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清纯好不做作》完结 [重口]—— by:池总/池袋最强

《弟弟》全本 [催泪文]——:在写《弟弟》的过程中,我深刻地觉得自己老了,写到最后翻过来开自己写过的话,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有些句子像照片一样,把那个时刻的我用很奇异的方式定格在了里面,我一边看一边觉得自己仿佛在和过去的我对话一般。

可谁也没有说话。

空气里满是默契的安静。

攻乖乖地抱着枕头,踢了拖鞋上了小老板以前睡的床。

小老板看着这么一个放在心尖的人,就这么坐在自己成长的地方。

心里的空缺都好像被填满了。

好半天,攻才扔了怀里的枕头,朝受张开了双手:快快!抱抱我!亲亲我!

15
小老板被压在床脚,背靠着那小书桌挨着cao。

结合的地方有湿又黏,噗噗水声轻轻地响。

小老板夹着攻不停用力的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不敢让攻叫,他怕他爸的心脏被攻的浪叫给叫垮。

所以他的手结结实实捂着攻的嘴巴。

攻有些委屈,他的眼睑红通通的,要哭不哭。

小舌头伸出来一点点舔小老板的掌心。

却乖乖的一点都没叫。

很老实,甚至是小频率地在顶在撞,生怕弄出什么大动静。

攻太老实了,老实的小老板心都疼了。

他咬着攻的耳朵,说要不要换个隐蔽的地方,比如后山上让攻尽性。

攻摇了摇头:你亲亲我就好了,亲亲我,不要捂着我。

小老板心都化了。

他凑上去亲了亲攻的眼皮,额头,鼻尖,最后要亲不亲地停在下巴的地方。

攻忍不住笑了,抱着小老板的腰就着插入的姿势,把人放倒在床,柔软的被褥里。

他亲上了小老板的嘴巴,仔细舔了一遍,目光柔柔地拢着小老板:是甜的。

16
昨晚胡闹的太晚,直到中午小老板才醒了过来,发现身边没了人。

他匆匆地穿上衣服下了地。

在外面一找才知道他爸让攻去放牛去了。

小老板哭笑不得。

攻那一身细皮嫩肉,从来都是被他娇惯着的。

这太阳毒得很,晒伤了怎么办。

小老板想去寻人,却发现那一老一少已经回来,又说又笑,也不知道怎么关系就变好了。

小老板百思不得其解,他去问攻。

攻却故作神秘道:我不告诉你。

小老板看着攻被晒得红红的双颊:不说就不说吧,你们能处得来就好,快进屋,我给你涂点药。

攻却抱住了小老板的腰,有些犹豫道:你都带我回你家了,但是我还没和你说过我家的事。

小老板看着攻低垂着,细细颤抖的睫毛:还不是你闹,才带你回来的吗,媳妇儿。

攻皱了皱鼻头,使劲地在小老板嘴边香了一下。

他知道小老板在等他说。

没有追问,转移话题。

都是体贴。

17
攻扭扭捏捏许久,终于还是没忍住坦白。

一个夜里,他俩刚啪完,攻窝在受怀里终于开了口:老公,其实我家是卖辣条的。

小老板听了没应声,心里其实松了口气。

好在不是什么太复杂的家庭。

卖辣条就卖辣条吧。

大不了日后逢年过节,他都奖励店员几箱辣条,帮衬攻家里的生意。

结果他半天没做声,反而让攻哭唧唧了。

攻揉着小老板的*头,一边哭一边挤进小老板的双腿之间:你是不是嫌弃我家是卖辣条的所以不说话!你不是说爱我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小老板立刻回过神:没呢!我只是在想你家的辣条是哪个牌子的,好吃不好吃,以后我可以大量采购,支持你们家生意。

攻的ji鸡已经硬了起来,他扶住自己的东西,慢慢的顶了进去。

好半天才舒服地叹了口气,懒洋洋地说:不用支持辣条生意啦,他们现在都转行主攻房地产了。
??????

