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掰弯我》完本—— 作者:关雪燕

《婚约》完本[甜文]—— b: 夏天怕韩程觉得自己马后炮,犹豫道:“我现在说这话,能算坦诚么?还……不晚吧?” 韩程微笑:“不晚。” 这一生很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融入彼此的人生。
  王棋,另一个死党,去年结的婚,在一个小县城居然当起了教师,唉,误人子弟啊!
  还有班长,四眼兄,好像叫许猛,人却瘦得干鸡一样,每天跟在班主任屁股后面,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骨灰级狗腿。
  还有肥妞,学习不太好,人长得也不漂亮,架不住人心灵美啊,听猫咪说她嫁得不错,算个小富婆了。
  还有好多人,他大概还有印象,却都叫不上名了。
  十二年前的自己,什么样?又有多少人记得他?
  那个人,也已经,把他忘了吧!
  那个和他一起长大,一起经历了童年、少年的人,是否,还记得他的名字?
  他拉开电脑桌抽屉,那里放着本相册。
  相册记录了他的成长历史。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他们,始终在同一张照片里。
  最后的一次合影,那个人站在和他相隔了三个人的位置。
  他们的脸上,都没有笑容。
  那个人叫,万辰。    
   
    2、两熊孩子
 
  沈煦和万辰是这世上最能死磕的两个人。
  一栋楼里的上下邻居,他们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竟然都在一个班。
  本该是最熟的两个人,却----
  沈煦三岁时,把臭臭屙到了裤子上,小他一个月的万辰在小区楼上当着一众小玩伴扯着嗓子嚎起来,“沈煦是个屙裤精,沈煦是个屙裤精。”
  小玩伴纷纷捂着鼻子跑开,有人跟着附和,有人捧腹大笑,小小的沈煦心里留下了一个叫万辰的阴影。
  万辰五岁时,把一手的泥涂在了玲玲家晒着的白裙子上,沈煦微笑点头保证不说出去,却转脸进了玲玲家,甜甜地叫着阿姨。
  万辰被他妈拎着耳朵从玲玲家出来时,沈煦脸上挂着天使的笑容,友善地朝他挥挥手。
  沈煦七岁时,考试不及格被叫了家长,万辰吃完晚餐拿着他的满分试卷敲响了沈煦家的门。
  “阿姨您好,我来找沈煦玩。”
  沈煦咬着牙瞪着眼,丢出一团火狠狠烧向门口那“天真无邪”的小伙伴。
  万辰八岁时,被几个高年级分子堵在巷口,沈煦从巷子外路过,万辰惊呼。
  沈煦一见大惊失色,忙唤道,“你等着,我去叫人。”
  转身进了----游戏机房。
  天黑黑回了家,从妈那儿听说万辰被人打了个满头包,他得意地唱啊得意地笑。
  该,你也有今天。
  沈煦十岁时,班里组织春游,他居然把便当盒忘在了家里,满心失落啃饼干时,万辰好心把自己的便当送给他吃。
  沈煦激动万分,沈煦热泪盈眶,沈煦在剩下的时间里跑了十二趟厕所。
  万辰十一岁生日,请了班里除了沈煦以外的全部男生。
  沈煦十二岁赢得市办小学生游泳比赛的冠军,请了班里除了万辰以外的所有男生。
  万辰上了初一,是个深得老师喜欢的班级排名第一的伪乖宝宝。
  沈煦上了初二,是个很让老师头疼的班级排名靠后的惹事孩子。
  万辰上了初三,沈煦坐在了他旁边。
  从此,半斤八两的两熊孩子走到了一起。
  下课铃响,沈煦刚一走出教室,二班的死党王棋凑上前来趴他耳朵边小声嘀咕一句。
  他嘴角勾起笑,“走。”
  出了教学楼,看到等在楼下的张杭和李达。
  张杭一张脸刷白,在看到沈煦时更是紧张地不知说什么好。
  沈煦走上前,勾住他肩膀,“你怕什么,说了给你报仇,你还不信我”
  张杭害怕地摇摇头,哆哆嗦嗦地说:“煦哥,算了吧,其实也没多大事,真的,算了吧!”
  李达不屑地白了他一眼,“瞧你这熊样,被高二那些家伙吓傻了。煦子出马,什么事没搞定过。”
  沈煦笑笑,四个人快步走出学校。
  在校外的一家网吧找到了他们的目标蚊子。
  沈煦的学校初、高中相邻,常发生高中部的混混跑来他们这边找两个弱菜要些零花钱的事。
  以前发生在别人身上沈煦管不着,可今儿这事发生在他兄弟身上,那就不行。
  进了网吧,沈煦四处看看,终于在第三排中间位置看到了蚊子。
  他二话不说,冲上前照着人身侧狠踹一脚,直接把人踹到了地上。
  倒地的蚊子“哎哟”一声,还来不及开骂,就被冲上前的王棋和李达拧了胳膊拖着人往外走。
  走到网吧门口,沈煦瞟了一眼网管 ,网管忙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沈煦说:“哥们,别多管闲事啊!”
  网管忙不迭应道,“知道知道。”
  出了网吧,直到把人拉进巷口王棋他们才松了手。
  摔在地上的蚊子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你们几个小瘪三,找死,连我也敢动,知道我是谁吗!老子明儿找一群人把你们通通干掉%^&*$#@”
