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害我变人妖(出书版)——冯君

by冯君

出版社  红豆
书  名  是你害我变人妖
作  者  冯君 
编  号  B036  
出版日期  2008/04/21 

  文案:
  可恶啊!好不容易追来的系花竟让他戴绿帽
  那新任「表兄弟」竟还指着他鼻子哈哈大笑
  叶清晓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一定要让那「表兄弟」尝尝什么叫心痛的滋味
  没想到他精心策划的复仇大计一一被对方破解
  对方还莫名其妙地老爱借机对他性骚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复仇不成反上贼床了吗?
  
  他知道叶清晓很迟钝,但真的没想到会钝成这样
  为了吸引叶清晓的注意
  三天两头便送上精心采购的宵夜点心
  明知被讨厌,仍是想尽办法接近、讨好对方
  叶清晓不但毫无所觉,还鼓励他去追求别人
  既然如此,看来只好用强的......?
  
  叶清晓终于明白什么叫「整人者,人恒整之」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引他上钩的阴谋......
  
  
  序文  冯君
  
  之前看了几篇网游文后爱上这种风格的文章,又想说年纪都一大把了居然没玩过OLG,实在说不过去,便找了款游戏来玩。全新的人事物,很有趣,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常被当成是人妖,怎么解释也没用,问了为什么,说是我讲话的方式不像女的......ORZ。
  后来我发狠了,还真的去创了只人妖来玩,一段时间后,我有了更为深刻的体悟--原来人妖号,是一种类似养成游戏的喜悦啊。对我来说,相同性别的角色有种把自己人格投入的感觉,然而人妖则是种妈妈在拉拔小孩长大的错觉(?),也因此有了这篇文章。
  里头有很多的ID是网友们提供的,对于故事的设定也有人提了意见,不过很抱歉,我没选择那种人也能进到游戏中的写法,以后或许会有,但不是在这篇吧!这篇小说我想将现实与虚拟分开,现实是重点,OLG在这篇故事里只是一个推波助澜的支线,如果可以的话还想谈谈一些想法......
  啊,似乎说得太沉重了点,这是篇轻松的搞笑故事,却被我说得好像有多黑暗一样,两位主角之间一直都是甜甜蜜蜜的,我对笔下的人物一向很好,不会虐
 待苛刻他们,现实生活中已有许多难关等我们去挑战克服,又何苦在书里也不快乐呢?偶尔痛一下就好了(笑)。在这本书里,我也加了几个自己喜欢的配角,更甚者,我喜欢靓靓大于两位主角,勇敢、坚强、强悍,偶尔又细腻。
  写文章的时候,我有个坏毛病,会在意一些旁人认为不重要的枝微末节,也许在大家眼中这些琐碎小事并不重要,可我却觉得挺要紧的(汗),最近一直努力改进,成效如何也说不上来,不过刚学会一招,就是拿到序文补充,所以在这里我就啰嗦地补充一下这群家伙的年龄吧。
  以楚平祎为基准,他今年大四,阿昌比他大两岁,当完兵就在自家工厂工作;孟涵比楚平祎小半岁,也是大四;晓晓大三(他跟孟涵是姐弟恋),靓靓大二,小米跟她同年,可是读高职的时候休学了一年,毕业后没再升学;小胖则是大一(是滴,别怀疑,小胖是个很重要的配角,没有他的话,楚平祎的宵夜就送不到晓晓手上了)。这些设定我在书中找不到地方安放,只好在这里解释。
  在这里要说声抱歉的是,我没把大家提供的ID写得太强,因为这篇故事的主轴是现实,所以对不起......Q_Q,不过小羽给我的ID我很豪迈的用了喔,也很豪迈的一刀给他结束(噗)。
  又,关于乌来,其实我只去过一次,年代颇为遥远,虽然上网查过资料,可是我是路痴,所以景点动线若有问题,请各位读者们别太介意。
  为免造成阅读困难,我先补充一些书中用语:
  副本:大地图之外的任务地图,类似单机地图,其中只有一组组队队伍,里头的怪物都是菁英怪,掉落的物品会比大地图上的怪物好,所以会有人不断组队进入想获得高等物品、收集铸具等材料,这样的行为便叫做刷副本。
  金武:比一般武器更高级,需要铸具才能制作,铸具来源即是副本,成品会散发金色光芒。
  白频:一般对话频道,无论组队与否,只要是邻近的人都能看见;密频:密语频道,可与特定单一人士说话;帮频:帮会频道;队频:队伍频道;世频:世界频道,需要喇叭才能发言,全伺服器的人都能看见。
  公婆:线上游戏中男女朋友的互称。
  红人:强制PK杀人(也就是开红)之后,ID会变成红色,所以叫红人。
  符:使用后会有暂时性的附加状态,例如增加物理攻击力或法术攻击力。
  城战:以帮会为主的战争,分为两种,一种是攻打尚未有帮会占领的城市,里头会有守城怪物,攻打下来之后,该领地会变成该帮会所属,该帮会的人可在该城做特殊药品;一种则是该领地已有帮会占领,其他帮会可以宣战,由在特定时间支付最高宣战费用的帮会与该领地帮会的人展开攻防战。
  喷装:死亡时有一定机率,装备或物品会从包包里或身上喷出来掉到地上。
  加状态:各职业都会有该职特有的辅助技能,有些可施展在别人身上,就叫加状态。以晓晓玩的光明使为例,该职业辅助技能特别多,能增加物理防御能力、魔法防御能力等等,所以特别受欢迎。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曾在游戏中、网路上相遇的朋友,真的很高兴认识你们。
  
