扬眉阁的阁主

。扬眉阁和连环坞,一个雄霸江南,一个傲视江北,本来没有什么冲突。可是三年前,魏飞鹤无意间救了扬州富商楚

山远的爱女楚嫣然,楚嫣然美貌聪慧,魏飞鹤一见倾心,就上门提亲。偏偏楚嫣然早就爱上了东方扬眉,一心想嫁给

他,自然拒绝了魏飞鹤的提亲。后来楚嫣然为东方扬眉相思成疾,楚山远爱女心切,就上扬眉阁提亲,却被东方扬眉

断然拒绝。楚嫣然伤心欲绝,竟然因此郁郁而终。魏飞鹤惊闻心上人为情而逝,极度伤心之下,把楚嫣然的死全部怪

到了东方扬眉的头上,一心想要杀了东方扬眉为楚嫣然报仇。但是他武功不如人,始终无法成功。魏飞鹤见自己无能

为力,只好另辟蹊径,转而不惜重金买杀手刺杀东方扬眉。可是东方扬眉不但武功过人,扬眉阁的戒备也极为森严,

魏飞鹤请的杀手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可是就没有一个能伤到东方扬眉一根寒毛的。我猜想他实在是万

般无奈了,所以才找上公子。”

  “哦。”古千袭挑了挑他秀挺的眉,明净的眼波略一流转,望向远处碧蓝的天空,轻笑道:“这么多情的人现在

已经很少见了,我倒挺想瞧瞧的。”

  “燕然,你说好不好?”古千袭问着身后的人。

  “公子高兴就好。”燕然静静的答道,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魏飞鹤终于进了如意山庄。一路上,他没有心思观察这个被人猜测充满神秘感的地方,只反覆的想着如何去说服

如意公子,能让他答应帮自己杀了东方扬眉。

  嫣然,嫣然,天上有知,你一定要帮我,让我可以为你报仇。

  路转径绕,约莫走了一刻工夫,带路的丫鬟才在一个水阁前停下了脚步。水阁全以青竹搭建,重重的白纱在四周

,不时的随着轻风飘曳着。

  丫鬟躬身行礼,婉然道:“公子,魏公子来了。”

  “我知道了。”

  水阁中传出的声音如石上流泉,极为悦耳。单听这声音,魏飞鹤就觉得仿佛一股清泉沁人心底,说不出的清爽舒

服。

  “庄主,魏飞鹤有礼了。”魏飞鹤抱拳一鞠,朗声说道。

  “你要东方扬眉的命?”帐中人直截了当的问。

  “不,我希望能生擒他,让我可以在嫣然墓前亲手杀了他,以祭嫣然在天之灵。”魏飞鹤答的同样干脆明了。

  “你以前好像不是这么要求吧。”停了一会,声音才又再度响起。

  “那时因为要生擒东方扬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那些杀手武功虽高,也绝对不可能做到,故而退而求其次,只要

能杀了他我也就满意了。可是庄主通天之能,这个要求应该可以做到。所以飞鹤才冒昧相求。”

  “是吗?看来你对我期望很高啊。”清朗的声音里仿佛有了一丝笑意。

  “可是你也说了,要生擒东方扬眉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如意山庄做的岂非尽是不可能的事情?”魏飞鹤沉声道。

  “但是也不是什么都做,魏公子想用什么来说服我呢?”声音里笑意似乎更浓。

  “我知道庄主不把财帛之物放在眼里,美人名剑想必庄主也不稀罕。但魏某除了这些身外之物,也难有能入庄主

之眼的东西。故此思来想去,在下只带了一样东西来。”说完,魏飞鹤从身上取出一个晶莹碧绿的小小海螺双手奉上



  一个俏丽的丫鬟婀娜的走出纱帐,拿过海螺又没入了重重的帘幕之中。

  “好漂亮的海螺,由为难得的是天生而成,绝无瑕疵。”纱帐中传出一声赞叹的声音。

  “这是连环坞堂主令符碧海螺。堂下弟子认符不认人。若能生擒东方扬眉,连环坞我魏飞鹤拱手相让,从此连环

坞就是庄主属下。”

