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只攻受】-----------作者:残垣断瓦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我叫阜宁,是一个过气歌手,每天都在微博上写着段子,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一跃成为一个二线段子手,三线网红。直到有一天,经纪人告诉我,我的老板要交给我一项更重要的任务。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我已经半年没有接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找好书,看好书,与大家分享好书,请加QQ群
耽美文库书友1号群: 457792360


《有一只攻受》作者:残垣断瓦

文案:
这个故事讲得是一对夫夫幸福快乐的生活以及夫夫身边众多基友的故事
PS:
一:文主受,一对一;
二:作者逻辑已死,考究党勿入;
三:大家和平看书,勿掐;
全文存档中,更新不稳定→_→
内容标签:强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铭若,枭离信 ┃ 配角:顾扬,董嘉,董千羽,龙耀习,司徒仁,深渊云等一大堆 ┃ 其它:搞笑,逗逼,二货,逻辑死
46.jpg
                        第1章 所谓笑话
最近公司闹得沸沸扬扬的。
于是在枭离信没有回来之前,欧阳决定以后要离枭离信这个祸害远一点,他要坚定抵制不良诱惑,守卫节操并坚决到底。
亲吻热烈深刻,仿佛在宣泄久不相见的思念和想念,还有见面时的欢喜和激动。
真是非常开心,嗓子里吊着的那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一吻终了,欧阳还没有喘过气,带着湿气温度的亲吻就落在了他的唇边。枭离信靠在他的肩上,把头枕进他的肩窝里面。
这举动带着莫名的庆幸,欧阳刚才见到人的那点儿高兴就全都没有了。满是感情汹涌的胸膛跟哗啦泼了一盘冰水似的,灭了。
欧阳抿唇,到底还是在意这个男人在意的不行。所以心里的怒火还来不及膨胀就已经熄灭了。欧阳沉默的回抱他,拥抱轻松又亲密。
车里很安静,两个人的气息平稳缓和。
慢慢地,周围热闹起来。
他们在的地方是公司普通员工的停车场,公司有车族都是有自己固定的车位的,停车场里更是专门开了一块儿地给公司高层放车。按理说,枭离信的车不该在这个地方的,但是因为之前枭离信出差除了,欧阳不开车。他来公司大都是好友董千羽载来的。昨天得知枭离信今天要回来,董千羽特地跑他们房子里开了枭离信的车。然后欧阳想省点儿功夫,就没让董千羽把车放在里面。
好兄弟,不解释。
欧阳不开车,但是他也是有车族,也有车位来着。→_→
枭离信这次是和深渊云代表公司去了法国,和他们一项目的合作对象商谈合同事宜来着。他们去了一个月,今天快下班的时候才回来。枭离信一回来,工作交接一完,他们就坐在了车里。
算算时间,现在也是下班的时候了。
欧阳看到了几个熟识的人,还有和自己同一个部门的同事。巧的很,有几个枭离信手下正在讨论枭离信今天回来的事情。大概是boss弄成了一笔大生意,他们还来不及给boss庆祝呢,boss就走了巴拉巴拉的。
欧阳还挺当一回事儿的想了想,这里面大概他要付八成责任。
等看到自己部门那两人一个开着□□车一个骑着重机型摩托屁股齐齐走的时候,欧阳忍不住笑了。
脑袋后面靠着的窗却升了起来,欧阳知道是枭离信把窗升起来了。下意识的就回头看他,冷不丁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面无表情异常冷峻。欧阳猝不及防就撞进了这人乌黑的眼睛里。脑海接连闪过他男人还是这么好看,着眼睛这么就这么吸引人呢两念头,面前的人一凑近,他们就吻上了。
欧阳还在想,嗯,他男人果然还是这么好看。
枭离信似乎是不满他的分心,扣住他的脑袋往自个儿面前按。
窗一升起来,车里面就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慢慢地,欧阳就觉得脑袋都不清晰了。煽情点的,就是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对方一个人了。他自己?没有了。
所幸最后他还是有点理智的。
“我们回去。”
枭离信并不勉强,离开了他的唇,静静地看着他。
两个人离得很近,呼出来的气息都纠缠在一起。枭离信就这么沉默的看他。他的沉默一点儿都没有影响空气中渐胶凝的气氛,欧阳反而觉得更热了。
也许是车里太过封闭,让人气息都不畅起来。
