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秘书》————蓝月

少爷的秘书 出书版by 蓝月
出版社:威向出版
出版日期:6/19/2008

 

简介
我歹命啊!
巫季朗翻开每日新闻的八卦版,都忍不住胃抽筋。
原以为进入封氏企业是个薪水高、待遇好的工作,
谁知进来后才知被诈骗了!
枉费他空有八斗之才,却被安排在封律这个不务正业的二世子身旁。
累得他只能做牛做马当保姆,天天算日子等离职。
不过就在他哀叹认命的这时,封律竟然发下豪语说他「不玩女人」了!?
喔,老天,难道是您听见了我的心声吗......
喝!不玩女人,要玩男人!?
呜啊--老天你果然不长眼啊--
第一章

摊开每日的八卦小报,刊在上头的不外乎是各家企业老板或少东的私密緋闻,或是某大牌明星的秘密情人,也有可能是某已婚名人发生婚外情的丑闻等等......
而今天的头条,则由封氏企业的少东封律拔得头筹,足足佔领了两大版面。
內容除了描写封律的爢烂私生活外,还將封律正与名模特儿交往的亲巷照片刊出,另一边则以大大的字体打上「封氏小开劈腿找新欢」这样的醒目標题。
与文章极为相配的相片,一边是搂著当红名模的封律,另一边则是封律搂著三个身材姣好的比基尼美女,並暗中瞒骗模特儿女友,出海遨游。
看著这篇占满报纸篇幅的报导,坐在秘书位子上的巫季朗忍不住伸手按了按眉心,想舒缓一下自己的压力,免得神经紧张到绷断。
面前的早餐分明有著热腾腾的香气,起司和火腿与青菜夹成三层,让人看了会食指大动,而奶茶更是泛著微微的甜腻滋味,可偏偏......巫季朗却完全没胃口。
不,或许该说,他被这篇报导弄到没胃口了。
因为上头搂著美女的浪荡子封律,不巧正是他的顶头上司,也是封氏企业的开发部经理。
再度瞄了眼相片,巫季朗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胃痛起因在哪了。
到底是因为他时常忙於工作忘了吃早餐而引发?或是因为封律三天两头就把緋闻闹上报,害他神经紧张过度而变成神经性胃炎?
他巫季朗美其名为封氏企业第二代,封律的私人秘书,更被冠以特別助理的称號,还有著令人称羡的高薪,可实际上......
若要巫季朗为自己的身分下批註,他会说自己只是个保姆。
因为他根本是被封氏企业真正的总裁请来看住封律这个败家子的!
怎么说封律都在公司里担任开发部经理,就算这职务事实上是总裁分给儿子的凉差,但依然有些形式化的公事得处理,像是签签文件或是跟著开开会议,替总裁撑个场面做做样子之类的。
所以他这个私人秘书的真正工作,其实是要盯住封律这个经理,在他不想工作而开溜时,负责把人找出来或抓回来,而公司本身指派给封律处理的工作,则由他这个特助代为处理,档也是巫季朗在阅读和整顿,至於封律这个开发部经理嘛......
老实说,封律真的只剩下签名这个作用而已。
相较之下,巫季朗还更像是这家封氏企业的开发部经理!
当然这种领一份薪水却得做两人份工作的差事,著实是吃力不討好,但是......
唉!只能说自己笨到送上门给人骗!
当初巫季朗刚出社会时,原在一家小事务所工作,由於老板太刻薄,他气到辞职,因此他决定第二份工作一定要以薪水为主要考虑,至少不会让自己做白工,而在那个时候,封氏企业也刚好在征人,找的虽是秘书,薪水却是一般行情的两倍!
由於封氏企业在商界是一等一的企业,所以薪水高也不是什么怪事,因此巫季朗看见这征人启示自然上门应徵,而面试通过后,他的约也在眾人的羡慕眼光下一签三年。
可当他开始工作后,他终於明白,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
他想的太天真了!
因为这个工作契约简直跟卖身契没两样!
薪水虽然高,可工作压力也是两倍重!
