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梦不愿醒》————含烟

南柯一梦不愿醒 出书版by含烟

【內容简介】
小王爷赵括酒醉失足落水,当他再次睁眼,所见所闻完全打翻他对「地狱」的看法!
把人装在框里的「电视」,位元在空中的「高楼房子」,没有马拉的「汽车」,以及像是落入十八层地狱的怪异箱子「电梯」......而最痛的,却是小鬼大人孟兆卿对他的惩罚──「锯」屁屁!
即使金发蓝眼的小鬼大人俊帅多金,亲亲他嘴唇时也很舒服,但全身青紫的咬痕,外加腰酸背痛的难受......他何时才能回到皇兄身边,继续他享受美食、坐拥美人的王爷生活?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將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赵括手握白玉杯、怀拥香美人、愜意地斜靠在京城第一红楼的红牌兰惠的香闺中那张舒適的贵妃椅上,醉眼稀鬆,斜视著面前翩翩起舞的眾色美女酥胸半露的艳色舞蹈,张口含住美人芊芊玉指拈送的甜美葡萄。
周围乐声悠扬,四面清风拂面。纱巾飞舞,裙带妖绕。
完全是一幅纸醉金迷的景象。
想他赵括虽只15岁,却是当今圣上宋仁宗赵禎最疼爱的幼弟。他乖巧伶俐、样貌出眾,不仅深的皇兄赵禎的喜爱,连去年刚册立为后的曹皇后,也特別眷爱这个最小的幼弟,时时有各类贡品赏赐,获准自由进出皇宫。
赵括不仅是宫內受宠,朝中也是当红之人:前封有「安靖王」的爵位封號,后有中书侍郎、翰林学士之副相高职,朝內朝外均得眾朝臣奉承尊宠,风光无限。
恩宠有佳自然应酬甚多。
今天就是受枢密副使所邀,到此温柔乡中,美酒佳人、杯酒交错,享受温柔之味。
「王爷,时辰不早了,皇后娘娘还在宫里等著您一块用晚膳。」侍童恭敬地低声在赵括耳边催促道。
赵括眯眯眼,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已是暮色十分。
回首偷得身边的兰惠美人一个香吻,在美人半嗔半怒的睨视下,赵括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周围僕人即刻过来搀扶,却都被他一一挡开。
他痴笑著对著下座几位同僚拱拱手、结结巴巴地说道:「各位......本王先行一步......皇后娘娘召见,不敢......误了时辰......各位就此別过。」
下座眾人连忙起身一一作揖回礼,边吩咐侍童好好搀扶好王爷,小心伺候。
从楼下下来,跌跌撞撞,几次都差点跌倒,嚇得侍童急忙伸手来扶。
「王爷......您慢点......」侍童边伸手搀扶,边暗自嘀咕。唉,都喝成这样了,一会进宫免不了被娘娘责身边人没好好伺候著。
侍童不禁暗自埋怨命苦,跟了个任性娇纵的王爷,外人看来是光鲜,其实隨时都提心吊胆。
这个可是当朝最得宠的王爷,粉琢玉雕一般白皙美丽的肌肤要是给碰伤或者擦到,他可是小命不保。
赵括东倒西歪的出了牌楼,一眼看到,楼前波光淋漓的荷花池里,倒映著明亮圆润的月亮,嘻嘻一笑。
中秋佳节,果然月色甚美。
「来人!」一声娇喝。
「王爷,」四下隨从立刻答应。
「给我把池里的月亮给本王摘过来!!」
左右你望我、我望你,愁眉不展,谁都知道那美丽的月色乃高高悬掛於夜空之上,如何能取下献给王爷?
他们不动,引起赵括的极端不满。
「你们想干嘛?抗旨?」
「奴才们不敢。可是......王爷,那月亮,著实临以摘到啊......」
「好!你们竟然推辞本王的命令!」他嗔怒地扫过眾人一眼,「那,本王自已来!」说著,卷起衣袖,作势就要往池里走。
「王爷,您小心!」眾人惊慌失色地齐齐奔过去。
赵括站在池边仅仅距离荷花池不到三尺的地方,面前荷叶茂盛,看不出那里已经是池塘范围,见眾人齐齐向自己冲来,脸上惊惧之色甚是好玩,乘著酒意,想乾脆和这帮一天到晚寸步不离的隨从们开开玩笑。
於是,他往后退了一步。
等到发现脚下已经空虚,整个人往池中倒下时,慌乱中挥舞的手只够抓住面前一枝婷婷玉立的荷花梗。
「扑通」一声,整个人已经掉入池內。
交错茂密的荷花缠绕著手脚、原本就不识水性的他更是无法挣扎,迅速沉了下去。
耳边是越来越模糊的隨从们惊叫之声,眼前侍童惊惶失措的面孔,在他醉眼朦朧的眼中看来都是那么好笑。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
总算可以摆脱这些喳闹的跟班,真好~~
不过,为什么呼吸越来越困难?
