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垒————冯君

邵尹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好先生,难得好心救了莫琛反被他痛揍,這教他如何忍氣吞聲?這隻爆烈的野貓,若非看他是塊上好的璞玉,他根本懶得理他……未料,只聽這野貓一首性感的迷幻搖滾,就激起對他的滔天怒火,甚至還浮起种「禁忌」的遐想……去去去!他肯定是吃错药了……


  天才搖滾歌手莫琛的人生三大樂事──飆歌、打架、泡马子。哼!以髒話當口头禅又怎样?看他不爽就別來招惹他,這死欧吉桑偏來挑战他的底限,要他改這改那的,以為在演「窈窕淑女」啊?真是……就知道這死变态不安好心,竟然卑鄙的「用強」来当「管教」手段,有本事就別讓他逮到机会反咬一口……


盛夏之夜,燠闷的暑气不因太阳的隐没而稍减,反而因为一一亮起的灯光而显得与白昼同样酷热。

  温室效应让置身在这样季节中的人群离不开冷气,只靠风扇转动散热是完全不够的,所有的店家都将冷气打开,好让游荡的人潮为了避暑气而入内。

  然而在这间PUB里,纵使冷气口不断释放凉意,但太过拥挤的人潮还是令人几乎窒息。

  不过,却没有人因为这儿闷热而想离去,所有人神智早让震耳欲聋的音乐夺去,肢体随着狂野的节奏放肆摇摆,放任汗水浸湿自己细心挑选的衣服、弄花精心涂抹的妆。


  酒保拼命将冰凉的啤酒放上吧台,好让流失太多汗水的客人能随时补充。

  ”劭先生,要不要来一罐?”站在吧台前方、穿著与一头乱发完全不相称的深色西装的男人,搓搓因为紧张而冒汗的手心,对身的旁男人连连鞠躬哈腰。

  问话的人是这间PUB的经营者,每天晚上九点开始,都有地下乐团来此寻觅表演空间,同时也为他的酒吧带来人潮。

  五年的时间里,有的乐团在此从没没无名到小有名气,也有的乐团因为得不到掌声而走向沉寂;他在这里看尽梦想的燃烧与熄灭,然而却没有一日像今日这般,因为他将看见巨星在此诞生──前提是身旁这位先生必须满意。


  当红的团体与歌手,皆是这位在同业中有超级经纪人之称的男人一手带出来,只要他点头,便代表那人会大红大紫,他神准的眼光从未失误。

  多少人抢着在他面前表现,然而他却不屑一顾,甚至在昨晚忽然打了通电话说今日要来,简直是上天的眷顾啊!

  劭尹杰微点了下头,接过老板递来的Heineken,用食指扣住铁环,将它轻轻往上一扳后,就着瓶子喝了一口。

  他穿著一套铁灰色Armani西装,削剪得俐落整齐的黑发一丝不苟的贴齐耳后颈背上,将他严谨性格的脸庞整个露出,额前尚有几绺黑发垂下,在他刚毅端正的脸添上些许狂放。


  乍看之下,很多人都会因为[幸福花园]他紧抿着唇角而退避三舍,但又鲜少人不会因为那端正的五官而悄悄多看几眼。

  劭尹杰是一位充满成熟魅力的男人,纵使他身上的冷肃气质会让靠近的人胆战,但也有为数不少的人仍不怕死地想接近。

  台上的乐团已演唱到第二首曲子,那位主唱不高,脸全让一头黄褐色的及腰乱发给遮住,教人看不清脸孔,但他的声音却异常低沉粗犷,极端吸引人。

  此时,歌曲陡地一变,几个滑音之后,电子吉他忽然用点弦飙出一串高音,与前头音阶差了足足八度,整首曲子在转瞬间迈向最高潮部分。

  劭尹杰旋即皱起眉头。

  音阶落差这么大,那人的音域有办法到达吗?

  然而只见那主唱仰头发出一记嘶吼,声音顿时自那具身子的最深处爆发而出,歌声狂飙而上,穿透在场每个人的灵魂。

  劭尹杰拿酒的手一顿,锐利的黑眸直盯着台上那主唱的身影,呼吸几乎要停止般的专注。

  令人屏息的声音!