所谓开发部经理的私人秘书,工作应该是帮忙处理封律没注意到的琐事,理论上做起来应该既普通又轻鬆、愜意,但是......如果封律把所有的公司大小事都当成琐事,那他这个秘书就等於什么都得帮忙做,就只差没直接掛上经理的头衔,坐在办公室里发號施令!
「真麻烦......」巫季朗喃喃自语地抱怨著,一边翻开他隨身的行事历,在开头的第二面空白页上,清晰的黑色笔跡写著他的工作目標--
距离合约到期只剩三百一十天。神秘谁
拿起笔,巫季朗將三百一十天改成了三百零九天。
只要再忍耐三百零九天就好,之后他就可以离开这个麻烦的经理,带著他二年多来赚进的高额存款离开!
这事听来可笑,却也是他目前唯一的工作动力了。
在確定过苦难的日子又少了一天后,巫季朗总算有了点精神,拿起香喷喷的三明治隨便咬了几口,將奶茶一饮而尽后,他抓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决定出门找回他那个总是笨到被人拍到的开发部经理去!

好不容易收到消息,得知封律会在早上带著美女回到码头,巫季朗立刻赶到封律的私人游艇停靠的码头边,想堵到这个怎么管教都不听话的太少爷,把他拎回办公室慢慢签那堆文件。
就在他赶到岸边时,正巧瞧见封律的游艇靠岸,而报纸上所写的三位美人,则已换下比基尼泳装,换上了连身洋装下船与封律告別,只不过在离开前,三个人还不约而同地拥住封律热吻一番,才先后离去。
封律含笑挥手与三人道別后,便转身回到了游艇里,丝毫没注意到就在离他不远处的空地上,巫季朗正为他的放浪行为摇头叹气。
看著这一幕,巫季朗除了庆倖刚才附近没有八卦记者以外,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確定那三个美女离开后,巫季朗踏入游艇想找封律,可他才刚进入舱房,眼前的景像就凌乱到教他想皱眉。
游艇的附属小吧臺上,比基尼泳衣被揉成一团垂掛在上面,黑色泳裤则掉在地上,酒杯倒在桌面,褐色的液体已自杯口流出,在桌边乾涸成一滩水渍,而不远处的沙发椅背上,则掛著另一套泳衣......
这样的场面,让人不难联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到底是......」巫季朗下意识地蹙眉。
他怎么会有这种上司!当初看封氏企业高薪、声誉好而一头栽入简直就是失策,而且还有种误上贼船的感觉!
瞧封律多么荒唐!叫他败家子还真是抬举他了!
「这是纪念品啊!」
熟悉的低音带著沙哑的声调传来,还混合著半显疲惫的笑音,封律的身影突然自吧台下冒了出来,手上还拿著自下边的小冰柜中取出的冰水。
瞧著被丟在吧台边的泳衣,他以轻鬆的语调应道:「款式还不错吧,这可是今年的最新流行。」
「你!巫季朗没想到封律是蹲在吧台下找水暍,所以他先是为突然出现的上司而嚇了一跳,然后才扳起了面孔瞪向他。
「什么纪念品!哪有人拿这种东西当纪念品啊!」想到封律居然这么荒唐,巫季朗的胃就隱隱作疼。
老天,他只不过是想图个工作,存笔钱养老,为什么会跟这个差劲的男人扯上关係?
「不好吗?」这可是最贴近女人神秘地带的东西,算起来可是男人的梦想......」封律挑了下眉,没为巫季朗的咆哮感到任何悔意,反正他这个秘书就是死板板的,早习惯了。
「你行为放荡也要有个限度吧!」巫季朗气得低吼起来。
如果封律生在古代,一定是个荒淫无道的昏君!
「噢,那叫战利品好了?」封律忍不住放声狂笑。
不就跟女人玩得火热罢了,他真搞不懂巫季朗干什么每回都大惊小怪的?
「你!」巫季朗这回真是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要不是合约缠身,他一定马上丟辞呈走人!
