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子陛下》——东堂翔

文案
当太子的夫子真有这么难吗?其实真的很难,因为黥朝太子够聪颖、够刁钻,就像脱缰野马般难驯,偏偏

皇帝找来温文儒雅的江夫子。烈性子的太子对上没脾气的夫子?这可有得瞧了……
一个民间来的夫子能有什么看头?不出一天就逃之夭夭啦!喝!他居然敢当众指正他?还说得头头是道,

令他哑口无言……好吧!他决定与他「化敌为友」。宫中盛传,他跟江英之间「有问题」,他不过是常与

他「同进同出」罢了,有问题吗?……
太子「爱」他?不是真的吧?他自幼清心寡欲、问心无愧不不不!学生不该恋上夫子,当今太子更不该爱

上「前朝皇帝」……

--------------------------------------------------------------------------------------

第一章

姜朝末年,由于漠北一带的猎族入侵,政权腐败的姜朝很快就被推翻了。当猎族完全占领姜朝领地,并攻

进皇宫时,众人被眼前的景象完全震慑住了。
“搞什么?怎么全跑光了?”一边担任先锋的猎族战士不解的大骂。
皇宫犹豫如一座空城,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所有人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耍什么计谋……
“难道他们藏在某处,想偷袭我们?”另一名战士如是说。
“不可能!整个皇宫乱糟糟,在我们来之前可能早就全避难去了。”而有里头空无一物,所有值钱的东西

全被搬光了。
“老大,怎么办?”一名战士回头问着。
“先进去看看再说!”猎族的领导人正皱着眉环顾四周。
接着,一群人便走进里头,来到皇宫内的主殿,最让他们吃惊的是,有个三岁的小孩身着龙袍,熟睡的躺

在龙椅上。
“他应该就是姜朝的皇帝了……”领导人喃喃地说。
居然抛下年幼的皇帝,自已逃命去,他们会被推翻也是迟早的事!
“他们只顾自已的性命……”领导人有点气愤的说。
“要杀了他吗?”挥了挥手上的刀,一名战士询问。
“他看起来才三岁而已,小孩子是无辜的。”毕竟他也有个年纪相仿的儿子,这种残忍的事他下不了手。

“先留他的活口吧!”领导人下了命令,救了这小皇帝一命。
之后,新的朝代顺利的建立起来,姜进改为黥朝。
在黥朝皇帝的带领下,一扫先前民不聊生的情况,开创了盛世时期,人民脱离了先前的苦难生活,过着平

安富足的日子。
然而,那个小皇帝呢?他被当时的领导人,也就是现在的皇帝藏了起来。
姜朝人礼佛,笃信佛教,所以他将小皇帝偷偷送往深山里的一座佛寺,让他在那里带发修行,完全与世隔

绝。
几乎所有人都遗忘了这个小皇帝的存在,没人管他的生死。
他们只知道姜朝完全覆灭了,改了朝代、换了国号。blzyzz
黥朝胜和元气,胜和帝正式登基。
在那之后,过了十五年……
☆   ☆   ☆
一名少年正不耐烦的喘气,沿着崎岖的山路往上行走。
“这座山怎么这么高啊!”少年怒声骂道。
不行!他不能就这样放弃。
如果消息没错的话,他该效忠的主人就在这深山里的某个佛寺。
当年,他爷爷可是御前将军,而爷爷所写的第一条祖训就是---誓死效忠皇帝陛下。
虽然姜朝早就不存在,但是陛下依旧是陛下,所以他要效忠,绝不能违背祖训!
少年重新振作起来,为自已加油打气一番后,继续走下去。
直到一座有点简陋的寺庙出现在他面前。
“到了……”少年隐约听到诵经声,有点迟疑的望着寺庙门口。
这时,刚好有一个沙弥拿着竹扫把走出门外,正要打扫。
“施主,有事吗?”带着稚嫩的童音,小沙弥微笑的问道。
这里难得有外人来拜访呢!
“我要找一个人,他应该是在这间寺庙。”
看来,这座深山也只有这间寺庙里!
“你要找的人,法号是什么?我可以进去帮你问一下。”
“我不知道他的法号耶……”真糟糕,他得到的消息不完整,只知道他可能会在这里而已。
“这样啊……那就有点伤脑筋了。”小沙弥困扰的低头想了想,毕竟人家特地上山来,总不能让他失望吧


“老住持正在大殿诵经,不如你进去问问他。”
少年谢过小沙弥,便往内走。
☆   ☆   ☆
“没想到还有人记得他啊!”年老的住持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领着少年前进。
这可是天大的秘密呢!
前朝皇帝就待在这里,这几年来实在没什么人注意过这件事,而负责收留小皇帝的他,打从心里认为当今

圣上真的很有慈悲的心。
难得,实在难得啊!
“你愿意带我去见他吗?”少年兴奋的问。
“没什么不行的,他也只不过是在这里修行的人而已。”停下脚步,老住持指着前方的屋子。“他就在那

