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小恶魔》————战青

淫乱小恶魔 出书版 BY战青

  文案:

  卡罗的灾难就是从哥哥尼古拉斯杀死父亲路西法,夺取地狱魔王的宝座开始!

  弱小又不会魔鬼力量的他为了躲避哥哥杀害,**离开地狱,仓促狼狈的来到人间,並且依照父亲生前留给他的秘密信件,前去投靠父亲的好朋友。

  当他找到撒拉弗和赛巴斯汀,以为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却不是那么一回事!才明白了因为上一代的仇怨,他必须父债子还!

  他被他们囚禁、凌辱、虐待......在肉体和心灵遭受极至痛苦的折磨当中,竟是引出他淫乱性情,激发他恶魔力量的觉醒!

  在被天使禁錮和魔鬼追杀的双重压力之下,他是否还有存活机会?

  第一章 灾难

  卡罗(Carol)的灾难,就是从他在哥哥的房间发现父亲尸体开始......

  野心勃勃的尼古拉斯(Nicholas)亲手杀掉父亲路西法(Lucifer),夺得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地狱魔王头衔!

  黑直服贴的短髮、黑色眼睛和背上漆黑的蝙蝠状大翅膀张开,身材高壮威猛年龄二十三的尼古拉斯,他是路西法与妖魔母亲生下的孩子,一个血统纯正的魔鬼,他向来厌恶小他八岁的异母弟弟卡罗。

  弟弟跟他的身形与个性完全相反。卡罗个子矮小,瘦巴巴的手脚看起来就不耐操不耐打,脸虽然长得很像父亲,也有黑眼睛,却是一头金髮,连翅膀都没长出来,更別提拥有可以与他匹敌的魔鬼法力,当然,爱音乐爱弹琴唱歌更胜於行邪恶杀戮之事的弱鸡被他逼迫打架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一次贏过他。

  但,他不懂父亲为什么老是偏心没出息的弟弟多过於注意他?统治地狱的魔王宝座老早该传给他了,父亲为何一直不肯点头答应,总是拒绝他要求?

  父亲根本已经打定主意了只要卡罗继承魔王位子--尼古拉斯自行揣测得到结论,越想越气!终於,他忍不下去了动手除掉统治地狱几千年的路西法,靠自己爭取到魔王头衔。一旦发狠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他才发觉这一切没啥好害怕的,杀掉父亲不过花了几秒钟,哀悼失去的亲情不过花了几分钟,如今,障碍已除,地狱要归他掌握。

  他逼近直呼父亲还拿惊恐目光看他的卡罗,伸手用力一推就把对方推倒在地上,他警告他:「地狱里容不下两个魔王。既然我取代父亲成了新魔王,卡罗,你就不能当魔王。」

  「我没有......我从没想过要当魔王......」卡罗边摇头边哭,嚇得手足无措,不相信哥哥真的会杀害父亲?眼看哥哥施展力量令父亲尸首灰飞烟灭,他还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就被哥哥召唤的妖怪架起来,他意识到哥哥会怎么对他,逼他哭喊:「哥......不要赶我走......哥......」

  「你这父亲跟母狗生下的小杂种,还是早点滚出地狱吧!」尼古拉斯隨手一挥,妖怪就强行拖走卡罗。

  所有的妖魔都目睹卡罗哭得淒惨。

  尼古拉斯就要他们张大眼睛看著路西法宠爱的儿子的下场,从今以后要他们只认他一个魔王。

  在妖邪横行的地狱里,没有公平正义,没有软弱无聊的感情,要统治眾鬼唯有依靠强大魔力,尼古拉斯挑战路西法,最后获得成功了,自然拿到控制地狱的权力。

  卢克(Luke)模样四十五岁,脸庞有著不修边幅的胡渣,银白夹杂灰黑色的发让他看来歷经岁月磨练。纵然他是路西法的老部署,身在地狱也不得不去听新魔王的命令......

  未免意外发生,尼古拉斯必须作好防范,他叫来卢克,附在他耳边低语:「你带卡罗到了人类世界,立刻杀掉他,把他烧了,骨灰拿回来给我。」

  不照我的话去做,老傢伙你会没命。卢克明显感受到尼古拉斯一手握住他肩膀的力量,瞭解新魔王对他的暗示,他只能回答:「遵命......」

  在一面倒支持尼古拉斯的势力底下,卡罗全无援助,被眾多魔鬼叫囂、抓扯,∵衣服撕得破破烂烂,甚至有几只老鼠来咬他裤子和大腿,嚇得他尖叫甩脱牠们,同时被哥哥赶出地狱!

  卡罗头一遭到人间,就摔在大马路上。

  黑夜里,在马路上宾士的车辆呼啸经过卡罗,驾驶人没注意到他,他却**近的车头灯刺痛眼睛--

  卢克在卡车要碾过少年的时候,用力把他拉到路边!