虽然薪水高,封氏企业也有名声,但其实这些好处他半点都没沾到,除了实质上的薪水收益外,巫季朗可以老实招认,这个工作真是全天下最差劲的了!
问题不只是他得拿一份薪水却要做两份工作,比较严重的是封律那个浪荡又败家的烂名声!
由於封律丑名远播,所以他身为封律的秘书,多少也会受到连带影响,即使他每天忙到焦头烂额,为封律处理许多工作,但却鲜少有人会认定他是个有能力又负责任的秘书,能够替成天乱乱来的经理把大小事处理妥当,所以封氏企业才没被这个败家子弄垮。
大部分的人都认定他和封律是一样的人,所以他才能在封律身边当这么久的秘书!
唉!在他的名声受到封律波及之后,要离开封氏企业再另找工作,可是难上加难啊!
「放轻鬆点,季朗,你就是太严肃了,要不要喝一杯?可以放鬆精神的。」封律懒洋洋地一摊手,对著明显巳在发火的巫季朗迸出淡淡的笑声。
「的確需要一杯......」可以的话,巫季朗还真想把自己灌醉,不只是醉到不醒人事,最好能让他醉到不认得眼前的经理、醉到忘了台约,然后把这两年来所受的委屈,以一个拳头来表达!
「噢,你也想通了吗?那就来一杯吧!要暍什么?说实在话,我还真不知道你的酒量......封律颇感意外地挑了下眉,隨后便趴在桌上,笑著对巫季朗认真询问起来。
「什么想通了!」巫季朗忍不住大吼出声。
他说自己的確需要酒精来麻醉,那是用来讽刺封律的,没想到这个经理居然天真到认为他想一起喝酒!他看起来像个会跟封律一起墮落的人吗?
对!他果然太高估封律的智商了!眼前的开发部经理根本就只是个脑袋空空的败家子罢了!
一咬牙,巫季朗扳著臭脸吼道:「我不喝酒!」面对这种脑袋里什么都没想的人,还是直话直说陕些!
「你火气真大,没吃早点吗?要不要我请你?」封律比比下边的小冰箱,「这里有三明治的材料,还是你想叫外送?附近有家餐馆的点心不错......」
「不用。」巫季朗冷著声调应道。
当然,他的拒绝不只是因为自己早在公司吃过早点,有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见识过封律的离谱行径之后,让他胃更痛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司能吃得下其它东西?
他现在只想把大少爷抓回公司去,逼他把所有档签完名!
「先回公司去,要吃早点的话,回去再买。」巫季朗往前走了几步,停在吧台前,与封律面对面,视线眨也不眨地盯著他,就怕一闪神又让他给跑了。
「我、不、要!」一听见「公司」这名词出现,封律立刻丟开先前的轻鬆模样,两手一摊、以半是玩笑的语气应道:「反正大哥跟二哥都在公司坐镇,不管我在不在,都没什么差別吧!」
说穿了,封律就是懒得回公司工作。
不过,当事人乐得享受清閒,巫季朗却不这么想。
「怎么会没差!」巫季朗瞪著封律一副自以为悠哉的嘴脸,忍不住对著这个没担当的顶头上司吼叫起来。
就算封律再没用,他还是掛著封氏企业开发部经理的职称,他不回去开会、不在文件上签名,公司很多工作就没办法运作,或许对封律这个从小吃好穿好又不用做事的太少爷来说,他工不工作都没什么关係,但有多少小员工是靠这个工作吃饭的?他没把事情做好的话,收拾善后的可是他这个秘书,受苦挨的都是下面的职员!神啊秘谁
巫季朗越想、越为封律的不知民间疾苦感到生气。
不过二年来他也认清现实了,反正要封律改变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尽可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其它的儘量不多管。
「算了,我回公司把文件带过来,让你在这边看。」这是巫季朗最底限的妥协了,而他言下之意,就是要封律別再乱跑。
「那怎么行?我跟另一个美人约了十点要开车去兜风的!」封律依然不知死活地挑战巫季朗的耐性。
「你!」巫季朗可以发誓,他一定听见自己的理智神智绷断的声音了。「你这个只知道女人和玩乐的紈裤子弟!」
气到极点的巫季朗终於再也忍耐不住地破口大。
「怎么说你都是经理,你要玩女人我不管!但总要有个限度!像你这样不知节制、不知分寸,只知享乐而悠哉度日的人,要怎么撑起公司底下那么多员工的生计?你有没有想过你只要多玩乐一天,员工们可能就要因为你而多加班一个星期,把原本你可以轻鬆完成的工作分担给大家去忙碌,害得他们有家庭却没空照顾,弄得大家成天劳心劳力......」
「停停停!」封律听著巫季朗宛如江水袭来般的连串骂声,感觉熬夜玩乐的脑袋似乎沉重起来,让他原有的好心情都跑光了,所以他连忙举起手掌挥了挥,示意巫季朗停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了!別再念了!」
封律头大地抚著前额,没想到巫季朗可以爆出这么长一串的骂声,说得好像他的享乐生活碍著了这世界的进步发展、还是全人类的祸害一样!