  劭尹杰目光紧锁住台上放声吶喊的主唱,耳里充斥着他充满野性的嘶吼。这会是……很棒的一块璞玉啊!

  他唇畔扬起一抹满意的微笑,看来今晚走这一遭没有白费了。

  趁着乐曲结束的空档,他回头看向酒吧老板,指指台上的主唱:”『Magic』的主唱是吧?的确很不错。”

  听劭尹杰这么说,酒吧老板连忙尴尬摇头,”不,其实这……不是Magic。”

  ”不是?”他不认为地下乐团里会有比这个更棒的声音。

  ”这个团叫“Destruction”──毁灭,只是为Magic暖场而已。”

  ”是吗?”那个叫Magic的乐团难道真的有比这个乐团还要好?似乎值得拭目以待了。

  随着手上的啤酒渐空,Destruction的歌曲也演唱到一段落,然而这么精采的演出却没有赢得如雷的掌声与高声的叫好,大家只是各自回到座位上并象征性的拍拍手,台上演出者也只是随意挥挥手就下了台。


  劭尹杰为这诡异的情景再度蹙起眉,他低头看看自己拍到发麻的手掌,不明白如此不俗的演出何以没人大喊安可?

  难不成Magic的锋芒如此耀眼,让这个乐团在相形之下逊色许多,所以引不起他们的热情?但是,刚刚那些人明明还在舞池里狂放热情的扭动啊!

  劭尹杰素来淡漠的脸难得地露出一抹诧异与困惑,他拿起被搁到一旁的啤酒,边喝边思忖着。

  他对自己的耳力与眼光向来极端自豪,这一夜可是吃错什么药,让他看走眼了吗?

  在Magic登台演出前的空档,酒吧里放着轻柔的蓝调,刚才火般狂野的演出好似没发生一样。

  终于,劭尹杰忍不住心头浓浓的疑惑,侧头问:”我对自己的眼光从不怀疑,我想问问你,你认为刚才的主唱很差吗?”

  “这……”老板迟疑了一会儿,看劭尹杰的表情非常严肃,只得摇头一叹,”不,小莫唱得很好,他的声音与演唱功力毋庸置疑是现今地下乐团中最棒的。”

  “但是你这里客人的反应让我感到困惑。”知道自己并不是看走眼后,劭尹杰好看的眉头一舒,他两手环胸靠在吧台旁,那股优雅与冷静的气质,立刻引来内场许多女人的注目。


  “劭先生,我也不瞒你了。”老板搔搔乱发,表情很无奈。“莫琛……也就是刚才的主唱,他在各酒吧可以说是极有名气,但也可以说是恶名昭彰。他的实力很好,可惜个性太差;有些玩摇滚的人私生活糜烂,这其实是见怪不怪,可是小莫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当他的情绪亢奋到一定程度时,简直跟个疯子没两样;不只会到台下打架闹事,就连出了门也不例外,好几次都闹上警局。”


  “喔?”看来还真是个怪胎。

  “所以一段时间后,业界的人知道这个情形,也都不太愿意请他来演唱;可是如你所见,他的歌声非常棒,还是有很多人冲着他的演出而来。不能否认的,他还是能替酒吧带来比平时更好的收益,结果久而久之,不管是老板还是客人,全都养成一种默契,就是不要让他唱超过五首歌、不喊安可、不让他的情绪太高亢,彼此相安无事,又能听见他的歌声。”这也就是为什么客人听完歌后,都没什么太热烈的反应,为的就是以策安全。


  “是吗?”虽然老板已经说得很白,劭尹杰也知道莫琛不适合签约的问题在哪里,但他反而被引起更高度的兴趣。

  他倒是很想看看那名主唱发狂起来究竟是怎么样,他才好对症下药;这么好的声音若被埋没,真是太可惜了。

  “离Magic表演还有几分钟,叫他出来继续唱吧!”劭尹杰唇畔噙着淡笑,做出这项令老板差点心跳停止的要求。

  “不好吧,劭先生!”老板闻言脸色一白,头立刻摇得像博浪鼓一般,”我的店还想营业下去,小莫他发狂起来没五名壮汉是制不住的。拜托你打消这个念头,他真的不是签约的好对象!”这名发掘出许多优秀歌手的经纪人,怎么这么大胆不怕死啊!


