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填鸦》完结[浪漫言情] —— 作者:涯未然

《飞来横犬》番外全[纯爱]:哈哈哈哈非常喜欢此文尺度,故推荐此文给大家阅读,祝大家中国端午节快乐,爱生活爱耽美文库,网址 danmeiwenku.com。 第一次见面时,他俩在对方眼里一个是盖世骗子, 另一个是绝世渣男,四目相对时脑门上都写着四

今天发布的这本《乱世填鸦》是涯未然写的,不是伊琊写的《乱世填鸦》。。本来像找伊琊的《乱世填鸦》的没找到...书友谅解,好书仍然是很多的。

只见一个有点仙风道骨的老人从白虎右侧的小路施施然然的走了出来,看他的样子妃若起就想到电视上常演的世外高人,不过妃若起还是有点怀疑。果然老人接下来的行为肯定了妃若起的想法。
老人还没走到白虎身边就口齿那个清晰的骂了起来。
“你这只死白虎,又扰我清梦,我老人家哪里惹到你了,你用得着天天都来一声大吼吗?哪天我老人家要是聋了或是得了什么惊吓症,第一个被扒皮的一定是你!”
面对老人的破骂,白虎的反应更是让妃若起觉得它不去当人还真是可惜了。以至于在很久以后,妃若起每次想起来都会忍俊不禁。
妃若起当时想过很多种结果,当然她不会笨到以为白虎是要吃掉老人,不过接下来白虎的动作就大大的出乎妃若起的意料。
只见白虎转过它的虎头,面对着老人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大大的打了一个呵欠,就差用它的前腿捂着它的大口,最后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汗,这动作简直比人做的还要传神。
老人当下气得七窍生烟,不过他很快就垂下脑袋,一脸无奈的样子,显然这不是第一次无奈的挫败,跟只虎过不去,就等于跟自己过不去,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当下为了自己,老人立马摆起脸孔对着白虎问到。
“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又是什么无聊的事,看我这次不把你药死,我就不是药王!”老人愤愤不恺的说着,说完还瞪了白虎一眼。不过很显然,老人还没注意到树上的妃若起。而妃若起也不打算出声,破坏这难得一见的人虎相持的画面。
不知是老人的威胁起作用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听到老人的话后,白虎不再继续装聋作哑,抬起它的虎头朝向妃若起所在的树上。
此时妃若起正斜靠着树杆,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顺着虎头看到的就是这副样子的妃若起,当下越过白虎,走到树下,抬起头看着妃若起,也不打算说话,就这么打量着她。许是在等妃若起自己开口吧!
不过妃若起是什么人,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一个超级有耐心兼智慧的人,玩转三十六计不在话下,遇事一向是风吹不动,雷打不惊,一件在别人眼中很有难度的事到了她手中没三两下就给化简了。
很多时候即使她是事件的主角,她也是一副我是旁观者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身为当事人的感觉,很多人那是气得牙痒痒,可也就是她这副样子,让她身边的人崇拜得要死,心甘情愿的当她的下属,唯她马首是瞻。
妃若起并不急着说话,睨着星眸静静的打量着老人,从他身上兴许能看出关于这里是哪里的一点信息。当然她也知道老人同样在打量她。
很显然,老人身上的穿着打扮并不是她所熟悉的装扮。
一件藏青色的长袍披在外身,里头套了件灰色的长衫,绑着一条银灰色的腰带,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长布靴。整体看起来很普通,只是长袍的衣袖上破了一个洞,另一只袖子的袖口有点烧焦;而且有些泛白的长头发乱七八糟的散着,前面散着几条烧焦的发丝,左脸上有一块污渍,花白的胡子黑了半边。看着这一身古老衣物,妃若起平静无波的脸上,勾起了嘴角,似有意,又似无意。
本来还在打量着妃若起的老者,看到妃若起似有似无的笑意,心里一个突起。摸着他变成黑白的胡子,心想着:这小姑娘很面生,穿着打扮前所未见,不过看起来倒是很清爽,就是让人有点看不透,那笑意还真是让人毛毛的,看来这姑娘非一般人。莫非上天看我孤寡一人所以决定送个人来陪伴我,如此我老人家也不客气的收下了,嘿嘿!