他也不过是个性悠閒了点而已,怎么每回都可以惹来这么多骂声啊?
在家里,老爸成天数落他是个不长进的儿子,在公司,大哥跟二哥也是见一回骂一次,现在好不容易溜出门喘口气,又被秘书巫季朗碎碎念......
更烦人的是,每回讲的內容都千篇一律没什么变化!他都快要会背了!
「总之,你们就是看不惯我玩女人享乐,所以你们希望我不再玩女人,不再跟女人鬼混对吧?」封律按了按太阳穴,觉得头涨疼得厉害,所以他挥挥手示意巫季朗別再念他了,不然接下来他即使不去找女人玩,也得上医院报到。
「你总算知道了?」巫季朗有些意外。
怎么封律今天真的转了性子了?平时不管他怎么开导劝诫都没用......
浪荡到无药可救的封律,终於也多少有醒悟了吗?
「好好好、那我听你的,不玩女人就是了,成了吧?」
封律应得乾脆,倒教巫翠朗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你是说真心的吗?」巫季朗犹疑尚存地再次確认。
这个浪荡子真的会回头吗?还是......这又是封律想藉故开溜的敷衍態度,只是想让他放轻鬆,等等又要逃走?
「当然是真的,反正我玩女人也玩腻了。」两手一摊,封律含笑望著巫季朗,表情看来是一派轻鬆,倒不见几分悔改之意。
「玩腻了?」巫季朗错愕极了,他没想到封律说不想再玩女人,竟然不是为了责任,也不是因为有意浪子回头,而是「玩腻了」!
果然!他就知道封律嘴上说的「不玩」,跟他认知的重点一定不怎么相同!
像封律这样浪荡成性的大少爷,即使对女人没了兴趣,真的不再去找女人,怕也只是玩得太凶,一时之间找不到新鲜刺激,所以才暂且对女人失了兴致,可是......
他会因此而乖乖回公司工作吗?
不!他可不这么认为!
在巫季朗看来,封律就算不玩女人,也不可能乖乖回公司工作的!他八成会去找別的新鲜事,照样日夜玩乐气死他这个秘书!
「是啊!反正最近也找不到什么特別又吸引人的物件......」封律的回答,正如巫季朗所料,因为不管是名模、明星,还是名媛千金,只要能找来玩的他几乎都玩遍了,不管是波霸美人,或是绝艳美女,还是天使脸蛋的清纯少女,他哪个没玩过、没碰过?所以说实在的......
真的有点玩腻了。
「那......那你......」巫季朗的嘴一张一闔,几乎要发不出声音来,心里则是警钟大响。
封律果然是这种打算!
说什么不玩了,其实只是找不到好玩的!所以接下来封律一定又会四处找新鲜、找刺激......
他怎么会傻到以为封律会真心为他们这群员工考虑,打算收心不玩?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
「你是想问我,不玩女人之后打算玩什么吗?」封律瞧著秘书像金鱼吐气一样,张合不定的嘴唇,忍不住迸出笑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