  “看来魏公子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

  古千袭把玩着碧海螺,展眉一笑。没想到魏飞鹤倒是一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多情人。为了已死的爱人,自己的江

山基业也可以拱手让人,倒是一个难得的痴情男儿。

  “好吧,我答应你。百日之内,我会把东方扬眉交到你手上。”

  “多谢庄主。”魏飞鹤长长一躬。

  “水心,你吩咐着把这事办了吧。”待魏飞鹤离开。古千袭懒洋洋的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的书桌前,一面提笔在

砚中轻轻润了润,一面随口吩咐道。

  “公子属意谁去?”

  叶水心拿起墨在砚中一边研着,一边问。

  “谁去?”古千袭沉吟着,拿起了笔在洁白的宣纸上点染了几笔。

  “雪燕,你今天的眉毛很别致,新出的样子吗?”古千袭换了话题,柔柔的看向身旁的丫鬟,扬起手在雪燕如羽

的黛眉掠了掠。

  “公子喜欢吗?这个叫做翠羽眉,好看吗?”俏丫鬟掩不住被主子欣赏的开心,笑颜如花的说着。

  “翠羽眉,眉好,名字更好。”古千袭唇边漾出了一抹微笑。转头道:“水心,叫羽去吧,翠羽眉……飘羽扬眉

,听上去很有缘分的样子。”

  “是,我这就去让他准备。”叶水心答应着,放下手中的墨,悄悄的退出去。

  “我累了。”古千袭提笔才画了几笔,就又搁下了。他懒洋洋的依向身后,不意外的靠进一个宽厚的怀抱中。

  “那回去歇歇吧?”燕然轻声询问着,双手轻轻的扶住古千袭,让他靠得更为舒服一点。

  “嗯。”古千袭闭上眼睛,低低的答应了一声。

  燕然轻柔的抱起古千袭,像一片羽毛一样飘了出去。

  扬眉阁,飞檐高挑,气势宏伟,不愧是傲视江南的武林第一阁。此刻一群人正聚集在大门口,另外有几个人一身

劲装,手中拉着马,看样子是要出远门。

  “大哥呢,怎么还不出来?老是说别人慢,他自己还不是一样。”东方振眉看了半天,也没瞧见东方扬眉的影子

,不禁抱怨起来。

  “阁主肯定是在吩咐三姑娘阁子里的事情呢,二少你就别着急了。”东方振眉四名护卫中的穆天笑着说。

  正说着话,东方扬眉一身黑色劲装,披着一件纯黑的披风,英姿飒爽的走了出来。他背后跟着一个俏丽的少女。

少女眉目如画,肤光胜雪,正是东方扬眉的妹子东方敛眉。

  “大哥,你一路上一定要小心。这一两年来,魏飞鹤请的杀手就没有断过。最近更是风闻他求上了如意山庄,虽

然不知道成与不成,你还是多加小心的好。”

  东方敛眉微蹙着眉心,反覆叮咛着。东方扬眉不在意的一笑,昂然道:“魏飞鹤算什么,他请的那些个杀手哪个

是我的对手。就算是如意山庄来人,我也不怕。”

  “话虽这么说,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哥还是防着点好。”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你自己在家里也要小心。我走了,你们回去吧。”