当下老者决定不玩沉默的猜谜游戏了,咳了一声。
“小姑娘还想在树上呆多久,不想下来与我老人家聊几句吗?如果是忌惮那它,你大可放心,那白虎是不会伤害你的!!!”老者手直指着白虎,颇有想在白虎身上指出个洞来的样子!
无可置否,妃若起一个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好歹以前练过,这点高度还难不倒她。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从哪来的?”
“老人家,一般在问别人名字之前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吗?”
“呃!!哈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的的小姑娘!!也罢,老人家我叫吴言,小姑娘可满意了。”
吴言?这样啊!难怪一个人住在这人烟罕见的山谷里。想着想着,妃若起起了调皮的心思。
“好一个‘无颜’,挺有特色的名字。我叫妃若起,无意打扰您,实在万分抱歉。”
损人不带脏字,吴言想发作都难,当下决定先把人拐到那里再说。
“哪里?哪里?在这住在十几年,平常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好不容易有客人来,我老人家高兴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怪你!不过看这天色已晚,小姑娘可到我那小屋歇息,明日再做打算?如何?”
“那就打扰了!”知道眼前这个人肯定有心思,不过妃若起秉着宁可错过,不可放过的信条,决定跟随老者前往小屋,兴许有好玩的事情发生也不一定。
呵呵!真是期待!!
“好,那你就跟我来吧!不过为了方便,我叫你小若可好?”
“可以!”
“好,那你就叫我吴老好了!”
吴老?看来日子还长着呢!
“嗯!”
“好,那走吧!”
妃若起摸了摸鼻子,想起什么笑了一下,这般文绉绉,奉承的对话,要是换成自己那群朋友,估计会掉了几层鸡皮疙瘩,甚者跳起来大喊受不了吧!
轻盈的步伐,飘絮飞扬的秀发,无不说明,妃若起现在的心情好得不得了,一点也不像是即将面对未知世界的人该有的态度,反倒像个观光客。
到目前为止,妃若起已经很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她居然也赶起潮流来了,这算好运还是霉运呢?不过不管是好还是坏,对妃若起来说总比一层不变的生活好,偶尔给生活来一味调味剂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不知道这味调味剂什么时候会失效。
有时候,妃若起总会很感谢校园生活,毕竟校园是八卦的集中地,是潮流的先驱。很多时候,尽管你不刻意的去注意,那些八卦,流行什么之类的不管你走在校园哪个角落总会时不时在自己耳边响起,在自己眼前掠过。而就妃若起所了解的,在她来这里之前,枫叶学院最常听到的话题就是———穿越
呵呵!真的好期待!
“好了,穿过这片竹林就到了!丫头可要跟紧了!”汗!不知是谁说要叫小若的.。
想不到这里还有片不小的竹林,妃若起没有说话,把自己置身于竹群中,享受着竹的美。实而带柔,韧中带劲,乃竹也!穿走竹间,竹叶轻轻地摆动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更加清晰;竹香随风扑鼻而来,淡淡的竹香,使人神清气爽。
走着走着,这片竹林便走完了,妃若起不觉有点可惜。放眼望去,在那高耸的绝壁边一道飞泻下来的瀑布闯进妃若起的眼帘;飞泻下的水链,在阳光下闪烁;有些撞击在岩石上,水花四溅,抛物线的落到底下的小潭中。瀑布虽小,但却直挺挺的立在绝壁边上,犹如擎天一柱,撑起一方。思及此,妃若起想起明代李梦阳写的一首关于瀑布的诗,恰映此景。
瀑布半天上,飞响落人间。
莫言此潭小,摇动匡庐山!
“丫头,过来这里,我看你也应该渴了先喝杯茶吧!”
“谢谢!”
“不用客气!如果呆会你还会这样说的话。”后面这句话吴言只是在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来,不过脸上笑得是那个灿烂啊!
“好喝吗?”
“挺好喝的!”说完,妃若起突然眉头一皱,不过一会又恢复平静,但是眼睛却看着此刻正笑眯眯的吴言,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是不是有话想说?”
“丫头,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待客之道也别具一格!”
“哈哈哈!!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丫头你留下来!”
“嗯?这恐怕有点困难!”
“什么困难你倒是说来听听?就算真是困难我也会让它变得不是困难!”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说!”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听,那么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您是想让我留下来对吧!”
“是这样没错!”
“不是我说你,就算你耐不信寂寞想找个老伴来陪你也不应该找我吧!俗语说:‘老牛吃嫩草’,您不会是想当这老牛吧!!”
