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天堂》————海澪

白色天堂 出书版by 海澪
楔子
  不能忘记,那个曾有过的,小小的幸福时光。
  属於他们两个的幸福时光。
  就算世人遗忘了,我依旧会记得。
  因为那是我的使命,也是他们的唯一。
  即便现在我已白髮苍苍,儿孙满堂。
  却依旧冀望著能有一场像他们一样的爱情。
  不顾一切的,只为了爱著对方而生的爱情。
  是那样热切、疯狂而又美丽。
  即便面临崩毁,却又不失希望。
  现在,我依旧会想像,他们两个手牵著手,走在开满著白色花朵的花园里。
  因为他们是我心灵的支柱,对我来说,他们一直一直,活在这里。
  活在我心里。
  活在梦里。

  第一章  刚认识他的时候
  认识伊萨时,我刚满二十岁,而伊萨十五岁。当时,我还是个医大生。
  伊萨是个爱滋病患者,是由母亲直系感染的爱滋宝宝。母亲据说是流鶯出身,在医院生下他之后就逃逸无踪,把这个因为不检点的母亲而得到爱滋的孩子丟给医院照顾。
  因此伊萨是在医院里长大的。是个很特別,也很有名的存在。
  大家花了不少心血才让他健健康康的长到十五岁。他能活到现在,简直像个奇跡,也是医院的一项成就,所以医院也一直担负著照顾他的角色。
  伊萨的主治医师是我最亲近的教授。某一天,为了做报告,我便拜託教授让我跟伊萨见个面。
  一开始只是这样而已。
  我还记得,那一天有点热,是春天即將进入夏天的微微闷热。我穿著短袖衬衫,配上自以为很有医师风味的白袍,忍著卷起袖子的欲望,紧跟在兰迪儿教授的身后。
  教授则一边擦著汗,一边提起我將会看到的那孩子。
  「等一下伊萨看到你,说话可能会有些不客气,你不要太在意呀。」他说:「因为他个性太纤细,又常常被人用各种有色眼光看待,所以不是很喜欢与人交往。」
  其实在跟教授提出想和伊萨见面之前,我早已先做过调查,这些事,我早就知道了。在我之前,已经有很多人跟他接触过,但最后总是碰得一鼻子灰,这个孩子个性难搞可是有名的呢。
  但我只是淡淡笑著。
  「我瞭解了,我会尽我所能跟他好好相处的。」我说。
  听了我的话,教授也点点头。
  「不过你的个性不错,品味也不差,我相信他会喜欢你的。」
  「谢谢您的称讚。」其实我的个性並不好,但我知道在这社会上微笑比生气更有用,所以无论碰到什么事我都会努力保持笑容,这就是我处世的方法。
  就算我並不喜欢小孩,也不想要碰钉子,但是这世界总是不从人愿,所以我只好微笑以对。
  那孩子,身世背景复杂,个性不太友善,又是个爱滋病患。
  所以一开始,我认为跟伊萨见面,只是为了研究而不得不做的麻烦事。
  但是我错了。
  这是足以撼动一切的邂逅的开端。
  跟隨著教授的脚步,我们缓缓通过医院有点暗的长廊。长廊的另一端是为了让病患散步而设置的小公园,但教授並没有在公园停留,而是穿过公园,往医院的后门走去。
  我们医院又被人称作「山坡上的医院」,原因当然是由於建在山坡上。因为不方便前往,也离城市较远,所以收受的病患种类多半比较特殊,像是伊萨这种爱滋病患者,或是精神病患,以及休养的老人等等,因此「山坡上的医院」这个称呼,就又有一番意味了。
  总之,医院的后门可以直接通到山坡上的空地,不过平常很少会有人到那里去。
  「教授,伊萨真的在这里吗?」我问。
  「伊萨会去的地方就只有特定的那几个,其它地方我刚才找过了,都没瞧见他,那他现在就一定是在这里了。」
  可以让一个爱滋病患这样隨意外出吗?我的心里一瞬间浮出了这个疑问。不过既然是教授许可的,那么我也不要多说话比较好。
  艳阳的光芒刺著我的背脊,有些炎热。虽然山坡的斜度不高,但走起来还是有些辛苦。
  平常总是窝在实验室做实验或是在房里念书的我,面对突来的运动量,总觉得有点吃不消。
  前方健步走著的教授,足足比我大了快二十岁,体力却比我这年轻人还要好......我真该好好检討了。
  走著走著,突然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辽阔的白色,鼻间也同时接收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四周满是花的芬芳。那是片花的
  平原,由一朵朵小巧的白花所组成的平原,是春天残留给夏天的最后一抹回忆。
  然后我看见他,独自一人坐在花织成的地毯上发呆。他蓄著有点长的头髮,又有张可爱的长相,远看简直像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如果更靠近他,就会明显看出他其实是个男孩子。
  非常可爱的男孩子。
  「喔,果然在这里啊。」教授说,然后朝他的方向大声喊著:「唷!伊萨!」
  抬起头的同时,他柔软的棕色髮丝,被风吹起,在空中飘荡,大大的碧绿色双眼,则机伶的往我们的方向看来。但在和我四目相对时,他的眼睛里却瞬间闪烁过一丝厌恶。
  「......医生。」
  他缓缓站起身来迎接教授,我则用小跑步追到教授身后。我想趁势靠近他,他却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警戒的后退了几步。教授则笑容满面的把我往他面前推去。
  「伊萨,我来跟你介绍,这个是我的学生,修尔,现在大二。他对你的事情很有兴趣,所以我想让你们见个面,认识一下。」
  虽然教授这样说,但这男孩看来还是不打算对我伸出友谊之手。一双碧绿色的大眼睛恶狠狠的瞪著我,好像假如他没有这样瞪著我,我就会把他吃掉似的。
  为了表示我的友善,我先伸出手来,露出我自认最温和的笑容,向他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你好,我叫修尔.夏巴特。现在是附属大学二年级生,很开心能认识你。」
  但是男孩的反应比我想像中还要恶劣,不但不打算跟我握手,一伸出手,居然就直接往我手上用力打下去。
  「我没有问你是什么东西。」他说。无论是口气还是表情,再再表现出他的不愉快。
  我的笑容顿时僵掉。
  ......这傢伙......