  装载水泥搅拌器的大卡车轰隆隆地驶过卡罗眼前,他已经嚇出一身冷汗。这不像平常他在地狱里的镜面中看到的,人开著小小的车,走在小小的道路上......他们的马路不小,车子不小,如果没有卢克拉他一把,他会被飞驰的大卡车压碎!

  「卢克......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的哥哥要杀你,你不能再回地狱了。」卢克不想杀卡罗,讲实话,面对哭得抽抽噎噎的少年,他想起路西法的死亡,更是难过。

  「我不能回地狱......?」卡罗颤抖抖,惶然失措。他生在地狱、长在地狱,从没有离开过,也一直有父亲陪伴,可是现在突然全部改变了,哥哥杀死父亲,成了魔王还要杀他?丧失至亲与有家不能归的伤痛远超过报仇情绪,他问卢克,哥哥为什么那样做?卢克只是摇头叹气,道出尼古拉斯的欲望和野心。要卢克帮他回地狱更是不可能。哭红的两眼只能张望夜空,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

  「这是......哪里?」

  「德国柏林。」卢克为卡罗指出不远处的柏林围墙残余,他告诉他,他们正在柏林(Berlin)市区......

  在这里,人类的普鲁士王朝登上高峰,也走向亡国;第三帝国建立;策动二次世界大战;冷战时期的列强角力......柏林这城市的分裂和统一代表了德意志(Germany)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胜利、战爭、惨败、佔领......人类的城市有许多歷史,而这些歷史也关係著天上之神与地狱魔鬼的爭斗互有输贏,而且这一场善与恶的爭战仍旧持续未停。

  曾经在柏林牺牲生命的人类多到数不清,造成地狱入口,昔日因犯罪而墮落的天使、今日成为魔鬼之王的路西法,被他引诱进入地狱的人类灵魂不知有多少......讽刺的是,强大的魔鬼也会遭劫,魔鬼稚子要流落人间!

  卢克怕时间拖久了,尼古拉斯会起疑。他安慰饱受惊嚇的卡罗:「你先到对面巷子里躲起来,等我去向尼古拉斯交差了,再回来找你。」

  卡罗一团混乱不能思考,只有感激卢克不杀他还帮助他,他照他说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也让他拿刀割破自己的胳臂,鲜血滴在外套上。

  「你邪魔的力量还没觉醒,在人类世界就要凡事小心。饿的话,就用这些钱去买东西吃,如果明天早上五点我还没回来,你绝不能再等我,你要先去找地方住下,我会再想办法过来找你。」

  卡罗一边流泪一边点头,收下卢克给的钱和在人界联络很好用的手机,他谢过他,再跑去巷子里躲著。不懂卢克要他的衣服和血做什么?直到他远远的望见他抓住一个路人、杀死他,再把人烧了,將骨灰包在沾血的外套里......

  血腥令他忍不住摀著嘴,浑身哆嗦,才明白卢克要拿他的代替品回地狱交差?

  「卡罗死了?」

  「死了。」

  尼古拉斯掩不住笑脸,得意洋洋的心情让他没察觉摊开在桌上的血衣和骨灰被卢克动过手脚。他只闻到卡罗的气味,看见属於弟弟身上的鲜血,「很好。」他讚扬卢克办事俐落,要他跟著他到妖魔聚集的大厅。

  「尼古拉斯,尼古拉斯,尼古拉斯......」群魔见到新的地狱之王走出来,登上阶梯站在宝座之前,都大声欢呼!

  尼古拉斯张开黑翅高举双臂,向魔鬼宣告:「路西法,我父亲的时代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地狱的魔王,是你们的主人。我要改变父亲与天国维持现状的协议,率领你们杀光人类,毁灭天上那个狗屁神祇!」

  「杀光人类!毁灭狗屁神祇!」效忠尼古拉斯的妖怪比其他魔物喊得更带劲。

  一些活过千年的魔鬼对只长力气没长脑子的尼古拉斯不满,对他杀害路西法夺取权位更不能释怀--

  「尼古拉斯你这毛头小子说啥大话?你凭什么杀魔王?」

  「我们不承认你,地狱魔王只有一个,就是路西法!」

  「你没有拿到象徵地狱的权杖,就没资格坐上魔王的宝座。」

  稀疏的反对声竟引起群魔议论纷纷。

  吐信的红蛇绕过长杖又盘在倒立的五角星上头,这权杖是魔王所有,代表统治地狱至高无上的威力象徵......尼古拉斯跟群魔一样看过路西法的权杖,现在他被质疑,当然要把权杖拿出来。屁股才刚坐到位子上又要站起来,他按捺怒气,转头小声的问卢克:「魔王的权杖放在哪里?」卢克摇头说不知道。他再问其余的魔鬼,他们也都不清楚。