  
  第一章
  
  二月十八日。
  叶清晓在月历纸上重重地、狠狠地、大大地画了一个大叉。
  他这辈子最倒楣的一天。
  花了N把时间、N把银子追来的系花让他戴绿帽了。
  当时他路过案发现场,那是一处不算隐密的树下,他看见他的女人抱着一个男人,两个缠得像根麻花卷一样,嘴巴叭滋叭滋亲得好不快活。
  冲过去将人分开,都还没甩两个狗男女一巴掌,就先被发卡了:「你人不错,但是不对我的胃口。」
  「不合胃口卡」......自己连个好人都不是,彻底沦落为一盘不够格的菜。
  然后,她身边的男人还指着自己鼻子哈哈大笑,笑到他连兴师问罪的气焰都没了。
  这是搞什么啊?在他怀着忏悔(忏悔自己连盘好菜都不如)的心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沉思默想了三十分钟后,他悟了--拎北他喵的干嘛要忏悔啊?给人戴绿帽的又不是他,是那个劈腿的系花和那个居然比自己高大比自己英俊的无耻男!
  那一对狗男女!
  叶清晓甩下笔,仰天长啸:「拎北梁子和你结定了!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硍!闭嘴啦!」
  「吵死了!」
  「要发春到外面叫啦!」
  「再鬼叫我找人肛了你!」神秘谁
  这什么炎凉世态?
  憋着气吞下满腔怨火,重新捡起笔,开始思索复仇大计。
  
  
  
