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敌圣上》——东堂翔

文案
“破灾星显露,姜朝气数将尽。”这预言让他们敌视,也使他们获得幸福……
姜祁,姜朝第十一任帝王,以严刑峻法统治天下,偏偏遇上一个不怕他的“三流术士”,不但仗著命理师

傅的身分大放厥辞,还敢以下犯上诅咒他刚拓建的版图会消失!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他势必得让他“

尝点苦头”,同时让他知道,惹到他,是他今生犯下最大的错误……
磐珑,姜朝命理学士,能洞悉天机,却无法预知自己的未来……他本以为直言不讳可救苍生,岂料圣上发

飙对他处以盲刑,甚至祭出一招──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硬要他成为他的“禁囚”……

--------------------

序章
透过微弱的月光,隐约可见屋内某处有两道交叠的人影。
细微的呻吟声回荡在屋内。
被压在身下的男孩双眼微睁,不同于一般人,他的眼底是深蓝色。
他全身沁著汗水,禁不住被抚弄而仰头呻吟。
“果然,没把你弄哑是明确的选择。”漾著戏谑的笑容,男人吻著他的颈项。“不然,我就听不到这魅惑

人的声音了!”
“你这个残虐无道的暴君。”男孩勉强的挤出话语,随后又被激情的浪潮淹没。
“你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男孩的腿被起,显露出欲望。
“太逞强对身体不好哦!要听话,太惹人厌,我可是会生气哦!”有意无意的逗弄著男孩,男人让他忍不

住逸出呻吟声。
“对嘛,这才乖!”男人压低身子靠在男孩的耳边轻声说著。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你说了什么吗?”
“破灾星显露……姜朝气数……将……尽……”
“对!就是这句话,你诅咒我的王朝,是该赐死!”
“那……就赐死啊……”
“不用!只要稍微惩处你一下就行了!”迸出邪魅的笑声,男人继续接著说:“就是你这双眼睛看见不该

看的东西,我只是让你看不见而已!”
“姜朝……绝对会……毁在你手上……”
“现在姜朝会变得如何,已经跟我没关系你忘了吗?我今天退位了啊!”
“你……在强……词夺理……”
“就是你这张嘴不讨喜,老说些恶言,还是像荡妇一样呻吟比较适合你!”
“啊……”
“这样不是顺耳多了?”
“你……果然是破灾星……上千万人的性命……你居然如此玩弄……姜朝的盛世……注定会毁在你手上…

…”
“随你怎么说,反正啊,你又无法改变,这是我的王朝,我爱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就算你能洞悉天机

,你也只能眼睁睁的看它发生,要说我残虐无道,就尽量说,反正现在能接触你的人,只有我!”
“你……非要这样……折磨我吗?”
“这是折磨吗?我看你也挺享受的!”
“呜……”
“真是尽责的床伴……比起当星象命理学士,这份工作做起来比较轻松也比较舒服,对吧?”
“住手!”
“说停就停,到时候难受的是你喔!”
“别这样。”
男人的动作变得缓慢,所说的话尽是些秽语,扣住男孩的双手,将两人的距离拉近,漾著满意的笑容赞叹

的说:“我用天下交换了你,这一切……真的值得!不管以后还是现在,只有我能碰你,你别想跟别人有

所接触了!你这一辈子只能待在我身边,毕竟你的人价值不菲,价值整个天下……不,甚至超越!你可以

再卖力一点,这样还不够呢!”
“啊……快停止……”
“别再口是心非了!太倔强只会更难受而已,我在等你求饶呢,你求饶的表情最迷人了!”
“呜……不……”
“还在硬撑啊?没关系夜还长得很,我可以陪你慢慢玩!”
“快……我求你……快……”
“怎样?”
“帮我……帮我……”
话还没说完,男人猛烈的探入。
泪腺早已没功用的男孩流不出眼泪来。
男孩的双眼流出骇人的血水,刺痛著他心中难以磨灭的伤痕。
无助的跟随著男人狂乱的节奏,他看不见男人藏在眼底的柔情、怜爱,也感觉不到男人心底的爱意及悔意