“胡说八道!我的意思是让你留下来当我的徒弟,跟你说的那个一点关系也没有!”吴言额上就差挂上三条黑线!
“是这样啊!我就想看吴爷爷您目前还不至于得了老人痴呆症,说话不会不清不楚。原来是我搞错了,真是对不住!不过……”
“呃!不过什么?”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您老人家是不是做了什么多余的事情?”
“呵呵……!我这就替你解了!”
听到吴言的话,妃若起没有再说话,不过,浩瀚深邃的星眸在吴言转过身的时候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
遥望星空,繁星闪烁,在山谷里看显得特别浩瀚广阔,对妃若起来说,这是一个好眠的夜晚,明天也会更美好!
第二天,妃若起一早起来就看到吴言忙录的身影徘徊在厨房与餐桌之间,心想:暂时留下来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该争取的福利还是一样不会少。
等妃若起洗漱完毕再回来的时候,吴言已经忙完坐在餐桌边等着妃若起了。
“丫头,昨天的事考虑得怎么样?当我徒弟可不吃亏,好处自然也少不了。”
“那你倒是说说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百药王一身本事可不是盖的,医术和毒术可都是最厉害的,等你学会之后,出去外面还怕保护不了自己吗?丫头,眼光可不能太高啊!”其实吴言的话说得没错,在外面百药王的这个称号可比吴言这个本名还要来得响亮。
“您说笑了,我没说不要你这个师傅,只是……”
有便宜师傅送上门,不占的是白痴。
“只是什么?”
“我肩不挑,担不能提,恐怕……胜任不了啊!!”眼睛闪过算计的光芒,可是某人还没发现。
“这有什么,我只要你学好我的医术和毒术就好,其他的你都不用理!”鱼儿上勾了!
“如此,徒儿有礼了!还请师傅以后多多指教!”
“好,我百药王也有徒弟了,以后看那些老家伙还敢不敢笑话我,哈哈哈……”敢情你老人家是受不了别人的刺激才收妃若起这个徒弟的。
得了这么个便宜师傅,妃若起心里还是很庆幸的,而且妃若起认为医术和毒术要比武功来得有用得多了。
转眼间,妃若起来这里将近半年了,期间妃若起只出去过一次,但也只是到离这山谷二里路远的一个小村庄而已,那次出去还是替人治病。城里妃若起是一次也没去过,吴言有几次出去采购都正好碰上妃若起在做药物实验,所以到目前为止,妃若起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不过说起妃若起医术和毒术的学习情况,怎一个火箭速度了得,吴言的医术和毒术到目前为止被她学了七七八八,她甚至还制造出一些连吴言都要被难住的毒出来,青出于蓝不是问题。
吴言每次想到这就笑得合不拢嘴,串门的次数越加频繁,串门干嘛,当然是炫耀了,那些人往往都被气得差点吐血,恨不得立刻把他列为拒绝往来客户,不过好奇心还是被吊得很高,都希望能见一见这个天才是何许人物,竟能让眼高于顶的百药王如此夸耀。
汗!这些人其实不知道,吴言在妃若起面前没有傲气可言,早就被治得服服帖帖的,就差摇着尾巴了。
就说那次下药的事,妃若起不是吃素的,一句冤冤相报何时就不计前嫌,当然她也不会刻意去报复他人,生活中一些无意的锁事就可以让她“大仇得报”,而吴言就是这样被学有所成的妃若起整得晕七八素。
还记得半年前,妃若起三两句就把挑水煮饭的事给推掉的事,之后吴言就负责包揽了挑水煮饭的事。每每想到此处,吴言就悔不当初,别人的徒弟给师傅端茶递水,到他这,就差给徒弟端茶递水,呕血啊!这件事他从来不敢对别人提起,更不用说抱怨了,要一个不小心,百药王的一世英明就毁了!
不过妃若起能这么快就掌握并运用,全因为她在现代时就看了不少医书,对一些普通的病症妃若起是能医治,这恰好就排除了基础学一说,直接奔进根基。

《谁许我如梦浮生》全本完:浮生如夢,為歡幾何?我看到韙目的時候就不由想到這句話來,不知道在哪里看過的。其實在開始看的頭兩章,可以說沒有什麼感覺,作者表拍我,我只是以一個讀者的身份來瞧而不是作者,嘻嘻,其實有鋪設是必要的,可能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