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为你》————十世[上]

只是为你 出书版by 十世

出版: 鲜欢文化
出版日期: 2007年9月
第一章 
昭阳侯的后府花园中,一个少年正缓步独行。他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可是丰姿秀美,神態优雅,有种高贵之气,让人一见便知不是常人。
这少年確也不是一般人,他正是当今大云国的太子,皇上最宠爱的儿子─云珂。
云珂今年一十二岁,他今日出宫,是特意来昭阳侯府拜望许久未见的义兄,大云国的第一武將云皓,顺便,也要来看看那个当年自己亲自赐名的小侄子,昭阳侯世子─云夜。
云皓是皇上义子,御赐国姓。其妻沁寒夜,是当年武林的第一美人,才色双绝,秀外慧中,被封为一品誥命夫人。他们婚后十年方得一子,欣喜无限,在儿子满月之时入宫请皇上赐名。
那时候云珂年方六岁,听说自己做了叔叔,兴奋之极,也跑到后殿去看小侄子。当时他父皇正抱著那孩子哈哈大笑,他凑过去,从后面望了一眼,看见那婴儿睁著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四处乱转,看见他竟直直地瞪了过来。
云珂情不自禁,伸手去逗弄他。他父皇见他逗得高兴,忽然道:「不如让珂儿来给他起名字吧。」
云珂惊喜。「让儿臣来起吗?」
「他既然是你兄长的孩子,就是你的侄子。你贵为太子,是日后的皇帝。未来的皇帝为这小娃儿起个名字也无不可啊。」皇帝笑咪咪地说。
嫂嫂也在旁笑道:「是呀,就请太子殿下给他起个名吧。」
「父皇,那儿臣可要给他起个自己喜欢的名字,以后叫著才顺口。」云珂抓住婴儿挥舞的胖嘟嘟的小手,欢喜道。然后他歪著头,认真地想,「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他看著那婴儿美丽的双眼,觉得他的眸子就像黑夜中闪烁著的最明亮的星辰,心中一动,忽然想到嫂嫂的名字里正好有个「夜」字......
「就叫他云夜吧。」
「云夜?嗯,云夜。不错,好名字。」皇帝满意地点点头。