儿,你自已去找他吧。”
“谢谢师父!”少年双手合十地低头感谢。
少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进屋子。
☆   ☆   ☆
一名身穿素色布衣的男子,他那黑亮柔软的长发整齐的束在脑后,他正盘腿而坐、背对着少年。
“请问……你是不是无真师父?”
那名身穿素衣的人缓缓转过身来。“有事吗?”而貌清秀的男子,带着温和微笑响应他。
“我是良泰,是前朝御前将军良少一的孙子。”少年有点紧张的行礼。
眼前的这个人曾经是皇帝,是他的主子啊!
姜朝灭亡都过十五年,他的主子应该满十八了吧?
可是怎么看起来却像十四、五年的少年?他真的不敢相信,他的主子站起来还比他高一个头呢!
“前朝……”
男子皱起眉看着良泰,他知道他以前曾是个皇帝,可是那已经过去的事,更何况他已经是佛门的人了……
“陛、陛下……”良泰恭敬地唤道。
“我不是什么陛下,叫我无真就好了。”无真连忙制止良泰这么称呼他。
“不行!这可是我爷爷的遗训,我不能越矩,你可是我的主子!”
“我只是个出家人而已……”他有点无奈的说。
“我这次来的目的是要接你下山,我不能让陛下待在这里一辈子。”良泰认真地看着他。
“良泰施主。”他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是个修行的人,这里才是我该待的地方。”
“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在这里虚度一生?陛下,让我带你下山吧。”
虚度一生?
打从他有记忆以来,他就认定自已是这里的人,他要礼佛一辈子,这怎么叫虚度呢?
“施主,请注意言行!”他的口气有点气愤,打算转身就走。
“陛下!”良泰打算追上他。
“无真,你先等一下。”老住持突然出声,他就站在一旁。
“师父?”无真有点疑惑的看着老住持。
“我也认为你不应该一生都待在这里。”老住持点点头,又继续说:“当初,你被送到这儿时,这里只能

算是你的避难所吧。”老住持转身看了良泰一眼。“总有一天,会有人来带你离开这里的,我想应该是时

候了吧!”
“师父,我本来就不打算离开这里。”无真摇摇头。
“无真,这是一种机缘,我想这也是佛祖的指示。”该离开时就会离开,这是不能强求的。
老住持沉默了一阵子,无真一语不发的低着想,良泰则等着答案…….
“无真,你就还俗吧!”老住持缓缓的说。
时候到了,而他也认为自已是留不住无真的……
☆   ☆   ☆
当晚,老住持替无真做了还俗仪式,取消了他的法号,还给他真正的名字。
他姓姜,单名瑛,为了避嫌,老住持将他的名字改为同音不同字----江英。
老住持不忘叮咛他:“就算你还俗了,你依旧是佛门子弟,佛祖并没有抛弃你,你只是回去你该回去的地

方罢了!”
第二天,良泰就带着江英下山了,离开了他从小成长的地方。
☆   ☆   ☆
“老夫实在担不起这个重责大任!”
这已经是第几个大学士拒绝这份差事了?
坐在椅子上的胜和帝苦恼的按着发疼的太阳穴。
“你就不能再考虑一下吗?”皇后亟欲挽留。
当太子的老师有这么难吗?教他一些治国处世的道理可是一件大事,这等于教导一个准帝的重要任务耶!
为什么被指派的大学士、夫子们,逃的逃、跑的跑、装病的装病,说什么也要拒绝呢?
“常年实在太野了,连我的恩师都拿他没辙!”说到这里,胜和帝居然有些热泪盈眶。
常年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现今太子。
以能力来说,他天生聪颖,绝对是个治国人才,偏偏他还保有猎族的野性子,简直就像一匹脱缰野马,难

以驾驭!
恩师第一次为常年上课时,他还是不改调皮的个性,居然恶作剧地将恩师的宝贝胡子烧个精光。
那时,他恩师当晚就请辞,退隐去了。
更不用说接下来的夫子,能待上三天算是万辜了!
“再不找个夫子来教他实在不行!”胜和帝王叹了口气。黥朝不是没有人才,而是全被太子吓跑了。
“找谁呢?”皇后冷哼一声,还有谁肯教他呢?
“这……”胜和帝沉吟了一会儿。
“不如从民间找!”站在身边的一名大臣替他出主意。
“民间?”胜和帝和皇后异口同声的问。
“最近民间不是有个很有名的夫子吗?他写的治国论,皇上你不是也赞誉有加?”
“没错!”那篇治国论,连他也拜读了好久呢,现在更流传于文武百官之间。
“不如请他入京,当太子的老师!”那名大臣继续说道。
“那你知道这名夫子的详细背影吗?”胜和帝有意召他入京。
“知道!他任教于杭州一间颇具规模的书院,凌山书院,他的名字叫作江英,今年刚满十八岁!”
“比太子还小耶……”胜和帝微微蹙眉。常年今年快满十九了。
“没关系,只要有才能就行了,年经大小不重要。”皇后开心的点点头。
“好吧,召他入京!”
既然所有人都赞成这个决定,那就让民间的书院夫子----江英,来当太子的老师。
☆   ☆   ☆
杭州的凌山书院这几天热闹非凡,各方人士无不前来道贺。
前些日子皇帝下了一道圣旨,要骋请江英去当太子殿下的夫子,而且他还被封为大学士。
这可是无比的荣耀啊,让江英的学生们更加敬佩他。
江英才刚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质疑的能力,毕竟他才十八岁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有才气。
他的表现让推荐他的良府倍感荣耀,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人以外……
“这下完了!皇下亲自下旨耶……”良安是良府的大当家,也是良泰的大哥,目前也在书院教书。
“这象话吗?”良泰忧心的看着老神在在的江英。
这玩笑可开大了!前朝皇帝竟成了当今太子的夫子?要是被人发现可是要杀头的!
“圣旨都收了,还能回绝吗?”江英笑了笑,他一派优闲的态度跟现场僵滞的气氛完全不搭。
“可是,主子啊,要是被发现……”良安单手支着下巴,有点心无奈的看着江英。
“我下山这么久了,他们都不闻不问,而且只要不说,就不会被发现啦!”
江英微笑的点点头,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中的热茶。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良泰低头叹了口气。
当初他将主子带下山时,他有问过住持,朝廷的人士是怎么对待主子的。
老住持说,皇帝亲自将他送上山之后,这十五年来完全没有任何相关人士人来过,而且知道这件事的人不

