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中——堕天

第四章

  「你不要命了!」

  左靜言在忡怔中被牛青雲收了回去,心知自己不理會金鳥已升的舉動是太過膽大了一點,自然也不敢反駁地垂著頭聽任阿吊喝斥。

  「你以為你還可以春宵苦短日高起啊?鬼本來就是人精氣所化,鬼去吸人陽精固本培源也就罷了,你還交精予他?你真不要命了把精魄給我吃了多好?」

  阿吊瞪得眼眶都裂了。從來都只聽說鬼和人纏綿,去吸人家的元精,有些自持有些姿色的女鬼經常在荒效野外、荒山野寺色誘行人,然後吸*們陽精,修那下流的鬼道,沒聽說過鬼和人纏綿,還把自己精元都交給人的。

  這左靜言是怎麼做鬼的,看這麼多書,連為鬼之道都不懂?

  「這......」

  左靜言垂首不語,如果還是在世為人,他的臉早該紅透了。怎麼也沒想到阿吊大發脾氯的並不是「日出」這件事,而是......他知道自己在和鳳辰做什麼。

  不過,他是真不知道鬼是不能出精,出精就會魂飛魄散,只是拗起了性子在擔心自己的男性能力。難怪之前無論把軒轅鳳辰折騰得怎麼厲害都沒辦法達到共效於飛的境地,雖然過程中他的確已經很有享受...咳!偷眼看了一眼小元,還好昨天他沖出去的氣勢讓那小鬼頭還心存餘悸,今天整只鬼也很乖,只是跟在王小二屁股後頭怯怯地朝自己望,並沒有第一時間沖過來,不然好奇寶寶耍問起阿吊說的這一番話,那倒是個費解釋的活兒。

  「他做了什麼?做了什麼?」

  王小二很有興趣地湊過來東嗅嗅,西嗅嗅,覺得自己嗅到了情事的氣味,陰謀的氣息。

  「滾你一邊去和小元一起待著,兒童不宜的話題,你不適合聽!」

  阿吊一腳把他踢開,那色中餓鬼要知道太多房中術那還了得?萬一有天他按奈不住出去糟蹋人家姑娘,叫他這鬼元村西松裡的裡長面子往哪擱?

  一把把左靜言扯到一邊,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要聽、聽得進去聽不進去,阿吊把人鬼陰陽之道盡數傳授。照他看,這書生實實是個悶騷類型的人,跟小皇子又孽緣不斷,情願提早讓他知曉,也不能讓他一個不慎,釀下禍來--無論是把小皇子吸得陽盡精竭,還是把他自己弄得精元盡散,都不是好事。

  「小氣!」

  王小二踢著雪,看著那兩個人頭挨頭擠在一起竊竊私語的親密勁兒,悶悶地走到一角蹲下,換來被他用食物收買的可愛小鬼小元很講意氣地拍肩安撫;「小二叔叔,不難過!爹爹也經常和鳳辰哥哥有秘密說小元是孩子,兒童不宜,不能說。等小二叔叔和小元長大以後,爹爹肯定會教我們的!」

  「小元!」

  王小二感動地撲過去抱住他肥肥圓圓的小身軀,然後......變臉,一瞼猙獰變態感地擰他胖胖的面頰;「你也敢說我和你一樣只是個『兒童』!?臭小元,我才不跟你一樣是個黃口小兒!」

  「你只是只童子雞而已,說『兒童』都抬舉你了!我們小元才沒你這麼丟臉!」阿吊對左靜言一番耳捉面命,卻在聽到左靜言神情羞澀嚅囁問:「吊兄,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時候立刻回頭美人救小小英雄,跟小元合力把王小二按倒在地趁亂扁,死活也不肯吐露原因。

  帶有幾分童稚的咯咯笑鬧聲渲染了葫蘆中的整個天地,左靜言怔怔地發了一會兒呆後,終於說服自己放下這個結,跑過去看護那幾個小小孩子和大小孩子,怕他們玩瘋了會有人被小元誤傷或誤傷到小元。

  阿吊的秘密......他不想說就不必去問吧。

  或者,他會知道自己和軒轅鳳辰之間竟然不是普通的師徒而是情侶,也是一種冥冥中註定的緣分.「唉......!」

  看一眼好像搖晃得很快樂的小葫蘆,在室內拿著鏡子往頭上纏紗布的牛大天師歎出了自己好容易留條小命回來後的第十八口氣。

  「師傅你怎麼會被人打破頭?師傅你是下是很痛?」

  明白圍著他繞來繞去,一驗緊張一張嘴不停地問--可是一點忙都幫不上只繞得他頭更昏,牛青雲只能把自己的早點給他,讓他乖乖坐一邊吃去了。

  牛大天師一邊纏紗布一邊想心事。

  他真的沒想到啊沒想到!傳言中纏在五皇子身邊的那只鬼,竟然是他帶進宮來的!簡直惡搞嘛!他原意是進宮收妖的不是嗎?