头也越来越重。
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身体极端开始的不適,让昏沉的酒气得到稍適驱散,张开眼,四面全是黑乎乎的水,张嘴呼叫,声音还没喊出,嘴里已经呛进几口污浊的池水。
不会吧~~
好难受!
头痛欲裂、心中剧痛、身体沉重......这、这不对劲!
想他风度翩翩、灵气可爱、俊美无双的「安靖王」,难道就要被污秽脏臭的池塘夺走人见人爱、娇宠无双的年轻性命?
不要!!
他扑腾著、挣扎著,想摆脱缠绕著手臂、脚裸的藤蔓,可是力气越来越小,神志越来越昏沉、呼吸......越来越困难......
身下好象有一股奇大的力量在拉扯著他往下掉,想睁开眼睛,却连张眼的力气都已经消失,无力的任由那古怪的力量把他拖入深渊......
好深......
没料到这荷花池居然深不见底。
身体飘飘浮浮、空乏无力的似乎飘荡在空中般,虚脱飘浮。
等能睁开眼睛时,周围雾气濛濛、墙壁闪闪发亮,头顶上有个象太阳般明晃晃的东西掛在顶上,光线却比阳光要温和许多,而且顏色也黄澄澄的,甚是美丽。
身边浸泡著他的也不再是汙臭骯脏的池水,而且表面泛著古怪的泡泡,水色泽清澈,气味芳香,甚至还泛著烫人的热度。
而且,那旁边不断往池中喷水般涌动的水流,是从一个如刀剑般明晃晃的东西里流出来的。
这里是哪里?
「琴儿!」他出声呼唤侍童,想扑腾著站起来。
「你最好別动!」
背后有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在耳后响起,他刚一挪动身体,才发现自己芊芊细腰居然被一支古铜色、健壮的手臂紧紧地搂著。
他惊慌地回头。
一个......男人......
赤裸著身体的男人正目光灼灼的望著他,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而且......他的头髮......居然、居然是金黄色......眼睛赫然泛著隱隱蓝色......身体高大得......彷佛一尊巨塔!
金色头髮......泛蓝的眼睛,赤裸著的肌肉结实的身体......
「啊......鬼啊......」赵括唯一还能发出的声响就是这么一句惊喝。
第一章
该不是自己已经淹死,魂魄来到了阎王殿上了吧?
这样的发色,这样的眼睛,这样的环境......分明就不是自己的世界。
呜呜呜......枉自他赵括青春年少、美色绝艳、人见人爱、活泼可爱......总之是千般宠爱集於一身,正当风华正茂的美丽少年,居然如此英年早逝~~~
明明还有绝色美人、山珍海味在宫里等著他回去享用。如此大好年华居然就这么消失!不要啊!
他摸索著,摸到大腿,狠狠地用力一掐!
嗯?不疼!
再掐!
还是不疼!
不会吧......呜呜呜......原来不是做梦,真的死掉了啊......
皇兄啊!皇嫂啊!琴儿......为什么,苍天如此无眼,扼杀这么美丽貌美、年轻可爱的生命啊?!
「喂!你再掐,我可就不客气了!」正当赵括自怜自哀、长吁短叹之际,身后那个「鬼」突然发话,嗓门还透露出相当的不悦。
「啊?」赵括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望著身后一脸恼怒的鬼差,心底怯意泛出。
现在可不能得罪鬼差,不是有句话叫做「寧可得罪阎王,不可开罪小鬼」吗?要是他不高兴,说不定自己就得下到那十八层地狱受苦受难。
那可就难为了自己一身细皮嫩肉、花容月貌,从出生到现在不幸身故,他连挨板子的次数都少之又少,哪里承受得起传说中叫人死不瞑目的十八层地狱。
「大人,您、您別生气......本王......啊,不是,是小人,小人这里给你赔罪!」赵括样子恭敬地对他拱拱手,礼貌谦逊的態度哪里是平素娇纵的安靖王爷所有的跋扈?