  「哎呀,伊萨你不要总是这样,这样做是很没礼貌的,知道吗?」教授对他教诲道。
  但就凭教授这种温和的说法,怎么有办法驯服我眼前这只顽劣的小野兽啊。
  正如我所想,他不但不受教,还狠狠地瞪了教授一眼。
  「我为什么要对这种人有礼貌?他一定又是个为了私欲想要做研究,才利用医生当跳板接近我的人吧?」
  你说中了。
  但即便他一语中的,教授还是努力的想要劝服他。
  「伊萨,我是为你好,你总不能这样离群索居下去呀,你的生活范围不能只在医院里,多交一点朋友,多有一些生活的经验,对你的未来会比较有帮助......」
  「反正我很快就会死了,朋友那种东西我才不需要呢!」他大吼著。
  「至於这个人,」他斜眼看著我,露出了嘲笑的表情。「不过又是个把我当成珍禽异兽的傢伙罢了。连个医师都不是,还穿著白衣,真是自大。或是你认为要靠近我,就需要多一层防护?」
  一阵潮热顿时袭上我的脸庞。我的確是刻意穿上白袍的,孩子般的炫耀心理促使我穿上它,连我身旁的教授都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衬衫,我却寧愿忍受燥热也要將它穿在身上。
  白袍是医师的证明,它可以证明我耕读多年的辛劳,以及挤破头也要挤进医学院里的执著。是我的生存价值、自信心的来源,也是支持我继续下去的能量。
  不管他是刻意这样说,还是真的这么认定,我还是觉得自己被他给摸透了。
  这孩子还真是「纤细」呢。
  在心里小小声的责备了自己的爱慕虚荣后,我暗暗发誓,下次绝对不要再让他看见我穿著白衣的样子。
  如果有下次的话。
  「医生,拜託你不要再带这种人......」伊萨正抱怨著,说话的声音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大风给吹断。
  带著初夏味道的大风將他的头髮和四周的花吹的乱七八糟,花瓣四处飞舞,扬起的花粉则作祟,让伊萨打了个大喷涕。
  跟刚刚恶劣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好可爱的一个喷嚏。
  风一停下来,他马上把头髮拨整齐,拿出手帕擦了擦鼻子。接著才猛然想起我们两个还在他身边,原本白皙的脸颊一瞬间红了起来。
  不管刚才我对他的印象有多差,看到他这个表情,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扬起。
  我一笑,他马上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被我嘲笑一定让他很不开心吧?
  「总之,我不想再见到这种只是把我当成题材或是有趣事物来看待的人啦!」不知道是不是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单纯想把话题转回来,他用有点激烈的口吻吼著。
  「可是,我还是认为多让你接触一些不同的人,对你会比较好啊......」
  教授则依旧软言软语的劝说,不过一定是毫无作用的啦。这傢伙不只被教授宠坏了,也因为自卑,才会养成这种个性吧。因此装作自己从不寂寞,认为自己不需要其它人也能好好活下去。
  但人不可能不感到寂寞的。
  我能理解这种心情,但理解不代表认同。
  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就太寂寞,太悲伤了。
  因为我曾经如此悲伤过。
  「无论你怎么想,但我要告诉你,一个人生存是绝对不会幸福的。在有限的生命里,与各种人相遇,经歷各种事情,你的生命才会有意义。不管你的生命是长是短,都还是要尝试看看。」我说。
  对我这番话,他嗤之以鼻,正想要回嘴,我却先一步抢了他的话锋。
  「假如你不拓展生活范围,未来是没有办法步出这个社会的。教授、这个医院为你付出了这么多,难道你从不想回馈,只想继续待在医院里面做个米虫吗?」
  我发现,他虽然对教授不礼貌,但还是有感情在,所以我才会说这一番话。
  这些话似乎准確的戳到了他的痛处,他的脸顿时因羞愧而显得有些红润,却还是不甘示弱的瞪著我。
  我也继续保持著我的笑容,胸有成竹的表情在这时候最好用了。
  接著,他终於感觉到自己处於下风。
  「哼。」的一声,他符合年龄的对我吐了吐舌头后,便转身跑走。
  真是太可爱了......跟我小时候养过的狗一样,虽然对陌生人拼命大叫,但是一被拿棍子威胁就会竖著尾巴,一边汪汪叫著一边跑走。虽然害怕,却说什么也不肯示弱。
  望著他逐渐化成小点的背影,教授无奈的对我摇摇头,我们便尾隨著他离开的路径走回医院。
  是说,这孩子不礼貌的程度真是令我难以忍受。换作是平常的我,就算在教授面前,应该也不会如此宽大的对待这傢伙吧。但我今天却宽容到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程度,为什么?