於是云夜,那孩子便有了这个名字。
后来没过多久,云国东南边境的南海国,在炎国的挑唆下与其连手,开始不断小规模地进犯云国。
南海国国土虽小,生活贫困,但人民却异常驍勇。兼之地理位置优越,易守难攻,更有炎国撑腰,所以有恃无恐地侵犯大云明月王朝的边境。云珂的父皇大怒,立刻把当朝第一武將昭阳侯云皓调去防守。
说起来,云珂那第一誥命夫人的嫂嫂,也是个把丈夫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即使亲生儿子也要放在后面。
当年云夜因为年纪幼小,身体孱弱,无法隨行。沁寒夜竟狠下心来,把刚满一岁的儿子托付给了自己的弟弟,万花谷谷主沁寒风暂为抚养,自己追隨丈夫去了南海。
他们在南境边关一守就是多年,一直与南海、炎国及流寇等周旋不断。筹备多年之后终於一举出击,於盛夏发兵,突袭南海。
几场大战后,云国大军终於在去年年底彻底消灭了南海,平定边疆,並大败炎国。至此,拖了近五年的两国交兵,终於结束。
昭阳侯夫妇於第二年年初返回首都沧浪。因为当时朝廷诸多琐事,沁寒夜又要重新整理离开多年的府第,所以直到一个月前,才有时间去万花谷接回多年不见的儿子。
云珂一听说此事,便特意选了日子,跑来看望这个由他赐名的侄子。谁知他刚才在前厅等了半天,却迟迟不见人来。
云皓急了,让人去催,结果下人吞吞吐吐地来报,说小世子不在自己的房间,怎么也找不到。
云皓气道:「这么大的王府,他还能丟了不成?赶紧去找,也不是第一次了。」
沁寒夜劝道:「夫君莫气。夜儿刚从谷里回来,性子让他舅舅惯得野了,等他適应了京里的生活就好了。」
「昨日刚刚告诉他,今日太子要来看他,让他老老实实地在房里等著,可他却不当回事,一转眼就不见了人影。这么小年
纪就如此不听话,以后大了还得了!」
云珂在旁见义兄气得不轻,暗自纳罕,这孩子难道三番两次惹事了?不然来京还不到一个月,怎会把他父亲气成这样?
「义兄莫急,云夜年纪还小,正是爱玩的时候,不必如此和他计较。」云珂劝道。
「太子殿下,你不知道,这孩子、这孩子......唉!」云皓忽然重重叹了口气,神色间似乎颇有忧虑。
云珂心下更奇,却不好多问。他年纪虽小,性子却十分沉稳柔和,便道:「义兄,嫂嫂,你们慢慢找他。我许久不来义兄这里了,自去后面转转,你们不用招呼我。」说完,便出了前厅,信步往后园方向踱来。
昭阳侯的府院在京城近郊,靠近后山,原本面积就很大。后来皇上又把周边的土地都赐了给他,侯府经过几次扩建,更是宽大、辽阔许多。不过,因为近些年来昭阳侯夫妇一直出征在外,府第疏於管理,有些地方便渐渐荒芜了。
虽然年前沁寒夜回来,曾命人打扫整理过,但她江湖出身,对这些事並不太上心,因而只草草修整出头面便不再管了,还有许多地方仍是杂乱不堪。
侯府后院的东南角有一处小山坡。那里原是一片茶园,面积极大,本以为荒废多年无人打理必定荒凉一片,谁知却无心插柳柳成荫,满山的茶花长势惊人。到了初春季节,山坡上开满了一片一片白色的山茶花。一眼望去,犹如无边云海,壮丽魁美。
云珂一走进后园便远远望见这片风景,不知不觉踱了过来,痴痴看著。只觉这漫天的白色,纯洁高雅,带著惊心动魄的美。比之御花园里那刻意栽种的、人工修饰出的美艷,更多了几分野性和自然的力量。
他正欣赏著眼前的景色,忽听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你是谁?」
那声音冷冷地,有些稚嫩。云珂回过头,在半人高的茶花丛中望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桀驁不驯地立在那里。
云珂立刻猜到了他是谁。这昭阳侯府里能这么大摇大摆乱跑,並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孩子,只有一个。
他微微一笑,道:「我是云珂。」
那小人有张漂亮的小脸,却冷冰冰地,眉头微蹙,神態间似乎带著些许不耐与厌烦。一头浓密的黑髮凌乱地散著,髮带早已不知去向。白色华丽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手里拎了把小剑,嫩白的脸蛋上有几块乌泽,却掩不住其绝代风华。

那孩子有双与他的性別不太相配的、漆黑如夜般美丽的丹凤眼。原本冷漠的双瞳,在映出云珂的笑容时,忽然睁得大大地。
他惊异地挑了挑眉,望著云珂,讚叹道:「你的眼睛好漂亮。」
单纯的语气,直率的態度,说出了云珂原本要说的话。
「你的眼睛也好漂亮。」
云珂笑著走近,才发现这小人之所以在枝繁叶茂的花丛中这么显眼,是因为他站在了一块光滑平坦的圆石上。
难怪几乎可以和他对视。六岁与十二岁,身高是差得颇多呢。
「你的眼睛好像猫儿一样。舅舅说猫儿的眼睛是从水神的神宫里偷来的琉璃眼。你就有一双水神一样的琉璃眼。」他看著云珂认真地说。
小大人似的口气让云珂忍俊不禁,不过却比不上他对自己容貌的讚美更让人震动。
还在襁褓中即被封为太子的云珂,从小到大自是听过无数的讚美,但无非都是些天纵英才、聪颖智慧、秉性善良之类的词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称讚他的容貌。
他虽不是女子,不在意美丑,但这样出自一单纯孩童之口的讚美,仍是让他倍感新奇。
「你是云夜是不是?」云珂一边说,一边上前拉住他的小手,为他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你怎么知道?」
那孩子在他伸手过来的时候,神色间动了一动,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躲开。可最后他还是定住了身形,任云珂拉住自己。
「我自然知道。」云珂抬眼衝他笑了笑。美丽的浅棕色双眸,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出动人的色彩,当真如琉璃一般炫目。
小小的云夜一瞬间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呆呆地任他拉著自己上下打量。
云珂看了看他,明明很漂亮贵气的一个孩子,此时却像山洞里钻出来的野猴子,不由得伸出手去,帮他掸乾净衣物,抚平了皱褶,重新整理好。又把他拉下大石,从怀里掏出南海国的上等丝绢秀帕,细心地帮他繫好散乱的头髮。
云珂虽贵为太子,但其下只有一个弟弟,再无其它兄弟姐妹。云国皇室一向血脉稀少,他父皇又是个痴心的人,心中挚爱只有云珂去世的母后一人。
云珂两岁的时候,母后因生二皇子云璃难產而亡,他父皇痛不欲生,给云璃起名「璃」字,即为分离之意,在他还未满两岁便远远地送到了百泽內海,由那里浩瀚神殿的大神官抚养,让他日后终身服侍水神。
因此云珂虽说还有一个皇弟,其实却並未见过几面。

