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完本[甜文]—— by:漫漫何其多

《好清纯好不做作》完结 [:攻委屈了,他啪啪啪地拍着被子,声音隔着口罩闷闷地传了出来:老公快上来,我现在都点发烧,听说发烧做起来会更爽哦,ji鸡都比正常的时候热。 小老板沉默半天,最后不管攻的哭闹,强行把攻带去了医院。
    夏天微微点头:“我妈妈是为了我才会想要退让,但我不想为了自己让她吃亏。”
    韩程审视的看着夏天,心中给他的评价又多了一个孝顺的关键词。
    韩程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夏天了,对他的印象基本是空白,只是从母亲那儿了解到了他的年纪和长相,知道他和自己一样,没了父亲,跟着母亲长大,据说成绩很不好,最近正面临着入学的难题。
    韩程原本以为自己要为了韩家,娶一个叛逆冲动,不学无术的男孩儿,现在看,情况比自己预想的好很多。
    夏天清楚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韩程很满意,前期工作进展的很顺利,下面就可以开始明确这段婚姻中的责任和义务了:“韩夏合作的事我和你祖母早有默契,咱们之间……婚前财产公证那些就不说了,我们结婚是权宜之计,这个我们彼此的母亲也都清楚,大家各取所需,但也仅限于此了,在不惊动媒体的情况下,我们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这个不干预,包括但不限于感情生活。”
    夏天不太明白:“包、包括但不限于……”
    韩程一笑:“意思就是,只要不被拍下来,我们都可以出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
    夏天的脸一下子红了,他尴尬的点点头。
    韩程纵横欢场多年,这点脸皮当然有,他继续道:“婚后你需要搬到我家里来,可以吗?”
    夏天点头,两年前他为了上学方便就搬出来单住了,自己照顾自己都没可以,搬到韩程家里更不成问题。
    韩程道:“偶尔,需要你和我去一些场合……我会尽量避免这种事,但推不开的时候,希望你配合一下。”
    “好。”夏天答应。
    “最后就是,我们这段婚事,至少要保持三年,你为了学业,我为了生意,三年之后,婚约取消,这之后彼此都有随时叫停的权利了,我问过你母亲,你母亲的意思是让你自己决定。”韩程道,“没问题吧?”
    夏天不解:“为什么这么复杂呢,三年后自动解除不就好了么?”
    韩程矜持一笑:“我母亲很喜欢你,期待这段婚姻可以持续时间更长一点。”
    夏天脸热了下,道:“好,我……我都没问题。”
    夏天的配合让韩程心情很好,他礼貌道:“那你有哪些要求呢?只要不和我们刚才的约定冲突,我会尽量满足。”
    夏天认真想了下,摇头:“没什么了。”
    韩程笑了:“好,还有就是注意保密……除了我们母亲,对其他家人,不能透露假结婚的事,必要的时候,装的恩爱一点。”
    夏天忽而想起来严丽华本来是要让自己和韩三公子韩铭结婚的,他犹豫道:“不过,韩铭那边……”
    “哦,他那边你不用在意。”韩程微笑,“虽然之前有提过,但现在我想娶你,他不敢说什么。”
    夏天心里悄悄叹息,之前周韵就跟他说过,韩家现在韩程当家,就是韩程他叔叔,都对他言听计从,现在看果然是这样。
    韩程道:“既然说到这儿了,再多提一句,你妈妈应该跟你说过了,我们家的情况。”
    “我这边挺简单的,我父亲去世了,没有兄弟姐妹,就一个母亲,叔叔那边人多一些,叔叔婶婶,两个堂弟,老二韩轩是我叔叔婶婶生的,老三韩铭是私生子,不过现在也跟他们住在一起了。”
    韩程道:“家庭关系稍微有点复杂,但我一直单住在外面,结婚后除了聚会的时候,你见不到他们。”
    夏天悄然松了一口气,学着韩程的样子介绍道:“我也是,只有妈妈。爷爷奶奶和爸爸已经去世了,现在的奶奶是爷爷后娶的,生了一个女儿,就是我姑姑。”
    韩程了然:“听说过,严董事长很疼她那个独女。”
    所以才在夏天爷爷去世后,不到一年,就急不可耐的想把周韵和夏天挤出夏家。
    “好了,该说的都说清楚了。”韩程起身,扣上西装第一枚扣子,笑着伸出右手,“希望我们合作越快。”
    夏天愣了下,忙起身抬手握住韩程的,夏天因为紧张,指尖有点凉,韩程顿了下,温柔的捏了一下夏天的手,道:“别想太多,结婚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严丽华办公室中,夏思思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韵,失笑:“韩……韩程?你是不是记错韩大公子和韩三公子的名字了?”
    “阮姐姐的独子,韩家大公子,韩程。”周韵语气平静,“我应该没记错。”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疯……”
    “思思!”严丽华厉声打断夏思思,皱眉道,“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
    夏思思咬牙,扭过头不说话了。
    严丽华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还是你有本事,这才几天呢,居然就说动了阮思和,把亲事换了,真厉害。”
    周韵垂眸,来之前阮思和和她说过的话还在耳畔,她喝了一口茶,慢慢道:“董事长开玩笑了,我哪说得动阮姐姐,是那天我带夏天出去喝茶,正和阮姐姐还有韩程遇见了,韩程很多年没见过夏天了,这次遇见了……对他一见钟情。”
    夏思思死死攥着手里的小瓷杯,几乎要捏碎了。
    周韵本来不善于撒谎,但话一出口,顺着之前阮思和教她的故事,后面自然而然的就编出来了,她微笑道:“我本来也不愿意,奈何韩程对夏天念念不忘,见面时就一直看着夏天,回去后,又让阮姐姐来跟我说,想要单独见见夏天,盛情难却,我就让夏天去了。”
    “俩人聊了不短时间,总之……夏天也愿意了,说很喜欢韩程。”周韵扫了夏思思一眼,温和的看着严丽华,“董事长,这不挺好吗?您要跟韩家联姻,韩大公子可比韩三公子强多了吧?”
    “当……当然。”严丽华笑着点头,“不过,韩大公子要是知道,夏天差点就跟韩三公子好了,会不会在意呢?”
    夏思思眼中一亮,忙道:“对啊,韩大公子知道夏天和那个私生子的事吗?他要是知道了,肯定……”
    “思思!”严丽华再次打断夏思思的话。
    周韵淡淡一笑:“您放心,之前的事我全和韩程说了,您要是不信,可以随便去找韩程核实,不过……韩程之前跟我说,不希望有人再提起夏天和别人的事了,我可是提醒过您了。”
    严丽华挤出笑来:“是……韩程和夏天好事将近,当然不能提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
    周韵起身:“您要是没别的事,那我先走了。”
    办公室门一关,夏思思再也忍不住,对严丽华急道:“您不是说……”
    “够了!”
    严丽华脸上笑意散去,皱眉烦躁道:“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自己这爆脾气?!你嫂子马上就是韩家当家的岳母了!你跟她这种态度说话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我……”夏思思气结,眼眶中的眼泪要掉不掉,“是您之前说的,韩程不想结婚,就算结婚也不可能看的上我,那他怎么就看上夏天了?还什么一见钟情,您没看见周韵刚才那个得意劲儿……”
    “他喜欢什么人,我怎么会知道?!”严丽华眉头深锁,“之前也没听说他格外喜欢男人,谁知道……总之木已成舟了,韩程不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他既然说要娶夏天,那这门婚事肯定没跑了……跟当家人联姻,倒还不算太坏。”
    夏思思忍泪负气道:“还不坏?您不去替我说,现在让夏天捡着大便宜了,您还说什么不坏……”
    严丽华被自己女儿蠢的头疼:“我就是给你去提了又怎么样?韩程的婚事,阮思和能不在意吗?她那么精明的人,知道后肯定会四处打听,她跟周韵要好,第一个肯定是找周韵来问你的事,就你和周韵那关系,周韵能替你说好话吗?!人家知道你脾气这么差,能看得上吗?!”
    夏思思被严丽华一吼,眼泪就掉下来了,严丽华心软,道:“算了,我早跟你说过了,嫁给韩程也不是什么好事,阮思和那人不好相处,这种婆婆你应付不来。”
    夏思思怒道:“您说阮思和脾气差,但刚才我听周韵的意思,她可是喜欢夏天喜欢的不得了呢!”
    ……
    “我当然很喜欢夏天了。”韩家,阮思和看着‘相亲’回来的儿子笑道,“你呢?看了以后觉得怎么样?”
    韩程脱下外套交给佣人,松了松领带,点头:“比我想象的好很多。”
    阮思和道:“那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韩程笑了下没回答,独自上楼,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道:“我今天跟粱青峰说过了,近期不出现在声色场所了,您这边如果有类似的聚会,麻烦也帮我推了吧。”
    阮思和挑眉:“怎么了?”
    韩程道:“万一被媒体拍到什么,他……太难堪。”
    阮思和眼中一亮,打趣:“这么体贴?”
    韩程笑笑没解释,上楼了。
    