  ......八成又是那个坏习惯作祟吧,总是对不该有兴趣的东西產生兴趣。
  就像我当初爱上不该爱上的人一样,我总是如此自虐。
  命运女神轻轻地拨动水面,而我陷入涟漪。不过就是一剎那的事情。
  脚下、眼前,满地不知道名字,却依旧强韧生长的白色花朵,是那么样的美丽。就像少年一样,虽然倔强却十分清纯,跟我是完全不同的人种,所以对我充满了吸引力。
  还想与他再相见。
  感觉上,他好像可以为我带来些什么,不同的事物。
  或许可以改变我这黑暗无光的人生。
  我非常的期待。
  「你看那孩子怎样?他只是怕生,不是真的討厌你啦。」教授苦笑著说道。
  但我想,那傢伙应该是真的已经很討厌我了吧。
  或者可以说,他討厌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不过,在这次的交锋后,我搞不好已经站在他討厌排行金字塔的顶端区域了喔。
  但我並不在乎是不是被他所厌恶。他討厌我又怎样?他又不能阻止我喜欢他。
  只要想到或许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未来」,我就觉得相当有趣。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生,或许也会多出许多的趣味,光是想到就让我觉得很开心。
  「教授,我还挺想再见他一面的。」我说。
  「是吗?」教授歪著头,走在我前方。从声音听来,他似乎觉得我的反应很奇特,却又因此感到开心。
  「是的。」我则如此回答。
  打从心底微笑著回答。
  第二次和伊萨见面是在教授的休息室里。
  我並不是刻意要去找他的,只是经过休息室,想顺便跟教授打个招呼,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他们两人在喝茶。
  一看到我,教授便开心的招手要我进去坐。因为接下来没有课,我便恭敬不如从命的拉了张椅子坐下。坐下的瞬间就感受到伊萨充满嫌恶的视线,让我体悟到「芒刺在背」的真实感受。
  接著,他將精巧的瓷杯放在桌上,然后把椅子拖到室內离我最远的地方,一口气坐到了垃圾桶旁边。看来我在他眼里大概
  比垃圾还不如吧。
  教授苦笑著耸耸肩,从柜子里拿出一只瓷杯递给我。我接过杯子,正要拿起茶壶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是穿著白衣。
  ......这也没办法,毕竟刚才是实验课,穿著白衣很正常吧。
  这么说来,我难道要穿著实验室用的衣服喝下午茶吗?其实还挺糟糕的。
  於是我便对教授说了一声,到休息室外脱了白袍,收进袋子里,顺便去洗手。
  回到休息室时,教授已经帮我倒了一杯茶。我道了声谢谢,拿起茶杯,品尝了一口。
  「喔,是翡冷翠,我很喜欢这种茶呢。是教授新买的吗?」我问道。
  因为教授非常喜欢喝茶,也常常邀我开个小茶会,所以我对教授的茶叶收藏可以说是瞭若指掌,有时看到好茶叶也会买来送给教授。反正到最后,这些茶很多都会回到我的肚子里。
  「这是前几天病患家属送我的,也不好意思不收。」教授皱著眉头苦笑道。他並不喜欢收礼物,却又不好意思拒绝,教授就是这么温和善良的人。
  笑著点点头,我又小酌了一口。
  翡冷翠稍酸的味觉,透过微热的茶水,刺激我回想起脑內尘封已久,关於他的回忆。
  「我啊,很喜欢翡冷翠呢。从前在家乡的时候,常常为了买茶叶而辛苦打工,然后跟朋友一起去挑翡冷翠呢......」看著茶杯內橙黄的色调,我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不知道那傢伙最近过得如何......
  当初为了逃避他,我发了疯似的念书,一考上医学院就马上逃离家乡。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忘记。
  没有办法忘记当初分开时他的表情。
  我到现在,都还没办法从那傢伙那里毕业吗......
  或许是太激动了,茶水从握的太紧的杯子里溅起。温热的液体滴到手上的实感,把我从过去的回想给拉了回来。
  回过神,我发现教授满脸担心的看著我,就连伊萨也张大他骨溜溜的眼睛盯著我看。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教授问。
  「没有,因为茶实在太好喝了,所以有点恍神。真是不好意思......」我回答,声音却越来越小。这样的藉口,就连自己也
  觉得牵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