此时他看著云夜小小的身子,粉嫩粉嫩的小脸蛋,心中情不自禁地升起怜惜之意,暗叹不知自己的云璃弟弟小时候是否也这般可爱。他见云夜脸上还有许多污渍,便伸出衣袖,轻轻帮他擦拭乾净,露出精致的脸庞。
云夜一直睁著黑目,就那样直直望著云珂,样子很是乖巧。
云珂心下高兴,帮他整理乾净,牵起他的小手,道:「你爹娘正在前园找你呢。可让他们好找,以为你跑到哪里去了,担心的不得了。看你这样子,一定是疯玩去了。待会儿你爹爹罚你怎么办?」
云珂一边说著,一边拉著他向正院走去。
云夜皱了皱眉头,表情顶可爱。他哼了一声,毫不在意地道:「我才不怕呢!爹爹要是罚我,我就回万花谷找舅舅去。反正住在这里也没人陪我,好闷的。」
「你走了,你娘会想你的。」
「娘才不会。我一直和舅舅住在一起,也不见她来看过我几次。我在万花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在这里高兴多了。我要回去谁也留不住,娘就算想我也没办法,反正我也不会想她。」
云珂心中微微一动。云夜的语气率直天真,並没有怨愤之意,只是单纯说出自己的感受。但这样反而让云珂有些不放心,觉得他小小年纪就与父母如此生分,不知是天性凉薄,还是环境所为。
听说沁寒夜的弟弟沁寒风是个离世孤傲之人,曾贵为云、炎、西木三国武林盟主,不仅武功高强,深不可测,更是医术卓绝,天下第一。但其性情高傲,桀驁不群。
他虽曾一度名倾天下,却在盛世之时宣佈退出江湖,並发下重誓,永不復出,在云国昆山群峰之中建了一个万花谷,自封谷主,从此不问江湖世事。
关於他的传闻很多,云珂也略有耳闻。这些江湖异士,在他眼中自然与普通的百姓朝臣不太一样,想到云夜由这样的人抚养多年......
云珂蹙了蹙眉,隱隱觉得有些不妥。只是他年纪尚轻,一时也说不清觉得哪里不妥。
云珂牵著云夜的手回到大堂,昭阳侯夫妇见他们携手进来,俱都惊奇不已。

