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旌旗(出书版)上 --- 颜崎

文案:
纪海生没有过去、从前的记忆一片空白;
唯一留在梦里的印象,是一场激烈的海战,
及一名邪魅俊美的白衣男子......
直到他依附的纪家庄受到海贼骚扰;
意外挥出的拳头,
打死了海贼、打乱了纪家庄的生活、
更打来了一名面容枯槁、宛如将死一般的白衣人!
那个人,喊他:莫汉卿......
莫汉卿是何许人物?
梦里的白衣男子,
与眼前的白衣男子是同一个人吗?
他的绝世容颜,又为何变得如此凄凉可怖?
然而,比起这些疑问,
脑海深处另一个想不起来的人,又是谁?
序章
崇祯元年,新帝刚即位,全国庆典不断,呈现了数十年未见的虚幻升平景象,尤其是海口附近的一条市街中,两行尽是烟月牌,各家门口莺燕齐鸣,倚门摆手的拉拢客人,好不热闹。
堆烟楼更是履舄交错,钏动钗飞,因为这里出闽南四大花魁,银杏、青莲、红梅、香桂,闽海落地的客商、城里的富家公子、官爷们,无不自动登门撒钱。
绿堤阁是堆烟楼里,专供这四位花魁招待宾客之地,不过如今已全让半个时辰前,招摇入门,全身散发着刚胆气息的四位年轻男子给包了下来。
他们都穿着一身绣工精美,熨贴合身的锦衣,肤色古铜,身负刀剑,飘逸风流中难掩强悍奔放的气息。
老鸨是门里出身,瞥眼就知道来者不善,说好听点,他们是海商,说难听点,就是所谓的海贼了。 
自嘉靖而下,海防更显无力,加上长年施行海禁政策,除了限制闽南沿海数百万渔民讨海生活,根本禁不了海寇横行,崇祯帝即位后,不平静的状况达到高峰,而在海口附近讨生活的百姓,没有人不知道海贼狠辣作风,因此,一见这四人,老鸨活像遇着了再生父母,恭恭敬敬的将其送进绿堤阁。 
"师哥,师哥,起来了!"说话的是个五官清秀,丰神俊美的儒雅公子,若非腰间系了柄长剑,实在看不出来他是名动闽南海域的双雄之一,钟凌秀,而他口中所称的,是与他齐名的莫汉卿。
原本,进门时还一副气宇非凡,英姿飒爽的模样,此时却已满身酒气,倒卧床上不省人事。 
"你不用叫了啦,他醉死了!"骆天生摆摆手,边嗑瓜子边笑着。 
"醉?四位花姑娘还没进门,他醉什么啊,我去叫他!"
钟凌秀才站起身就被身旁的李晨临自肩头压坐下来:"你别理他了啦,他哪次进了烟花馆不是早早喝个底朝天滚去睡觉!" 
钟凌秀道:"别家花院他这样浪费就算了,在这可不行,那四位花仙子好不容易让咱们包了下来,怎么都要他起来办事!"
李晨临愣了愣,随即又与骆天生对望一会儿,才叹道:"你要他跟花仙子办事......不等于要他的命嘛!" 
钟凌秀转望骆天生,瞧他也是一副点头称是的样子,忍不住道:"人家花姑娘是闽南──"
"我知,我知,闽南四大花魁嘛!"李晨临苦笑着打断:"如果你带他去象姑馆,找个白脸相公,或许他还有点兴趣!"
钟凌秀心一跳,涨红脸道:"你、你在说什么啊,我师哥怎么会想去那种地方......"
骆天生和李晨临这会儿便同时瞧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钟凌秀被他们这暧昧不明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自在,禁不住皱眉道:"干什么这样看我,反正我就是不信我师哥真想干那肮脏事!" 
"说笑罢了,何必这样生气!"骆天生以手肘不着痕迹的顶了李晨临一下,笑道:"难得咱们四人聚在一块儿,又能包下这闽南四大花魁,不好好给他享受一番,可是枉费人生啊!" 
"是是是,"李晨临忙也转了神色,朝门口大声疾呼:"喂!来人啊,怎么花仙子还没进来啊!" 