「哼!......知道害怕了?」孟兆卿哼了一声。
他一个人好好在华贵舒適的浴室里泡澡,居然泡著泡著,池子里水花乱翻,然后,自己腿上突然出现个穿著古代服饰的人来。而且,居然一派傻样地拿手使劲掐自已的大腿!
好痛!!
「大人恕罪,小人这里给您赔不是!!」赵括见对方面色不好,慌忙换上俗称「娇俏可爱、美色绝艳」的笑容,討好的对对方微笑。
这个笑容可是平时不大使用的武器呢,除了小时候不小心打破了父皇的玉璽、前年不小心喂死了皇嫂最爱的一池金鱼、去年不慎烧毁了皇兄一桌子奏摺,其他时间赵括可从来没这么低著身份对別人討好的笑过。
嗯?小鬼大人依然沉著脸,一副不悦的模样,居然不领情?
哼!难为了他好不容易委屈自己装出的这副可爱的笑脸。他赵括几时被谁这么对待过?连父皇、皇兄皇嫂都对自己百般呵护、小心爱护的,这个小鬼居然敢对他拿架子?!
他沉下脸,刚刚想动怒,但转念一想到那刀山火海、血海炼狱,浑身立刻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不行,现在是自己求他,忍耐!千万要忍耐!
「大人......这里可是......黄泉路上的客栈?」肯定不是黄泉路,分明是间古怪的屋子,说什么也不大会是地府阴森森、黑忽忽的黄泉路。
孟兆卿翻翻白眼,黄泉路?我还幽冥界呢......这个打哪里出来的傢伙,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根本是个白痴?
孟兆卿打量著他一身的......似乎......嗯,看起来象电视里不知是唐朝还是宋朝的服饰,说话更是文騶騶的难受;而且,还开口就诅咒他这个起码四星级以上豪华装饰的房子是「黄泉路上的客栈」?
不过......看模样倒是十分周正。
细细的秀眉、水嫩的肌肤、灵动活泼的眼眸、挺俏的鼻子、粉红娇嫩的嘴唇、尖尖的瓜子脸......就连这期选美大赛的冠军小姐也比不上的美貌。
可惜了,这么標致的人脑子却有问题,不然在演艺界肯定大红大紫。
这时的赵括又开始乱动起来。
孟兆卿看著他手忙脚乱地一边和光滑的大理石池壁缠斗,一边和他自己复杂的衣服纠缠。他的身体有意无意在孟兆卿大腿上摩擦,粗糙的布料与不断来回摩擦的举动,顿时造成了令人尷尬的后果。
望著自已开始觉醒的某个部位,孟兆卿不得不露出无奈的苦笑。
无奈的翻翻白眼......哎,刚夸他漂亮,怎么就开始犯病了?
喂,別再乱动啊!
「別乱动!听到没?」狠狠瞪他一眼,满意地看到小白兔般的人儿怯怯地收起四肢,乖乖地在他腿上坐下。
赵括正在苦恼。
那个......这个是什么东西啊?白白的,滑滑的,冰冰的,不像宫里触手生温的白玉,也不是平时所见的任何东西,却光滑光亮地丝毫搭不上力,加上自己一身繁杂的服饰,更是添乱。
明明想先从这个古怪的池子里爬出去,整理好衣衫,给鬼差大人好好行礼道歉,却完全没办法站起来。
而且......被鬼差大人一声暴喝,他嚇得立刻坐下,但他那娇嫩的屁屁下面的,什么东西?硬硬的、热热的抵著屁屁?
下意识抬起屁屁往下麵一瞧。
啊......啊啊......啊啊啊......那个是......是......是......
不要啊......赵括慌忙蒙住眼睛。母后说过,要是看到男人的那个,会......会长针眼的!
孟兆卿又翻了个白眼!
看样子这个宝贝不仅仅是脑子不正常,精神也非常神经质,不就是看到他的那个吗......