  他越问越火,索性不问啦。真该要路西法交出权杖再杀掉他--尼古拉斯烦闷想著,片刻,他起身离开吵闹的大厅,直接前往父亲居住的房间。

  妖魔鬼怪都跟在尼古拉斯后面,看他几乎把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华丽寢房都拆了,还是没找到权杖。

  卢克同大家又见到新魔王气衝衝的找过几个房间,依旧没发现权杖。

  最后,尼古拉斯记起弟弟,冲到卡罗住的地方--

  纯白色的钢琴,CD音响,古典的与时下流行的音乐专辑、还有许多珍贵的黑胶唱片摆满书柜......尼古拉斯发泄暴力打烂它们,在乱七八糟的房间各处继续搜查,没有权杖,只找到弟弟最喜欢的闹钟。

  闹钟做成绒布黑猫形状,笑瞇瞇的小脸连著弹簧线圈,设定的时间一到,闹钟发出响声:「我的乖儿子別赖床,快起来喔!我的乖儿子別赖床,快起来喔!」

  黑猫身体跟著路西法录进去的声音摆动、摇头晃脑。尼古拉斯满脸嫌恶,一挥手丟出去!

  小黑猫时钟被砸到墙壁上,立刻失去闹铃作用变成哑巴,又反弹掉到裂成碎片的黑胶唱片上。猫怯怯地移动四肢调整摔凹的弹簧线圈、捡回四散的时钟零件再放回身上,摇头晃脑躲到倒塌的书柜背后......卢克看到禁不住笑出来,却又要忍著。

  遍寻不到魔王权杖令尼古拉斯火冒三丈,挥拳东敲西打!

  妖怪纷纷走避......

  尼古拉斯又一拳打在靠床铺的墙上,发现有异?他扯下贴满整面墙的音乐海报--

  妖魔鬼怪都看见不同於別的墙面,其上刻划满满的草木风景浮雕。

  尼古拉斯瞪著铜墙铁壁的浮雕好像两扇门,他推开它,它却丝毫不动,任凭如何施展魔法使用蛮力都不能破坏它。卡罗房间里为什么有这怪东西?是他自己弄的?不对,卡罗不会弄这个......是路西法?浮雕肯定是父亲搞出来的。尼古拉斯直觉墙的背后有权杖,怎么都要打开它!

  卢克同大家一样,在尼古拉斯咆哮命令之下,他们试图开启墙面,却都失败了。卢克伸手触摸凹凹凸凸的浮雕,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尼古拉斯:「这面墙看起来似乎有机关......需要按下密码才能开启?」

  尼古拉斯要密码,要立刻打开墙,自己做不到,也没有谁能帮他做到。

  「哈哈!尼古拉斯你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怎么有脑子能想出办法破解铜墙铁壁?你没权杖,不配当魔王统治--」

  尼古拉斯隨手招出暴风,把忍耐很久的愤怒全发泄到正在嘲笑他的魔鬼身上!

  卢克与群魔瞠目惊见千年魔物惨叫,轻易就被暗黑风沙撕扯毁灭,完全不留残骸。

  「谁敢再说我不配当魔王,就跟他一样的下场!」尼古拉斯朝面露恐慌的妖魔鬼怪怒吼,杀鸡儆猴以建立威权。

  卡罗担心害怕,蜷缩躲在暗巷里哆嗦了一整夜,甚至等到天亮又天黑了,卢克一直没出现。

  「卢克怎么还不来......?」孤独令他胡思乱想,尼古拉斯看穿卢克在骗他?也许卢克因为帮他,被尼古拉斯杀掉?卡罗忙摇头甩开不好的想法。

  柏林的六月乍暖还寒,天气不稳定,白天气温不到十五度,夜晚更冷。

  卡罗衣著破烂单薄,让冷风侵袭,他两手抱住自己冻得直发抖。

  没等到卢克,他不敢离开,被哥哥赶出来到现在,他没吃没喝更没闔眼睡过......

  忽地,雨丝打到脸上,他慌张抬头看,雨水从夜空落下!

  阴雨绵绵令卡罗陷入更悲惨的状况,他找不到地方躲雨,忍不住又哭了。短短一天发生太多事,害他的世界突然改变,他越想越难受,哭到哽咽:「我好冷喔......」就算紧紧抱住自己,还是被风雨淋得一身湿,除了冷,还肚子好饿,如果在平常这个时间,他早就已经洗好澡换上乾爽的衣服,坐在餐桌前享用美食佳餚。「爸......我想回家......」他泪流满面,想念父亲,想念地狱。

  雨天让人们减少出门,马路上的车辆也少了。

  在漫长等待的时间里,他偶尔望见远处有狗让人用绳索牵著经过步道,不由得让他思想那像母亲吗?他没见过妈妈的样子,哥说他的母亲是狗,可是许多狗的长相都不同,妈妈像哪一种狗呢?

  卡罗止不住哆嗦,苦等到深夜仍旧没看见卢克,手机也没响......眼泪和鼻涕一直流,他冻得快成一根冰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