无助蒙蔽了他真实的感觉,无奈加深他憎恨自己拥有洞悉天机的能力……

第一章
古朝史书上记载著姜朝第十一任帝王——姜祁,才十八岁的年纪,却用尽手段铲除异己,以强势的作风登

上王位。在位期间,他以手段凶狠、横徵暴敛、严刑峻法,极端残暴的作风统治天下,造成哀鸿遍野、怨

声载道。
另一方面,他也是史书上少数被记载功威显赫、有雄才大略、懂得运筹帷幄、治理天下的人才,他扩增的

版图也是史上范围最大的,当他成为天下最有势力的霸主时,那年,他也不过才二十五岁。
这样的帝王照道理说,应该是会有数不尽的嫔妃等著伺候他,有趣的是,史书上记载著,他只娶了一个宰

相的女儿为皇后,关没有纳所谓的后宫,甚至鲜少接近女色,直到他退位为止,仍没留下子嗣。
令人遗憾的是,他在成为天下霸主后不到一年就退位,将手中的江山全部交由皇后治理,以致姜朝迅速没

落、腐败、灭亡。
☆ ☆ ☆
夜晚,皇宫内灯火通明、歌舞声不断,极尽奢华的宴会正热闹的展开。
外族进贡不少美酒及金银财宝,更有不少姿色姣好的侍女,这些全都是为了要讨好在最上位、英气逼人的

年轻帝王。
姜祁露出些许不耐烦的表情看著眼前。
跟在他身旁的随从不时冒著冷汗,生怕姜祁一个不悦而性命不保,因而小心翼翼的伺候著他。
“皇上,喝点酒吧!这些是南洋一带外族进贡的美酒,滋味挺浓醇的呢!”
随从手端盘子,捧著酒杯恭敬的站在一旁。blzyzz
“你喝过?”姜祁挑著眉,以邪肆的目光看著随从。
“没有,小的怎么敢呢!”随从这下冷汗冒得更多。
“那你怎么知道这酒浓醇?”带著戏谑的笑容,他问著随从。
“小的……”随从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来。
“算了!就赏你吧!我不喝!”姜祁起身打算离开这里。
“皇上要离开,那宴会……”随从跟在他身边紧张的问著。
“继续!我要先退下,谁都不许跟来!”姜祁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人群继续饮酒作乐。
姜祁离开宴会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寝宫,只是觉得无趣的在后花园里散步。
一想到生活周遭的一切,他就越感无趣,就算那些进贡的东西有多稀奇又如何?摆在他身边还不是占空间

而已!这种东西他已经拥有够多了,而女人就算再怎么美、再怎么艳丽,他还是没兴趣!
他厌烦那些为了他所拥有的权势富贵而接近他的女人,在这宫廷内,阴险狡诈的人他看太多了!他也清楚

的了解,只要够狠、够有威严,绝对能得到地位的!
对!就是要心狠手辣!
☆ ☆ ☆
一张、两张……好几张画著姜祁看不懂的图案、文字的纸张随著风在姜祁的眼前飘过。
这些是什么?循著纸张飘来的方向,他满腹疑问的看过去。
“啊!糟糕、糟糕,怎么会突然有这阵风啊?”声音的主人显得有些稚气,很急促、慌乱的想捡回那些纸

张。
蹲在地上捡纸张的少年丝毫没注意到就在不远处站了个人。
当他捡完这些纸张打算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时……
“呜!你吓人啊!站在那边不出声。”少年吓得往后退一步,用手拍著胸口。
他还以为自己看见不该看的东西呢!
“我不出声,是我的自由吧?”姜祁有些冷漠的回应著。
头一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耶,感觉还真是鲜!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少年不耐烦的挥挥手,一副懒得继续跟他斗下去的样子。
专注的看著手上的纸,少年仿佛发现什么珍贵的事物般。
他喜欢这少年的双眸……晶亮清澈,仿佛可以把一切都看透似的,有神又充满自信,让人忍不住再多看他