枭离信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目光深沉的就像盯上猎物的豹子。停车场暗淡的灯光在他深邃的五官上落下明暗,分明的很。还是那么迷人,深邃,诱、惑的过分。
欧阳看他一会儿,被诱、惑的有些心动。但是一想到之前公司闹得纷纷扬扬最近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流言,欧阳还是决定违背一下本心。“回去。”
枭离信没说话,给他系上安全带再给自己系上,就开动了车子。
欧阳手肘放车窗上撑着头,忽然一眼瞥见后视镜里照出的银色车身,顿时心里就有点空白刷屏。
卧槽,这辆车不就是之前他们车-震然后被人看见的车子吗?
车子开出公司,趁着夜色拐进了霓虹渲染的城市街道里。
这会儿欧阳也淡定了下来,不就是一车么,他有什么好紧张的。银色宾利多得是呢。
……不过还是会有一股淡淡的悲伤是怎么回事儿……尼玛,自欺欺人不是这么干的。
欧阳:……诶。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太忧伤,他还是看他的美人吧。
然后欧阳就转头看枭离信。
看着看着,欧阳感概就出来了。
真是帅啊,貌美阳刚气质凌然,搁哪儿都是女人杀手,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
枭离信一个右转弯,目光直视前方,对欧阳的目光放佛没有察觉。
这边欧阳已经把人从头发看到鞋子,中间还评价了一番穿着,最后又盯着他脸看。一丝一寸,看的认真仔细。目光就跟胶凝了一样,黏上面不动了。
枭离信转了一个弯,在红绿灯前停下。
扭头对上他的视线,压过身体,捏着他的下巴就吻。欧阳看着这人明明面无表情,可是眼里分明带着笑意。也不知道是在看到他之后才笑的还是在看他之前就已经笑了。
欧阳就看着那双漆黑的、带笑的眼睛从远到近,就像本来不可触及的星辰落了下来,落进了了他的心里。
唇上贴了唇。
欧阳才恍然般的眨了眨眼睛,倒是顺从的很。
沉默的男人带着强势的、温柔的气息侵袭过来。
他们距离近,眼睛快跟碰上似得却一眨不眨。凑得近了跟照镜子一样,对方眼里就一个人。
枭离信把人压着靠座位上。欧阳瞥一眼车前,红灯就剩五秒了,于是推了推他。
枭离信伸出舌头在欧阳的口腔里温柔而快速的扫了一轮,然后离开发动车子。时间掐的刚刚好。可是话都不说一句。
欧阳哼了一声,还在窗边撑着头看他。
即使他哼了一声,气氛还是暧、昧且胶、腻,像要把人都融化。
路还很远,而欧阳看着就是只盯着他看就够了,枭离信开口找了些话题来说。
“之前在湾子码那边投标的土地买下来了,嘉说打算把那里规建成度假村,你怎么看?”
正事把欧阳的注意力拉回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嗯。”
他静了一会,看起来倒是不想理会枭离信的样子。
枭离信也没在意,欧阳一想事情都会这样,有点发呆的样子,在不了解他的人眼中看来,有点不合时宜的没教养了。
欧阳想了一下才开口:“度假村的发展很可观,湾子码那边的人文风情都很适宜,”欧阳想了一下,想找一点高大上的语言来增强说服力,试了一下还是放弃。他不是这块上的料:“回头把那里的详细资料给我一份,我弄个章程出来。”
枭离信应了一声。
于是没有话讲了。
欧阳忽然歪了歪头:“所以说找这个话题有什么用吗?”
枭离信瞥他一眼。
欧阳耸耸肩,还是专注的看着男人,目光缠绵且喜悦。
刚才突然的亲吻让之前蛰伏下去的温度有回升了一点。
欧阳上下碰了碰唇,见男人还是认真的看着车俨然一副刚才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很正直的样子,就有一点忍俊不禁。
偶尔看着男人被自己逼的急不可耐偏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就觉得很高兴。有趣之余还带着淡淡的情绪涌动,有些酸涩又有一些复杂。
车子已经上了高速,路上渐渐看不到其他车的影子,等开了一段路后,车子拐向一个岔路口,路上就只剩下他们这一辆车子了。
枭离信忽然开口:“我想你。”
欧阳:“嗯。”
枭离信:“我想要你。”
欧阳扭头看他,朝他呲了呲牙,没说话。
枭离信不以为意。
欧阳却像是被撩起毛的猫,没有了刚才的平静,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欧阳揉揉眉心:“深渊云这个祸害。”
枭离信:“嗯。”
车子还在行驶中,车里面的人不说话,车里面安静的竟然没有一点儿声音。
这会儿欧阳倒是发现车性能太好,也不是愉快的事情。
终于还是欧阳先败下阵来:“要不是……活该。”
车里面开了小灯,一束晕黄云黄的灯光打下来,照在他偏低的头上,照得他乌黑的发上也染上了一圈橘黄色的光晕。