  二月二十五日,缩在寝室做宅男修炼的叶清晓捧着泡面,唏哩呼噜地吃着。
  说起让他连嗑好几天泡面的元凶,就是那对狗男女--孟涵、楚平祎。话说二月二十二号他才忍痛买了条蒂芬妮银链要给她当生日礼物,没想到链子到手三天后她就劈腿。
  至于楚平祎--事后他很轻易地就查到这无耻男的名字,毕竟风靡全校的花美男随便形容一下都问的到。这家伙勾引他的女人,同罪,不,罪更大!没事长得比他帅是怎样?明知名花有主还敢太岁头上动土,喵的,找死?拎北就让你先死、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就算你是学长也是一样!
  可惜,他连吃了十五天的泡面,却没能找出楚平祎的弱点下手。
  叶清晓喝完最后一口汤,打了个嗝,屈起脚坐在椅子上,扭头往隔壁床学弟小胖那头看。
  「喂,你在干嘛?又玩魔兽啊?」真搞不懂那东西有啥好玩,天天看这家伙熬夜爆肝。
  「没,新出了款免费游戏,我和网上认识的哥们在试试好不好玩,好玩就一起跳槽。」
  「什么鬼东西?」随手摸了电脑桌上的盒子一看,似乎是款中国武侠风的游戏,名字取得还挺雅致的,叫流光。
  「欸,我问你,你网上那些哥们你都见过吗?」
  没话找话聊。
  「见过啊,都网聚过好几遍了。」小胖头也不拾,和他完全不相称的健美帅哥在萤幕上虎虎生风地在杀蜘蛛。
  这家伙还给他的人物取了个很帅气的名字,叫帅气剑客。
  靠,真他妈的够帅气。
  「那有没有正妹啊?」
  「还好啦,有帅哥倒是真的。」
  「谁啊?」
  「学长知道楚平祎吧?那个电机系花美男啊,他是我们在魔兽的头,现在也跳到这游戏来玩了。」
  电脑中,帅气剑客不敌众蜘蛛致命狂吻,惨叫一声,一缕英魂随风逝。
  「喵的!」掉级了。
  倒是叶清晓听见,眼睛都亮了,一把巴住小胖肉敦敦的手臂,「欸,帅气剑客呀......」
  「学长要干嘛?」小胖斜睨一眼,缩回手臂继续往城外冲,打算和那群蜘蛛拼个你死我活。
  叶清晓忙夺过键盘,笑得一个甜啊,让小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老实说,我最近也挺闷的,这游戏看来还不错,不如你跟我介绍介绍呗?」
  哼,楚平祎,你完蛋了,哇哈哈!
  
 
  
  瞪着萤幕,叶清晓正面临他人生中比选填志愿更加严峻艰难的抉择。
  是要调E罩杯还是维持C罩杯?这无疑是千古以来的十大难题之一。
  想汉元帝喜欢洗衣板、唐明皇喜欢大肉弹,那么,楚平祎会喜欢哪种的?
  试着将胸部弄到最大,看那两团肉弹和翘个老高的屁股在那晃啊晃扭啊扭,受不了这过大的视觉刺激,他闭了下眼,然后重新睁开,将胸部缩成C罩杯。
  毕竟是自己要玩的角色,顺眼更重要,管他造不造福网路上那群饥渴狼,至于楚平祎?算了,懒得理他。
  将头发弄成红色,配上一双无辜眨巴的大眼,再按下确定,一只叫「花小小」的可爱光明使便诞生在破败的小村里。
  好,第一步完成了。叶清晓抹了把额上的汗。不错,一切都很完美,再来是升级。
  在他旁敲侧击之下,总算弄到楚平祎的ID和帮会,他得想办法混进去才成。
  「唷,美眉好可爱啊,要练级吗?葛格带你。」
  聊天频道上突然冒出几行粉红色的字。
  叶清晓呆在萤幕前,又是一行字冒出:「小妞好可爱哟,要不要当我婆啊?」
  硍!硍硍硍硍硍!这是怎么回事?
  花小小一溜烟往村外跑,溜到没人的树林里,偏偏那些话还是不停冒出。
  「葛格那里很行哟!*^_^*」
  「来亲一个吧,小妞。^O^」
  「靠,拎北男的,再说信不信我把你阉了,硍!」
  可爱清纯的花小小,对着空旷的树林仰天长啸,可惜,没人理她。
  事后,叶清晓花了三天才知道,那东西叫密频,不是人跑了就没事。
  那天,他在网吧里混到晚上十点,不断地砍蜘蛛和被蜘蛛砍。
  这东西,果然是要有天分的。
  瞪着用尖尖地声音高喊「呀--」,然后再度以撩人姿势躺在地板上看星星的花小小,叶清晓欲哭无泪。
  报仇之路,还很漫长。
  