  這下好了,本來五皇子身邊是沒有鬼物纏身的,現在終於有了,叫人查出還是他偷渡進宮的,這下他牛大天師晚節不保還罷了,嚴重可還會累到師徒三人喪命的!左靜言真不夠朋友,不過也罷了,那只沉默寡言的鬼,說交情嘛也論不上,自己跑去獨自倫歡自然也不能提早知會一聲。叫他痛心疾首的是阿吊,為什麼這小子會在天將曙的時候叫他跑到五皇子的寢殿去救鬼?難道他早就知道?

  老朋友就這麼對他的!很好,他牛青雲記下了!師傅說鬼物都是迷惑人心的存在,言辭狡猾,巧色令辭鮮矣!他原本還不相信,現在,老朋友,鬼計的代表者--阿吊兄,用他的現身說法驗證了這一點.要他去救鬼就去救鬼嘛,神神秘秘地說什麼叫他一早去看好東西,還不能帶徒弟,還要用五行結界悄悄潛入,看看這好奇心的結果!!滿頭可媲美如來佛祖的包!他又沒打算改投佛祖門下,不過好東西嘛......也不能不說是沒看著,他活這麼大,好像頭一次見人活春宮呢.那五皇子的絕色,那份叫人癡迷的狂亂......吸,鼻子為什麼好像熱熱的?

  「......」

  正在努力算計被師傅一早帶回的「兇器」到底價值幾何,清楚小心地觀察了一下師傅這一臉*的笑容,再看他手忙腳亂去堵鼻血的窘態。不由得長歎了一口氣,沈痛地道:「師傅,你墮落了。

  堵住了鼻血正努力做回正人君子貌重新包紮頭上的傷的牛青雲聽到這一句,手下一滑,錯了力道,裹在傷處的紗布絞緊,不由得眼淚狂飆。

  &&&&&&&&&&&&&&&&&

  宮廷樂師們奏起了古典的禮樂,高山流水遇知音,這水準自然是比鄉下間用喇叭哨吶吹奏《迎親曲》要高明許多,不過卻少了那麼一份熱鬧勁兒。

  看著被禮官引出來的一對新人.趴在葫蘆口看熱鬧的幾隻鬼嘖嘖有聲.阿吊說:「夭壽哦!死牛鼻子居然連這麼小的孩子的主意都打。」

  小元說:「爹爹,那個小姊姊在和鳳辰哥哥幹什麼?」

  左靜言說:「......」他真的是一隻很沉默的鬼。王小二說:「小左我看錯你了!你居然......居然是一個戀童癖?」

  他昨天聽阿吊說什麼小左「愛人要成親了,新郎不是他」,正滿心抱著想湊熱鬧的心態去瞻仰一下小左的情人的真面目,可是......可是,這新娘子怎麼看也只是一個頂多七、八歲的小女孩兒!雖然說那一張小臉晶瑩如玉,眉目如畫,長大後估計是個美人胚,但現在就下手也未免太早了吧?

  他這樣也敢去當教書先生哦?摧殘國家幼苗啊!跟葫蘆裡對這個婚禮大驚小怪的鬼族們相比,外間濟濟一堂的皇親國戚們倒是沒有一個對此奇觀表達異議的--按太后的意思,今天不過定個名份,也叫皇族血親們聚一聚,做個家宴,大臣親信們叫上幾個權做見證也就罷了,不必太過鋪張。

  一是小皇子身體還沒完全康復,二是小皇妃年紀幼小,加上之前來自民間,也見不得大場面。

  不過這一來,卻也等於把整個皇宮裡的人都聚堂了一起,牛青雲和國師的睹局也算是正式拉開序幕。國師是不知道這宮中到底藏了什麼妖邪,但牛青雲他們分析過後,覺得是宮中有人活體藏鬼的可能性比較大。能在皇宮做到這一點而不引人注目,必是有一定身分之人,小宮女小太監總是群體而居,若有異狀想不被人發現是不可能的。