多,也没有人管前朝皇帝是死是活,等于是完全放掉了。
“主子,你确定没关系?”良安不安的询问。
“你们是在担心我的身分?”
江英看着坐在眼前的两人,他们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不是吗?”江英笑了笑,又继续说:“更何况,我也算是个出家人,之前的身分

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那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是凌山书院的夫子、良府的养子,之前的身份早就不存在了

。”
“你还真看得开。”良泰心想,主子真不愧是出家人。
江英是还俗了,可他还是不放弃修行,良府还特地为他建了一间佛堂,让他能专心礼佛。
后来,书院因为缺人,良安问江英要不要去教看看,良安当然知道江英有这个能耐,且江英也答应帮忙。
只是没想到,江英在闲暇时随意写出的文章,被书院的学生传了出来,辗转的传进了朝廷。
结果,皇上下圣旨,要他进京。
“也对啦,反正书院现在出了一个大学士,你可是招生的活广告呢!”良安开心的盘算着这下又可以赚进

不少银子。
“你这见钱眼开的家伙!”良泰没好气的骂道。
“哪有!我是欢迎那些好学不倦的人,哪是见钱眼开。”良安连忙反驳。
书院收费又不贵,更何况现在是太平盛世,有钱有闲的人多的是,能多读点书也是件好事嘛。
“哼!少在那边自命清高了。”良泰冷哼一声。
“你们两兄弟慢慢吵,我不打扰了。”挥了挥手,江英步出门外。
“主子,你要去哪去?”撇下良安,良泰急忙跟上去。
“时间到了,我要到佛堂做午课,顺便准备下午要教的文章。”
“好!午膳时我会去叫你的。”依主子的习性,他肯定会忘了吃饭,他不提醒不行,更何况,今天厨房进

了一批不错的素食材,一定要让主子尝尝看。
因为江英吃素,所以良府大部分的人也跟着吃素。
良泰有所感触的看着远去的江英。
就算主子不是皇帝,可是,他那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还是颇具影响力,就连良安那个贪吃鬼,在初一、十

五时也会跟着斋戒呢!
☆   ☆   ☆
“父皇又聘请新的夫子了。”常月,胜和帝的二皇子,他兴匆匆地说道。
常月的优点是善良,缺点就只有一个笨字可以形容。
他正在正窝在常年的寝宫里,跟常年聊天。
“嗯,听说是民间来的。”常年不耐的点头,他在躺椅上翻了个身,换个舒服的姿势。
他真搞不懂,父皇为什么一定要请个夫子来教书?他们教的也不过就是那些治国大道理与四书五经罢了,

这些他自已看就好了,何必要人来教呢?
而且,他之所以做出那些恶劣的举动,就是要气跑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没想到父皇跟母后是越挫越勇、

再接再厉,现在居然从民间找人来教。
“听说是杭州来的耶!”常月痴痴的笑着。
“那又怎么样?”管他哪里人!
“皇兄,你好像很生气!”
“废话!”他懒得跟常月说了,他真是够笨。
“殿下,皇上请你去大殿一趟。”一名小仆恭敬的站在常月身旁。
“好,我这就去。”他没好气的挥挥手,起身就走。
最后,只留下常月一个人坐在那里,优闲的吃着点心、喝着茶。
“杭州啊……我还没去过呢!”常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迅速吃完手中的点心。
反正,他闲在宫里也没事,那种治国的大学问就让皇兄去烦恼吧!
他去杭州看看好了,准备出游了!
听说杭州有许多如画般的美景呢。
于是,常月抛下正在苦恼的常年,当天就偷溜出宫,前往杭州了!
☆   ☆   ☆
“父皇,你找儿臣有事吗?”带着笑容,有着俊俏面容的常年,此时看起来非常迷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