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完本[甜文]—— by:漫漫何其多

《好清纯好不做作》完结 [:攻委屈了,他啪啪啪地拍着被子,声音隔着口罩闷闷地传了出来:老公快上来,我现在都点发烧,听说发烧做起来会更爽哦,ji鸡都比正常的时候热。 小老板沉默半天,最后不管攻的哭闹,强行把攻带去了医院。
    那天酒桌上的事还在眼前,夏天脸红红的,韩程笑着在他头上揉了一把,道:“走吧,今天没那么多人。”
    
    第41章
    
    夏天本来只是陪韩程上班的,出门前穿的甚是随意,上身一件驼色毛衣,下身一条深棕色裤子,窝在办公室里写作业吃零食是没什么,和陌生人见面就有点太休闲了,虽然韩程表示没什么,说这样也很好看,但夏天还是觉得对人家不太尊重。
    幸好韩程办公室的休息间里也有他的几件衣服,夏天打开休息室里隔断出来的小小衣帽间,挑了一身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
    韩程推门进休息间,道:“帮我把那条黑色白色格纹的领带拿出来,我换一下。”
    夏天答应着,替他拿了领带,出来递给他。
    韩程把之前开会不小心压出一条淡淡褶皱的领带解下来放到一边,接过夏天给他拿的新的。
    韩程看着镜子里抱着衣服傻傻站着的夏天,一边系领带一边道:“愣着做什么,不是要换衣服么?”
    夏天闻言忙拘束道:“不不,那什么……我不着急。”
    夏天耳廓发红,眼神躲闪。
    韩程顿了下,嘴角微微勾起。
    夏天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即使他里面穿着四角内裤和运动背心。
    韩程比对好领带长短后,一手扶着领带,一手把穿衣镜调转过去,背对着夏天道:“换吧,我看不见。”
    夏天强撑着的脸皮被韩程一下子戳破,有点懊恼,又有点嫌弃自己,都是相互道明心意的爱人了,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夏天脱下毛衣和裤子,飞速的换好衣服,待他整理完毕,韩程刚慢悠悠的把领带抚平。
    夏天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韩程转头上下看了他一眼,突然道:“白色的?”
    夏天“蹭”的红了脸,羞愤道:“您说了不看的!”
    韩程绅士一笑:“我是说你的衬衫颜色,着什么急?”
    夏天一窒,低头看看自己白色的衬衫,讪讪道:“哦……对,对不起。”
    被爱人吼了一嗓子的韩程心情很好,点头一笑:“原来真是白色的啊。”
    衣冠禽兽的韩叔微笑着推门出去,夏天默默捂住一张大红脸,心里不住咆哮。
    简直……太流氓了!
    品尝了一道美味的饭前甜点的韩程带着夏天从容赴宴,出乎夏天意料的,韩程不是出来谈生意,而是单纯的见了他的一个朋友。
    这人是韩程的同学,比韩程晚回国几年,回来后一直在南方发展,如今已是当地珠宝业的大亨,他看上去比韩程大上几岁,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其实比韩程还小半年。
    老同学许久未见,自然免不了客套寒暄一番,韩程同学还给韩程准备了礼物:“这是我们明年要推的典藏款,上月才出了模,现在就这么几支,我给你带了个来,你看着是送人还是自己用。”
    韩程接过同学递给他的礼品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支做工考究的钢笔,钢笔笔头上,镶着一圈细碎不规则的钻,笔身上刻着不甚明显的暗纹,仔细一看,是韩程名字拼音的首字母。
    韩程同学对夏天歉然道:“不好意思啊弟弟,我这也不知道你过来,等下次的吧,我给你带我们新出的限量版车钥匙扣,特拉风。”
    夏天笑笑:“好。”
    “不用。”韩程把钢笔收好,放在夏天手里,“这个给你。”
    夏天:“!”
    韩程同学哑然,韩程淡淡道:“你不是刚跟我说,自己用或者送人都行么?”
    “是,是啊……”韩程同学愣了下,他以为韩程就是不自己用,也得送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什么的,没成想他转手就给自己太太了,他还头一次见人结婚半年还这么腻乎的,忍不住笑道,“至于么?刚到手里还没热乎呢就借花献佛了,献宝呢你!”