  而現在,全宮中的人都集中在一個地方,就是正好方便他們找出其中那個內鬼的大好時機!看看這滿御花園的綺錦成堆,有個頭臉的人都出來露面了。

  正階上皇帝那一桌,兩個寵妃各帶一子分兩側而坐,打扮得花枝招展,華貴絢麗的裝束快比一對新人奪目,左手邊的主席上太后雖是要了滿桌素席,不過她身後的外戚們為數可也不少,太后未進宮前本就是大族之女,後歷經皇叔之亂,這些外戚們也有出錢出力,還有立下戰功耀武攝威的,倒是占了酒宴的大部分坐席,氣勢上卻比已經人材凋零皇族更盛。

  右手邊的主席上,二皇子帶來的女人可比他皇兄的多得多,個個年輕貌美。因為二皇子生得俊俏,為人卻是個薄情人,倒貼他的女人也不計其數,他也來者不拒,只是一旦冷落就再也不回頭,也叫人恨得牙癢癢,卻總有一些不甘心的女子,認為被冷落那些是她們自己容貌不夠好,對皇子不夠溫柔體貼,咎由自取。卻沒想過,這皇子根本是一個無心冶血的薄情的人兒。

  再下來左手第二席上,國師和他的*們緊挨著太后的鄰席,一片大紅袈裟金光閃爍。至於牛青雲,因為只是個還不能定下前程的新寵,排位上已經儘量靠前了,不過只有一個醜道士和兩個清秀童子的坐席,怎麼說都寒磣了一點兒,再下去的排席是一些親信大臣們,因為進宮,都是爭豔鬥麗的,愈發顯得目前還沒什麼經濟實力的牛道士一夥人的清貧來。

  「哼,看你們得意,等我牛天師把那個內鬼抓出來,一舉成名的時候,才叫天下人知我!」牛青雲不憤地看看那邊的排席,再看看自己手下小貓兩隻,心裡發下宏願。

  「牛鼻子真有志氣,不過也看看自己的實力好不好!」阿吊嗤之以鼻。

  「真像小孩子在玩扮家家酒。」

  那只有七、八歲大的小新娘本來就一團孩氣,五皇子今天也被宮人刻意打扮過了,鮮紅的衣服上繡龍鳳合鳴的華麗花紋,襯著有些蒼白的容顏,顯得膚色微微有些透明。烏黑的發被一根碧玉簪綰在頭頂,身上的紅也映紅了他的臉、他的唇,眼波流轉間說不出的秀氣。紅衣雪顏烏髮,一般婚宴人家都是搶著看新娘的,現在大家卻都搶著看他了。

  之前那些個得到消息,說五皇子已經病人膏盲說什麼也不肯把女兒送進宮來的大臣們不由得後悔。早知道,就該買通國師或是那個什麼寒酸道士把自己女兒嫁進宮來,不說別的,光說起自己的女婿是這樣一個靈秀的人兒都倍有面子!小皇子,小新娘,一對玉娃娃也似的人兒被宮人摻著,立於堂下靜待吉時,還真像是童年玩伴在仿大人拜堂。

  王小二羡慕地看著外面年紀輕輕就已經娶到老婆的皇子,他可是二十好幾了還娶不上一個吶!

  「小元,小元也要玩!」胖小鬼舉手,一聽到扮家家酒就一臉興奮想沖出去,被他爹爹一把抱住。

  「小元不可以出去,鳳辰哥哥在辦正經事。」看著他成親,左靜言心中五味雜陳。

  他和軒轅鳳辰都知道這場婚禮不可抗拒,那天太后的勁頭也是他親眼所見。平民都沒有成年後不成親的理由,更何況皇族?現在只不過是把這擔憂提早。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至少在他的小皇妃長大之前還有八年時間,他可以有個藉口不必再應付其它人的揣測和熱心。所以他默然不去阻止,他也沒有再反抗既定的成命。

  「對了,我們也該辦正經事了!」

  阿吊被那一句「正經事」提醒,這才想起他們不是來看熱鬧的。

  他是不肯幫牛青雲去收拾那什麼噬靈鬼!!笑話,他阿吊大爺做鬼還沒做夠呢!不過在聽到牛鼻子說如果不先找出來讓他想對策,那就招呼都不打直接收進葫蘆來與他為伍,這麼強有力的威脅下,鬼也偶爾屈服一下吧!反正他們鬼族對噬靈鬼身上的陰寒之氣反應靈敏得很,提供一下大致尋找的方向,接下來就看牛老道的天眼能不能看到那鬼物的原身了。