  劭尹杰根本不理会老板强烈的反对,他才要上前喊住正在收拾东西的莫琛,就听见台下忽然爆出一串迟来的叫好声。

  “再唱一首,安可!太棒了!”

  原来是靠近右前方的一桌客人所发出来的。

  老板没见过他们,当下知道是外地来的,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他忙着示意内场人员去制止,可是劭尹杰却抓住他的手。

  “让他唱。”

  “劭先生……”老板已经近似哀求了,”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啊……”

  “店内若有损坏,我赔。”他真的还想再听莫琛唱歌,他的歌声有种魔力,使人欲罢不能,不管后果如何。

  果然,酒吧内的客人一听见有人高喊安可,在迟了一拍之后,也全都像是忘了莫琛的坏习惯似的,一同发出鼓噪。

  “莫琛!莫琛!莫琛……”如同浪潮般的呼唤声音,一波比一波强烈。

  原先在收拾东西的莫琛手一顿,抬眸睨了底下众人一眼,然后露出一抹极细微的笑意,他重新走回演唱台上,高傲的抬起下颚。

  “还想听吗?”他抓住麦克风架大吼一声。

  “YES!”

  “很好。”将因汗湿而黏在脸上的长发往后拨,莫琛手一挥,爆出一记充满野性的嘶吼:“Welcome to the jungle──”

  酒吧内所有的人全都跟着爆出狂吼,原先安静的气氛在一瞬间被炒热,许多人冲到舞池前放肆狂摆,压根儿忘了莫琛在极端亢奋下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

  原本其它乐手都还在犹豫观望,但在听见快将屋顶震掀的欢呼声后,吉他手也毫不迟疑地开始弹起前奏,将气氛带向更高潮。

  Welcome to the jungle──Guns N′ Roses 的成名曲,令人血脉偾张的经典摇滚乐。莫琛沙哑的嗓音与Guns N′
Roses主唱艾克索有些相似,却不似他的高亢尖亮,较之稍稍低沉了些,却又异常契合这样的曲调。

  纵使离得极远,劭尹杰还是看清楚莫琛因拨发而露出的脸孔,细致、清秀,但那对近似猫科动物的眼却又异常妖艳狂野。

  扣掉老板说的火爆脾气,莫琛所拥有的各种条件都极佳,真的是一名值得签约力捧的摇滚乐手。

  极难诠释的一首曲子让莫琛的好嗓音发挥到淋漓尽致,劭尹杰因发现了一副好嗓子,唇畔的笑意益发明显;但酒吧老板的脸色却与之呈反比,益显苍白。

  总算,沉醉在乐声中的劭尹杰发现了不对劲,狭长的黑眸瞇起,他在莫琛眼中捕捉到一抹异常的光芒。

  疯狂、亢奋,那对猫眼熠熠生辉得令人移不开眼;还有逐渐飙高、表现得更棒的声音,那张清秀的脸上尽是忘我与陶醉的神情,全身因为投入而散发出慑人的魅力。


  每位歌手在演唱的中途,时常会因为太过投入而有激情大胆的演出,然而莫琛在达到临界点时,会做的事是──

  只见台上那抹纤细的身影噙着狂野的笑,毫无预兆地将手上的麦克风架往台下扔去,舞池中正随着乐声扭摆的人全部吓得尖叫逃窜,吉他间奏中,一串夹杂着中英文的脏话不断自那张唱出如同天籁之声的嘴中冒出,莫琛慢慢走下台,对所有人比中指,巴掌大的脸极端狰狞骇人。


  “啊啊啊──”

  坐在前桌的客人清一色全是女性,她们见状连忙推开椅子往后跑;莫琛看了,伸手扯过其中一名女客人,低头吻了一阵,再用力将因惊吓过度而完全不晓得反抗的女客人推开,至于起头叫好的那桌客人则全都吓得目瞪口呆,完全无法对莫琛失控的行为做出反应。


  眼见莫琛就要走到另一桌全是男性客人的面前挑衅,老板总算回过神,带着几名服务员冲上前拼命拉住如同狂人的莫琛。

  “小莫,要打架到外头去,看在我的面子上,好不好?”