唔,虽然,那个东西现在的状態也確实不適合给人看,不过,也没必要这么样子吧?那种尖叫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里出了命案呢。
「闭嘴!!」严色厉的呵斥,成功地让那个小白痴闭上了令人发寒的尖叫。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么白痴的傢伙,一定不是他竞爭对手那边的人派来的奸细或者暗杀他的人。
孟兆卿抬头望望那石膏吊顶、装饰豪华的浴室屋顶,没有任何缝隙或通道,这个傢伙是从哪里进来的?难道自家房子那么严密的保全系统,会有如此大的漏洞?
赵括眨眨眼,依然张著嘴,目瞪口呆地仰视著(嗯,確实是仰视,儘管他现在坐在小鬼大人腿......腿上,但却依然要仰起头才可以看到鬼差大人的脸色)鬼差大人阴沉的脸孔,努力消化著刚才大人的问话。
什么叫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位小鬼大人肯定没有受过夫子儒雅的教诲,说话如此粗俗。不过,既然只够做跑路的小鬼,修为低下也就可以理解了。
他的意思是问本王是那里人氏吗?
闭上嘴,清清喉咙,確保刚才的尖叫没有损伤到他清亮美妙的嗓音,这才开口道:「本王......嗯,小人,小人乃当今圣上之九弟,封號安靖王。姓赵名括,字景文,大人可唤我赵括就是。」阎王大人备案的姓氏应是大名吧。
「赵括?」没听说过。什么当今圣上的九弟,什么安靖王?这个傢伙脑子果然有问题。
孟兆卿低下头,仔细凝视赵括清亮明澈的眼眸,那里色彩变换莫定,但丝毫不见一般精神病患者的呆滯或狂乱,反而显得清明慧捷,毫无杂念。
孟兆卿心里忽然一动。不动声色地悄悄伸手抓住这傢伙──嗯,应该是少年吧,这么稚嫩的模样和水嫩的肌肤,年纪应该不超过16岁──长大宽阔的罩衫外套,一用力,忽然间拉开。
「你、你做什么?」突然遭到袭击,赵括瞪大了杏眼,慌乱地七手八脚拉扯自己的衣服。可是,对方却力大无穷,任凭他如何抵抗,衣服依然一件件被脱掉。
眼看自己就要赤裸,赵括浑身都紧张起了鸡皮疙瘩。
不会吧......该不会还要洗净身体才可以入得黄泉?
「大人......小人早上刚沐浴过,身子十分乾净......无须再清洗就可与你去见阎王大人。」赵括急忙解释。
孟兆卿心里闷哼,还装腔作势?好,就来点真格的!
手上一用力,「嘶」的一声,赵括身上真丝刺绣的內衣一下分为两半,露出白皙柔嫩的上身。
「你......你......大胆!胆敢如此非礼本王!!来人啊......给我拖出去重打八十大板!!」赵括被他粗暴的举动嚇得惊慌错乱,已经分不清现在局势,习惯性的大声呼喝起来。
「呵呵......有趣!这是唱的哪一出?是故意设计,迎合我口味,换点花样吗?」
孟兆卿呵呵一笑,手上的动作没有减缓下来,半恼怒半嘲笑的压住赵括的挣扎。他喜好男色,外界早已知晓,报导三天两头都在刊登他和各色男孩亲昵、拥吻的照片,但是摄於他堂堂世界第三大跨国集团公司副总裁的身份,敢言不敢惹。
该不会是分公司董经理为了討好他,故意找来对他口味的男孩,装扮成这个模样,好引得他的注意。
如果是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的浴池里。
一定是他们看准他泡澡泡得正半梦半醒、舒服小寐之时,把他推进来的。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地享用这看起来非常可口的「美食」了。
赵括可不知道自已即將面临的危险,依然手忙脚乱地抓扯著被脱掉的衣服,努力要往身上套,但是冷不防被那双粗暴的大手滑到腰际小衣底裤系带处,猛然一扯──他最后一件遮蔽身体的衣物就这么和他分別了。
「你做什么?把裤子还我......」赵括顾不上衣服,连忙又去抓那被远远拋开的裤子,又气又急的模样,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想他堂堂王爷千岁,哪个见了他不叩首鞠躬、婢顏屈膝,有谁胆敢如此大胆强脱他的衣物?!
何况现在身无寸缕地,被陌生野蛮的男人(唔,如果以世人的標准来看的话,应该是男人吧,不过就不知在幽冥地界里是否有这种之分了)被他同样赤裸身体的抱在腿上,而且那下面抵著他屁屁的炽热坚挺,丝毫不见退缩──如此之势,实在感觉怪异!

发表评论