"公子爷久等了,红梅、银杏姑娘先来侍候了!"门外龟奴忙喊了声。语罢,门一开,两位妙龄少女,一个穿着粉红,鲜妍妩媚,一个穿着银白,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连带着全身饰品也齐色,袅袅娉娉的走了进来。钟凌秀这会儿才回了颜色,与李晨临及骆天生一并堆足笑意玩闹起来,不再理会侧卧床上,双眼发直的莫汉卿。 
从很久很久以前,对他的感觉早就不一样了。 
看着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心里从不纯粹,因此,既看不惯任何人腻在他身上,更受不了任何人触碰他肌肤,可偏偏,这样一个清俊尔雅的人却总爱在这花街柳巷里流连。 
是因为长时在海上生活又无家室的关系吗?所以,一有机会踏上陆地,总要这么恋酒贪花,找个青楼妓院住个十天八天,发泄那压抑许久的激烈情欲? 
每思及此,情绪终会忍不住激荡起来,偶尔,还会被一股恨意填满!是,恨意,满满的恨意,几乎要烧灼胸膛的恨意! 
不能想,他真的不想再去想了,他实在不愿让自己变成这样一个人!因此,已数不清有多少次,总要这般做作的醉倒床上,听他们三人与各色莺莺燕燕喝酒嬉戏,调情娱乐。
今天应该要感谢这四位花魁卖酒不卖身吧,以致不需要像过去一样,从某个女人怀里将他挖起来!
破天亮,醉舞狂歌后,杯盘狼藉,骆天生一脸酒意的指指摊在桌上的钟凌秀:"喂,怎么办,这家伙醉死了!" 
"要住下来还是带他回客栈?"李晨临满嘴酒气的朝骆天生问着,但骆天生却知道他并不是在等自己回应。 
不一时,莫汉卿从床上缓缓坐了起来,调好气息后,走上前来,半声不吭的拉起钟凌秀负在身后,走出了门。 
他知道,钟凌秀会更想从温香软玉怀里清醒,可是,就算没有勇气坦然内心的渴望,却不代表他有气度去忍受这样的安排。 
莫汉卿双手后负,衷心感受着背后的热度,耳际,钟凌秀徐徐呼吸轻送,令他觉得心痒难搔也心乱如麻。 
他已想不起来何时开始对他生出这般强烈的占有欲,却清楚,每次见面再分离的苦痛,次次加剧,彷若千刀万剐,让他生不如死。
尤其在每个更阑人静的夜里,思念他的情绪,排山倒海,几乎令他灭顶,想拥抱他的欲望,也在此时,炼烧肢体,教他疯狂。
太辛苦了,真的太辛苦了。或许,下次就不要再见面,这样,可能会好过一些吧! 薄晓的烟花街,人烟渐渐稀少,三个人缓步走着,享受近海特有的微咸凉风,大半路程,谁也没有开口。
直到街角,李晨临才瞥眼莫汉卿,摇头晃脑的苦涩轻笑,沉吟念着:"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多事!"莫汉卿心一跳,斜睨他一眼。 
骆天生出身渔民,不似李晨临满腹诗书,却也明白他那两句话的意思,不禁淡淡叹了口气:"汉卿,是兄弟才多嘴,有些事......就放心里吧,省得连兄弟也没得做!"
莫汉卿感到心头紧紧一纠,好半天才喃喃道:"我知道......以后,能不见,就不见。"
李晨临和骆天生见他面露苦涩,互望一眼,耸耸肩,亦不再多说。
和莫汉卿称兄道弟这些年,总见他的情绪随着钟凌秀的行径起起伏伏,再木然的人也感觉到他情感的特异,偏偏就他这宝贝师弟看不出来?
几个人正要步进一家老客栈,远远却奔来一个苍老身影,阻断了原订行程。来者是个年约五十开外的老汉,一身粗布衣裤,动作矫健,饱经风霜的脸上透着一股刚硬之气。 
话说,闽南海寇中,势力最巨者为郑一官,另一股后起势力则由莫汉卿及骆天生的义父刘香、钟凌秀之父钟斌,李晨临之父李魁奇联合构成,而此人叫陆奉山,乃钟斌结拜兄弟之一。 
三人见他面泛忧急,不禁齐开口:"陆大叔,发生什么事了?"