  莫琛不答,只是带着狂笑一拳挥上一名服务员的脸;那人当下痛得摀住鼻子,鼻血自指缝缓缓流出。

  在台上的乐手看见了,连忙冲下台帮忙老板拉住莫琛。

  “小莫,到外头去,别打伤客人!”

  “冷静一点!”

  在一连串的混乱和尖叫声中,发疯般的莫琛总算被连拖带拉的拉离酒吧大门,每个人都至少被打了一拳。

  当老板垮着脸回到劭尹杰身边,他的脸上已带了两个醒目的黑轮。

  劭尹杰挑起眉,不发一言地看着。

  “看吧,劭先生,小莫发起疯来就是这样。”老板摀着眼睛倒抽一口凉气,叹道:”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上,看到男的就揍……”

  看见有好几名客人在骚动后要结帐离去,他忙走向前拼命道歉,”真不好意思,没来得及阻止莫琛发飙,真是不好意思……”

  几名客人纷纷摇摇头。

  “老板,莫琛的脾气谁不知道,我们也是因为想多听他唱几首才跟着起哄叫好,害你的店变成这样,反而是我们过意不去。放心,明天我们照样会来捧场。”

  在一旁的劭尹杰听见这番话,对莫琛的兴味更浓了。大家一方面害怕莫琛发飙,一方面又极想听他唱歌……

  真是奇妙啊!但也足以证明莫琛的魅力。

  他放下手中的啤酒罐,”老板,你算算损失多少,明天打电话给我,我会立刻要人送钱过来,今天就听到这里了。”

  老板一听,急忙跑到他面前,”劭先……等等!那Magic的表演……”

  “改天吧!”丢下这句话,劭尹杰绕过老板就大步往外走。

  他要去找那头杀伤力十足、却又令人甘心死在他爪下的野猫了!

  凌晨十二点半,大马路上人车稀少,安静的夜晚却传来怒骂与狂吼。

  精神极佳、情绪亢奋的莫琛在踹开拉住自己的团员后,开始见到东西就踹,一旁的路灯因他力道十足的一脚而左右摇晃,上头的灯罩差点没掉下来。

  “Shit!”莫琛咒骂一声,随即又大笑起来,”哈哈,爽快!”很久没唱得这么爽快了!

  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没人可以干架、没妞可以上。

  “阿文,把你的破吉他拿来借我摔一下!”

  “小莫!”阿文见莫琛真的要动手抢他的宝贝,吓得连忙背起吉他拼命逃。”这花了我三个月的薪水耶!”

  “靠!”

  见阿文逃得跟飞的一样,莫琛重啐一口,才想要找其它团员发泄,就看见一名男子自身侧走过,边走还边拿眼瞄他,冲着他露出一抹恶心猥琐的笑容。

  他当下放弃拿不会动的东西当宣泄道具,立刻恶着脸往那名男子走去。

  “你看什么看?”他揪住对方衣领,狠狠的质问。

  那名男子也喝醉了,所以并没有看出莫琛脸上的杀气,他只是用露骨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莫琛漂亮的脸蛋与纤细的身材,”弟弟,要不要跟哥哥去玩啊?”说着,他就要伸手摸莫琛的脸。


  “Fuck!”莫琛用力挥开男子轻薄的手,反手一握、脚一踢,男子立即被撂倒在地上,痛得哀叫不已。

  ”Do you wanna eat shit?啊?”莫琛压在男子身上,拳头如雨点般落下。”Pervert!Go to the hell!”

  莫琛人虽不高,但拳头却极有力,几拳下来,男子已经快受不了了,他不断地呼痛惨叫挣扎,却抵挡不了莫琛的痛揍,呼救声在空旷的马路上更显凄厉。

  其它团员见状,都要上来制止,可是莫琛已经打上瘾了,怎么会住手?更何况团员中只有鼓手的力气比得上他,而那名鼓手今天请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