  东方扬眉一拂披风,接过穆天手中的马缰,跃上了自己的爱马追风。

  “走。”他断喝一声,追风一声嘶鸣,扬蹄而去。在身后腾起一片烟尘。东方振眉几人也急忙和大家招呼一声,

纷纷上马追着东方扬眉而去。

  东方敛眉心事重重的看着马蹄腾起的尘土,眉头蹙得紧紧的。

  这次东方扬眉是为了弟弟东方振眉的婚事去向南汀的尹家求婚的。他们父母早亡,长兄为父,说什么也得走这一

遭。可是这几日里她总觉得心慌意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虽然楚嫣然之死怪不得大哥,但是魏飞鹤为了杀大哥已经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且如意山庄行事又从不问是非,万一如意公子真的答应了魏飞鹤之求,岂是可以轻视的事情?要知道如意山庄神

秘现身江湖起,可从无办不到的事情。

  只希望大哥平安就好了。东方敛眉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进了扬眉阁的大门。

  东方扬眉催马急驰,他喜欢这种迎风飞扬的感觉,平日里有事无事,他都要骑着追风在郊外驰骋一番。追风是一

匹千里驹,比他还爱奔驰。不过片刻工夫,他们一人一马,已经把身后的人拉开一大截。

  不过半个时辰,东方扬眉率先到了戌水镇。进了镇里,东方扬眉并没有减速,以追风的能力,过这种街市没有问

题。果然,追风一路跳跃疾行,竟没挨着一个摊子,碰着一个行人,路边的人哪里见过如此神骏的马,竟不由自主的

大声喝起采来。

  意外突然发生,就在东方扬眉一人一马眼看着就要出了街道的时候,一只小猫打邻街的窗户里飞了出来,恰恰的

落到了路当中。东方扬眉勒马已经不及,眼瞧小猫这就要葬身马蹄之下。

  转眼间,突然又从那门里跃出一个人影,飞身扑在马前,抱住了猫咪小小的身子,代替那猫被追风重重的踢了出

去。

  一见踢着了人,东方扬眉大喝一声,腾身而起,一闪间已经稳稳的把那人接在手中。追风长嘶一声,也骤然停在

他的身旁。

  东方扬眉低头一看,怀中人是一个非常秀气的少年,此刻早已晕了过去,他的手里还紧紧的抱着那只闯祸的小猫

。少年的身体很是纤细,东方扬眉抱着他,只觉得轻飘飘的,好像羽毛一般,轻得让人忍不住有丝心疼。一瞬间,东

方扬眉竟微微有一丝失神。

  “——大哥,出什么事了?”东方振眉等人也赶了上来,纷纷下马询问着。

  东方扬眉迅速抛开了自己那一刹那游离的心思。向大家简单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这个人是猪啊,为一只猫不要命了。这不是找麻烦吗?”东方振眉吃惊的睁大眼睛,嘴里嘟囔着。

  “这个人是谁?有谁认识他吗?”穆天扬声问着周围围观的人,大家纷纷摇头,表示均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少

年。

第2章

  “穆天,你去找大夫,何野,你去找家客栈,我们住下来再说。”

  东方扬眉微微皱眉,吩咐着。

  大夫很快被请了来。诊治一番后,大夫收回搭脉的手,道:“幸而没什么大事,只是撞伤了背部,需要静养几日

,方可下地。其余的只是一些擦伤,上些药就没事了。来,我写个药方,你们去抓药吧。”大夫起身到桌子前面开了

药方,然后递给了穆天。

  “一定要静养个三日五日才可下床,否则今后会留下后遗症的。”大夫临出门的时候再度回头叮咛着。

  见人都走了,东方扬眉这才缓缓坐到床前,静静的凝视和床上的少年。

  少年秀气的面容一片苍白,半点血色也无,秀丽的眉毛似乎因为疼痛而微微的蹙着。东方扬眉突然发现,少年的

睫毛很长很卷,在眼睛下面铺成一张扇形的圆弧,不时轻颤一下,好像鸟儿震动细羽般轻柔。下意识的,他伸出手,

轻轻的抚了那睫毛一下。转眼间,东方扬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脸上蓦然间热了热,立刻收回了手。

  他的动作似乎惊动了床上的人,少年轻轻的眨了眨眼睫毛,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