"钟凌他......"陆奉山见钟凌秀让莫汉卿背负着,忍不住问。
"他醉死了!"骆天生率先回答。 
陆奉山皱了下眉:"都什么时候了,还去喝酒!"
莫汉卿问:"陆大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郑一官决定接受朝廷的招抚靖寇!"
李晨临登时皱起眉头,不以为然道:"他去年接受朝廷招抚,当个什么‘海防游击',结果白白和东蕃红毛兵打了仗,花钱花力不说,最后朝廷还是把他当作海寇,欲除之而后快,怎么,吃的亏还不够大,又来一次,不怕上当!" 
陆奉山一脸忧心道:"朝廷这次更狡猾,不止承认了当时郑军攻打红毛有大功,又授权他扫荡闽南海峡间的海盗,对他是利多于弊,因为这一来,不止可藉此扫除咱们,又有正式官衔能漂白身分,何乐不为!"
"他想拿咱们开刀?"莫汉卿惊道。
"目前可能还不敢动你义父,不过有收到消息,他在厦门齐集了几十艘戎克船,有意要先出兵剿灭我老弟,钟斌!" 
三人脑一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一时,莫汉卿感到身后的钟凌秀动了动,随即听到他酒酣干哑的声音:"放、放我下来......" 
"陆、陆大叔,我爹现在人在哪儿?"钟凌秀不知是不胜酒力还是因这消息太过震撼,一张脸苍白得发青,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得扶着莫汉卿肩头才能站定。
陆奉山道:"你爹和几个弟兄都上船了,你也快回去,我还要去把其他人找回来!"
"好,我马上回去!"钟凌秀点点头。
陆奉山扫了其他三人一眼,便向着莫汉卿迟疑道:"汉卿,陆叔有个不情之请......"
他不用说出口,莫汉卿也猜得出,便道:"我明白,我会叫义父一起出船!"
"陆叔,你放心,我也会叫我爹一起出船,"李晨临也插口:"现在郑一官故意放出消息说只出兵剿钟叔,其实是要大家人人自危,他好个个击破,所以我们一定要团结,不能让他得逞!"
陆奉山一走,李晨临就示意先行,骆天生也道:"汉卿,你送钟凌上船,我先回去跟义父说明情况!" 
不知为什么,钟凌秀总觉得他这两个好兄弟走得也太急时,才想说话,莫汉卿已点点头:"嗯,你们先回去,钟凌交给我。"
目送两人走后,莫汉卿回头望向钟凌秀,见他刻意瞥开了眼神,用着从未有过的淡漠口吻:"其实我自己走就行了,你就跟天生先回去吧。" 
"你脸色不太好怕是酒气没退,还是我先背你回去?"
"不用,不需要你费心!"钟凌秀毫不迟疑的拒绝,轻推开他,歪歪倒倒的走了起来。
钟凌秀是四人当中剑术最凌厉,但性格却最温文尔雅的,莫汉卿从没见他这般不近情理,不禁有些错愕,直想到他可能是担忧随之而来的战况才安下心神,赶到他身边,柔声:"钟凌,你放心,我一定会叫义父一起出船帮你们的!"
钟凌秀顿时停住了摇晃的步伐,目视前方道:"那......先向你道谢了。" 
"你不用谢我,你也知道,只要是你的事,我一定会......"莫汉卿还没说完,钟凌秀就抬手截住他的话,泛红了脸,急迫道:"你不用说了,我明白的,只要刘世叔愿出船,我们钟家往后必以性命相报。"
莫汉卿愣了愣,失笑道:"咱们师哥弟多年早就性命相系了,何必把话说到这份上!"
钟凌秀含糊应了声,忙提步走了起来,莫汉卿只得赶紧跟上去。
两人走到海湾附近,沿途,海风更加凛冽,钟凌秀满肚的酒气终也渐渐消散,不多时,便长长叹了一口气。
莫汉卿几乎是将全身精力专注在他身上,因此这轻叹对他来说宛如雷鸣,当下就温声:"怎么了,不舒服吗?"
钟凌秀垂眼浅笑,缓缓摇了摇头,好半天才轻声:"师哥......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在冰火门的日子?"