18
电视机里播放出一老一少在高唱。

辣辣,你值得拥有。

一个巨大的商标旋转着在屏幕里渐渐消失。

小老板一脸麻木。

电视机里放的,路边挂着的,甚至小老板自己的几个店面。

到处都是属于这个公司。

由食品做起,最后跨行食品,汽车,房地产等等多项产业。

现实版的小金人就这么坐在他身边。

而他做了啥?

他爸还让小金人去放了牛

小老板觉得自己要晕倒了。

攻完全不知道小老板心里的奔溃,反而光着脚蹦哒着窝进了小老板的怀里,嘴巴大张着要小老板喂他。

一口一口的喂。

19
小老板很好奇,既然攻是个小金人,那想在娱乐圈大红大紫又有何难。

为什么要出来当龙套,吃了上顿没下顿。

攻当时吃着冰淇淋,舌头舔着浓浓的奶白雪糕,含糊地说:我爸讨厌我不够男子气概,他小时候把我丢到特种部队里面长大,可我喜欢粉色的东西,喜欢这么说话,喜欢男人,就算在部队里也改不了啦。

小老板听着有点心疼:那你现在是离开家和家里断了联系吗?
差不多吧,我哥还时不时打电话过来和我废话,说我不可能在娱乐圈里混出头,让我赶紧回家。
小老板突然就悟到了。

为什么攻明明长得那么好那么乖,却永远没办法红的原因。

哪个经济公司敢签下这个小金人。

小庙都要被大金人拆了吧。

小老板正若有所思,不知不觉眼光就停在了攻身上。

看着对方粉色舌头在冰淇淋上一舔一舔,不知不觉就有些脸红。

他咳嗽一声,打算起来拿扫把扫扫地,顺便拿纸巾给攻擦擦吃的黏答答的嘴。

却没想到被人拦腰抱住了。

攻含了口冰淇淋滑进了小老板嘴里,凉凉的舌尖舔过小老板的唇面。

攻顺着嘴巴往下走,咬了咬小老板的下巴:老公,天气那么热,我们来做点更热的事情吧。

20
时至盛夏。

他们俩在一起也已经快一年。

小老板早已适应了攻那床上胡来的性格。

攻把那东西完全顶进去了就开始叫:老公你好棒!咬的我好紧。

小老板每到这个时候就有点脸红。

他只能扭扭屁股,闭着眼睛去感受那一下下顶进来的感觉。

很快那里就湿了,润润的,来回*插都很爽快。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挤了出来,顺着他的腿流了下来。

小老板揪着床单,看着自己颤抖的腿,在自己胸前玩弄*头攻的手。

渐渐羞耻地闭上了眼睛。

21
攻说要带小老板去他们的辣条本家。

小老板想到要面对一群大金人,他心里实际上是拒绝的。

但是没理由自个媳妇儿见了公婆,他这个做老公的却不敢上门叫岳父岳母吧。

所以小老板端庄地穿上西装,牵着一身红配粉的媳妇儿,提着一箱辣条大礼包就上了门。

万万没想到攻的家建在半山腰,小老板开车小车兜兜转转还迷了路。

最后还是攻不耐烦了,把方向盘抢了过来,油门一踩,跟开赛车似一般狂野地飙车到了自家门口。

小老板面色煞白:媳妇儿,你有驾驶证吗?

攻开了敞篷,利落地翻了出去:没有,但我开过坦克,直升机

攻还想再说,小老板已经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

果然不能深究小金人会的技能。

会很吓人。

结果刚下车,提着辣条的小老板觉得自己刚刚因为飙车而软掉的腿更软了。

这高大的复古式建筑物是什么鬼

那巨大门牌上面是镶的真金吗?