几眼。
但是,他又很好奇少年手上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让他看得这么专注
“你一直盯著我看,到底想做什么啊”少年不悦的头,极为不善的看著姜祁。
姜祁没有回答,却一直打量著眼前的少年。
他推估少年的岁数应该比他小很多,大概是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吧!
而且少年似乎还不知道他的身分,不知道他正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才会用这般无礼的语气跟
他说话。
再者,他想知道少年是什么身分,看他的穿著他不像是下人,以他的年纪推断他又不可能位
居官职,更不可能是王公贵族,那他又为何能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里四处走动
“喂!你都不听人家说话的啊”少年叫了好几声,口气越来越不好。
这个人好奇怪,也很没礼貌耶!一直盯著人看,也不出声。
“你说话的语气都是这么无礼吗”姜祁闷闷的笑著,直觉这少年真是有趣啊!
“要、要你管啊!”少年正要继续反驳时,内心突然涌现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看见眼前这个人有著不可思议的未来,他可以掌握也可以毁灭……
少年有著某种奇特的能力。
“你手上的东西是什么?”
姜祁的疑问让少年的思绪拉回现实。
姜祁并没发现少年正冒著冷汗,仿佛遇到什么惊人的事情一般。
“这、这个吗?”少年握著纸张的手微微颤抖著。
他似乎看见了不得了的事……
一种不安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这是星象图!”少年故作镇定的说著。
“星象图?”他当然知道这是星象图。
姜朝人民有项特殊的传统,就是他们钻研星象来预测未来,准确率达八成!
这是其他朝代的人民学不来的!
更甚者,朝中还有个职位——星象命理学士,位居此位者专门研究星象命理,辅佐皇帝做出决策。
居此职位者在姜朝算是非常有威望、极具地位,连皇帝都必须敬其三分。
姜祁眯著眼,仔细的打量著少年。
依他十五、十六岁的年纪,有可能官居这么高的职位吗?如果他真的是星像命理学士,那他为何对他没有

印象?
照理说,他应该看过他啊!
“说了你也不懂!”少年冷哼一声,心想,开玩笑,这可是他的专长耶!
“我是不懂,但是你可以解释给我听听吗?”姜祁微微的笑著。
姜祁觉得不用著急,反正以后多的是机会可以知道。
“解释给你听?”少年看了看手中的纸,再看看眼前的姜祁,仔细想过之后说:“好吧!我可以大概说给

你听我观测到些什么。”少年笑得开怀的向姜祁挥手,似乎很乐意将星象隐含的涵义告诉他,毕竟这是他

的专长嘛!
姜祁缓缓的靠近,听著少年解说。
“这颗,位在东南方紫色的这颗星!”少年指完纸张上的图案又指向天空,眼中闪过奇异的光采,充满自

信的看著姜祁。
“有什么特别吗?”姜祁不解的问著。
“我朝的帝王星啊!就是皇帝的本命星。”
姜祁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点著头,换句话说,就是知道了那是他的本命星。
“它现在正值最闪耀的时候,表示姜朝目前是处于盛世。”少年突然起头看著同一个方向,悠悠叹了口气

继续解说:“帝王星后方跟了颗破灾星,距离非常近,应该是他身边的人吧!”
“有什么影响吗?”姜祁不懂少年为何突然变得忧心仲仲。
“破灾星即代表会有灾难之意,而破灾星紧跟著帝王星表示……会有变数来改变此时的盛世。”
变数?姜祁眯著眼看看少年手上的星象图,一颗闪亮的星其后有著小却晦暗的黑点,即是不祥的徵兆……