  他骂得太快太急,沈煦没听清,掏掏耳朵问同伴,“他骂什么呢”
  王棋抱着膀子听得欢快,“骂他老娘呢!”
  沈煦不满,皱眉道,“太不孝,连自己老娘也骂,得管管。”
  说着飞起一脚照着人门面踢过去,痛得蚊子捂着鼻子哀嚎起来。
  这声,好听多了。
  连踢了几脚,蚊子彻底老实了,一句不敢骂大气不敢出。
  沈煦搂着张杭肩膀,趴他耳边说:“老弟,这人要怎么处理,你一句话的事。”
  张杭一脸惊恐,哀求道,“煦哥,真的,算了吧,他也没怎么打我,煦哥,算我求你了。”
  王棋瞧不惯他这孬样,恨恨骂道,“要不是看你常帮哥几个做作业,谁稀得理你。孬种,连个屁也不敢放!”
  张杭的脸白里掺红,眼神恐惧加不安,低下头不敢再看沈煦的眼睛。
  沈煦自是也看不上他这样的,可到底罩着这小子多年也算半个兄弟了。如今他被人欺负了,说什么也得帮帮忙。
  可帮忙归帮忙,沈煦也不傻,他们哥几个上赶着打人,这淌浑水也不能光他们这些局外人淌,毕竟是张杭的事,到最后追究起来,他想置身事外,躲个干净,没门。
  沈煦拍拍他肩膀,笑里藏刀地说:“杭子,你今年也十五了,不想一辈子被人骂孬种吧!行了,他现在没还手的能力,上去踹两脚,发泄发泄。”
  张杭一听脸白得更离谱,扯着沈煦袖子直摇头,“煦哥,我不用了,我,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不要啊,煦哥。”
  沈煦听着他这话头皮都发麻,敢情他成了要猥亵人小姑娘的大尾巴狼。
  李达听着乐得靠王棋身上,头抵在人肩膀上挡住笑,奈何抖个不停的身子出卖了他。
  沈煦心里的火“噌”地就上来了,他手下使劲捏了捏张杭胳膊,皮笑肉不笑地说:“杭子,叫你去就去,可别惹我生气啊!”
  张杭胳膊吃痛,却不敢喊出声来,他缩着身子一步步挪到蚊子面前,瞧着那人鼻青脸肿的模样,真有点下不去手,可身后的几人不断催促着,他只能小声说了句,“对,对不起了,蚊子哥。”抬起手不情不愿地拍了人两巴掌。
  沈煦牙磨得咯吱响,李达摸摸下巴觉得挺乐,“你小子真拍蚊子呢?好歹让爷听个响啊!”
  王棋连废话的功夫都省了,上去一脚就把张杭踹蚊子身上了,“再磨叽哥几个连你一块揍了!”
  张杭这才真怕了,从蚊子身上爬起来,装模作样地狠揍了两拳踢了两脚,回过头战战兢兢地对着沈煦说:“行,行吗,煦哥?”
  沈煦咧开嘴角,满意地拍拍张杭肩膀,“这还差不多,你说你平日里帮哥几个写作业是没错,可哥也没亏待你不是?你这受点委屈,咱都争着帮你出气。张杭,你以后也是要混社会的人,哥不能罩你一辈子,这男人就得有男人样,缩头乌龟走哪都让人看不起。行了,你今天也算硬气一回,记着,这架是为你打的,以后给我抬起头挺起胸,别整天弓着身子缩着头的,这帮混蛋可就专爱拣你这样没出息的下手。”
  这边沈煦语重心长地给人说教,可忽略了巷口另一端正逐步逼近的人影。
  沈国忠下班路上想着给妻子买个她爱吃的小蛋糕,于是拐到这条街上,本来心情挺好地拎着蛋糕,走过巷口才觉出有几分不对。
  折返回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沈煦!”沈国忠发出了一声怒不可遏的吼叫。
  沈煦吓得猛一激灵,这声音,怎么那么像他老子?
  心惊胆战地转过头,他家老子横眉怒目地跟他打着招呼。
  沈煦的额头滑过冷汗,扯着脸皮笑嘻嘻地说:“爸,您怎么在这啊?哈哈,我,我这,我这跟朋友聊天呢……我,我没打架,真的,没打架……那什么,噢噢,是张杭和李达他们,他们打人了,我负责劝呢……真的,爸,哎哟,爸,您小心,那蛋糕可不能砸啊……哎哟,爸,爸,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打架了,哎哟……”
  李达靠着王棋,抚额低叹,“唉,咱们这顶天立地的煦哥,又被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了,这个月第几回了,怎么回回让他老爸逮着,他这点也太背了。赌神都没他这么准的。”
  王棋抱着膀子直摇头,“得,明儿给他准备棉垫子吧!估计得三层加厚的。”
  夕阳西下,微风徐徐,少年沈煦奔跑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书包高高扬起,英语、语文、数学从包里蹿出,撒丫子跑得飞快,文具盒掉在地上,叮淋咣啷一阵乱响后,钢笔阵亡,圆珠笔殉情,尺子连同剩下无数英雄竞折腰。
  万徽急刹住自行车,跳下车来冲迟迟跑来气喘吁吁的沈国忠笑说:“老沈,你爷两又练跑步呢!”
  沈煦一溜烟冲进楼道,差点和四楼下来端着热锅的王姨撞个正着,“哎哟,我的小祖宗,跑什么跑,我这一锅汤撞洒了非烫掉你一层皮不可。”
  沈煦开了防盗门跳进屋里,见他爸没追过来回过头嬉皮笑脸地贫了两句,“没事,我皮糙肉厚,烫不烂,您要是洒我嘴里,还正好便宜我了,这一锅鸡汤,香着哪!”
    