枭离信眯了眯眼,下场浓黑的眼睛一阵细碎的光芒闪过。
欧阳撇头靠在,额头就靠在窗上,玻璃做的车窗上倒映出他的摸样,却夜色弥漫灯光暗淡,神情叫人看的不甚清楚。
他身体偏向车门,肩膀斜着靠在车门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稍微隔了一点远。要不是座位间横过去的一只手,两个人看起来倒真的就像没有交流一样。
还没有铺上水泥的道路很是平稳,只是没有路灯的前后,黑的就像是没有尽头,就像是不知名怪兽张开了巨嘴一样在等着无知的人前去,好让他饱腹一餐。独留在路上行驶的车子,面前的车灯在不远的路面上打出一圈移动的光晕,那竟像是整个天地之间唯一剩下的一盏光亮。
然后好好开着的车子偏向了路边,漫漫地停下,灯熄灭,整个画面变得漆黑一片,再也分不出哪是天哪是地。
枭离信还真就这么坐在驾驶座上,手还握着方向盘,却岿然不动。
车里的灯也早就熄灭了,欧阳还是侧身坐在座位上,浑身带着疏离。柔和的橘黄色灯光下,他耳朵尖儿倒是红的要滴血,鲜明的撕开了他的伪装。
枭离信呼口气,捉住了他的手。
欧阳手指动了动,没抽开。
枭离信细心地给他摩挲着他的手,一根根手指慢慢地抚摸着,连手指甲缝隙也没有放过。他动作缓慢,倒是温柔。
欧阳脑海里面就忽然想到这么一句话,那啥儿温柔的就跟恋人一样。
嗯,也的确是恋人。
只不过是恋人的手。
嗯,对于某些男人来说,五指/十指生活必不可少。
欧阳脑袋里面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他们刚开始那一会儿,那个时候他还是个正直向上的好青年,两人窝被窝里就是情到深处了也就只是相互那啥了一把而已。
后来想开了,也明白自己这一辈子就这么栽了,当下也不再矫情,该歪腻的时候,就往人的身上扑。
扑着扑着,就习惯了……
枭离信给他擦了手,就把他的手捏在手心里面。一抬眼,就见这人撑着侧脸,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还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生动有趣。枭离信就知道了这个人不知道在想到哪里去了。
枭离信就这么看他一会儿,他知道自己这会儿的表情很柔和,因为每次和这个人在一起,他的心就会变得很柔和,他的心底就忍不住温暖起来。
相比他而言,欧阳生存的环境太过单纯,他所相信的,都带着美好和希望。他乐观,阳光,连带着对人对事都带上了一股积极的味道。
而从小就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成长的枭离信更愿意相信强者至上权利至上。他冷漠、残忍、霸道甚至偏执,但是对于欧阳相信的,他不会去反驳更不会去否定。他会让他看到的是他相信的,而那些残忍血腥的,有他就够了。
因而这样的欧阳身上总是带着积极地感染力,即使连沉默的表情都是如此的……引人注意——好像有什么东西混进来了……
等到欧阳醒过神来,他大半个身体已经被扯过去了,屁股下边落空了。
车子就这么大,他们两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要坐一起那可真就是挤压了。
欧阳:“你是我祖宗,有什么事情回家再干行吗?”
欧阳低声骂道,要推开他坐回去。
枭离信的手跟钳子一样,抓着他不放,反而还要把他拉过来。
欧阳抬起眼就要放个犀利的眼神过去,却冷不丁被人掐了一把,他腿一软,这会儿功夫就被枭离信拉过去了。
两个人坐一起。
欧阳敏、感,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卧槽。”
也不知道是说枭离信还是他自己。
欧阳手指□□他短短的头发里,略纠结。
枭离信终于开口:“做吗?”停顿一会,语气微微上翘:“不做?”
说话间动作略下、流。
欧阳自弃:“做!”

作者有话要说:
哦我的老天你就过了吧过了吧过了吧





                        第2章 第二章 所谓损友
董千羽刚把手里的文件放下,顾扬就推开门进来了。
“离信!听说你回来了,今晚咱哥们几个去喝一杯,不醉不归!”
顾扬笑得能开花的脸对上董千羽面无表情的脸。
……
顾扬笑得快要僵掉,揉了揉脸,他走到桌子旁边:“离信呢?”

【长腿叔叔】------------:沈时戚一笑,轻叹:“我要是来床上,怕你昨晚就睡不了那么好了。”,这句话歧义有点大,但沈时戚并不准备解释,转而淡淡笑道,“而且,没得到你的许可,我怎么能趁着你睡着的时候随便过来,好像不好吧?” 谷雨深呼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