谁会是这个变数?
“更何况我所预见的未来……是混沌的、一片灰暗,这破灾星会怎么做还不知道。”
少年喃喃自语著,孰不知这段话姜祁听得一清二楚。
预见未来?这少年能预见未来?
他是有听说老国师最近会引见一名星象命理师,据说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学生,更重要的是,这名

星象命理师有一项极为特殊的能力——
他能洞悉天机,百分之百的预测未来。
那位星象命理师就是这名少年?
“我在猜……或许帝王星本身就是破灾星,也就是那个不确定的变数。”少年依旧自我臆测著,完全没注

意到姜祁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讯息。
“破灾星显露……姜朝气数将尽……”少年不自觉的说著。
但姜祁听在耳里是觉得多么刺耳。
他才刚拓建的版图即将消失?
这名少年可说是犯了不该犯的大忌啊!
“磐珑,你怎么跑到这儿啦?师傅在叫你啊!”远处有一名少女奋力的叫喊著,语气极为急促。
“啊?喔!好啦,我马上就过去!”少年极为不耐烦的回应著。
“抱歉,我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少年充满歉意的看著姜祁,礼貌的点点头向他道再见后,就急著往少

女所在的方向跑去。
姜祁若有所思的看著远去的身影。
任谁也想不到,他们这次相遇竟会改变少年的际遇……
☆ ☆ ☆
破灾星显露,姜朝气数将尽。
磐珑僵著身子无法动弹的瞪著前方,怎么也想不到昨晚偶遇的那名男子竟是当今皇上。
姜祁漾著意味深远的笑容看著他,昨夜他说的那句话还徘徊在他的脑海中。
他被骗了!磐珑脑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即是这个。
今天他师傅带著他来见皇上,他本以为只是单纯的会见而已,但当他看见坐在王位上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人

时,心里深处随即有著极为不安的预感。
大祸临头了!
“我想,我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才是!”坐在龙椅上的姜祁脸上挂著看似温柔,却又极具危险的笑容说

著。
“你们见过面?”老国师转过头小声的问著身后的磐珑。
但他只看见磐珑脸色惨白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昨夜第一次照过面,而且我们相谈甚欢,你说是不是啊?”姜祁伪善的说著。
相谈甚欢?
磐珑心里清楚得很,昨天他说了不该说的话,他犯了大忌……
师傅明明一再嘱咐,不能在外人面前谈那些事情的,好死不死,他谁不挑,竟挑了皇上来谈,看来他的小

命不保了。
只是……他不懂姜祁的态度,在他师傅面前伪装得如此和善,他到底想做什么?
“经过昨夜这么一谈,我就对星象有些兴趣了!不知道……国师是否愿意让磐珑来教教我,让我了解这个

中奥妙啊?”
姜祁如此的请求,老国师听在耳里,认为简直是莫大的恩典啊!
“愿意!当然愿意!既然皇上有如此好学之心,微臣怎敢说不呢!”老国师笑颜逐开,想不到磐珑才刚进

宫即有这么好的机会来服侍皇上,这对他往后的地位可是奠定了基业啊!
老国师直觉能受皇上的赏识可是极为不得了的事啊!
有问题!姜祁会这么请求绝对有问题!磐珑的第一个反应即是如此。
在场的人,除了磐珑本人以外,都不知道姜祁的这项要求背后究竟隐藏什么用意。
他隐约瞥见姜祁脸上挂著邪肆的微笑,心中的不安越渐明显,越是清楚的感觉到一个不祥的念头——毁灭


他再次的肯定这男人会毁了姜朝,会彻底毁了姜朝。
☆ ☆ ☆
“你到底是怎么了?一直皱著眉。”同样身为老国师的徙弟,澄湘关心的问著正在发呆的磐珑。
对他而言,澄湘就像是他的姊姊一般。
因为,他是个孤儿,从小就无依无靠。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