小老板的世界观再一次被刷新了。

22
迎着一排排下人,在小老板窒息前,他和攻终于走到了传说中的会客厅。

小老板安静如鸡,被这里夸张的建筑物和气质逼得不敢讲话。

攻很忧心地捏了捏他的手:要不我们还是走吧,我觉得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小老板闻言不由挺了挺自己的腰杆,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可是你老公,怎么能临阵脱逃。

攻听到他这么说开心地笑了。

抱着小老板就给了个么么哒。

两人正亲密,就听到一道刻意地咳嗽声。

攻立刻正襟危坐,面色严肃。

小老板几乎没能看到他这一面难免有趣。

心下稍松,他心想输人不输阵,气势不能弱。

于是他唇角含笑,抬眼迎向那从进来开始,就用压迫视线盯着他的老人。

23
从山上下来回家的时候,小老板还没有回神。

攻很欢乐地在前排拆开了辣条,一根根地啃了起来。

满车都是辣条味。

小老板好半天才开口:我刚刚叫你爸岳父的时候,他脸都黑了。

攻听到这里,笑的肚子都疼了:你是没看到他听见我叫你老公的样子。

小老板默默地开车:你爸会像电视上面演的那样单独把我找出去,然后甩给我一张巨额支票让我离开你吗?

攻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坐了起来:你想也不要想!不许收!也不能心动!!

小老板忍住了笑:唉,我觉得那样也挺不错的。

攻委屈了,眼圈立刻红了:说好了要养我的呢,怎么现在又不不要我了。

小老板的心立刻揪在一块,他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把攻抱住了:开玩笑的,不要你了再上哪找个更好的。
你还想找个更好的?!
没有,我只是打个比方。
我不管,给你一千万你也不许要。
嗯嗯,不要。
一亿也不许要。
一亿啊
你!为!什!么!要!犹!豫!

小老板憋着笑,还没开口,就被攻放下椅子扑倒了。

衣服被扯开,裤子被扒下才晃了神:等等,媳妇,别冲动,这在大马路边。

山脚下花草缤纷,一辆小白车停在两棵大树底下。

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大树相缠相绕,长在一起。

偶尔一声含糊不清的低吟从白车里微弱地透了出来。

车身摇晃,偶尔惊走几只小鸟。

天气很好,风景美妙。

一双一对。

一生一世。

完。

番外01
攻生病了,上一部戏在高原拍。

小老板看着攻的微博前两天还上传了天真烂漫地躺在雪地里的自拍。

后两天戏结束回来了却因为重感冒带上了口罩。

黑眼圈都熬出来了,整个人都肿肿的。

当时攻可怜兮兮地蹲在家门口,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要不要进去。

他现在那么丑的样子,小老板看了嫌弃怎么办。

还没等他想好是走是留,小老板就拉开了门。

攻顺着门开倒在了小老板脚边,看到小老板的脸,顿时没能忍这么多天的想念。

跳起来就是一个抱抱。

小老板被攻抱了,还没回过神。

然后多日没见的恋人就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开始蹭开始撒娇了。

待到晚上,攻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敞着ji鸡在床上翻滚,要小老板上床和他嘿嘿。

小老板看着他有点无奈:你连口罩都没脱,感冒还没好,快点穿上衣服,不要着凉。

攻委屈了,他啪啪啪地拍着被子,声音隔着口罩闷闷地传了出来:老公快上来,我现在都点发烧,听说发烧做起来会更爽哦,ji鸡都比正常的时候热。


小老板沉默半天,最后不管攻的哭闹,强行把攻带去了医院。

最后输液的时候,小老板看着攻,不由轻声安慰:不要生气,我给你亲亲好不好。

攻眼睛都亮了,但他在小老板想拉下他口罩的时候阻止住了小老板的手。

最后小心翼翼地隔着口罩在小老板嘴巴上停了好一会,才笑了:真亲你要生病,我不想你生病,会难受。我也没那么想和你做,我只是想你了。

小老板眉眼温软:我知道,我也想你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婚约》完本[甜文]—— b: 夏天怕韩程觉得自己马后炮,犹豫道:“我现在说这话,能算坦诚么?还……不晚吧?” 韩程微笑:“不晚。” 这一生很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融入彼此的人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