  根據左靜言提供的前例,他們目前把目標鎖定在皇上的所寵愛的淑妃、德妃身上,宮裡的女人,也只有她們能堂而皇之地接受陽精,舒緩鬼族的陰寒之氣,皇帝又是人間地位至高的男人,他身上的一滴龍精,怕是已能抵過尋常男子許多。

  牛青雲看了一眼被自己小心掛在腰間的葫蘆,確定沒有聽到阿吊發出遇敵警報,自己睜大了眼睛,在人群中來回巡視著,生怕錯過了找出那個重要人物的機會。幸好他也只是初進宮,這般失禮的盯著人瞧的動作雖然憨呆,卻還不算惹人討厭,尤其在體諒他自己生得這麼醜的情況下,普通人都可以從他敬仰的目光中發現自己長得其實並不差,姿色好一點的跟他一比更覺得自己美得慘絕人寰--沒聽說過宮裡的娘娘為了突出自己的美貌,還特地去精挑那些個長相平凡的小宮女來服侍自己的嗎?所以他越醜越呆,別人倒是越不會防著他。

  帶笑的眸子瞥了一眼直勾勾盯著自己瞧的醜道士,淑妃傾身向前,對有一下沒一下敲著桌子顯得一副無聊狀的皇上喁喁細語。

  「聖上,臣妾新近得了一個茶叫『翠語輕塵』的,您啥時到凝香園品品?」丁香小舌送瓊漿,淑妃的媚功可是有名。

  「臣妾新近得了一把九曲玉闌琴,又新習得新曲,何時請陛下至鳴玉軒小坐?」以才藝聞名的德妃也不甘示弱。

  兩大寵妃正自爭妍鬥麗,覬覦大亂之後虛懸至今的後座,可是皇帝這個人從妃子到大臣都喜歡各扶持兩派旗鼓相當的勢力,讓他們各自爭鬥內耗力量,省得有太多心力分出來去想不該想得到的東西,聽得自己的兩個妃子竭力討好,只是淡淡一笑,捏了枚葡萄放入嘴中,心想:我才沒這麼笨,讓你們決出個勝負來。到時候溫柔體貼的討好也沒了,還多個以為要母儀天下、管頭管腳的女人來!

  牛青雲瞧著這臺上的戲正覺有趣,那邊盯著沙漏報時刻的值辰令急急上稟:「啟奏太后、陛下,吉時已到!」

  禮花一綻,滿天霞煙。

  司儀官的唱名中,一對新人向宗廟遙拜,戶籍宮將越氏定籍,太后又親授了越璃鳳佩綬帶等,拜過天地,這個簡單而莊重的婚姻告成。

  在場的皇親國戚以及官員們賀聲齊天,早備下的禮物流水般送上,瞧得貪財小道士一再咋舌。

  最樸素的只有國師送的禮,兩道折好的小金符,裝在錦繡的黃絲袋裡,說是能佑兩位新人遇難呈樣,逢凶化吉。

  「死禿驢又搶我生意!」

  本來他準備的禮物也是道符,這樣落於人後卻給國師弄得不好送出手。

  牛青雲鼻子都氣歪了。

  卻正好太后也含笑看了過來,說是要叫小皇子謝大媒--至少他的婚姻算是牛青雲給他算定的,而的確在那之後,人也不再昏潰,漸漸有了靈采。

  「貧道也祝太后得佳兒佳婦,五皇子佳偶天成,子孫滿堂。」

  一見把自己打了滿頭包的五皇子就下意識地緊張起來,牛青雲乾笑著直擺手,順勢把自己的符紙也塞了過去,雖然做得沒國師的精巧,但他這次可是很認真地畫出來的,還特特去采備了雞血石、朱砂、辰砂等等十八種顏料混合而製成的符墨,那可是阿吊都有可能擋不住的強符啊!卻見五皇子在接過時雖然顯得有點不情不願,卻極低地說了一聲「謝!」

  這可是連國師都沒有的待遇,牛青雲簡直受寵若驚!還正想再打幾個哈哈,軒轅鳳辰卻瞪大了他本來就不小的眼睛,直接地伸手跟他索要禮物:「如果道長要送我賀禮,我要你掛在腰上的那個葫蘆。可拿我宮中任何物品任與你交換,由你挑選。」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