    第3章
    
    韩夏合作在即,双方都需要一剂定心丸,韩程办事效率,三天后,和夏天办理了相关手续,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
    合作的项目正在推广宣传期,为了不喧宾夺主让婚事抢了合作项目的风头,韩程决定不办婚事了。
    “那怎么行?!”阮思和皱眉,“虽然因为时间太赶,婚事可能要仓促一点,但也不能不办啊。”
    韩程一笑:“就说在国外办过了,或者说因为夏天年纪太小,不想太早曝光在媒体前,随便随便什么理由都行。”
    “你……”阮思和看了韩程的助理梁青峰一眼,梁青峰自觉出了办公室,并带上了门。
    “那你让我怎么对周韵说?”阮思和不满道,“我之前还跟她说,要大办特办的!你知道我多期待……”
    多期待严丽华在婚礼上的表情吗。
    韩程微笑的看着阮思和:“那是您说的,我可从来没答应过要花精力在婚礼上。”
    阮思和蹙眉,韩程无奈笑道:“您不知道我最近多忙吗?一个小时后的飞机,连着下面一星期都要在外面,回来后还要处理这边堆积的问题,我根本没有应付婚礼的时间预算。”
    阮思和也知道自己儿子辛苦,但她喜欢操持这些事,不管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她都想借这个机会热闹一下,阮思和想了下:“那夏家那边……严丽华同意吗?”
《有种掰弯我》完本—— :沈煦和万辰是这世上最能死磕的两个人。 一栋楼里的上下邻居,他们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竟然都在一个班。 本该是最熟的两个人,却---- 沈煦三岁时,把臭臭屙到了裤子上,万辰当着一众小玩伴扯着嗓子嚎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