 
  
  五天后,花小小终于顺利升到十九级,要过修真副本了。
  那天,花小小拍着光明使与生俱来的白翅膀,努力往副本门口飞。
  途经一处山坡,光秃秃的黄土上躺着一具尸体,本想当没看见飞过,白频上却传来几句话。
  「嗨,能麻烦你一下吗?」
  没看见,没看见,花小小继续飞。
  「哈啰,你有看见我吗?」那家伙不死心,改用密频。
  本想当睁眼瞎子,但那个ID却让他停下动作--楚疾风,楚平祎在游戏中的匿称。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花小小拍着翅膀,停在楚疾风头上。
  「要我救你吗?」
  光明使是这游戏中唯一能帮人复活的职业,当初叶清晓练它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让楚平祎躺在地上哀求自己,只是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是的,谢谢你。」
  不同于那日看见的猖狂,游戏中的楚疾风很有礼貌,但叶清晓早看透他的真面目。
  噙着得意的笑,他飞快在白频上打下一串字。
  「想要我救你?求我啊!」
  沉默了几秒,白频上也冒出一串字。
  「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啊?」
  「什么调调?有求于人当然要谦卑点,你懂是不懂?」
  「嗯,好吧,求求你。」
  楚疾风倒也干脆,顺着花小小的命令如是央求。
  太过顺利,反倒让叶清晓不爽,叼着吸管,得寸进尺起来。
  「还要喊我大爷!」
  「嗯,大爷,求求你了。」
  「喊我大王!」
  「嗯,大王,求求你了。」
  「喊我......」
  一共换了十来个称号,真再也想不出来了,只能和那家伙大眼瞪小眼。
  沉默......
  「请问,能帮我复活了吗?^^」楚疾风绕回正题,还打了个笑脸。
  太容易得到反而觉得无趣,这是男人的通病。对于楚平祎在游戏中的反应,让叶清晓很闷,偏又一肚子火无处发,只得按下还魂咒,帮对方复活。
  「谢谢。」萤幕上,楚疾风自地上跃起,却没马上离开,居然点了花小小组队。「你十九级了?」
  「嗯。」
  「副本过了吗?」
  「还没。」
  本想拍拍翅膀就走,忽然想到自己委曲求全扮人妖是为了什么,叶清晓在沉默了三秒后,脸部开始抽搐,然后,一字一字敲下:「你可以帮人家过副本吗?*^O^*」 神啊秘谁
  顿了一下,立刻又清掉。
  妈呀,好恶心啊!
  「要不,我帮你找人过副本吧。」楚疾风倒在花小小开口前先说了,「你现在有空吗?我密我朋友来。」
  「喔,好啊。」反正没事,解解任务也好,混熟点也好办事。
  萤幕上忽然又冒出个讯息符号,叶清晓并没多想,随手点了,没想到、没想到......
  「呵呵,走吧,我抱着你比较快。」
  妈......妈啊!眼看着楚疾风拦腰抱起花小小,踩着剑腾空飞起,叶清晓脑袋瓜子已经一片空白。
  「下回要记得别停在别人头上,你内裤都跑出来了。」队频中,楚疾风继续说着,「虽然只是游戏,女孩子还是矜持一点比较好,不过我觉得你那样也挺可爱的。」
  然后,只见楚疾风头一低,萤幕上忽然冒出爱心无数。
  一串不够又一串,像端午节粽子一样,串串相连到天边。
  然后......
  花小小的初吻就这样,华丽丽地被夺走了。
  
 
  
  那一天,叶清晓没有解掉副本,当他搞懂如何离开那个无耻男的怀抱后,立刻就下线了。
  如果游戏里有甩巴掌这个选项,他会毫不犹豫地按下去,不只甩他巴掌,还要顺便踹烂他的命根子。
  不要脸、随便、下流!
  虽说早已知道楚平祎这家伙平日里是何等货色,但只要想到自己居然连这种货色都比不上,就火上加火。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