    3、沈煦万辰
 
  万辰一进家门就被他妈喊进了厨房。
  一股韭菜盒子的香味传来,万辰吸了吸鼻子,看见刚出锅的盒子手没洗就想拿起来咬上一口。
  他妈不客气地拍掉了他的馋爪,用笼布包好了刚出锅的韭菜盒,外面套个塑料袋,拎到他面前,“去,给小煦送去。”
  万辰皱皱眉,“又送?他又怎么了?”
  李美香笑着摇头,“还能怎么着,又被他爸关屋里了呗!趁热赶紧给他送去。”
  万辰不情愿,“您这隔三岔五地给他送饭,真想认他当儿子啊!没您他也饿不死。”
  锅里擦了油,李美香把擀好的面皮铺在上面,放上菜,打个鸡蛋,“你呀,一个楼里住着,怎么就不能和小煦处好关系呢!你们怎么说也是一
  块长大的,看他在那饿着肚子,我可不忍心。老沈也真是的,不高兴打几下算了呗,非要把儿子关屋里饿一夜,你说这正长身体的大小伙子,
  饿一顿哪受得了啊……”
  万辰顶烦他妈这唠叨起来没完的劲头,也不再废话拎起袋子走下楼,拐到楼前,对着沈煦房间的小窗户使劲拍了拍。
  “来喽!”沈煦扔下手里的小闹钟,兴奋地打开窗户,接过万辰递来的袋子,嘿,真够准时的。
  “韭菜盒子?真香!”使劲吸了吸鼻子,他张嘴咬下一大口,没嚼几下就咽了下肚。
  万辰斜着眼看他这副吃相,跟八百年没吃东西似的,“我说沈煦,你可真本事,这个月都三回了,我都给你送三次饭了,您老能不能消停点!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