"当然记得!"这应该算是莫汉卿最喜爱的话题吧,因此,他露出了自昨日以来的第一抹开怀笑意:"这几十年,灾荒连年,我的亲人全熬不过,若不是师父收留,我恐怕早就饿死荒野,所以,这冰火门等于是我的故乡啊!"
"那......当初你决心与我破门到闽南来,可曾后悔?"钟凌秀若有所思的说着。
莫汉卿倏忽止步,神情坚定的望着他:"你已问了我好几次,我也说了好几次,我不会后悔的,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钟凌秀这时转开了目光,淡淡道:"哪怕......你终究得不到你要的,也不后悔?"
这话让莫汉卿心一凉,直过好半晌,才挤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我从没想要......"可话说一半,不由自主却又吞了下去。
我从没想要你给我什么回报──本来想这么说的,一直以来,莫汉卿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可是,当现在,站在这张数年来自己日思夜想的面容前,他实在无法继续说服自己! 
"昨天,在绿堤阁里,晨临提到......你......你对花院先生似乎都提不起兴致,还说你......"
他想做什么呢?和我摊牌吗?你不是早就明白了吗?莫汉卿凝视着他,心里瞬间升起一阵凄凉及那抹被强迫压抑的恨意。
他已嗅出,钟凌秀想将自己心头那原就渺茫的希望连根拔除的气息!
既然如此──莫汉卿突然横了心,直视着他:"钟凌,你明知道,我并不是单纯的不喜欢那些庸脂俗粉,不是吗?"
钟凌秀愣了愣,似乎没料到他突然会毫不避忌的冒出这句话,怔怔望着他良久,便艰难的转开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莫汉卿深深望着他,续道:"好几年了,我喜欢你好几年了,从你爹将你送到冰火门开始,我就喜欢你了......到现在都没变过。" 
钟凌秀没有承接他热切的目光,只缓缓望向无垠的水平线,许久才轻叹一声:"我想也是......看来,我也真是太糊涂了,竟然现在才了解......"
莫汉卿似乎存心豁出去,毫不畏怯道:"应该说......你是故意不想了解吧?"
钟凌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强颜一笑:"也许吧!"
时间在两人间缓缓流动,那强大的压力让钟凌秀觉得整个人几乎快要瘫了,可莫汉卿却反而神色自然的盯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凌秀终于用着干哑的声音道:"你知道吗......有时,我还会常常梦到那一天......我独自到后山的竹林禁地......" 
又是这件事!莫汉卿心一抽,感到脑海一阵昏眩。 
"为什么......你要一直记得......"
钟凌秀深吸口气,一张脸突然变得异常苍白铁青,整个人更是摇摇晃晃,吓得莫汉卿一颗心差点跳出腔来,"钟凌──"
却见钟凌秀一手捂住嘴,一手毫无意识的挥动着,急急地冲到不远的草丛,双手扶膝,猛力吐了起来。
莫汉卿直觉他是一时酒气冲上脑门,以致反胃呕吐,忙走到他身畔,轻拍着他的后背,想帮他顺气,不料,手才一触及,钟凌秀却像受到电击似,整个人跳了起来,同时反手狠狠推开了他:"别靠近我!别靠近我,不要碰我!" 
没等莫汉卿反应,钟凌秀已狼狈的擦拭着嘴角,用着莫汉卿从未见过的凶狠目光,狠狠地瞪视着他,尖锐道:"不可能的,你不要妄想了,这辈子,我永远也不可能喜欢男人的!"
第一章
近年,郑一官为了扩大海上势力,挟着那几乎算颓败的朝廷所赋予的权力,背叛多年一并出生入死的结拜弟兄,大大方方在海上清除异己,其中,李魁奇和钟斌已遭并吞除掉,剩下最难缠的就是刘香。 
崇祯五年十二月四日,双方人马在福州外海相遇,从早上打到傍晚,死伤惨重,挂着刘香旗帜的船早已尸横遍布,能站的人几乎全身是血,全身是伤,自郑一官之弟郑芝虎带队上他们的船后,彼此就杀成一团,杀红眼后,有时根本分不清敌我,但很清楚的是,刘香船队颓势已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