云珂当时不知,事后才晓得,原来云夜素不喜与他人亲近,乃生性所为,並非环境造就。不论父母,即便是养育他多年的舅舅,云夜也是一般的冷淡。
可也许是前世夙缘,云夜竟与云珂一见如故,与他十分投缘,当日一直紧紧黏著他。在云珂临走前,还颇为不捨地拉著他,问道:「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昭阳侯夫妇闻言,都有些惊异地看著自己的儿子。
「这个......」云珂为难。他贵为太子,平日课业繁多,还要隨父皇听政问事,时间有限,甚少出宫。这次是专为来拜见义兄嫂,並来看望这个小侄子的,若说下次再什么时候来,可真说不好。
「我有时间,一定来看你。」
「有时间是什么时间?明天么?」
「......明天可能不行。」
「那是后天么?」
「后天......可能也不行。」
「那是后天的明天吗?」
「这个......」
「那到底是什么时候?」云夜有些不耐烦,固执地拉著他问个不停。
「夜儿,不得对太子殿下无礼!」昭阳侯在旁实在看不下去了,喝止儿子。
沁寒夜也道:「夜儿,太子殿下事务繁忙,有时间自会来看你的,快快过来,让太子殿下上车。」
云夜却仍拽著云珂的衣袖,直望著他道:「你是不是不再来了?」
云珂心里喜欢他,见他神態倔强,一脸恼怒,眉宇间却隱隱流露出寂寞和担忧的样子,好似真的怕他不再来了。云珂不由得心软,抱住他道:「夜儿,我一定会来的。」
云夜抿了抿唇,过了半晌,挥了挥手中的小剑,道:「你来!我会保护你。」
原来他见云珂的马车旁侍卫眾多,排场如此之大,也明白那些人是来保护他的,怕他会觉得外面危险,不肯来看自己。
云珂失笑,忍不住亲了亲云夜认真的小脸蛋,道:「谢谢夜儿,我过几日就来看你。」
云夜一时愣住,脸蛋微微发红,漆黑的双目中闪过莫名的光芒。

沁寒夜在旁暗暗惊奇,她自己的儿子她自然万分瞭解。
这孩子天生继承了沁家冷漠凉薄的个性,自从出生之后,只在襁褓中时乖乖让她亲过,可把他从万花谷中接回来后,竟是谁也不肯亲近,便是拉拉他的小手,都是一脸的冷漠和不耐。
云珂果然信守诺言,过几日便又来了。云夜看见他,也不说高兴或者欢喜,只是神態间隱隱露出喜悦之色,拉著他的手不离左右。
后来云珂来的次数久了,便渐渐明白,这孩子天性冷漠,不爱说话,喜欢或討厌,都是用行动来表示,而且脾气甚大,一般人......还真是惹不得。
也许是云珂自小孤独,未曾有过什么兄弟姐妹,因而一腔溺爱的心思便都施在了这个孩子身上。而且他也发现,这孩子即便对自己的父母也都是一般冷漠,但自己只要对他笑笑,他便好似说不出的欢喜,一双丹凤眼直围著自己转。
云珂一思及此,想到他將来要继承昭阳侯爵位,昭阳侯麾下的百万士兵也会视他为世子。他年纪这么小便难以驯服,若是大了,稍不留意,也许会成为云国的祸患。
他这么一想,竟突然起了把云夜带在身边教养的念头。
云珂身为云国太子,心思縝密,城府颇深,考虑的事情自然多些。但他对云夜的喜爱之情也是不假,想把他带在身边的念头也越来越深。
初时云珂还经常去昭阳府看望云夜,后来课业繁忙,实在顾不过来,有时半个月不去,云夜便落落寡欢,神色不愉;每次见他离开,一脸的倔强,也不说话,只是拽著他的衣袖不放。
於是云珂终於下定决心,將他接进了皇宫,同住昭华殿。
昭阳侯夫妇自然不会说什么,如此皇恩浩荡的事他们欢喜都来不及,只是怕儿子在宫里惹祸。

皇上也没说什么,只是对云珂叮嘱道:「那孩子你要好好教养。他若对你忠心,可为云国之幸。若是不忠,你自己要早早想好后路,莫要留下什么祸患。」
云珂笑道:「那么久远的事情,儿臣怎么会知道。父皇莫要多虑,夜儿其实单纯得很。」
皇上看看他,道:「你自己掂量好就好。」
「我以后和你住在这里么?」云夜看看素雅华贵的昭华殿,望著云珂兴奋地道。
「是。夜儿喜不喜欢?若是想念你爹娘了,我可以送你回去。」
云夜抱住他的腰,「我不想他们。我要和你住在这里。」
「好。那夜儿要听我的话哦。」云珂拉著他走进內室,让宫女送上精美的点心,一个一个递给他品嚐。
云夜对那些食物似乎不感兴趣,左右望望,走到云珂的龙榻前,拍了拍床沿,问道:「你睡这里么?」
「嗯。」
「那我也睡这里。」说著自己脱了鞋子,爬上龙榻。
云珂愣了愣。他已在昭华殿的偏殿为他安排了寢室,谁想这小东西如此不客气,竟堂而皇之地登堂入榻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