    “知道是好东西,所以舍不得给别人。”韩程一笑,“再说这上面既然有我的名字,不送他还能送谁?”
    夏天面上尽量保持着“老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平静,心里乐开了花。
    韩程同学喝了一口酒,摇头感叹:“咱们这么多同学,这几个结婚的里面,真就没你这样的,没听说过。”
    韩程客气一笑:“惭愧,我以为我惧内的名声早已经传遍了呢。”
    “之前听杜泽提了那么一句,没敢信。”韩程同学无奈一笑,道,“挺好,唉……之前听说你现在整天一没事儿了就心急火燎的回家,开始我还不信……”
    三人边吃边聊,韩程和他同学涉足领域不同,生意上的事没那么多可说的,例行公事的关心了下对方的工作后,就开始谈别的,韩程的同学挺健谈,跟夏天也颇聊得来,一顿饭后,宾主尽欢。
    韩程同学这次来这边是有正事,午餐后自去忙工作,韩程上午已经把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他没再回公司,跟着夏天一起回家。
    回家的车上,夏天又打开礼品盒,把那支钢笔拿出来看了看,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韩程心里明白,这些东西夏天从小到大也收过不少,现在这么喜欢,不过是因为是自己送他的。
    夏天珍重的把钢笔收好,对韩程一笑:“我原本以为您又是出来谈生意的呢,真好……没昏头涨脑的听一中午生意经,还白捞了一支笔。”
    “偶尔一次而已,总带着你去那种场合做什么,你又不能替我挡酒。”韩程想起夏天那半杯倒的酒量笑了下,道,“那天是怕你自己在家不老实吃东西,也是担心……”
    担心那伙人吃完饭,再来点什么“即兴活动”,韩程自结婚后一直洁身自好,以前是为了不让夏天难堪,现在是真的厌烦了这种场合。
    带着夏天出来,早早离场的理由都是现成的——要和太太早点回家。
    不过这个就没必要跟夏天说了,韩程松了松领带,认真询问道:“那这种呢?单纯的跟我朋友一起见个面吃个饭,抵触吗?”
    “不啊,多认识一个朋友,挺好的啊。”夏天坦诚道,“更别说还有东西拿!”
    韩程挑眉,夏天笑笑老实道:“开玩笑的,没有礼物也挺喜欢的,我挺喜欢听他说您以前的事,好多都是我不知道的。”
    韩程嗤笑:“你是喜欢听他说我惧内的事吧。”
    夏天被说破心事,嘿嘿笑了下,韩程轻轻握住夏天的手,突然低声道:“我想让你更多的了解我一点,认识一些我的生意伙伴,还有我的朋友……我们之间的交集太少,这样不好。”
    韩程想要的并不是一个听话懵懂的爱人,他想让夏天真的融入自己的生活,了解自己每天都在做什么,都和什么人接触。
    这么做,现在也许只是个让双方更了解彼此的途径,但以后的漫长婚姻生活中,更是让误会和谎言无所遁形的基础。
    夏天心里一动,初冬天气里,突然觉得心里多了一个小火炉。
    他突然想到以前在哪本杂志上看过的一句酸掉牙的爱情毒鸡汤——一个人如果拒绝你进入他的社交圈,那说明他并没有同你长相厮守的决心,他随时准备着能毫发无伤的抽身而退。
    韩程轻轻捏了一下夏天的手指,道:“希望没让你觉得乏味……”
    夏天摇了摇头:“当然没……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多喜欢你,看你工作我都能看一天。”
    “是么。”韩程意外收获了一句情话,非常满足。
    夏天有点不好意思,他急急忙忙道:“我的朋友,也可以都介绍给您认识,如果……您愿意的话。”
    夏天怕韩程觉得自己马后炮,犹豫道:“我现在说这话,能算坦诚么?还……不晚吧?”
    韩程微笑:“不晚。”
    这一生很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融入彼此的人生。
《有种掰弯我》完本—— :沈煦和万辰是这世上最能死磕的两个人。 一栋楼里的上下邻居,他们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竟然都在一个班。 本该是最熟的两个人,却---- 沈煦三岁时,把臭臭屙到了裤子上,万辰当着一众小玩伴扯着嗓子嚎起来

扫一扫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